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呵……”端木青行礼接过宫女捧过来的礼盒,却浅浅一笑,在这安静的大厅里未免有些突兀,但是她的声音里充满了灵气,却有带着股让人如沐春风的清新。

    看到众人都带着不解的视线看着她,端木青才偏着头笑看着皇后道:“娘娘这弯子绕得好大。”

    她这么一番做派,带上了些少女的可爱和狡黠,让人不由得想起,她才不过十三岁不到的少女。

    皇后脸上不动声色,依旧是浅浅的笑容,“哦?端木大小姐这是怎么说的?”

    抿了抿唇,眼角眉梢却全是笑意,“皇后娘娘这支步摇分明不是给臣女的,娘娘知道臣女如今还热孝在身,怎么会送我这么一支华丽的步摇呢!而且这步摇还是松枝式样的,松柏可是代表长寿,可不是要赏给祖母的么?”

    皇后顿时撑不住笑了,只是着笑意却无法达到眼底,“这丫头原来鬼灵精着呢!端木老夫人好福气。”

    “娘娘谬赞了,青儿不懂礼数,大殿上胡言乱语,还望娘娘谅她年幼。”

    听到端木青的那几句话,老夫人松了一口气,也知道后面的都是场面上的事情。

    只是还是有些心惊,若是青丫头真的接了那步摇,依照皇后娘娘的话,就不得不在正月里带着这只步摇走亲访友了,只是她母亲才过身一个多月,此时如此显然是不合仪制的。

    到那时候众人为着端木青如此得皇后青眼的妒忌,才不会想起这步摇是皇后赐的,只会认为她不守孝道,这样一来,只怕她的名声就算是全毁了,作为一个女子,后路堪忧。

    “何曾胡言乱语了?原是本宫一时嘴快说错了,本宫怎么可能会赐给端木大小姐热销中的时候这样一支步摇呢?原就是预备赐给你的。”

    皇后的脸上带着得体端庄的笑容,端坐在大殿深处,让人只觉得远在天边一般。

    这一下老夫人也不推辞,行礼谢恩,便坦然地接过礼盒。

    在坐了一会儿,皇后便让众人散了,自己也赶着和皇帝一起接受百官的朝贺。

    从坤宁宫出来,一路上,老夫人脸上都带着笑容,直到坐进了自家的马车,方才露出隐隐的怒容来,端木青不由暗道:“老夫人也是个演戏高手。”

    “看来是永定侯府庙太小了!”没头没脑地蹦出这么一句话,让端木青和林氏都吃了一惊。

    林氏瞅了瞅端木青,连忙倒了一杯水递到老夫人面前,笑道:“母亲说什么呢?可是累了?要不先睡一会儿,到了侯府,我再喊您?”

    被她这么一说,老夫人也看了端木青一眼,便渐渐和缓了颜色,笑着对端木青道:“皇后娘娘年下事多,只怕是忘了你还在热孝中了,亏得你反应快。”

    甜甜地露出一个笑容,端木青笑道:“我知道,娘娘是一国之母,年下里迎来送往的,我们家说白了也就是皇上众多臣子中的一户,哪里能够记得住那么多。”

