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端木青便和露稀两人一起弄出声响来,果然片刻便有人进来。

    端木青只觉得自己被扛在肩膀上的,耳边呼呼而过的是凛冽的寒风,因为怕被发现,她始终都没有睁开眼睛。

    不知道来人是谁,不知道他们的目的是什么,甚至于不知道现在自己是被带往哪里,这样什么都不知道的感觉,让端木青觉得十分无力。

    这样寒冷的夜晚,如同那一个晚上一样,匕首刺进胸口,首先感觉到的不是疼痛,而是冰冷。

    铺天盖地的寒气,从心窝往四肢百骸延伸,很快便感觉坠入冰窟,那个女人一开一合的嘴唇,吐出来比蛇信子还要恶毒的语言,一刀一刀地剜着她的心。

    而此刻,相似的场景,让端木青不由得不想起那些痛苦的往事,恨意像是突然涌出的洪水,淹没了她所有的理智。

    “就是她?”

    当端木青刚刚被放下来的时候,就听到这么冰冷的三个字,好像不带一丝的感情。

    仔细地在脑海里搜索着,最后她确定,这个人她不认识。

    那么这个人为什么会费这么大的周折,将她弄过来。

    “那怎么处置她?”

    处置?端木青心里微微一凛,他们这个组织似乎还十分的严谨。

    “不管她是不是,至少有点关系,宁错勿放。”

    最后四个字说出来轻飘飘的,实在不像是在说要杀掉一个人的事情,而原本将她掳来的人似乎也并不意外,没有任何异议。

    但是在他转身看向地上的女子时,却忍不住心里一惊,原本躺在地上毫无反应的人,此时却睁着一双幽黑的杏眼,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那是一双怎样的眸子啊?

    深得如同不见底的潭水,看不出里面有什么,但是却能够感觉到一种彻骨的寒意,让人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你!”本能地惊叫一声,这样的惊叫在他的生命中已经很久很久都没有出现过了。

    前面的人显然也十分的讶异,转过脸,就看到这个不过十二三岁的女孩子,正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看着他们。

    这么多年他也算是阅人无数,什么样的人都见过,但是像这样小小年纪面临着死亡还能够如此镇定的,却是真的没有见过。

    与此同时,端木青也看清了对方的样貌。

    一个身穿黑衣的男子生着一双眯缝眼,一张脸几乎没有特色,若不是在此地见到他,否则,端木青可以肯定,自己绝对不会对他多投上一眼。

    而另一个穿着玄色劲装的男子,却带着一张黑色的面具,只有一双眼睛露在外面,但是仅是这双眼睛就会让人忍不住多看上两眼。

    微微下敛的眼睑,依旧挡不住她探寻的目光,端木青面对着他,只感觉有两道精光落在自己的身上。

    从地上爬起来,端木青径直走到他面前,脸上毫无表情,“你们是谁?为谁要杀我?你们想要什么?”

    当看到这个少女眼神的第一刻起,她就知道此女定然不同寻常。

    果然,她一开口不是求饶,而是抓住她被抓甚至于要被杀的关键。

    蒙面人没有说话,只是一动不动地看着她,似乎想要让她知道此时她没有任何的立场问话。

    可是此时,少女的脸上没有丝毫的恐惧,眼角眉梢都没有任何一点情绪波动。

    若说刚开始只是惊讶,那么现在他对这个少女却是有点佩服了,他自认自己在这个年纪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在黑影的目光下如此坦然的。

    对于端木青来说,完全不害怕,那也是骗人的,可是她明白自己面前的这个人不是一般人,若是想要活命,就只能够尽量的拖延时间。

    这种情况下,拖延时间最好的办法,绝对不可能是跪地求饶,在这样的人面前,人命跟草芥没有任何的区别,唯一有可能办到的就是让他感到不同,让他分心注意自己,利用他自己的思考时间。

    两人静静地对峙着,已经将近半刻钟。

    端木青心下也有些着急起来,这个人的忍耐力不是一般的好,在这样,很有可能下一秒他就会杀了自己。

    “我自认我与阁下没有直接的利益冲突,所以阁下要杀我必然是因为第三方的原因,刚好我也不是个善良的人,为了活命,我想或许我有可以利用的地方,让你直接完成你想要完成的事情。”

    端木青说这番话的时候,眼睛定定地看着对面的男人,眼神里满是认真。

    黑色面具下的嘴角微微扬起,是个有意思的少女,可惜了,而且如此这样特别,更不能留。

    蓦然间转过身,径直背离端木青而去,右手抬起,食指微微向前勾动。

    端木青眼中的眸光一闪,就算是两世为人,也没有遇到过像面前这个人这样决绝的人,根本就不给任何的原因,就是只要你的性命。

    可是她好不甘心,难道真的要这样糊里糊涂的死去么?她还没有报仇,她还没有阻止家族的大难,她还没有亲眼看着赵御风走投无路的样子。

    难道老天爷后悔了,要将她重生的机会给收回去么?

