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李嬷嬷,你……你简直……伤风败俗。”李凝霜比谁反应都快,赶在所有人开口之前首先呵斥道。

    呵……端木青心底冷笑,这是要弃卒保車了。

    听到这句话,李嬷嬷打从心底里泛起一股子冷意,她跟了李凝霜二十多年,怎么会不了解她的想法,事情发生到这一步,谁都无法料及,但是如今,显然她已经没有了更好的出路了。

    深深地看了端木青一眼,心底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一向孤傲的大小姐突然间就像是爆发了一样,先是弄走了白总管,然后除掉了珍珠,今天连同她和赵总管也一锅端了,那么下一次呢?

    没有下一次了吧!夫人身边可堪大任的人都算是清除得差不多了,此番过后,夫人还斗得过这个有些诡异的大小姐么?

    眼底的绝望慢慢弥漫开来,李嬷嬷深深地磕下头去,一张四十多岁的脸上蓦然间多了许多皱纹一般。

    “侯爷,此时是奴婢的错,奴婢与赵总管实在是……奴婢愿意离开侯府,从此远远,再不在侯府人面前出现。”

    赵总管一听,脸上一片震惊,接着便是愤怒,刚要开口,却被端木赫打断。

    “那么,安宁郡主是不是因为发现了你们的秘密,而被推下去的?”

    这一下,心底里的恐惧像是缠绕上来的水草一般,深深地震慑住了李嬷嬷,这是要把自己往死路上逼啊!

    若是承认了他们说的话,她就背上了一个残害郡主的罪名,可是要问斩的。

    但是若是不承认,这件事情继续往下查,定然会查出夫人的事情,到时候夫人被夺了中馈的权利,齐国公府怎么可能会放过自己一家老小。

    就算是自己谋害郡主,被问斩,齐国公府和永定侯府定然也会因为自己所做的事情极力保下一家老小的,心里又想起他的小儿子来,才刚刚说了人家的。

    心里哀叹一声,终究还是开口道:“是,不知道为什么郡主突然会来河边,当时奴婢和赵管事正在说话,她却大吵大嚷起来,奴婢一时情急,便推了郡主一下。

    谁知道郡主脚下一个不稳,就落到水里去了,奴婢吓懵了,赵管事一见,也有些傻了,但是随即便清醒了,大声喊起人来,然后二少爷就出现了,接下来的事情,大家也都知道了。”

    赵管事听到这话,脸色惨白一片,事情都到了这个份上,他如何能够不明白,这是有人在挖除李凝霜的势力啊!

    偏偏自己竟然一点儿都没有察觉,竟然成了开刀口,瞬间就落在了坑里。

    李嬷嬷这番话虽然诬陷了自己的清白,但是好歹保住了一命,将推安宁郡主下水的罪名担在了她自己的身上。

    “有辱家风,有辱家风!”老夫人连着大骂了两句才开口怒道,“这样的人还留着做什么,立刻给我捆了,送到京兆尹那里去。”

    话音刚落就有两个小厮跑上来,飞快地架起两个人往外走。

    这件事情也就算是揭过去了,老夫人此时颇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众人,“实在是让各位见笑了,府里竟然发生这样的事情,但此事关系到安宁公主落水的事情,也不得不放下这张老脸了。”

    此时来永定侯府的客人中,最有发言权的应该是赵御玄了。

    他立刻便代表着众人道:“老夫人客气了,若不是永定候和老夫人如此深明大义,不顾个人得失,如何能够这么快找出事实真相呢!此事实在是两个下人的问题,永定侯府家大业大,难免这一点。”

    似乎很是欣慰,老夫人点了点头便道:“原本众位贵客都是来玩的,没想到闹出了这样的事情,真是让我们过意不去,后院已经备好酒水,就当是我们对各位贵客赔礼道歉的礼数好了。”

    从携芳斋出来,端木青不由心情大好,回舞墨阁的脚步也轻快了许多。

    眼见着没有人,露稀才算是终于憋不住了,“小姐也真是的,刚才再拖个一会儿,二少爷吩咐下去的小厮定然已经拿到了足以拿捏李姨娘的证据了,为什么小姐不出声呢!”

