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你可知道今天皇城发生了什么事情?”坐下来,端木青没有像往常一样开始品尝水三娘亲手泡的茶,而是开门见山,直接便问起了绮霞。

    坐在下首的女子长得不像是一般少女的温柔,两道长长的浓眉给她的脸上添上了几分英气。

    坚挺的鼻子,稍显薄的嘴唇,让人看上去很难联系到深闺小姐。

    “知道,听说了。”她的回答很简洁,很像她一直以来的性格。

    “那你可知道,是什么人所为?”

    端木青问得不紧不慢,好像就是随口一问,只是脸上的表情却带着八分的认真,剩下的两分是对对面女子的打量。

    虽然掩饰的非常好,但是眼底那一闪而过的慌乱还是没有逃过端木青的眼睛。

    抿了抿唇,绮霞显得有些散漫,“这是什么人所为,我怎么会知道,而且这似乎不是大小姐关心的事情,倒是陛下和京兆尹顺天府头疼的问题吧!”

    看了她一会儿,端木青挥了挥手,让其他人都下去。

    绮霞微不可见地抬了抬眼角,心里暗自琢磨着端木青此作为的目的是什么。

    然而让她感到十分奇怪的是,对方让所有人走了之后却是一句话都不说,此时方才端起水三娘泡的已经有些凉了的茶。

    过了好一会儿,久到绮霞开始觉得这个屋子里的空气变得有些沉重起来。

    偷偷打量了一眼对面的女子,却见她脸上十分淡然,几乎没有什么表情,就连那一双眸子,也是十分的清澈,好像根本就不是在面对着一个人,而是面对着一堵墙。

    让她有一种错觉,那个女子似乎根本就不想要从自己这里得到什么?

    如此一想,绮霞心里警铃大作,不想要从自己这里得到什么,那意思是她根本什么都知道么?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很快又被狠狠地摁了下去,不可能!

    除了自己,不会有人知道。

    她只不过是永定侯府的一个小姐,就算是永定侯本人也不会知道一星半点。

    考虑到这里,绮霞又安了安心,也神色不动地坐在位子上。

    只是她这份淡定很快又被端木青摧毁,她的平静太诡异了,而且是这样的一个少女,又让绮霞不得不重新思考整件事情。

    越想越不敢确定,虽然从头到尾都不觉得他们有泄露了一点半点,可是看着那个少女的样子,她偏偏就不敢确定了。

    想了半天,眼珠子一转,站起身来,依依然施了个礼,“大小姐既然没有什么事情,夜已经深了,绮霞就先告退了。”

    端木青放下茶杯,这才抬起眼看她,“罗小姐不打算将今天的事情告诉我么?”

    一双丹凤眼瞬间挣得老大,这个少女真的知道。

    端木青也起身,走到她面前,笑吟吟地看着她,“罗国公嫡出孙女,罗淇瑕,其貌酷肖祖母,生而长眉,性直豪爽,颇有男子侠风,不知这番评价,绮霞你可听过。”

    若说刚才还能欧勉强维持镇定,此时的绮霞却忍不住手指尖开始发抖。

    “你到底是谁?”

    “端木青。”回答的十分响亮,也十分肯定。

    “你怎么知道这些?”绮霞的声音里已经带上了些许狠意。

    “你别管我是怎么知道的,只是,这些事情,我能够知道,别人也可以知道,今天皇城的事情你也听说了,难道这就是你要的结果?”

    端木青一句一句十分清楚,两只眼睛看着对面的女子,审视的味道不言而喻。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实在是不知道这个诡异的少女到底知道多少,更加不知道她想要的是什么,绮霞能够做的就是尽量的摸清楚对方的底细。

    端木青当然知道她的意图,嘲讽地看了她一眼,“你不用继续装,我不但知道他们的底细,甚至还知道他们藏在哪里。”

    “什么?”

    这一下,绮霞干脆尖叫起来了。

    如此安静的夜晚,如此沉寂的房间,而这个少女如此的诡异,让绮霞不得不胡思乱想。

    “我劝你想想明白,或许你还没有看出来你现在所处的位置,但是……若是你执意不愿意相信我,我会保证你很快就知道你和你的处境是什么。”

    时间一点一滴的逝去,绮霞也渐渐地恢复了冷静,眼前的少女虽然看上去十分的诡异,好像什么都知道。

    但是她从小就不同于一般的大家闺秀式教养,此时她的心智渐渐恢复,她清楚的知道,兵不厌诈,虚虚实实的道理。

    丹凤眼逐渐清明,抬起头来,干脆笑了一笑,“今晚大小姐讲了一个绮霞不太听得懂的故事,但是讲得十分不错,可是此时绮霞实在是累了想要早点儿休息了,就先行告退了。”

    “那你还是让人把这些都毁干净了吧!”端木青突然从袖子里拿出一个块素白的绢子,上面用黑色的丝线绣了一个十分奇怪的图案。

    但是当绮霞看到这手绢的时候,一张脸整个的变得煞白。

    “你想怎么样?”

