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昨天,皇上因为户部和礼部安排的新春大典太过于铺张浪费,而将李为和礼部尚书叫到御书房里训斥了几句。

    这件事情知道的人不多,是以端木青此时说出来,几位皇子都有些讶异。

    李为之所以拨出那么多的银子,不过是为了孝敬皇上,他作为户部尚书,这么多年都是如此作为的,但是这一次皇上却指责其过于铺张。

    这里面是什么意思,可就值得深究了。

    如此一来,丁氏弄死冰蟾的理由也算是有了,同时几位皇子也不得不重新在心底开始衡量起李家在皇上心里的位置。

    李老妇人眼睛在所有人身上扫过一圈,立刻便回复了神色,对着大夫人微愠道:“胡闹,你可知这冰蟾多么难得?送给陛下原是我们的心意,陛下自然看得明白。

    何须要你多此一举?难道老大不对,陛下教导了两句,心里还不服气不成?”

    端木青清楚的知道这件事情此时应该算是已经过去了,是以她只是耸了耸肩,走回到自己的位子上,悠闲地吃起桌上的盐津梅子。

    “是媳妇错了,”丁氏在齐国公府算是得李老妇人喜欢的,此时也看得出她的意思,尽管心中十分不情愿,却还是不得跪倒在地,“媳妇生怕皇上是恼了大爷,才会做出这样愚蠢的事情来。”

    “祖母,这件事情……”李静茹可不会想那么多,她实在是想不通事情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但是,她只知道这件事情肯定跟自己的娘亲没有关系。

    “住口!”李老夫人没等她说完,便呵斥道,“你娘糊涂,竟带得你也这样糊涂,看来以后得要好好管教管教你了。”

    李静茹向来是齐国公府的宝贝,何时被这样训斥过,一张俏脸登时羞得通红,亮晶晶的眼睛却立刻转向了端木青。

    如同看不见她严厉的恨意一般,端木青自顾自地跟一旁的露稀窃窃私语,还不时地露出一点半点的笑意。

    “外祖母你也不要再生气了,好在这件事情你一直都没有说出来,也就是在场的人知道,我们不说也就是了,只是可惜了一只冰蟾而已。”

    赵御行始终都是以一种主人的姿态站在齐国公府,而他有身份尊贵,此时站出来打圆场再合适不过了。

    李老夫人终究还是把丁氏狠狠地教训了几句,方才平息怒气。

    蓦然间又转脸看向端木青,满脸歉意道:“只是委屈了表小姐,无端端的被冤枉。”

    笑着摇了摇头,端木青淡淡道:“不值什么。”

    便不再开口,自顾自地低下头,好像对李老夫人十分不耐烦,这样的态度实在是倨傲至极。

    赵御风忍不住看向那边黛青色的身影,为什么她总让他觉得诡秘?

    打从心底里自问,他从来未曾得罪过她,但是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就明显感觉到一股杀气,后来每一次,从她的眼睛里,都能或多或少的察觉到那一丝丝被死死掩盖着的恨意。

    究竟是为什么?

    而她跟他见过的所有女子都不一样,好像没有人能够猜到她心中所想,没有人能够知晓她下一步会怎么做。

    “虽然表小姐大方,但是我们齐国公府想来恩怨分明,这一次是我们不对,我们就应当向你赔礼道歉。”

    说着还不等端木青开口,便吩咐一旁的福妈妈去取她房间里的羊脂玉手镯来。

    端木青忍不住在心底冷笑,姜果然还是老的辣,无论什么时候都可以保持这样的表面风度。

    李凝霜真是差的太远。

    又想到虽然她是跟在李老夫人身边长大的,但毕竟不是自己的亲女,那么皇后呢?那可是被手把手教出来的。

    胡思乱想间,福妈妈已经捧着一只手掌大小的梨花木雕海棠的描金漆盒来,脸上的笑容十分僵硬。

    采薇按照礼数屈膝接过,便退到了端木青的身后。

    “打开来看看,喜不喜欢。”李老夫人此时满脸慈爱,哪里有半点刚刚愤怒的样子。

    端木青也不推辞,从容地将盒盖打开,便见两只莹润如水的镯子静静地躺在红色的丝绒衬布上。

    在阳光的照射下,几乎能感觉到如水般的质感。

    端木青前世对于珠宝并不了解,但是嫁给赵御风之后,必须要帮他打点东西,人情往来,贵妇诰命们之间错不得一点半点,是以,不懂也快成了半个专家。

    此时见到这对羊脂玉手镯,不得不说李老夫人还真是肯下血本,这对手镯决然不是凡品。

    伸手将它们拿出来,托在手掌上,心下有异,脸上却不露分毫,“果然好玉,只怕也就只有齐国公府寻得出来了,不知道后宫娘娘们可曾见过这等质地的。”

    饶是李老夫人表面功夫做得好,此时眼睛里也不由微微色变。

    丝毫没有错过她眼里的神色,端木青微微一笑,又将东西放回了盒子里,转头嘱咐露稀道:“好生保管着,可别弄丢了。”

    端木紫一双眼睛里几乎要喷出火来,自己才是齐国公府正经的表小姐,外祖母却将这样好的镯子送给了端木青!

