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我瞧着不是我们花园里的冬景好看,而是秀色可餐吧!”

    端木青淡淡地抬眼瞥过端木紫,又慢悠悠地转开了,喝了口茶,看向赵御鸿,“九皇子,我屋里还有些琐事,园中的景致,大哥和二妹也十分了解,他们给您介绍更好。”

    赵御鸿只是淡淡点了点头,脸上并无不快,“大小姐请自便。”

    闻言,端木紫往前一步,挡住端木青,不冷不热地开口。

    “姐姐这话岔了,九皇子乃是我们永定侯府的贵客,纵使有我和大哥哥在这里,你也没有将客人撇在这里不管不顾的道理,君臣之仪怎么说也是十分重要的吧!”

    假装没有听出她言语中的讥讽,端木青微微一笑,“我刚才已经说过了,我屋子里还有些事情要处理,而且九皇子也应允了,算不得失礼,妹妹好好陪着九皇子吧!”

    “你屋子里那些阿猫阿狗的小事情怎么能够比得上九皇子来的重要,姐姐是我们永定侯府的嫡长女,是我们这些做弟弟妹妹们的榜样,凡事还是要拿个规矩出来才是。”

    “原本是这样的,只是今日九皇子来也并未去见父亲和祖母,不过是寻常来玩一玩罢了,太过拘礼反而不好。”

    “九皇子那是客气,姐姐如何能够这般没眼色,君为臣纲,前夫人向来诗书礼仪皆通,这一点姐姐应该很是了解才是啊!”

    眸中寒光一闪,如今李凝霜坐上了正室的位子,她就这样急不可耐地拿大帽子扣自己不说,还得牵上自己的母亲,是真的掂量不轻么?

    “这些我想我还不需要妹妹来教,我此刻回屋当真是有事情,素儿那里还需得我去照看照看。”

    提起端木素,端木紫心里就有气,一看就是一副怯怯弱弱小家子气的模样,偏偏还讨好了祖母,反倒待她比自己跟好些。

    此刻听到端木青急着回去是因为那个丫头,登时神情更倨傲了。

    “倒不是妹妹托大,想要教教姐姐,只是母亲到底是齐国公府出来的,这礼义廉耻也是正儿八经请西席去府上教导过的,虽然万死不敢称世人楷模,但是进退得宜,有礼有度还是做得到的。

    这世人行事,尊卑有别,嫡庶分明是绝对不可废的,如今九皇子贵为皇子,为君,我们为臣为民,素儿不过是三房庶出的女儿,你非要揽到自己身边,已经是于礼不合了,此刻还要撇下皇子去照看她,我倒是觉得姐姐却是应当好好重新学习学习这一点了。”

    听着她们姐妹两你来我往的较量,赵御鸿一脸平静,甚至于还惬意地喝了两口热茶,好像根本不在意眼前的事情一般。

    回家也有了几天了,端木苍从端木紫口里也听说了不少端木青的事情,只觉得这个妹妹阴沉得可怕。

    跟有着甜蜜笑容的端木紫相比差的不是一点儿半点,又听说她常常给端木紫小鞋穿,更是觉得端木青那张脸看着可怖。

    此时见状也不管谁是有理的谁是没理的,张口就怒道:“端木青你是怎么回事?做姐姐的怎么就在九皇子面前如此无状起来,还有没有个章法了?

    妹妹都知道什么是礼,什么是度,你怎么就全然不晓了?看来你是被父亲母亲宠得没了边了,回去好好把抄上三十遍。”

    端木青走到赵御风面前,盈盈行了一个礼,笑道:“叫九皇子见笑了,是臣女之过,没有好好教导妹妹,在殿下面前失仪,我代妹妹替您陪个不是。”

    扬了扬眉毛,赵御鸿眼中的讶异一闪而过,随即便是了然,所谓反常即妖,端木青的性子他虽然还不了解,但是就目前的交往来看,她绝对不是那般做低伏小之人。

    所以,此刻,只怕心里是有什么想法了。

    既然如此,他乐得看好戏,索性就皱了皱眉头。

    端木青一见,即刻露出为难的神色,“殿下,您……您大人有大量,就不要计较舍妹的无状了。”

    端木紫一听,立刻跳了脚,“端木青,你这话时什么意思?什么叫我无状?”

    顿时,赵御鸿的表情像是变脸一样,立刻有些恼怒起来。

    端木青一见,更加为难了,但是还是立刻转身,“啪”地一声给了端木紫一个巴掌。

    快!准!狠!

    干脆!响亮!

