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这一下,院子里的座位又得要重新安排了,众位皇子是贵客,自然是东南而坐。

    一干本家的女眷们便坐到了西北位置,端木青端木紫两人竟然也被安置在齐国公女眷们中间,显然是当做自己人的意思,为此,端木紫的脸上未免有些难看。

    李老夫人明显比李凝霜聪明得多,心底里就算再厌恶,明面上也是滴水不漏的。

    闲话一会儿之后,老夫人笑眯眯对二皇子道:“臣妇今日刚从天元大师手里得了一只天池冰蟾,这东西极是金贵,臣妇不敢耽搁,不如等下便由二皇子带进宫,代呈陛下吧!”

    “外祖母竟有这样好的东西,天下谁都知道这天池冰蟾可闻不可得,且极通灵性,若非有缘,绝难碰上,这天元大师自是有缘人,却不想竟跟外祖母有这样的渊源。”

    赵御行向来跟齐国公府亲厚,是以在这里也从不以天子之子而自居,便如同寻常人家一般称呼,所以,齐国公府的后辈们跟他也极为亲厚。

    老夫人摆了摆手,笑道:“这都是从前的事情了,年轻时有缘,见过几次,如今要见面也是极难的,不过是想到如今臣妇年纪也大了,好容易得了一只,便差人送了过来。”

    “这天池冰蟾可解百毒,延年益寿,外祖母对陛下的衷心天地可昭,实在让人感动。”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自然要跟着往下走了,赵御风第一个反应过来,脸上的笑容温暖和煦,还带了些后辈的仰慕,瞬间便让李老夫人眉开眼笑起来。

    其他人自然也就跟着附和。

    “三皇子向来是个嘴甜的,你母后都经常说起。”李老夫人笑看着赵御风,眼睛里充满了慈爱。

    一时间,众人的视线都落到了赵御风的身上,皇后毕竟不是他的生母,却会跟自己的母亲说起他,可见是对他另眼相看。

    就算这话是李老夫人随口说说的,但是也代表了齐国公府对他的亲近之意,他一个没有母族支撑的皇子,能够攀上齐国公府这棵大树,要独善其身也不会很难。

    端木青对于赵御风的心思了解得太清楚了。

    对齐国公府示好,当着所有人的面,以一种臣下的姿态站在二皇子的身后,收敛锋芒,让人以为他不过是寻求自保,能够在二皇子的羽翼下安然做一个亲王。

    如此的姿态下,他作出的所有事情,都会让人以为是二皇子所为,而二皇子也会因为他替自己扫清了障碍而感激他,同时齐国公府也会因为他的立场如此明显,不担心他跟自己不是同一条船上的。

    等到时机成熟,他在一击即中,成为笑到最后的那个人。

    赵御风的表情眼神找不到一丝破绽,而此时,他不过一个十八岁,尚未及冠!

    二皇子脸上满是笑容,看着他的目光里带着满意的味道。

    其他几个人的视线里难免含了些意味不明的试探和怀疑。

    在场的女眷们不是夫人就是小姐,都是齐国公府一路,又见赵御风俊美的表情,和煦的笑容,自然是十分欣赏。

    在这样多的视线注意下,赵御风却十分的自在,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适。

    但是眼神不经意落到坐在端木紫旁边的黛青色身影上时,却发现她的嘴角似乎含了一丝冷笑,带着嘲讽的冷笑,再一看,却有什么都没有,她不过是低着头在静静地喝茶。

    赵御风投过来的视线,端木青自然察觉到了,只因为她对于他的一举一动都太过熟悉了,包括他什么样的皱眉,是代表着什么样的意思,此时他探寻的目光,又怎么能够忽略得掉?

    “祖母,你有这么好的东西,都不先给我们饱饱眼福,我们可是从来都没有见过的呢!”

    说话的是齐国公府未出阁的三小姐,李静茹。

    她是大房的次女,如今刚刚及笄的年龄,因为长相最肖皇后,且其父在众叔伯只见也算是最有成就的一个,如今已经官至户部尚书,皇后亲口对皇上说过,此女的婚事必得由她来做主。

    正是因为如此得宠,她行事起来也就别具一格了,不同于其他世家女子的矜持小心,向来是想如何便如何,嚣张得很,而端木紫最为羡慕和巴结的就是她了。

    听着心爱的孙女如此说,李老夫人笑道:“这不是怕你这猴儿给弄坏了么?既然此时大伙儿都在,便让人拿出来给大家观赏观赏好了,也不枉这神物来我们齐国公府一遭。”

