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毕竟年关,你来我往,好不热闹,加上永定侯府端木苍、端木赫都在家,所以来永定侯府串门的青年才俊就不少,经常这里开一桌,那里拼两席。

    端木紫因为那天被馥甄公主惩戒了一番,两个腮帮子肿的老高,重重叠叠的掌印紫红一片,每天都忙着在闲云阁敷脸,哪里还有时间凑那个热闹。

    因为这,端木青也乐得几天清闲,只是每次见到端木苍,难免见到他那一张被冰冻过一般的脸。

    经过了两世的纷纷扰扰端木青早就学会了眼睛看自己想看的,耳朵听自己想听的,什么事情都是相互的,既然你不喜欢我,我也实在没有必要去死乞白赖地去喜欢你。

    这一日,从荣禧堂出来,正走到文雅轩,不想迎面碰上一个人,一抬眼就看到那一双戏谑的凤眼。

    “大皇子。”屈膝行礼,端木青的反应平淡而谦和,似乎两人只是点头之交。

    韩凌肆不以为忤,扬了扬手里的酒坛,“从皇上那里新得的梨花白,一起喝两杯怎么样?”

    采薇不由大为恼怒,就算是端木青还未及笄,又是在府里头,见到如他这样的客人,算不得失礼,可是哪里有人,拿着酒邀请大小姐一起的?

    “大皇子的东西向来贵重得很,我只怕喝不起了。”

    闻言,韩凌肆反倒勾起一丝浅浅的笑容来,只因为原本见端木青的态度,分明是不想与他牵扯上丝毫关系的,现在被他一句话,立刻讽刺起他上次用那梅花露匡端木赫傲云剑的事情。

    “没事没事,”偏偏他还装成一副没有听懂的样子,笑嘻嘻道,“不就是坛梨花白,值几个钱。”

    这边还没有答话,端木赫就走了过来,“大妹妹在这里呢!我们正在那边烤肉吃,不如大妹妹跟我们一起吧!”

    端木青不由讶异,这算是什么事?韩凌肆本来就是个没有分寸两只眼睛只惦记着吃喝的人也就罢了,怎么二哥哥也说出这话来?

    “馥甄公主也跟着来了,她闹腾得不像话,你快些去帮我们看着点儿。”端木赫看她表情,自然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脸上露出些不好意思的神色来。

    “九皇子也来了?”端木青讶异,这人跑永定侯府也跑得太勤了些吧!

    “是啊!”端木赫笑道,“你让露稀过去干脆把素儿也请了来,刚才馥甄公主还一直嚷着想见她呢!”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端木青也不好再推辞,只是看到一旁笑得嘚瑟的韩凌肆,莫名的就有些不快来。

    广芦轩就在文雅轩的旁边,四面都开了门,门上又装了琉璃窗,东南面是一大片的水面,视野十分开阔。

    跟着走了进去,端木青才发现,原来来得人还不少,除了端木苍端木赫和韩凌肆之外,赵御风,赵御玄,赵御鸿,镇国公府三公子宁长卿,骠骑将军府的大少爷陈剑楠。

    还有六公主静娴,安宁郡主,明阳郡主也都在。

    见到她进来,馥甄忙擦了嘴,三步并作两步跑过来,“青姐姐,我正要叫人去请你呢!素儿呢?”

    也不知道这个公主是当真人来熟还是怎样,前两天来永定侯府玩了一回,走的时候,她的称呼就从大小姐变成了青姐姐。

    好在此时也只是个私人的小型聚会,在场的都是未成家的半大人,这一时不顾着规矩也没有什么要紧。

    六公主静娴是宋婕妤所出,虽然宋婕妤出身不高,但是先后诞下了皇子公主,如今地位也不算低,这六公主有八皇子一位嫡亲的胞兄,在宫里虽比不得馥甄,却也不算太差。

    不过她倒是人如其名,见到端木青过来,也只是笑着点了点头,并不凑什么热闹,安静地坐在一旁看着众人玩闹,娴雅安静。

    安宁郡主是昭阳公主的嫡亲女儿,因为昭阳公主是当今皇帝的胞姐,又大皇帝好几岁,从小两人感情特别好。

    如今昭阳公主虽然已经不在了,但是因为姐弟两个的情分,驸马爷景阳侯并不像其他驸马一般,手无实权,反而在五城兵马司做了个指挥使,兄弟也多在朝中为官。

    这在皇亲中也算是独一份了。

    只是可惜,皇上登基那年,昭阳公主过世,只留下这么一个女儿,如今不过十四岁的年纪。

    景阳侯除了昭阳公主之外,并没有其他女人,且这么多年也一直独身,是以,这个安宁郡主可谓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皇帝念及胞姐,对安宁的宠爱丝毫不亚于宫里的公主,而且比许多不得势的公主不知道好了多少。

