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戌时三刻,帝后准时出现在皇城成门上,均是一袭正装,明黄色的衣摆随着夜风翻滚,金丝线绣的龙凤在灯光下闪闪发亮,站在城墙上,让人看着,有一种近乎仙人的无法触及。

    怪不得那么多人想要坐上那个至高无上的位置,光是这样接受众人的膜拜,就是一个巨大的诱惑了。

    皇帝的脸在这样的夜色中,看不真切,整张脸都被隐藏在黑暗中,那些祝福的句子从上头传来,例行公事般的刻板。

    接着便听到人群中突然地爆发一阵欢呼,立刻就有如雨点般的喜钱从城头上落下。

    端木苍端木赫几乎身形未动,便一人手里多了一枚铜钱。

    端木紫笑吟吟地接过,一脸幸福,端木青却只是淡淡一笑,并没有别的表示。

    与众不同的韩凌肆,一行六个人,就看到他上蹿下跳,直接用前襟兜,没一会儿,竟然就兜了整整一怀抱。

    “来来来,雅芝,你要多少?只管拿,觉得好玩,我再去兜,明天我们就可以自己抛着玩了。”

    原本他那一张惊世骇俗俊美无双的脸就惹得旁人注目,此时这样一番作为,又是对着那样一个沉鱼落雁的美女,不由得别人周围人的视线统统聚过来。

    这个韩凌肆还真是肆意妄为,这喜钱是帝后洒下来的,他竟然接住一堆,还说明天自己再撒出去。

    他难道不知道这是僭越么?而且,以他一个质子的身份,指不定会被那些御使们冠上什么样的罪名,只怕到时候还会牵涉到两国之间的关系。

    难怪端木赫常道韩凌肆是这偌大的天京第一值得一交之人,光这份随性的态度,已经让人多有不及,据说皇帝还经常让他进宫陪着下棋,可见也得皇帝喜欢。

    而以他这样的身份,在西岐能够混得如此风生水起,可能就不单单是性格的原因了。

    想到此处,端木青忍不住打量起旁边那个一直在和韩雅芝说着悄悄话的韩凌肆。

    或许,这个男人不像自己看得这么简单。

    喜钱已经撒完了,皇帝似乎又在说些什么。

    突然间不知道是哪里响起了一声奇怪的号角声,顿时从人群中飞出许多穿着各式衣裳的带着荧光面罩的人。

    这些人好像就是一个组织的,潜伏在人群中,单等刚才的那一声号角声,立即开始行动。

    今日是元宵佳节,且帝后会出现与民同乐,保卫措施断然是不会少的。

    只是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安稳无事,使得禁卫军未免有些懈怠,且这些人出现得又突然,一时间,场面十分混乱。

    荧光面罩的人群十分凶悍,手上的兵器几乎是见人就砍,丝毫不考虑那些人是平民还是贵族。

    端木青一瞬间有些白了脸,记忆中分明不是这个样子的,前世的这些人只是挟持了一些贵族的公子小姐们,今生怎么会……

    难道说,自己重生一世,已经有许多东西都悄悄地改变了么?

    不等她再往下考虑,端木青已经被人抓着往人群外面撤离。

    而此时原本喜庆热闹的城墙下已经变成了一片地狱,到处都可以听到惨叫声。

    原本并没有被那群人伤到的,也因为互相拥挤摔倒而踩伤。

    端木青眉头越皱越紧,万万没有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样。

    此时,无论是谁,无论是什么地位,无论平日里是什么样的形象,都在做同样一件事情,那就是逃命。

    谁都看出来那分明就是一群穷凶恶极,不要性命的人,也许跑慢了一步,等待他们的就是从阴曹地府上来的勾魂小鬼。

    端木青带着满心的疑问,跟着往前,一直跑到西南面的小胡同,接着就被端木赫带上了屋顶,躲在廊檐下。

    到底还是会武功的人占着优势,此时若不是端木赫,她也不能够躲在别人躲不到的地方。

    心里这样一想,立刻想到采薇,端木青心里一惊,“二哥哥,还有采薇。”

    “他不过是一个丫鬟!”

    闻言端木青一愣,转过脸却看到带着十分认真表情的韩凌肆,怎么会是他?

    而他狭长的凤眸里此时不是戏谑的光芒,而是有一种嗜血的阴冷。

    这样的韩凌肆,端木青从未见过。

    但是此时,端木青顾不得眼前这个男人是个怎样的人了。

    端木紫有端木苍护着,此时韩凌肆拉错了人,端木赫也一定会帮着照顾好韩雅芝。

    可是采薇在所有人眼里都只是一个丫鬟,这样危急的时刻,定然不会有人记得管她。

    “把我放下去。”端木青语气里的冷意,让她自己都意想不到。

    韩凌肆的视线从下面混乱的场面转过来,落到眼前的女子脸上,一双如同深夜般的眸子里的坚定,有一种让人无法动摇的力量。

    “下面太混乱了。”

    韩凌肆的表情恢复正常,视线转向已经渐渐松乏的人群,声音里有一种淡淡的温和。

    “把我放下去。”

    端木青依旧是这一句话,神色却更加的坚定了。

    露稀已经出事了,若是采薇在发生什么,那自己岂不是又成了孤家寡人?