    都是因为她狡猾,不知道怎么就把冰蟾的事情栽到了大舅母身上,不然外祖母也不会这样忍痛求全了。

    端木青权当没有看到四面八方投过来的各式各样的目光,怡然自若,好像真是在一个亲戚家做客。

    “端木大小姐好厉害的手段啊!”

    从李老夫人的院子里走出来,天色将晚,走向垂花门的时候,赵御风却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不阴不阳地冒出一句话。

    他的声音这样突然地出现毫无征兆,让端木青又一瞬间的恍惚,好像还是在前世,他像往常一样出现在身旁。

    赵御风没有忽略掉她眼中突然间流露出来的柔和,只是这样的光芒莫名的让他从心底里生出一丝欢喜和激动来。

    但是下一刻,端木青便又恢复了平日里冷清的神色,“不知道三皇子在说什么。”

    嘴角的笑意刚刚好,若是不注意,根本就看不出那一丝若有似无的厌恶。

    是厌恶!很多次他都可以从她的脸上感觉到这样的情绪,只是一直都没有确定,可是这一刻,他像是突然看清了。

    像是有一条毒蛇慢慢地从他的心底深处窜出来,生出许多恼恨。

    “你敢说今日这样的结果跟你没有关系?”

    端木青有些奇怪,因为她从他这句话的语气里听出了些许的怒意。

    这可是很难得的呢!这个男人最善伪装,从未如此不小心地流露过情绪。

    “你说呢?可惜我不是李凝霜的女儿,不是齐国公府的外孙女,不然倒是可以好好安排安排。”

    言下之意,今日的事情她根本无从着力,一切后果与她无关罢了。

    懒得理会他心里是个什么反应,端木青自顾自地带着白芷采薇离开。

    许是今日之事,让李凝霜气得都无法面对端木青了,干脆地带着端木紫端木碧离开了,留下一辆马车留给她。

    对于她这落于明面上的做法,端木青唯有哂笑。

    车行至半途,突然停了下里。

    “老王,怎么回事?”采薇撩开车帘,向车夫问道。

    “前面好像发生什么事情了,围观了一群人,现在路被堵了。”

    这种情况实在少见,且不说这是官道上,平日里这条路来来去去的也都是达官贵人,随便上来一个那都是不好惹的。

    所以,哪条路好堵,这条路却是不成的。

    眼瞧着天快黑了,露稀道:“要不我们抄小路吧!”

    “那就走小路吧!”

    端木青并未在意这些,她脑子里想的都是关于李开被皇帝责罚的事情。

    虽然今天当着那么多人把这件事情说出来,但是其实她也是刚刚才知道的。

    这是不是可以认为,皇帝其实已经对齐国公府如此烈火烹油的地位不满了?

    还是说,这只是想要保护齐国公府,让他们隐藏实力的一种手段?

    这些上位者心里的弯弯道道,端木青从前不知道,但是跟着赵御风那么多年,多多少少也了解了些。

    有时候,退是为了进,而抬高是为了跌重。

    那么皇帝此时透出这样的讯息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在前世,皇帝到最后也没有确立太子之位,那么在他的心底,究竟谁才是他想要的继承人呢?

    可惜,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赵御风的动作太快,导致,到最后他也没有吐露分毫。

    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马车陡然间颠簸了一下,端木青一个不妨,简直差一点儿跌出车窗口。

    就在这个瞬间,她清楚地听到了老王从喉咙里发出来的一声细微的惨叫,下一瞬,马车停止,万籁俱寂。

    露稀刚要开口,就看到端木青投过来的眼神。

    “外面是什么人?”

    端木青清冷的声音在这样安静的地方显得十分突兀,又有一种渗透人骨髓的寒意。

    话音刚落,端木青就问道一股细细的甜香。

    飞快地拿手帕掩住口鼻,然后示意采薇悄悄钻进马车的桌子底下,用唇语交代了几句话,才厚厚的桌布掩盖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