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采薇回来之前,端木青一直在吩咐水三娘去药店买什么药材,其专业的言辞,让其他人目瞪口呆。

    好容易将事情交代完了,端木竣再也忍不住,一把拉过端木青,“青儿,告诉爹爹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为什么露稀会受这么重的伤?你昨天一晚上去了哪里?”

    没有立刻回答父亲的问话,而是转脸看了看端木苍,却见他丝毫没有避开的意思。

    思虑再三,端木青却突然跪在了端木竣的面前,“让父亲担忧是女儿的不是,只因为此事太过凶险,女儿方才不敢将此事告知,还望父亲原谅。”

    “到底是什么事情?”端木竣哪里有心情去听她这一番请罪的话,他最想知道的是这件事情发生的原因,想到女儿处在这样的水深火热之中,就觉得内心惶惶。

    “几个月前女儿在路上救了一名走投无路的女子,那女子却求我救她的师兄,我想着一人也是救,多添一人又何妨,便一起救了,那男子在养伤的期间,女子便跟着我入了府,成了我的丫鬟。”

    “就是那个会武功的风暖?”端木竣这才想起来,满脸的震惊,直觉告诉她,端木青今日遇到的事情定然跟那女子脱不了干系。

    想到那女子的来历,端木竣立刻两只眼睛看向了端木赫。

    “父亲不要怪二哥哥,当时知道风暖是武林中人,二哥哥也极力阻止,是我一意孤行,非此不可,方才帮我在父亲面前撒了谎,说是旧部的孤妹。

    后来风暖的师兄伤好了,我也不敢多留她,便让她走了。昨天晚上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一群人,抓住了女儿,二话不说,欲除而后快,刚好遇上了风暖他们门派的人,将我救了下来,只是露稀却……”

    说这话,端木青又顿了顿,才接着道:“这些人究竟是什么来历女儿也不知道,也许有可能是风暖他们的仇家,也有可能是别的什么来头,这些我都不清楚,我被救下来没有多久就晕了过去,他们把我放在客栈里就走了。”

    “那你面对那群绑走你的人时,他们可曾说过什么话没有?”端木竣毕竟见过的事情多,略微一思考便问道。

    端木青肯定的摇头,“当时女儿装作中了迷香,只听到将我掳去的人对他的上司说我就是端木青,那人开口就说杀掉就是。”

    听到这话,端木竣脸色一震,只因为那一句,这就是端木青,既然说得这么清楚,很有可能就是冲着永定侯府去的,但是略微一思考,又觉得有些不对,若是冲着永定侯府,又何必单抓一个小女孩。

    难道……

    脑海里飞快地闪过一个念头,还来不及抓住便已经没有了头绪。

    “你怎么会医术?”开口的却是一直都冷冷地站在旁边的端木苍。

    面对大哥这样的问话,端木青却并没有开口,而是敛着眼睑低下头,充耳不闻。

    端木竣心里知道女儿向来跟长子不和,加之性情孤傲,肯定是不愿意回答他的话。

    “青儿,这一点,爹爹也很奇怪,并未曾看你研习过医术。”

    这才抬起头,端木青看着端木竣,神情自若道:“其实还是跟那件事情有关,当时风暖的师兄受了重伤,我知道二哥哥有个朋友医术十分了得,便求了二哥哥,将他送到了那位大夫那里去。

    我瞧他医术高明,十分羡慕,又想着素儿的生母黄姨娘便是病死的,娘亲当时也病重,便想向他学习,可是他说若是不常常练习的话,医术很难有真正的进益,而我是一个女子,平常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根本不可能学得好。

    但是我打定了主意要学,便跟他约好,每过十五天便去他那里学习,他看在二哥哥的面子上,才答应的却始终都不肯收我为徒。”

    端木竣将视线移向端木赫,移栽询问。

    端木赫心底里不由得佩服妹妹的机灵,如此一来,她主动去找人变成了偶然看到,而云千向来不喜欢跟人牵来扯去,妹妹只说跟着他学习过,并没有师徒情分,想来也是合云千之意的。

    “是,这件事情我都知道,而且我也知道妹妹学医的初衷,而且我那朋友的人品我是可以保证的,便答应帮着妹妹隐瞒,所以家里人都不知晓。”

    端木赫向来诚实守信,他说这话倒是不让人怀疑。

    可是端木竣想到的却是端木青是为了秋恬去学医的,但是此时秋恬已经过世了,心头不由得一阵难过。

    伸手扶起还跪在地上的女儿,端木竣轻轻抚了抚她落在肩上的长发,“爹爹并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只是像今天这样的情况,爹爹真的很担心。”

