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西岐虽然对于男女之防并不甚严,但是风气所向,天京的贵族们都认为女子应当养在深闺,将抛头露面作为一件丢脸的事情。

    是以,平日里在街上举目所望能看到的女子都是寻常人家出身,就算是偶有大家里的女子出门,也会带上面纱。

    唯有此时,帝后都会露面与民同乐,也就视作是例外了。

    举目望去,灯火和明月一同照耀,宝马香车,衣香鬓影,到处都是人声,举目皆是人影。

    就连空气里,似乎也带上了些脂粉的甜腻的香味,叫人忍不住便才子佳人浮想联翩,也有许多大户人家早就想看好的未婚男女借此机会偷偷相见,其他人也就当做没有看见一般了。

    前世出阁之前,端木青并未曾再这样热闹的场合下呆过,出阁之后,忙着王府的中馈,人情礼节,宫中府中,更是没有时间。

    唯一的一次,是赵御风和她的婚事定下来那一年,他曾偷偷地带她来过。

    也是这样熙熙攘攘的人群,也是这样耀眼的灯火,他说,以后,再不会没有人陪你,我一辈子都会在你的身边。

    如今再想起这样绵绵的情话,端木青生生地打了个寒颤,人怎么可以虚伪到那样的程度?

    端木苍正陪着端木紫再看一个莲花灯,一转脸就看到端木青盯着一个鹊桥相会的宫灯愣神。

    柔和的灯光落入明眸里,波光潋滟,像一片夏日清晨的湖水,可是却荡漾出一片片的哀伤。

    这样的端木青他从未见过,似乎变了一个人。

    自从上一次的事情之后,端木苍就发现,这个妹妹实在是让他无法捉摸,跟他遇到的人全都不一样。

    似乎从前自己认识的她,只是她的冰山一角,而自己对她认识的越多,就会发现,在她的身上有越多的谜团。

    “大哥哥,你在看什么?”

    原本今日是想要好好地透口气,没想到端木青竟然也一起跟着过来了,既然来了,假装看不到她也就算了,便自顾自地跟端木苍两个人逛着。

    谁知道,突然一扭头就看到端木苍正在看着端木青,心里一阵恼恨,脸上却是无辜的表情,撅着嘴。

    回过神,端木苍有些尴尬,摸了摸鼻子,“没看什么?你选好了么?”

    摇了摇头,端木紫甜甜一笑,“这些都不好看,我还是觉得那年你给我扎的那只比较好看。”

    宠溺地笑了,端木苍道:“原来你就是想要我在给你扎灯啊!”

    端木紫并不回答他,只是脸上带着开心的笑容。

    “紫儿,你说青儿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所有的兄弟姐妹中,端木苍跟端木紫的感情最要好,很多事情他不知道怎么跟别人说,都会来找自己的这个妹妹。

    而此时,他觉得自己对这个跟自己同一个父亲的大妹妹越来越不了解,越来越想知道的时候,首先想到的就是端木紫。

    却没有发现他旁边的人一张粉脸已经变得煞白。

    端木紫长长的指甲紧紧地抓着自己宽大的袖子,心里满是恼恨。

    大哥哥什么时候跟她那样亲热了?他从来都是叫她端木青的,怎么今日唤她却唤作青儿了呢?

    心底里涌起的愤怒简直要将她淹没,为什么,什么都要跟她抢?

    嫡长女的位置,父亲的宠爱,祖母的信任,就连现在全然站在自己这一边的大哥也要被她夺走?

    明明是她比较漂亮,明明是她比较得人喜欢。

    为什么一切都变了,为什么现在人人都向着她?

    又想到如今母亲已经被软禁在了文华轩,就连自己平日里进去都要得了祖母的允许,外祖家除了皇后娘娘送来了四个人之外没有任何的表示。

    原本想要靠着母亲扶正而能够压上一头,没想到却事事让她高了一招去。

    脸上神色不变,端木紫微微一笑,“哥哥想知道,干什么不自己去弄明白,你叫我怎么好说?”

    紫儿向来言行有度,叫她在背后议论人,确实是有些叫她为难。

    端木苍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是我问得冒昧,总觉得青儿让人看不透。”

    听到这话,端木紫微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似乎有些喃喃自语道:“哥哥都看不透,妹妹又怎么能了解呢?”

