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听端木青这话,似乎这李嬷嬷的话里头还有别的内情,众人的视线立即又被调动起来。

    李凝霜冷着脸道:“大小姐说这话是什么意思,虽然李嬷嬷玩忽懈怠确实该罚,但她也是府里的老人了,有什么事情,做事难道会那么没有分寸不成?”

    懒得跟她计较,端木青又轻轻地退到一边,静静地看着端木赫。

    老夫人看她这个样子,心知里面必定还有内情,便立即对端木赫道:“飞远,到底是怎么回事,有什么话当着这么多人,你也好说清楚。”

    “带人上来。”端木赫这是第一次在众人面前强势的完全不似他平日里的温文尔雅。

    韩凌肆看了看端木赫又看了看端木青,心下讶异,他跟端木赫也算是有一定的交情了,知道他素来是个不喜欢出风头的人,没想到却能够为了这个妹妹,做到这样的地步。

    在众人的好奇中,只见一个小丫鬟被带了上来,但是一看到花厅里的这架势,就有些腿软了,两边的护卫一放手,立刻便瘫倒在地。

    “你是谁?”端木竣的声音不像平日里的温和,带上了些从来没有见识过的严厉。

    “奴婢……奴婢是在后花园里当差的,帮……帮忙管……管理灯笼的。”

    小丫鬟看到在场的这些人,大概也知道是因为传得沸沸扬扬的郡主落水的事情,这样的大事谁摊上都不是什么好事,不知道怎么就把她给叫了来,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我来问你,今天安宁郡主落水之前,你见了什么人?”端木赫此时放缓了声音,目光也没有那样犀利。

    小丫鬟心里定了定道:“今日有贵客来府上,李嬷嬷怕人手不够,就让我们这些后花园里当点儿小差的丫鬟们都到广芦轩里帮忙。

    后来不知怎么,李嬷嬷又来,说是里面的贵客都嫌人多了,让我们别往里面凑,所以,我们都在外面等着,随时防备里面需要人。

    又过了一会儿,先是大小姐扶着四小姐出来了,往舞墨阁去了,后来里面的人都出来了,李嬷嬷便吩咐了好些人到里面去收拾,说是四小姐吐了。但是我没有被安排进去,就等在外面。

    然后没有过多久,就有一个小丫鬟过来,让我去找赵管事,说是李嬷嬷有事情跟他说,就在假山后面的湖边。”

    “你胡说,我哪里叫你去了!”跪在一旁的李嬷嬷闻言厉声道。

    “李嬷嬷,父亲在问话呢!你是在恐吓么?”端木青的声音不紧不慢,偏偏在这样严肃的大厅里,起到很好的效果。

    果然老夫人和端木竣两个人的视线都扫向李嬷嬷,让她立刻不敢说话了。

    “赵管事,你说,你是不是被这个小丫头叫去的。”

    看了看李嬷嬷,再看看隐忍着愤怒的李凝霜,狠下心,摇头道:“不是,小的已经说得明白了,小的是路过那里,听到落水声才过去的。”

    此时众人也都有些明白,这是端木青兄妹在跟这两个下人较劲呢!不由又换了一种心态,都想看看这结果到底会是怎样的。

    “赵管事,明明就是我按照李嬷嬷的吩咐去叫的你啊!然后你说不用我跟着了,我才走开的。”

    这个小丫鬟虽然胆小,但是脑袋却也不是笨的,自己在脑袋里琢磨了一番,从头到尾她都没有做错什么事情,老老实实说出来可能会影响整件事情的结果而被人记恨。

    但是如果偏帮着李嬷嬷和赵管事,那就是完全的卷入此事当中了,上面人的事情,她一个小小的丫鬟掺和进去,绝对是没有好果子吃的,是以,立刻就决定是怎么样就怎么说了。

    “哦?赵管事说让你不用跟着了?”端木青的脸上闪过一丝戏谑的笑意。

    小丫鬟笃定地点头,“赵管事确实是这么说的,然后我就去找小红小兰她们了。”

    “李嬷嬷在府里也算是资历较老的了,库房还是李嬷嬷在管着的吧?”

    端木青笑盈盈地看着她,接着又道:“赵管事总领府里内院事物,不知道你们两个之间有什么事情不能当着外人说呢!”

    确实如端木青所说,李嬷嬷在内院仆妇们间举足轻重,但是她还有一个重要的身份就是李凝霜的陪房。

    端木青这一句话顿时便让端木竣想起白总管来,当时处置白总管就是因为他绕过自己私下里为李凝霜卖命,让李氏在府里只手遮天。

    如今这个赵管事看来也是个不知道主人是谁的,这内外院分明都已经是李凝霜的人了,忍不住朝李凝霜看过去,只见她头上一支花开富贵的翠玉簪子十分扎眼。

    那是皇后娘娘在她寿辰时候赏下来的,心下一动,又想起如今朝堂上的倾轧,为着云南水患一事,二皇子和五皇子公然吵了起来,矛盾的激烈程度可见一斑。

    “飞远,你怎么看?”