    整个凉亭里顿时沉静如水,没有人开口,端木紫只觉得自己整个的一边脸都麻木了,耳朵里嗡嗡嗡地响成一片,半晌回不过神。

    端木苍也愣在原地,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最先反应过来的却是赵御鸿,心下顿时觉得好笑,只是此刻确实不是该他发笑的时候,只能够强自忍着。

    偏偏那一位还一本正经,行了个标准的礼,“此刻臣女已经替殿下教训了舍妹,希望殿下不要再追究了。”

    既然陪着她做戏,自然是要做足来的,赵御鸿犹自蹙着眉头,只是脸上的怒意渐渐散了,好像是不愿再追究一般。

    挥了挥手,不快道:“既然你百般为她求情,那便算了。”

    端木紫此时才回过神,胸中像是燃起了一把火似的,愤怒道:“端木青,你凭什么打我?!”

    在秋恬的灵堂上,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她打她耳光,毫无理由,也毫不客气,她连辩都不敢辩,始终她是嫡女,自己是庶女。

    今天她又这么肆无忌惮地打她耳光,有贵为皇子的赵御鸿,有宠爱自己的大哥端木苍,还有一群下人丫鬟,甚至于还有跟着九皇子来的护卫宫人。

    但是如今她也是嫡女,她的娘已经是正经的侯爷夫人,都已经入了族谱的了,她怎么还可以这样肆无忌惮。

    端木青脸上一点儿异样都没有,好像端木紫的一句话只是平日里的问好。

    “你既然是齐国公府的外孙女,怎么这样的事情还要问我,难道错了,都不知道错在哪里么?看来齐国公府还真是好家教。”

    说她是齐国公府出来的孙女,是刚好顺着她刚才的话,也是摘干净了她与永定侯府,与自己与秋恬的关系。

    “你别在那里顾左右而言他,这跟我外祖家有何关系!”

    “你既然想知道,我便在九皇子面前跟你说明白,也让你长个教训,九皇子好肚量,今日不与你我计较,若是他日遇上别人,只怕不知道怎么暗地里笑话,笑话你是小,就怕别人说上我们永定侯府。”

    相对于端木紫的歇斯底里,端木青的言辞显得温婉柔和。

    “面对长姐,言语咄咄,长幼无序,此其一;在九皇子面前张牙舞爪,如此失仪,此其二;九皇子对于我先行离开已然表态,你却在此再三阻挠,公然和九皇子相对,此其三;”

    端木青的话语刚落,就有一个女子的声音脆生生道:“对皇室公主语言侮辱,此其四。”

    闻言,所有人都把视线转到声音的来源。

    只见馥甄公主正牵着端木素的手站在不远的假山石下定定地看着端木紫,也不知道两个人在那里站了有多久了。

    虽然不过八九岁的年纪,或许是天生贵胄,此时板起脸孔,也生生地露出几分霸气来。

    端木紫对于宫里的几位公主并不熟识,此时听到她如此说话,又看了看赵御风,才猛然间想起丫鬟来禀告的时候,似乎是说起过赵御鸿和馥甄公主一起来了。

    但是她又怎么会跟端木素那病秧子在一起?端木紫百思不得其解。

    可现在不是追究这一点的时候,重要的是不能让公主恼了自己。

    顾不得脸上还犹自火辣辣的疼,忙行了个礼,“不知公主大驾,臣女失礼。”

    端木苍和端木紫则是从容地行了个礼。

    挥手让她们各自起来,馥甄径自走到端木紫面前,“这一句公主,本宫当的心里好生不安,刚才好像听端木二小姐的意思,本宫可是跟阿猫阿狗一个级别的。”

    心底一惊,端木紫还犹自没有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连忙向要开口辩解。

    端木青忙道:“公主莫要气恼,刚才是臣女的不是,没有跟妹妹说明白公主就在素儿屋子里,所以让她以为臣女只是去看望四妹妹。”

    馥甄闻言冷然道:“大小姐也不必费心为你这个妹妹辩解,不管本宫在不在舞墨阁,她终究都是个心肠狠毒之人,素儿身体不好,作为姐姐就不知道过问一声,还说是阿猫阿狗的事情,可见教养一般。

    我西岐乃是礼仪之邦,永定侯府乃是我西岐的功勋之家,若是传出去,叫别国怎么看待我们西岐。”

    说完也不等别人多说,径自吩咐自己的小丫鬟,“若朱,若翠,替本宫好好教导教导端木二小姐,也让她长长记性。”

    虽说馥甄本性天真,可是皇宫里出来的孩子哪里会知人冷痛,若朱若翠两个又是惯做这等事情的,闻言左右开弓便对着端木紫的脸颊扇下去,落掌有声,哪里会手软。

    馥甄却满意地点了点头,并不喊停,反而笑吟吟对赵御鸿道:“九哥你不知道,大小姐好厉害,窗台上养了一株两尺高的梅花,用盆栽的,那花开得叫一个好看,当真是稀有,素儿做得梅花饼也好吃,倒是比御膳房的好,我包了些,回去带给母妃。”

    小箱子:小寒肿么就这么喜欢扇人耳光呢?唉!太残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