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端木青一时间没有留意端木紫的动作,只觉得脚下一个不稳,飞快地往后退去,就看到四五个人匆匆忙忙地跑过来,而他们手上闪闪的荧光,分明是刚才那荧光面罩上留下来的荧光粉。

    采薇也想不到端木紫会有这么一个动作,登时愣住了,直到发现端木青已经大喇喇地出现在那群人面前时,方才醒悟过来。

    狠狠地瞪了一眼端木紫,方才跑上前去,想要将端木青拉回来。

    但是却在她冲出去之前,发现端木青面无表情地从他们面前大摇大摆地走过,然后飞快地带着采薇一同往刚才的柴火堆里躲去。

    本以为会遇到什么危险,却没有想到,那四五个人只是看了她们两眼,便又脚步匆匆地离开了。

    端木紫一张脸瞬间变得惨白,有些躲躲闪闪地看着端木青。

    推人出去的时候,她的心里根本就没有想太多,发现那几个人手上的荧光色,脑海里立刻想到的是刚才看到的血肉横飞的模样。

    而当时她就在想,为什么这些人不能把端木青也一并砍死,所以,当时几乎是下意识地将她推了出去。

    只是她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那样凶神恶煞的人,在见到她的时候,却什么反应也没有呢?

    端木青唇边染上一层冰冷的笑意,“你想这么弄死我,是认为我跟你一样愚蠢么?”

    看到她惊慌失措的表情,端木青的手毫不留情地落到了她的脸上,响亮的耳光声,在这个经过血腥洗礼的胡同,显得十分萧肃。

    这一次,端木紫并没有如之前那般激动,看着端木青的眼神里带上了些不可控制的恐惧。

    因为对端木紫来说,这是第一次,她对一个人萌生了杀意,而且没有任何思考的,就让身体跟着自己的意识去做了,但可怕的是,那个人非但没有死,而且还如此直勾勾地看着她。

    “端木紫,我告诉你,”端木青认真地看着她,眼睛里波澜不惊的都是厌恶,“你不喜欢我,我也不喜欢你,你想我死,而你活着,我也不痛快,下一回,你可别用这么笨的方法了。”

    听着这话,端木紫眼睛里灰败一片。

    知道她心里的想法,端木青勾了勾嘴唇,“你想得没错,若是此时此地你死了,肯定没有人会怀疑我,但是,别担心,让你死得这么痛快,太便宜你了。”

    懒得跟她说那么多,端木青径自转过身,就看到不远处,三个表情愕然的男子。

    端木苍和赵御玄脸上全然都是愤怒,而端木赫脸上也充满了震惊。

    不知道他们到底听了多少,心里又会怎么想,可是,这些对她来说,都没有关系,她,不在乎。

    像是没有看到几个人,端木青依旧径自往前走,就连眉角都没有抬一下。

    “端木青,你怎么可以这么恶毒?”

    眼看着她像是无事人一般走开,赵御玄再也忍不住,上前一步拦在她面前,眼睛里像是点着一把火。

    这个女人怎么可以这么恶毒?就因为妹妹比她美貌,竟然嫉妒得想要妹妹的命。

    在他的眼里,出了端木青嫉妒端木紫的美貌之外,实在是不会再有其他的理由会让她们起冲突了。

    而偏偏在他偏执的认知里,美丽的女人都会有一副好的心肠,而通常都是丑陋的女人,会妒忌,会使坏,所以,无论发生过什么事情,端木青都是恶毒的那一方。

    懒怠地抬了抬眼睑,端木青忽然间就扬起一个笑容,“不知五皇子此话从何说起?”

    “你刚刚所说的话我们都听到了,难道还容得你抵赖不成?”

    真是个厚脸皮的女人,到了这个份上还想要以听错了为借口么?

    “五皇子听到了什么?是说我想让端木紫死么?”端木青唇边的笑容变得越来越讽刺,“那么,请问五皇子,我杀了她么?还是我害了她?”

    “你……可你明明……”

    不等他说话,端木青懒洋洋地打断他的话,“五皇子,我倒是不知道,你竟然对小女子之间的口角也这么有兴趣,真是体察入微啊!想必五皇子的内宅,必然十分安宁咯!”