    说着便让贴身侍女前去请过来。

    没多久,就看到两个侍女一同搬着一个一尺多高的蓝色玉雕盒子过来,因为是冬天,这冰蟾也不怕会被灼伤,是以那上头的盖子并没有盖起。

    遵照着吩咐,两个侍女现将东西捧到几位皇子面前,得到的俱是一片啧啧地赞叹声。

    这边的女宾席自然就更加的期待了,等到端到这边来的时候,赵静茹等不得,自动地拉着两个妹妹一同挤到端木青端木紫这里来了。

    果然是神物,两世为人看过不少稀世珍宝的端木青也不得不说,这天池冰蟾,她确实未曾见过。

    只见那蟾儿不过大拇指大小,通体透明,带着点蓝色的幽光,一双眼睛不像平常那边的突出可怖,反而如同天上的辰星一般闪着灵气的光芒。

    几个少女都看得目不转珠,并不是因为这东西有如何的功效,而是它如此模样,不啻于是一件珍宝,女人对于这样美丽的东西向来都是没有抵抗力的。

    所以这边的反应明显比那边强烈得多了。

    相对于一群人的惊艳,端木青显得十分冷静,只是带着浅浅的微笑,并没有什么其他的表示。

    绕完一圈,侍女便将那冰蟾捧着退下去了。

    李老夫人便又回过神,“这东西我们这样寻常的人家也确实受不起,只有如……”

    话还没有说完,那边只听得一声极恐惧的惊呼和一个落地声传来,将这融洽的气氛瞬间打破。

    李老夫人一张笑脸,顿时如同破碎的冰面一般碎裂,随即便满是惊诧,一边飞快地赶过去,一边怒吼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旁的大夫人和二皇子连忙搀上她往那边疾步而去,另外的人自然也是跟着前往。

    一时间院子里一片混乱,几乎一不小心就踩上别人的裙子。

    不知道是谁急匆匆地走过,将端木青推了一把,直接便往那李开新纳的小妾陈氏身上栽去,还好陈氏和采薇眼疾手快,一起扶住了她,才避免了两人摔成一团的情势。

    待到端木青走到的时候,就看到前面的人都铁青着一张脸,好不容易从缝隙中看过去,就发现那盛着冰蟾的蓝色盒子摔在地上,四分五裂。

    重点是,那只天池冰蟾正一动不动地趴在地上,浑身透着紫黑,显然是已经死了。

    外面的阳光犹自和煦,只是落在人的身上却激不起一点儿暖意。

    所有人都没有开口,也都不知道如何开口。

    李老夫人颤抖着嘴唇,好半晌才厉声道:“让袁师傅来!”

    袁师傅是天元大师留下来的一个弟子,专门负责照顾这只如珍胜宝的冰蟾。

    听到前去通知的仆人说的话,袁师傅已经大惊失色,一张老脸上满是焦急,直至走到跟前,脸色瞬间便灰败了下来。

    “袁师傅,你看着是怎么回事?刚才还好好的!”老夫人此时虽然满脸阴沉,却是极力维持着镇静。

    俯身仔细检查了一番,袁师傅大惊失色,“这是被人放了盐啊!”

    “放了盐?这是怎么回事?”

    袁师傅蹙眉扶须,“这冰蟾虽是神物,但是其本身还是一只蟾儿,而且比普通的蟾儿更加金贵,它的身体也因为常年在冰湿的洞穴中而十分敏感,天池之水,天下至纯,养出来的皮肤自然最为细腻。

    当盐一落到它身上,立刻便会破坏掉它身上那样一层保护性的薄膜,而这冬日里的阳光虽然不热烈,却足以灼伤它的组织,致其死亡。”

    “好好的怎么会有盐落进去?”

    袁师傅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但是事情已经这样了,无可挽回,是以他片刻都不再停留,立即便出府而去。

    其他人面面相觑,谁也不知道好好的怎么会有盐落在这盒子里。

    一旁的李静琬突然眼珠子一转,出言道:“祖母,这冰蟾捧上来的时候,还好好的,突然就如此暴毙,很有可能是在场的人所为。”

    狠狠地看向李静琬,李老夫人并没有开口,似乎对于孙女说出如此失礼的话很是生气。

    “外祖母,孩儿也觉得这件事情十分可疑,还是得要好好查一查才好。”出声的却是二皇子赵御行。

    李老夫人面露难色,“几位皇子面前,臣妇岂敢胡乱猜测。”

    赵御行却一摆手,摇头道:“外祖母多虑了,今日在场的明明都是一家人,有什么失礼不失礼,我们也是怀疑这里的下人们心术不正,难道还会怀疑在座的不成?只是不一一检查,未免有失公允,方才需要彻查。”

    小寒:加更完了,今天四更了,谢谢大家的支持哈╭(╯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