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什么?!”端木竣一拍桌子,怒不可遏道,“她这是什么意思?”

    端木赫和端木苍也是一脸震惊,谁都知道一个未出阁的女子一夜未归那是什么意思,李凝霜此举,岂不是要毁掉端木青的清誉,还要让永定侯府成为全天京人的笑话?

    端木青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心里却是十分了然,像李凝霜那样的人,根本就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以将自己置于死地的机会,此番这样大好的时机摆在眼前,放过了才不是她的风格。

    “父亲,”端木青冷冷开口,就连眸子里也泛着一丝寒意,像是根本就不打算隐藏,“女儿确实是被掳走之后一夜未归。”

    端木竣一怔,他当然知道,但他只是担心女儿的安慰,此时见到女儿依旧好好的,自然也就不会想到别的方面去。

    可是李凝霜发现这件事情却不是想着如何将人找回来,而是迫不及待地整件事情闹大,好像巴不得别人不曾知道一般。

    蓦然间想起昨天晚上端木青是从齐国公府出来后被掳走的,那掳走她的人二话不说就要直取性命,如今没有得逞,今日立刻就有端木青被掳走的消息放出来。

    分明是一而再再而三地要她的命。

    听出女儿话语里的寒意,端木竣自然知道女儿冰雪聪明,已经猜到了什么。

    压下心头的怒火,端木竣拍了拍女儿消瘦的肩膀,“青儿,你放心,爹爹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端木青却睁着一双大眼,眸中含露,语气却是十分的坚决,“爹爹相不相信女儿的清白?”

    “你这是什么话?”语气虽然严厉,却不难让人听出里面的慈爱和不忍,“爹爹如何会不相信你。”

    “青儿,你是什么样的人,别人不知道,我们是你的家人,还能够不了解么?就算外面有什么流言蜚语,我们只当没有听见就是了。”端木赫难得的怒意上脸,沉着目光道。

    端木苍转过脸瞥了他一眼,却并没有说话。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端木青定定地看着端木竣,“爹爹,今日事情已然如此了,若是由您和哥哥们甚至于练霞居的人全为女儿作证,说女儿一直都在练霞居,只怕难堵悠悠之口。”

    端木竣自然知道这一点,是以才会那样愤怒,万万没有想到竟然是自己后宅的妇人惹出这样的麻烦事情,一下子又想到女儿会受到多少人的讥笑,胸口就觉得闷得慌。

    “所以,女儿有一个办法。”端木青却紧接着开口。

    一句话让所有人都转过脸看向她。

    “平常人说话会被人说成是收了收买,我们家里人说话又未免有掩饰之嫌,所以,我们要请一位十分有分量又跟我们家没有私教的人出来证明。”

    “这确实可以,只是……”端木竣点头,眉头蹙得紧紧,“到哪里找这么一个人呢?”

    朝堂上谁都知道永定侯府的人亲切和善,几乎没有不和之人,也不参与任何派系,却跟几乎所有文武百官功勋世家交好,要找出一位德高望重,又没有为了交情故意掩饰之嫌的人,还确实十分困难。

    快步走到炕桌旁边,抄起上面的碧玉佛手,狠狠地砸向自己的脚踝。

    这一个动作快到让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及到意识到她在做什么,手上的东西已经砸了下去。

    “青儿,你这是做什么?”端木赫和端木竣两人同时惊呼出声。

    采薇和水三娘两人连忙上前将她的裤腿撩起来,雪白如玉的脚踝上,已经红红的肿了老高。

    “昨天晚上,因为官道前面发生事情,怕下宵禁,我们不得不抄小路,路过镇国公府的时候,马车撞到了东西翻到了,我的脚受了伤。

    镇国公府大夫人派人扶我进去休息,因为请大夫花了些时间,宵禁已经下了,所以没有来得及赶回家。

    采薇一大早便去永定侯府通知,父亲和哥哥就过来接我了。”

    端木苍吃惊地看着端木青,她才十二岁,说对自己下手就下手,毫不留情,而且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想出这样的解决方案,实在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镇国公府的人会帮忙么?”端木赫不免有些担心。

    端木竣却陷入了沉思,他一直都在朝堂上努力维持中立,几个皇子之间的关系差不多,唯独九皇子母妃的娘家镇国公府,却没有什么交情。

    那是因为,镇国公府一向内敛,就算是举足轻重,却还是安守本分,从来没有暴露过什么不轨的居心。

    虽然早就被划拨为九皇子一党,可实际上,九皇子和镇国公府在朝堂上谨守臣子本分,从来不争功邀功,德妃在后宫也是十分低调。

    一切好像对于皇位的争夺丝毫没有兴趣。

    若说他们是伪装的,那么一直伪装了十多年,也是一种能耐,若说不是伪装,倒也十分令人佩服。

    正是因为这个缘故,镇国公府在朝堂上一直很受官宦仕族敬重,而功勋世家对他们却表现得十分冷淡,到让他们有一种独善其身的感觉。

    那么如此,到底要如何才能够让镇国公府的人出手呢?

