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文华轩内,端木紫来来回回踱着步,广芦轩发生的事情多多少少她也听了个大概,实在是想不到事情会发展成这个样子。

    此时她不知道到底结果是怎样,有没有牵涉出李凝霜,更不知道有没有牵涉出她自己。

    李凝霜回来的时候,脸色惨白一片,脚步虚浮着,被翡翠扶着回来了。

    走进自己的屋子,根本就没有注意到端木紫,李凝霜直愣愣地走到桌子旁坐下。

    看到母亲这样,端木紫也吓了一跳,忙倒了杯温开水递过去,“娘亲,到底怎么了?父亲怀疑你了?那李嬷嬷和赵管事如今怎么样了?”

    愣愣地把水端到嘴边,愣愣地喝了两口,李凝霜才抬起眼直勾勾地看着端木紫。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父亲怎么说的?”

    “我不知道,”李凝霜喃喃着,蓦然间眼睛里又闪过一丝慌乱,“我不知道,李嬷嬷和赵管事的屋子都被搜了,这一次姨母都不会放过我了,我完了,我完了。”

    听到这里,端木紫也愣了,这么多年她们母女之间,有什么事情是对方不知道的,李嬷嬷和赵管事知道多少秘密,她又如何不清楚。

    定下心神,脑袋里转过几个弯,端木紫冷静下来,“娘,你别慌。”

    可是李凝霜此时还在自己的思绪里,一时间回不过神,眼睛里仍然是一片茫然,对她的呼喊也置若罔闻。

    端木紫看到她这副模样,心头也生出些气来,自己的母亲怎么会这么不经事,口气也就差了,厉声道:“娘!你醒醒好不好?”

    被她一吼,李凝霜果然眼底慢慢清明,有些不明白地看着女儿。

    “娘你好好想想,为什么你会被扶正?那是因为外祖家和皇后娘娘的缘故,我们能够走到这一步,原本就不是靠祖母和父亲的,他们哪里想过要为你我好?”

    因为如今老夫人越来越信任端木青的缘故,端木紫连带着自己的祖母也都从心底里排斥,从前老夫人对她的好,她已经全部都给否决了。

    “父亲?姐姐?”李凝霜喃喃道,随即眼睛便亮了起来,“是啊!我还有父亲和姐姐,还有你舅舅们,侯爷他不敢拿我怎么样的,而且如今彦邦又立了大功。”

    “就是这样,既然赵管事和李嬷嬷以那么一个登不上台面的理由给处置了,就说明无论父亲他们发现了什么,也不会拿到明面上来说,他们也就不会公然对你怎么样。”

    相对于李凝霜的怯懦,端木紫显然清醒许多,脑筋也转得快许多。

    “那……那我们怎么办?”抓住了浮木,李凝霜回过神,人也清醒了许多,一把抓住端木紫的手,急切地看着她。

    见到母亲这样,端木紫忍不住微微蹙眉,“有外祖和皇后娘娘我们还用得着怕父亲和祖母么?外祖母可是超一品诰命夫人,若是她送几个人过来给娘亲,就说是从前娘亲在娘家用惯了的人,还想过来服侍娘亲,永定侯府有理由拒绝么?”

    闻言,李凝霜总算是放下了一颗心,原本的担心消失殆尽,脸上反而露出一丝笑容来,“我这就给母亲写信。”

    今年的除夕夜虽然端木苍和端木赫都在,但是端木翊因为皇帝的临时起意,远去浥阳还没有回来,秋恬又刚刚过世,前两天又发生李嬷嬷和赵管事的事情,一顿年夜饭吃着也是一点儿气氛都没有。

    用过晚宴,端木竣就回了前院,说是有几个回不了家的幕僚约好了一起喝酒。

    周氏怕端木幽大晚上熬不住,便借口有事离开了。

    林氏因为孀居,老夫人向来怜惜她,便让她早些歇息,并不让她白白陪着熬着。

    一时间荣禧堂便只剩下了李凝霜和端木青端木紫端木碧端木素四个女孩子,另外就是刘姨娘站在一旁服侍着,像是一道让人无法注意到的影子。

    心里对李凝霜失望了,老夫人看着她又想起自己的妹妹,又想起这些年她背着自己背着儿子所做的事情,心里也是一种煎熬。

    再看端木青,正认真地在一旁煮着茶,是她晚饭后喜欢的雪中碧玉,就算是在这有些尴尬的气氛里,还是一如既往的坦然。

    “行了,这大过年的,府里到处都是烛火,大伙儿又惦记着喝酒,难免怕有什么地方照顾不到,你主持中馈,还是各处好好查一查。”

    李凝霜听了也不推辞,只是答应了一句,便带着人退了下去。

    “刘姨娘也带着碧姐儿回你屋里吧!大过年的,也不必熬着了。这里也不要这么多人,青丫头和素丫头留在这里陪着我就好了。”老夫人从头至尾都没有看端木紫一眼,言语中也没有说及她的去与留。

    端木紫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狠狠地瞪向正在温杯的端木青,却发现她的视线全部都落在手里的茶具上,只是嘴边凝了一丝淡淡的笑容,好像在嘲讽什么。

    心下恨恨,端木紫还是一语不发,跟着刘姨娘母女便往外走。

    “祖母,你尝尝这茶的煮得可还合口味?”