    “你说什么?”端木苍闻言皱了皱眉。

    “啊?”似乎是受到了惊吓,端木紫脸上的惊慌一闪而逝,又拼命地眨了眨眼睛,方才带上美丽的笑容,只是那笑容像是被什么划破了一道小小的口子一般,透着些勉强。

    “没说什么呀!哥哥听错了。”

    端木苍心里疑窦大起,但是看到端木紫一副极力想要掩饰的样子,便又将心里的想法狠狠地摁了下去。

    那边端木赫拎了一只十分漂亮的七彩孔雀河灯过来,“青儿,你瞧这一只如何?挂在舞墨阁前头的玉兰树上,肯定好看。”

    端木青从自己的思绪里回过神,微笑着接过,“你倒是连我屋里的一棵树都想到了。”

    “飞远,这样有趣的当儿,竟然不喊我?”

    一道戏谑的男声响起,韩凌肆大摇大摆地走了过来,一身月白色长袍穿在他身上配合着随意披散的长发,有几分放荡不羁的感觉。

    跟在他身旁的,还有一个身穿水墨青莲长裙的女子。

    在这样繁华的街道上,凭空生出几分出尘的味道。

    看清来人,端木赫微微一笑,“君昊有美在侧,怎么会想到我,只怕这句话也不过是用来堵我之嘴的说辞吧!”

    像是被说中了心事,韩凌肆脸上有一瞬间的不自然,“本是一个人的,谁知道路上碰到雅芝姑娘,竟然也无人相陪,便做个伴了。”

    这话端木苍和端木赫自然是不信的,天京的公子哥儿,谁不知晓一品江南的韩雅芝,那可是千金难求美人一面的。

    想不到这个传说中的美人竟然对韩凌肆投以青目。

    这么说韩雅芝的美,可是一点儿都没有夸张的,她是端木青到现在为止看到的唯一能够与端木紫的美貌匹敌的女子。

    只是与端木紫不同,她的美少了几分大家的优雅,却多了几分羸弱和温柔。

    盈盈美目,就算未曾露出愁态,也让人见之生怜。

    当真是一个人间尤物。

    “往年这样的场合倒是从来都没有看到过大小姐,今年可是稀奇啊!”韩凌肆转过话题,视线在端木青的身上转了几个弯。

    勾起唇角,微微一笑,算是回答,端木青并没有接过他的话,而是转脸对端木赫道:“二哥哥,我们往城门那里去吧!陛下和皇后娘娘应该一会儿就到了。”

    “君昊,我们一起过去吧!你不是很喜欢抢喜钱的么?”在端木家的年轻辈当中,端木赫是最为遵纪守礼的,任何场合也都记得不让别人落面子。

    伸手搂过韩雅芝的腰,韩凌肆丝毫不顾及周围看向他的各种眼神,向后一挥衣袖,“走吧!”

    端木紫此时的视线全部都停留在韩凌肆身旁的女子身上,这是第一次,她对自己的美貌失去了些许的信心。

    从她八岁开始,接受的便是来自所有人的赞叹,就连皇帝曾经在皇后的宫里看到她的时候,也忍不住赞叹一句:此女貌美,西岐无双。

    而韩凌肆身旁的韩雅芝,却是十分的淡然,依旧微垂着眼睑,对于别人的视线根本就视而不见,无悲无喜。

    只因为说到底,她也只是个倚门卖笑之人,比不得深闺中的小姐们,很多时候虽然不想见人,却是身不由己,久而久之,早就习惯了别人的惊艳。

    端木青反倒像是一个真正的来看花灯的人,两只眼睛不停地打量着四方。

    只是看似平静的神色下,心底里却是波涛汹涌,若是自己没有记错,应当就是今晚了。

    可是事关重大,若是弄错了,这后果不堪设想,所以,她今晚才甘心冒着这么大的危险前来。

    随着时间的流失,原本在街上闲适地走动的人群,也开始向着城门涌去,人虽然多,但是这毕竟是一年一度的节日,对于这样的情况早就有了安排,所以,众人还算是有条不紊的前进着。

    端木苍小心翼翼地护着端木紫,端木赫护着端木青,而韩凌肆则是一直紧紧搂着美人柔软的腰肢。

    六个人倒也走得轻松。

    心底里开始着急,眼看着还有半个时辰,帝后就会出现在城楼上了,难道这一世,事情果真发生了偏差?

    正是焦急的时候,突然间眼角瞄到一点闪烁的青色的光芒,虽然一闪而逝,但是端木青知道,那绝对不是灯光。

    扭转头,端木青努力地往刚才那个方向去寻找,眼睛都看花了,还是一无所获。

    “怎么了?你在找什么?”端木赫蓦然间问起,将端木青吓了一跳。

    “没什么,刚才看到一个少女手上的灯可真是好看。”

    就在说话的当口,端木青清楚地看到一个人袖子里头露出的隐隐的荧光。

    一颗心落入肚子里,看来事情还是按照原来的发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