    端木竣的声音十分冷厉,让旁观的人都是一震,看这架势,是要严查了。

    “二叔,这件事情孩儿原本就觉得透着不寻常,郡主好好的怎么会突然失了足落到水里去了?当时就只有这两个人在那里,若说真的没有什么,实在是有些奇怪。

    如今大家都在,为了给景阳侯一个交代,我们还是要当着大家的面将这件事情说清楚,如今孩儿建议,还是将这两个人好好盘查一番才是。”

    “侯爷不可!”李凝霜几乎是立刻下意识地就出声阻止。

    直到端木竣冷峻的眼光看过去,李凝霜才回过神,缓过神色,“如今已经是年关了,家里喊打喊杀的实在是不好,而且我们侯府向来待下人仁厚,如此只怕会伤了下人们的心。”

    其实意思不就是此时用刑会让永定侯府传出虐待下人的名声。

    “二婶婶多虑了,”端木赫微微一笑,“孩儿并没有打算用刑,只是想要派人搜一搜这二人的东西,若是有什么事情,也可以查出些蛛丝马迹。”

    “这……”

    这些年来,赵管事帮她做了多少事情,别人不知道,难道她自己还不知道么?

    若是让查出来她掌管中馈这些年做出来的事情,那她这当家的权利还能保得住么?

    可是此时她哪里还能够说得出什么话来,难道说不让查?那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二婶婶还有什么建议吗?”端木赫的声音不大,却偏偏让她觉得有一种逼迫的气势。

    呆滞地摇了摇头,脸色一片灰败,“没有。”

    李嬷嬷却是明白了,这哪里是陷害她跟安宁郡主的死有关,分明是要拿捏夫人啊!

    想想今天发生的事情,她忍不住去看那个少女。

    却刚好对上对方看过来的视线,就在那一刹那,端木青忽地嫣然一笑,看上去灿烂无比,却让李嬷嬷在这样温暖的花厅里打了个寒颤。

    说话间,端木赫已经让府里的小厮们兵分两路,分别前往李嬷嬷和赵管事的屋子里搜查去了。

    李嬷嬷和赵管事脸色都是灰白一片,两人都心知肚明,此番下来,两个人轻则丢了差事,重则,只怕是要递送官府了。

    想到日后的处境,李嬷嬷倒还骨头硬,赵管事却是先崩溃了,他跟李嬷嬷不同,她是跟着李凝霜从李府过来的,为她卖命是应该,可是他却是端木家的家生子,一步步爬到现在的位置。

    若是此时倒台,那可真的是三四辈子的老脸都丢干净了。

    打定主意,赵管事立刻跪行上前,拉住端木竣的衣摆,一把鼻涕一把眼泪,“老爷,老爷饶命,小的……”

    李嬷嬷和李凝霜一听,同时心里一震,这分明就是要倒戈了,若是只查到什么东西,那还是有限的,若是他倒戈了,可是什么话都说得出来的。

    行动快过脑子,李嬷嬷立刻上前拉住赵管事,“赵管事,我们有什么话等二少爷拿了证据来再说,身正不怕影子斜。”

    赵管事此时哪里还顾及那么多,立刻便要甩开拉住他的李嬷嬷,谁想她的手劲儿却大,一时竟然没有甩开。

    两个人顿时在大堂里拉扯起来。

    端木青嘴角微微上扬,接着便有一块玉佩从李嬷嬷的身上掉了下来,偏偏还咕噜噜地滚了一圈,径直落到了端木竣的脚下。

    端木竣一见,立即怒不可遏,看向两个人的目光也充满了鄙夷。

    只因为这一块玉佩他认得,那是赵管事刚被提拔成为内院管事的时候,他送给他的,让他交给他的娘子,算是感谢他两口子对端木家的贡献,谁知道此时却在李嬷嬷身上滚下来。

    “这不是赵管事的么?我记得父亲叫他送给赵娘子的,怎么……”倒是一直都静静注视事态发展的端木苍先嚷了出来。

    实在是有些转不过这个弯,突然冒出这么一茬,他才会突然出声,一出声,才发现自己说出来的话意味着什么,是以立刻住了口。

    只是此时发觉已经太晚,所有人看向堂下跪着的两个人的目光中都带上了鄙夷的味道。

    小寒:谢谢灰灰的打赏,呼呼~小寒的动力又来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