    “你的茶艺这些时日也越发的进益了,已然无可挑剔了,你的茶,素儿的点心都是极好的,今晚你们便在我这里歇下吧!守了岁还得回去,明天进宫可就撑不住了,素儿身体也熬不得。”

    端木紫刚走出门,就听到门帘里面老夫人的这一句话,两只手不由自主捏成了拳,长长的指甲扣进了肉里。

    忍不住抚了抚自己的脸,还好有上贡的药膏子,不然正月里只怕都见不得人了,想到这里,眼前似乎又闪过端木青带着淡淡笑容的脸,眼底的狠意就越发的明显了。

    西岐的惯例,大年初一,有封诰的命妇们都需要前往坤宁宫给帝后拜岁,还可以带上自己府里年长或者是突出的小姐们一同进宫,其实也是让皇室能够清楚地了解到各府为婚配女子的情况。

    一来是为了随时可能为了充实后宫而甄选,二来为了各大世家的相互联姻有个掌控。

    往年永定侯府都是老夫人带着林氏一同入宫,在众多命妇当中难免显得有些寥落,但是今年老夫人却带上了端木青,不由得让众人多投来两眼。

    不过寅时刚过,各家的马车都纷纷到了宫门口,随着宫人进入到坤宁宫,外面的天还是漆黑一片。

    众人等候在大殿内,虽然呼吸可闻,却没有一个人出声,就连衣物之间的摩擦声也听不到。

    对于这样的场面,端木青前世不知道经历过多少次,而前世每次与皇后打交道时,她都必须要努力让自己不出一点儿差错,让她无法拿住赵御风的把柄。

    老夫人站在端木青前面,心里暗暗纳罕,不知道她是如何这般沉得住气,就算是可以遏止住好奇和畏惧,但是这样一动不动地站着,却也是需要下一番功夫的。

    原本时间仓促,她不过就是交代了几句,暗想她是第一次入宫,就算是出了一点半点错,也没有人会真说什么。

    而站在老夫人旁边的林氏,也暗暗点头,不愧是秋恬的女儿,别人只知道秋恬性子冷淡,却不知道她是个真正的才女,性情冷淡那也是一种境界。

    等到卯时将至,才听到窸窸窣窣的衣裙声从大殿前面的帘幕后传来。

    皇后一袭正红色宫装,头上的九尾凤宝石头面在宫灯的印衬下熠熠发光,碧玉抹额珠在眉心处轻轻晃动着,让人瞧着只觉得说不出的珠光宝气。

    由宫女搀扶着落了座,众人便开始行跪拜礼,千遍一律的贺岁词由这么多张嘴唱出来,很有一番排山倒海的气势。

    微笑着让众人平身,便又按照品级高低向众命妇略略询问了几句,众人也皆是一般官方的回答。

    一圈轮下来,皇后的视线忽然落在了端木青的身上,笑着点了点头道:“端木大小姐如今也十三了吧?!”

    老夫人林氏端木青一起行了个常礼,才由老夫人开口道:“回皇后娘娘,二月十二便十三了。”

    皇后一听,笑眯眯道:“真是个好日子,二月十二花朝节呢!果然是如花一般的人物。”

    这一番话免不了又让三人谦虚一番。

    皇后却似乎十分看重端木青,笑着对旁边的嬷嬷道:“端木大小姐这是第一次来宫里拜岁,便将本宫前两日让你收起来的碧玉松枝步摇拿来赏给端木小姐吧!大过年的带着也鲜亮些。”

    虽不知道这步摇是什么来头,但是皇后这因为第一次来拜年就赏东西的,端木青可是头一份,一时间,不由让所有人为之侧目。

    老夫人显然也是十分吃惊,万想不到皇后会如此作为。

    端木青却在心里冷笑,皇后这哪里是在抬举她,分明是想要将她放在热火上烤炙,能够入宫拜岁,对于任何一个官宦之女来说都是一件十分荣耀的事情,谁也不敢奢望皇后会立刻青眼相加。

    而此刻,端木青却忽然得了赏赐,这是任何人都未曾有过的礼遇,虽然面上满是羡慕,只怕心里的妒忌是难免的。

    端木青日后若是想要在天京的贵女圈中混好,只怕是没有可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