    收敛了神色,端木青一脸严肃,“应该是你想怎么样。”

    “我……”

    “今晚死了多少人你知不知道?难道这就是你们伸冤的方式?如此手段恶劣,是想要让皇上知道你们还有余孽在,一并赶尽杀绝么?

    你信不信若是皇上发现了是你们所为,明天一大早就会下令从前任何跟罗国公有交往的人都会被杀?”

    端木青的声音十分清冷严厉,在屋子里来来回回,像一条鞭子一般不停抽打着她。

    蓦然间绮霞“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一直在跟端木青比拼的心智终于溃败。

    “大小姐指条明路,其实这件事情我并没有参与,但叔叔只是让我好好的等待,说他们很快就会成功,昨天听到消息我也感到很惊讶,我知道他们想要采取过激的方式,却没有想到会弄死那么多的人。”

    端木青皱紧了眉头,“你觉得你那个但叔叔会做这样的事情么?”

    飞快地摇头,罗淇瑕显得十分肯定,“这也就是我一直想不通的地方,但叔叔从前是我爷爷的部下,他总是跟我说,其实他最恨的就是那些攻城之后,随意掠夺,残杀无辜的行为。”

    “所以,你认为这一次绝对不是你但叔叔带着别人所为?”

    罗淇瑕道:“我听到消息,思来想去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他们内部发生了分歧,最后却由另一方获得了成功。”

    端木青的眉头微微地蹙紧,“另一方是什么人?你知道么?”

    “不是很清楚,”现在罗淇瑕已经老实多了,“只知道有个姓方的跟但叔叔的意见多有不和,但是他手上也有颇多一部分人马。”

    沉思了一会儿,端木青豁然起身,直接往外走,“快换衣服,我们去趟落霞山。”

    听到这三个字,罗淇瑕哪里还敢怀疑,除了他们自己人,根本就没有其他人会知道他们的部众藏匿在那里。

    端木赫赶到的时候,端木青和罗淇瑕的马车正停在落霞山下的小路旁边。

    让其他人都等在外面,端木赫跳进马车,又看了看马车里的另一个女子,“青儿,你一个晚上没有回府,现在来这里做什么?”

    “哥哥可还记得罗国公?”没有正面回答他的话,端木青却突然问出这么一句来。

    他知道妹妹不是那种无的放矢的人,闻言便认真了神色,“你说的是因为辱骂陛下而被满门抄斩的罗国公?”

    “没错,那哥哥认为罗国公为什么会被满门抄斩?”

    端木赫敏锐地注意到坐在端木青旁边的少女瞬间脸色就变了,心下立刻警惕起来,忍不住偷偷打量起来,这一下,心里突然间一震,想到了什么。

    看着端木青的神色越发的凝重了,“妹妹的意思是?”

    “皇上之所以要除掉罗国公,其实不外乎是功高震主罢了,当年一场战争,我们家战争一结束便拱手交出兵权,而罗国公可是手握三十万大军,其长子还得了天京环城卫的首领,次子在朝堂上为官。

    在外有兵,在内有人,你说皇上能不忌惮么?”

    罗淇瑕神色激动起来,“你说什么?”

    端木青淡淡地瞥了她一眼,接着跟端木赫道:“但是哥哥,其实皇上比谁都明白,这所谓的权势太重,危及皇位都是他自己的想法,人家罗国公可是什么都没有做,落得如此下场,天下人私底下难免有许多口舌。”

    “所以,就有人钻了罗国公部下的空子。”

    “这是什么意思?”端木赫隐隐的觉得端木青所说的话跟昨天晚上发生的暴乱有关系,此时他也一点儿不敢放松,专注地听着端木青的分析。

    “罗国公在战场上是少有的能够跟大伯相提并论的人,他的部下行事怎么可能会那样莽撞?不过是有人想要借他们的手,来达到某种不可告人的秘密罢了。

    如今我怀疑,罗国公曾经的部下但总将此时有危险,才会请哥哥来帮个忙。”

    端木赫想到窗外那些自己临时挑选的精兵,又看了看自己的妹妹和一旁罗国公的后裔,坚定地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