    可这既是她的好运,却也是她的厄运,从来福兮祸所伏。

    正是因为众人这样毫无章法的宠爱,让她养成了嚣张跋扈的个性,事事以自我为中心,丝毫不顾及他人的感受的性格。

    记得前世她是嫁给了五皇子赵御玄的,但是据说,安宁郡主似乎一直心系一个人,后来却没有嫁成,是以婚事一直拖拖拉拉,直到十八岁都没有出嫁,成了皇帝的一块心病。

    在关键时候,淑妃在皇帝面前演了一出郎才女貌的好戏,才让皇帝入了眼,赐婚于她与赵御玄。

    只是可惜,还是和前世一般,赵御玄喜欢的终究都是端木紫,让一向心高气傲的安宁怎么忍得下这口气,动不得身为三皇子侧妃的端木紫,便在五皇子府作威作福。

    据说最后五皇子败落的时候,亲手掐死了已经被皇帝摘出来的她。

    看着面前这些鲜衣怒马的少年少女们,端木青心里也难免感慨,若是按照前世的路径走下去,谁能想到几年之后,他们彼此面对是另一张面孔。

    明阳郡主是荣德公主的女儿,荣德公主是先太后的女儿,为人温和有礼,向来有温婉之名,后来嫁给延安侯,也算是平平静静,明阳郡主性子随了母亲,倒也算是得皇帝喜欢。

    只是端木青也记不清她最后的命运是如何了,或许是因为她的性格,或许是因为她始终没有卷入到夺嫡的纷争中去。

    朝在场的所有人行了礼,端木青才回答馥甄的话,“你们什么时候过来的,我都不知道,素儿在舞墨阁,二哥哥已经差人去叫了。”

    馥甄拉着端木青坐在自己身边,撅着嘴道:“我们是偷偷来的,刚好我昨天看九哥神神秘秘的,便求了他带我来,他说我一个女孩子不方便,我就拉上了六姐,九哥没有办法,就商量着将安宁和明阳也叫了来。

    谁知道人多了,热闹了,却不知道去哪里,是我想起你和素儿,所以说来这里的。”

    除了端木苍和赵御玄,在场的人都不知道前两日在永定侯府发生的事情,见到馥甄和端木青如此熟稔很是奇怪。

    安宁向来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其他人见到她也多是巴结奉承的,偏偏馥甄因为生辰和皇帝是同一日,十分得皇帝喜爱,在公主里头算的是头一份,是以不像众人那般捧着她,还颇有些瞧不上她似的。

    谁知道今日竟然竟看到她对端木青如此不一般,再细细打量起端木青来。

    越看越觉得不顺眼,并不见得十分漂亮,全身上下也没有什么晃眼的首饰,脸上也不像其他人那般红润润的,倒有些病态,一身暗青色的缎裙,更显得小家子气,实在是看不出什么出挑之处。

    只是这样越发的让安宁不舒服了,便出口笑道:“素来挺说永定侯府的小姐沉鱼落雁,堪称西岐第一大美人,那日皇后娘娘的寿辰,我正巧有事,没能赶上,也就没能一睹端木小姐芳容,甚为遗憾,今日一见,果然如此,倒也算是得偿所愿了。”

    众人闻言都是一愣,只要听说过那日事情的人都知道,所谓西岐第一美人,那是好事之徒送给端木紫的,安宁是弄错了还是怎样?

    可是就算是真不清楚,现在看到端木青也应该知道自己弄错了才是。

    但看端木青的相貌,就算是在场的几个女子,也并不出挑。

    论明艳,不及安宁;论亲和,不及明阳;论娴雅,不及娴静;就算是论纯真可爱,也不及馥甄。

    赵御玄因为上一次在秋恬灵堂上的事情,心里早就对端木青不满,此刻听到这话,第一个便跳出来笑道:“安宁这你就弄错了,端木大小姐确实并非一般人,但是若是论起容貌,那是怎么也不可能算是西岐第一美人的。”

    “啊?”安宁还犹自装傻,“我看外间传得有鼻子有脸的,今日看到端木小姐,确实清秀貌美,还以为……”

    端木青微微一笑,平和道:“安宁郡主有所不知,那日皇后寿宴,永定侯府并非我一人参加,舍妹端木紫貌美无双,且舞姿动人,这才被人传为西岐第一美人。”

    安宁显得十分意外,“难道你妹妹比你还要漂亮?”

    “哼!”赵御玄冷哼一声,“她哪里及得上紫小姐?简直相去甚远,佛语不是有云么?相由心生,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