    端木苍从来都没有见过父亲对待谁这样的温柔,就算是可人的端木紫,从前也只从他的眼神里看到过那流露出来的慈爱,就是那些如今也没有了。

    再看自己从来就很讨厌的这个妹妹,只见她眉眼间淡淡的伤感,一双眸子却亮如辰星,站在端木竣面前,就像是一个乖巧的女儿,丝毫不见他记忆力那般冷清的模样。

    “小姐。”采薇急急忙忙地赶来,飞快地将医箱打开。

    端木青再也不迟疑,从最底层拿出酒精灯具,再打开针袋,手法无比熟练地做着准备工作。

    其实施针端木青做过很多遍了,云千自己给她当实验品,好歹她若是错了,他能够有效地纠正她,并不会有什么危险。

    就算是几天前,她最后一次给云千施针,也还是出了一个小小的错误。

    而此时,她要面对的是在死亡线上挣扎的露稀,根本就给不了她错误的机会。

    只是心里越是紧张,端木青的动作就越镇定。

    因为前世的经验告诉她,惊慌只会给你的担心变成现实带来机会。

    从前每一次为了赵御风的行动,在皇上皇后面前斡旋,她都表现得从容不怕,好像说的每一句都是真的,每一个眼神都是发自内心。

    而现在她也要镇定,就像这一次的施针是又一次面对皇帝的试探。

    闭了闭眼睛,端木青不着痕迹地深吸一口气,瞅准了穴位,毫不犹豫地下针,手上的手感没有丝毫异样。

    心下微定,接二连三再不给自己思考的时间,就像是在给云千施针的时候一样。

    而一旁看着的,包括端木赫在内,都是十分的讶异。

    谁也不知道这个只是学过几个月医术的女孩,如何能够这样行云流水般的做这件事情。

    端木苍甚至于忍不住问自己,难道她是天才么?

    一套针施下来,端木青的鬓脚已经湿透。

    水三娘亲自端着药上来了,她向来是个善良的女子,看到床上的露稀,想到她之前活蹦乱跳的样子,心里也不由得嘘唏。

    “你休息下吧!我来给她喂药。”

    端木苍微微眯了眯眼睛,这个练霞居的老板似乎跟端木青很是熟悉,关系非同一般,不像是对重要客户的奉承,而是带上了一些亲切的关系。

    又想到昨天他们是直接被请到了这个在天京也小有名气的商铺的,难道端木青是跟这家店有什么关系不成?

    再看端木赫和端木竣,似乎对于水三娘如此这般的态度丝毫不觉奇怪。

    看来父亲和二弟也应该是知道什么的。

    这样想着,端木苍又忍不住看向自己那个妹妹,越发的觉得在她的身上,似乎有很多自己不知道的东西,而且是一些有些不可思议的事情,这一年以来,还是说这些年以来,他错过了什么?

    端木青看着水三娘,勉强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却伸手接过她的碗,“还是我来吧!”

    前世的露稀因为被人陷害和自己的不信任,被赶了出王府,仔细想想也知道后来定然是没有什么好日子过的。

    而这辈子虽然她全然地信任她,可要不是因为自己,也不会像这样在鬼门关前徘徊。

    端木青不是一个善良的人,对于她的敌人,她可以残酷得犹如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但是对她好的人,她也绝对不会亏待。

    而此刻,除了对于露稀担忧,端木青还有许多许多的愧疚。

    所以,她宁愿所有的事情,她都亲力亲为。

    在房间里的其他人,脸上都微微地变色,在他们眼里,露稀不过是一个丫鬟,从来只看到过丫鬟服侍主子的,哪里有见过主子服侍丫鬟的?

    采薇眼角微微湿润,现在看来,当初的选择是没有错的吧!

    端木苍看着端木青的目光有些深沉,这是第一次来,他这样认真的思考一个女子,思考关于她的想法。

    “二哥哥,你能不能联系到云大夫?”

    将手里的碗交给一旁的采薇,端木青方才开口问道。

    端木赫想了一想,点头道:“我试试。”

    话音刚落,却走上来一个小厮,是端木赫贴身伺候的。

    “侯爷,大少爷,二少爷,不好了,夫人到京兆尹那里去报案了,现在到处都在传大小姐被人掳走一夜未归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