    双手紧握成拳,端木青清晰地感觉到指甲扣进肉里的感觉,蓦然间又想到那一次匕首刺进身体的感觉,那一次是满心的恨意和疼痛,可是这一次却是满满的不甘心。

    突然一声响亮的啸声穿过整个夜空,已经走出很远的玄衣人蓦然转过身,手上精光一闪,端木青虽然看不出那是什么,却清楚的明白,定然是十分厉害的暗器。

    脑子比暗器飞行的速度更快,到底是为什么他要即刻取自己的性命?那个啸声代表着什么意思?

    还不待端木青想明白,就看到银光一闪,似乎有一个人影飞了过来,下一刻,感觉到肩头一麻,立刻便失去了意识。

    等到她醒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在陌生的屋子里。

    飞快地爬起身,端木青才发现这里是一间客栈,而旁边的被子里分明还有一个人。

    怀着忐忑的心情,拉开旁边的被子,才发现竟然是露稀。

    可是此时露稀的脸却是惨白一片,平日里眸光闪闪的眼睛也闭得紧紧,头上的乌发也凌乱一片,一动不动的样子,简直像是一个木偶。

    端木青心头立刻袭过一丝不好的预感,看着她好半晌才颤抖着将右手食指放到他的鼻下。

    虽然十分微弱,但确实还有呼吸。

    心头一松,再也不迟疑,立刻便搭上她的手腕,脉搏虚弱无力,心脉更是若有似无,分明是受了非常重的内伤所致。

    端木青默然间感到一阵愤怒,一定是昨晚的人,竟然下这么重的手!

    从云千那里学医到现在,端木青还从未试过给人诊治,可是偏偏眼下云千已经云游去了,如此重的内伤只怕自己真的应付不过来。

    这是重生以来,端木青第一次感觉这样力不从心。

    可是现在没有时间给她伤春悲秋了,时间就是机会。

    飞快地收拾了一下情绪,立刻让客栈的小二去准备马车。

    一路小心地护着露稀赶到练霞居,没想到却发现端木竣和端木赫、端木苍都在这里。

    看到端木青回来,端木竣和端木苍都是精神一震,端木苍却是微微蹙了蹙眉。

    昨天他跟端木赫两个人都在端木竣的书房里说话,一个小厮进来通报说端木青身边的丫鬟来找端木赫。

    谁知道立刻便听到外面端木赫慌张的声音,父亲跟自己出去,只见那婢女极力掩饰下的表情还是透露着十分的紧张。

    只是无论怎么逼问,她却什么都不说,只说请二弟去练霞居。

    三个人一直在这里等到现在,端木青才慌慌张张回来,心下不由疑窦大生。

    端木竣上上下下将端木青打量了一番,确定她此时好好的,方才放心。

    端木青却没有时间跟他们在此寒暄,说了两句便匆匆让水三娘带了人将露稀好好弄下来。

    看到伤重的露稀,端木竣三人皆是脸色大变,他们都是习武之人,自然一眼便能够看出这个丫头是受了极重的内伤。

    一行人匆匆忙忙将露稀搬到二楼的房间里,端木青根本不理会众人。

    仔细地将露稀的身体放在床上,头也不回道:“二哥哥,快点帮我封住她的鸠尾、关元、期门三大穴道。”

    端木赫二话不说,立刻便上前,依他所言。

    旁边的端木竣和端木苍却是十分的惊讶,这三大穴道对于他们这样习武之人意味着什么,自然是十分清楚的,可是让他们十分惊讶的是,一向处在深闺中的端木青说出这话的时候如此熟稔的感觉。

    而端木赫似乎一点儿也不惊讶,这是为什么?

    端木苍有一种感觉,自己的二弟和这个妹妹之间一定有什么秘密隐瞒住了所有人。

    此时再看两人的目光中不由自主地多了几分审视。

    端木青自然是没有时间顾及他们的想法,心下虽然着急,神色却越发的淡定,“采薇,去小儿胡同取医箱。”

    这一下不光是端木竣端木苍讶异了,就是端木赫也有些不敢相信。

    端木青这分明是要自己给露稀诊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