    “府里头已经没有什么李姨娘了,是夫人。”采薇冷冷开口,一向温和的她,此时显然是有意让露稀记住的。

    果然露稀立刻敛了神色,左右瞧了没有人,方才放下心。

    “这事情由不得我,你当祖母和父亲都没有看出来么?只是此时屋里的人都是有头有脸的,永定侯府可以关起们来剥夺夫人主持中馈的权利,却不能当着外人丢了夫人的脸面。

    为什么李凝霜那么快就把李嬷嬷给丢了出去,显然是认清了这一点,也知道就算是父亲和祖母都怀疑,为了永定侯府的面子也会认下来,不光是会认下来,而且会很快速的解决掉这个问题。”

    “那我们今天这样的天赐良机岂不是就拉下了两个奴才?”闻言露稀未免有些愤愤不平。

    “小姐……”采薇却有些迟疑,好像有什么话想说又不敢说的样子。

    “你想说什么?”端木青的笑容看上去十分和煦,并没有难看的神色。

    “这件事情,是不是小姐……”

    “是不是我做的?”看她迟疑的样子,端木青笑着接过她的话,“这有什么不好问的,只怕今天谁都会认为跟我点关系。”

    “啊!”露稀显然是沉浸在处置李嬷嬷和赵管事的兴奋中,听到这话,立刻惊诧起来,“是小姐做的?!”

    笑着摇了摇头,端木青道:“好好跟采薇学学,你若是什么事情都这么后知后觉,以后怎么帮我?”

    挠了挠头,露稀笑得有些不好意思,“是,小姐。”

    “原本她是要嫁祸我的,只是被我察觉了。”

    简单地将这件事情说了一下,只是她说的云淡风轻,两个丫鬟却有些后怕。

    若不是知道端木赫对于端木素的身体并不十分知晓,她也不会怀疑。

    又想到府里谁都明白她对端木素的紧张和在乎,所以,才会想到要拿这一点来做文章,引她过去。

    偏偏那个丫鬟也太不了解她和端木赫之间的感情了,若是真的有什么私密的事情要说,自然是要到舞墨阁去说的,怎么可能会约在湖边?

    所以说,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希望这一次的事情李凝霜也能够有所领悟了。

    而此时的荣禧堂,老夫人和端木竣两个人都是铁青着脸,桌上一堆东西,都是从李嬷嬷和赵管事的屋子里搜出来的。

    不光是有些不明不白的账目,还有好些府里上下人的把柄,分明就是他们用来约束人的手段。

    甚至于包括大房三房的秘密,都被搜了出来,专门罗列着。

    炉里的相片安静地燃烧着,是老夫人最喜欢的檀香。

    只是此时这个味道,生生地透出一股子沉溺的味道,好像这一整个屋子都在这个香味里沉沦,越沉越深。

    端木竣有些不好开口,在老夫人面前,他总是会记得李凝霜是老夫人的外甥女,却不会想起她是自己的女人。

    而老夫人此时却是被伤透了心,眼睛里露出深深的疲意来。

    “哎!”过了好半天,老夫人才幽幽地叹出一口气,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娘,这件事情,您看……”端木竣还是有些迟疑。

    登时眼睛里怒意大盛,自己的儿子她自己清楚,从来都是顾着家人,此刻怕是心里也顾及着自己而不好说。

    “这些年她所做的事情,我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做的不过分也就是了,多多少少都是看在我那可怜的妹妹份上的,”老夫人想到从前的事情,忍不住面露哀戚,“也就是为了她,这些我忍下那赵幽芬多少闲气!有什么办法,毕竟她是被赵幽芬带大的。”

    “很多事情她受姓赵的那女人教导,未免偏失,我想着让她在我面前,一点点改,总能改的过来,也安慰我那妹妹地下之灵,谁想她一味亲近那头,认贼作母,我焉能不气,如今你看看,这行事做派,全然都是从那头学来的!”

    说着一双眼睛里忍不住落下泪来。

    端木竣心里也是十分不好受,忙安慰道:“这也怨不得娘亲,毕竟那么多年了,赵氏又是个厉害的。”

    老夫人摇了摇头,“怨与不怨都不再重要了,她虽是我甥女,但是你们是我的亲骨血,是从我身上下来的,这里是我家,我怎么可能看着她就当着我的面这样乱来,你有什么决定只管做去,如今我也对她冷了心了。”

    有了母亲这句话,端木竣自然是松了一口气,但是却想到另外一件事情,但是对着母亲,他却不想说,只好又重新压了下去。

    老夫人却皱了眉道:“今天飞远的表现也太伶俐了些,我瞧着他跟青丫头兄妹两似乎……”

    说着又停了,好像自己也不能够肯定一般,想了一会儿,才犹豫着开口道:“你说这件事情,他们两个有没有参与?”

    小寒:感谢厌世亲的月票和星星的打赏,今天有加更哦!(昨晚奋战到两点的成果诶!爬去码字了),大家多多支持哈!小寒爱乃们,群么么o(n_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