    重生半年,她已经学会了用心去看自己身边的人,采薇和露稀跟其他人都不一样,素儿和端木赫是亲人。

    而采薇和露稀,那是一种不一样的感觉,很多事情,她不能够跟其他人说,在这两个丫鬟这里有时候却可以无所顾忌。

    同时在她的身上,还有一种保护她们的责任,因为她们所遇到的所有危险都是来源于自己。

    经过前世那些事情,原本心里头对于她们的愧疚都转化成了这样一种责任,所以,端木青不允许她们出事。

    “你有脑子么?”

    冷冷地回过一句,韩凌肆刚刚有些融化的表情又变得冰冷。

    原本看她的行事作风,还以为这个女子跟别的有什么不一样,原来也是一样的妇人之仁。

    “放我下去!”这一次端木青不再是说说而已,藏在衣袖里的小刃已经直接放到了韩凌肆的脖子上。

    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韩凌肆只觉得自己心里有一股无名火起,凤眸越发的冰冷,“你觉得你伤得了我?”

    端木青没有说话,依旧冷冷地看着他。

    此时下面的呼喊声,打斗声都已经听不见了,两个人都只看到对方眼力的冰冷,似乎是一场无言的战争。

    手肘突然间轻轻一推,端木青措手不及,立刻便往下跌去,手上的利刃飞快地在他的脖子上划开一丝细细的血痕。

    虽然房子不高,但是端木青丝毫不会武功,如此跌下来怕也是要受伤的。

    但是端木青心里却没有丝毫的后悔,采薇她是一定要去救的,不管能不能够救成。

    接触到地面的时候,端木青却并没有感觉到十分疼痛,一骨碌爬起来,才发现原来这个地方下面正垫着几张破旧的椅垫,分明是这户人家的下人图方便放在这里的。

    韩凌肆看着下面小小的身影以极快的速度爬起来,然后朝自己看了一眼,便头也不回的冲进已经疏散得差不多的广场。

    “愚蠢的女人。”薄唇中突出这么一句话,韩凌肆伸手抹了一下脖子,殷红的鲜血在屋檐上的灯光下十分醒目。

    端木青片刻也不敢停留,一路往刚才离开的方向跑,心里却暗暗祈祷,那些躺在地上的尸首里不会有采薇。

    终于跑到了胡同口,此时城墙下人都跑得差不多了,但是一阵阵的血腥味却在空气中肆意的飘动着,让人闻之欲呕。

    禁卫军整齐规划地来来回回巡查着,不时地有全副武装的士兵在端木青的身旁跑过。

    “采薇,采薇你在哪里?”原本华丽的灯笼此时大多破败不堪地落在地上,和尘埃血肉混合在一起,看上去十分的可怖。

    还剩下几盏孤零零的在燃烧着,跟士兵手上的火把一起,像是飘忽着的鬼火。

    而端木青突然的呼喊,在这样弥漫着死亡气息的地方,显得十分突兀。

    惹来在场不多的人纷纷侧目,但是在此时,谁也没有心情去管别人的闲事,只是看过一眼之后,便有各自忙着奔命。

    端木青沿着城墙下的广场慢慢的走着,一边走,一边呼喊,心也渐渐的凉了下来。

    难道,采薇真的已经被杀了么?

    “小姐!”一个声音蓦然间从一旁小巷子里的柴草堆里响起。

    端木青一转头就看到采薇扒开身前的干柴,一脸欢喜地跑出来。

    跟着出来的还有已经十分狼狈的端木紫。

    端木青顾不得她们两个怎么会在一处,三步并作两步走上前,上上下下将她打量了一遍,确定她没有受伤方才放下心来。

    “你怎么会躲在这里?是谁救了你么?”

    采薇笑着点头,“是二少爷和大少爷一起将我和二小姐放在这里的。”

    这下放了心,蓦然间又想起韩雅芝来,“韩姑娘呢?”

    茫然地摇了摇头,采薇当时只顾着端木青了,哪里还看得到别人如何了。

    端木紫看着自己身上已经变得脏乱不堪的衣服和蓬乱的头发,再看端木青一身的神清气爽,心里又生出恼恨来。

    就在这时,不知道怎么突然间又冲进来一群人,端木青此时没有注意,只是跟采薇确定端木赫的安全。

    端木紫却是心里一跳,却急步上前,走到端木青面前,“大姐姐,我好害怕。”

    端木青还没有弄明白端木紫这么一招是个什么意思,便被她往柴堆外面的路上推去。

    小寒:在纵横上看书的童鞋们其实可以在手机上用百度书城看哦!小寒觉得比较方便些,另外,打滚求评论求包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