    “父亲派人将这个带去镇国公,说明一切,女儿相信他们愿意帮这个忙的。”

    端木青说着,从怀里拿出一个小小的碧玉莲子。

    这个东西谁也没有见过,不知道端木青此言是什么意思,但是在看她的神情,却是十分坚定。

    此时确实也没有什么更好的方法了,端木竣点了点头,仍旧叫来了端木赫的那个小厮,按照端木青说的话,让他跑一趟齐国公府。

    一时间屋子里静悄悄的,水三娘早就退了出去,她知道此时干系重大,若是不小心露出点什么,只怕端木青的清誉就真的毁了,所以,她还是得下去好好看着店铺,像是平时一样。

    采薇扶着端木青坐到一旁的椅子上,秀眉蹙成一团,刚才那一下,得用了多大的劲儿啊!

    心里不由得又可怜起自己的小姐来,夫人已经不在了,府里头如今是那李凝霜管着,说不准什么时候就像是一条毒蛇一般窜出来咬上一口。

    又看了看床上的露稀,如今她也伤成这样,生死未卜,不知道能不能醒转过来。

    端木青脸上没有表情,只是安静的等待,因为她知道,许夫人一定会过来,那一颗碧玉莲子是德妃给的,因为她在家的小名就叫做碧莲,镇国公府的人一见,便知道是什么意思。

    相对于她的淡定,端木赫帅气的脸上却是有些焦急,不管镇国公府的人帮不帮忙,若是这件事情泄露出去,只怕对于永定侯府都有很大的影响,官相勾结是免不了的了。

    端木苍却是在想着端木青拿出的那颗莲子究竟有什么意义,到底代表了什么。

    “大哥,我知道你一向看我不顺眼,也一向不喜欢我,但是我希望你能够明白,今日的事情不光是我端木青清誉的问题,还跟我们永定侯府的名誉有关,所以,还希望你看在我们身上流着相同的血的份上,替我将今天的事情保密。”

    想不到端木青突然开口,而且还是对自己说话,端木苍有些愣神,但是随即便感到十分恼怒。

    她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自己就那样不值得人信任不成,“你这话……”

    “大哥,我并不是怀疑你,而是人都是这个样子的,对于自己喜欢的人就会特别的信任,什么样的话也就觉得说出去无所谓了,但是大哥你应该知道,跟你关系好的人,跟我端木青关系可不一定好。”

    原本的怒意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立刻熄灭了,他知道她说的是端木紫。

    端木苍猛然想着,若是端木青没有说这话,紫儿问起自己会不会说呢?

    再一回想,这件事情就是李凝霜挑起来的,紫儿知不知道呢?如果说知道了,她会不会阻止呢?

    这些,他确实是没有办法肯定。

    一阵脚步声从楼梯口传来,然后端木青就看到镇国公府大夫人许夫人带着馥甄公主还有一个年轻的女子一同走了进来。

    那女子自然是许夫人的长女许长安了,一张素净的脸上带着恬静的笑容,让人看上去便觉得温和可亲。

    “哎呀!都怪我,昨天急急忙忙找大夫给大小姐看伤,却忘了早些派人去通知侯府,今天闹出这样的事情来,实在是始料未及。”

    许夫人进门第一句话,不是先问候众人,也不是先询问事情的真相,而是巴拉拉这样一句。

    这样的反应,让出了端木青之外的所有人都十分的惊讶。

    端木青微微一笑,“若不是夫人关心青儿的伤,依您的聪慧,怎么会忘,青儿哪里敢存了埋怨的心思,只是此时,少不得要麻烦夫人陪我回家了。”

    “这是自然。”

    过了一会儿,几人就偷偷去了镇国公府,再从镇国公府浩浩荡荡地一路往永定侯府而去。

    早听到外面有人来报镇国公府许夫人来了,李凝霜满心欢喜,只当是有贵人上门来询问情况了,脸上立刻装出一副十分悲伤的神色来,扶着丫鬟的手就前去迎接了。

    端木紫此时哪里有不跟着踩一脚的道理,立刻搀了李凝霜的另一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