    一句话恰好刺到他的要害,虽然还没有大婚,但是赵御玄已经有了两个侧妃,好几个侍妾了,从来对美人关怀备至的他,却怎么样也处理不好女子们之间的关系。

    如今五皇子府里的女人们争风吃醋已经成了京中贵女圈里的一大特色了,背着人,五皇子府不知道被笑话成了什么样子,而皇帝和皇后甚至于他的母妃淑妃也不知道为这训斥了他多少次。

    “你……”

    眼睛上上下下将自己面前的男子打量了一遍,慢条斯理地打断了他要说的话。

    “五皇子,我有句话想要奉劝你,我与端木紫如何,到底是我们永定侯府内宅的事情,别说我只是对她一时不满,说出了两句重话,要是真有那一天,发生了什么事情,对内,我有父亲祖母,不劳五皇子费心,对外,下有京兆尹,上有陛下,轮不到五皇子操心。”

    赵御玄被她这两句话说的哑口无言,从来没有一个人会这样不给他面子,还是这样一个并没有什么姿色的女子。

    可是,他此时真的是一句话也没有办法说,因为她刚刚说的每一句,都是对的。

    他是身份高贵,却也只是血统,而实际上,他并没有什么权利,永定侯府内宅的事情不光是他没有权利管,也不应该管。

    端木苍的眉头皱得更紧了,看着端木青的眼神里充满了审视。

    这个女子何时变得这样尖锐?在五皇子面前这样口无遮拦,不怕给我们永定侯府树敌么?

    又想到刚才她对端木紫说的那些话,心里头对端木青的看法顿时发生变化。

    这个妹妹太过于跋扈了,没想到继母的死竟然造就了她这样的性格,是父亲对她的宠爱太过了么?

    看着自己面前的人已经没有什么话好说了,端木青方才带着采薇大摇大摆离开,走出了几步,方才听到端木紫委屈的哭声。

    “青儿。”行至巷口,背后意料之中的响起端木赫有些迟疑的声音。

    停下脚步,端木青并没有回头,而是背对着他等待。

    “为什么?”端木赫走到她面前,眼睛里满是不可置信,“为什么那么恨二妹妹?”

    没有回答他这句话,而是将视线投向不可知的远方,背脊挺得直直,生生地站成一种孤独的姿态。

    “你刚才说的那些话,只是吓唬她的吧?”

    看着这样的端木青,端木赫觉得自己的内心有一次妥协了,他根本就没有办法看着她如此一个人。

    “不是!”

    冷冷地抛下两个字,端木青便不再停留,也不再看端木赫一眼,径自走了。

    看着她的背影,坚定,执着,却又带着些孑然的感觉。

    直到走出很远很远,采薇方才开口,“小姐是真的想要二小姐死么?”

    经过露稀和今日的事情,采薇已经知道自己这一辈子的价值所在,眼前的这个尚未满十三岁的少女,就是她这一辈子的目标。

    “你觉得呢?”

    端木青能够清晰地感觉到采薇身上气息的变化,那是一种生死与共的呼吸方式,这让她感到十分的舒心。

    面对采薇问出来的这一个相同的问题,她却是以一种十分温和的方式应答,这让采薇觉得心头一暖,因为自己没有猜错,大小姐要给她的,不是一个丫鬟的最高尊荣,而是一个朋友的共甘共苦。

    “我觉得是。”

    听到她肯定的回答,端木青停下脚步,“那你害怕么?也许,我会成为一个双手沾满鲜血的人。”

    “不会,”采薇回答得很干脆,没有迟疑,“双手沾满鲜血不一定肮脏,日日诚心礼佛也不一定善良,这世上谁都有自己的生存方式。”

    听到这话,端木青过了一会儿方才露出笑容,转过脸看着她,“进益了。”

    采薇也露出笑容来,“跟着小姐,在无所看透的话,岂不是太蠢笨。”

    “对了小姐,刚刚那些人为什么放过你?”突然转过话题,采薇疑惑地看着她。

    端木青笑着扬了扬手上的东西,竟然是一条沾满了荧光粉的手帕,“无论什么时候,要想着保护好自己,在想着其他。”

    采薇若有所思,还想要说什么脸上表情立刻便了,指着远处道:“小姐你看,好像是走水了。”

    端木青闻言看过去,果然西南远处似乎有巨大的火光,染得那一片天空都是红彤彤的一片。

    “那是哪里?”

    “好像是进贤区。”采薇皱着眉头。

    “进贤区?”端木青在脑袋里思索了一圈,想不起来有什么人会在那里。

    “不管那个,我们走。”

    向来想不通的事情,端木青是不会费脑力去思考的,有那个时间和精力足够她做其他的事情了。

    跟着她,采薇早就习惯了什么都不问,她知道自己家的小姐,想告诉你的时候,自然什么都会告诉你,不想告诉你的时候,打听只会让她反感。

    只是这个时候,她还是想不通,为什么端木青会带着她来练霞居。

    显然水三娘也十分奇怪,因为城楼上发生的事情,此时所有的店铺统统都大门紧闭,刚才听到敲门声时,她紧张得心都快要跳出来了。

    谁知道竟然会是自己的大东家。

    “绮霞呢?”

    端木青也不说那些有的没的,进门就是这么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