    老夫人暗暗点头,沉得住气的人才能够成大事,从前从来都不满她们母女一个个性,后来之所以喜欢她跟在旁边,也是因为她的转变,确实是讨人喜欢。

    经过这一次,老夫人的心里却发生了很大的改观,从今日的事情来看,她的这个大孙女,不但聪明,而且勇敢,善应对,实在是一个可造之材。

    大年初三是走舅舅的日子,往年秋恬没有娘家,算是无根之人。大房林氏的娘家不再天京,只能呆在府里所以永定侯府,也就只有周氏带着端木幽和端木素回礼部侍郎府上。

    而今年,李凝霜已经被扶为正室夫人,虽然是继室,但是严格上来说确实是端木苍、端木青、端木碧等人的母亲,所以这走舅舅这一日,他们也都要跟着一起前往齐国公府的。

    对此,采薇和露稀未免有些担忧,端木青却显得很坦然,颇有些有恃无恐的味道,只云淡风轻让她们万般小心就是了。

    齐国公府自然与永定侯府不同,若说永定侯府算是鲜花簇拥之府,那么齐国公府可就是烈火烹油之势了。

    看到那气势磅礴的御笔牌匾,端木青不得不承认,算起如今西岐如今的大门大户,齐国公府可以算得上是第一家了。

    端木紫早就满面春风地由丫鬟扶着下了马车,轻车熟路地跟垂花门前迎接的老嬷嬷们打招呼。

    而齐国公府的少爷小姐们此时也都迎了出来,表姐表妹地称呼不迭。

    齐国公府三房长子李彦俞也算是难得的青年才俊了,年纪轻轻就连中三甲,很受皇帝的器重。

    而端木苍也是个人物,年纪不大,却镇守重要的落阳关。

    两家有这样的关系在这里,平日里也会因为亲戚间的走动而时常见面,虽然是一文一武,却也有颇多的共同话题。

    此时知道端木苍要过来,李彦俞立刻便迎了出来,又带了自己其他的几个兄弟,几人热热闹闹地一边往里走,一边闲话。

    如此一来,端木青和端木碧就显得孤零零地站在一旁。

    端木青也不以为意,只是安静地跟着他们的脚步往前走,猛然间袖子却被抓住了。

    转脸一看,就看到端木碧一张怯弱的脸,似乎有些畏惧。

    对于这个庶妹,端木青已经没有什么记忆了,前世的她后来好像是嫁给了谁家的一个嫡次子,是老夫人做得主。

    只是那户人家并不十分煊赫,但是配上端木碧还是可以的,至于婚后怎么样,端木青已经不记得了。

    在自己的记忆里,这个妹妹一向都隐藏在角落里,好像十分怕见人,不喜欢暴露在人前,再想想刘氏那个样子,便也能够理解了,有其母必有其女。

    “没什么好怕的,若是不想说话,不要说就是了。”端木青轻声道,语气里带着些温和。

    端木碧一愣,随即感激地点头笑了笑。

    前头簇拥这端木紫的,李静琬却突然后退几步走到端木碧身旁,热络地携起她的手,笑吟吟道:“这个就是碧妹妹吧!果然是一番齐整模样,紫妹妹可没撒谎。”

    一边说着话,一边就把端木碧拉到前面一群人当中去了,独留下端木青一个人在后头孤零零地走着。

    端木碧一边往前走,一边转头向端木青露出尴尬的神色来。

    端木青只是微微一笑,并无责怪的意思。

    李老妇人的院子十分宽敞,太阳又好,加之故意在屋子后面设了高高假山,一丝冷风也没有。

    所以,虽然来的客人多,但是还是选择在院子里接待。

    端木青才走近院子,就看到李老夫人拉着李凝霜的手在亲热地说着什么,其他的小姐们也都已经落了座。

    看到她进来,李老夫人和善地一笑,指着离自己不远的地方的一个椅子道:“侯府大小姐来了,大姐儿就坐在这里吧!离我近些,也好说说话。”

    “老夫人果然是疼爱三姑奶奶,今儿这么高兴。”

    一个穿着水红色锦裳的女子笑盈盈地跪坐在李老夫人的席前给她剥着松子笑道。

    “行了,大过年的,谁要你孝顺?快下去坐着吧!”李老夫人笑盈盈地对那女子道。

    那女子也不过分推辞,乖巧地点了点头便坐在了下首。

    端木青注意到,站在李凝霜旁边的李家二夫人一瞬间攥紧了手里的手帕子。

    “这是你二哥哥新抬的陈姨娘,虽然家里败落了,但却是个知书识礼的,也是个孝顺的,到底是正经人家的女孩子,你还没有见过吧!”李老夫人显然十分喜欢这个新晋的陈姨娘,说话的时候脸上都是笑意。

    李凝霜是李老夫人养大的,怎么会看不懂她的喜好,闻言忙从手上褪下一只手镯,笑吟吟道:“既然是二哥的新人,做妹妹的怎么样也该有些表示,只是知道得晚,来不及准备了,还望姨娘不要嫌弃。”

    陈氏忙行礼不迭,又是谦虚推辞自我菲薄好一番。

    一旁二房正房颜氏立刻堆上了笑容,“姑奶奶给的,好好收下就是,大家都是一家人,闹那么多虚礼做什么。”

    陈氏这才收下,又是谢李凝霜,又是谢李老夫人,最后还又把颜氏谢了一回。

    李家二爷李开的妾室也不少,虽然陈氏是最晚进来,如今也是最得欢心的,但是却也是最知道分寸的,一遍看下来,到底还是她最不给自己气受。

    这边热热闹闹的一群人,那边就有小丫鬟们匆匆忙忙跑进来,“几位皇子来了。”

    顿时间,院子里又忙乱起来。

    皇后是齐国公府的嫡女出去,如今是皇宫里所有皇子公主的嫡母,今天是走舅舅的日子,皇子们前来齐国公府也是应当的。

    所以院子虽然忙乱,但是细看就知道所有的丫鬟婆子们做起事情来都是有条不紊的,显然是对此轻车熟路的。

    没一会儿,在众人迎接的目光中,由赵御行领首,赵御风、赵御玄、赵御瑾、赵御鸿便跟着走了进来。

    顿时间,一院子的男才女貌,叫人看着便迷了眼。

    小寒:今天加更两章哦!后面还有一章,嘻嘻,请叫我勤劳的小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