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丢出去了?”端木青蹙了眉头,疑惑道,“她又想要做什么?五皇子送的呢?”

    端木青记得,赵御玄送来的一堆东西里面,还有一料名贵的拂面香,千金难寻。

    “也丢出去了。”

    俗话说,反常即妖,端木紫那样爱香之人,断然不会舍得将这件东西也丢掉,若是非如此不可,那就说明,这里头定然有古怪。

    “让人接着仔细盯着那边,有什么事情立刻来回我。”

    这边采薇才走到门口,端木赫就带着两个人进来了。

    只见他一脸风尘仆仆,显然是急着赶过来的。

    再顾不得端木紫了,端木青立刻迎上前,“二哥哥,你回来了,那边怎么样了?”

    急匆匆坐下来自己倒了杯水喝,方才点了点头,又指了指后面跟着的两个女子,“幸好有他们。”

    这两个女子一进来,端木青就发现她们不同于寻常人的气场。

    相对来说她对于端木赫的事情更为关心,也就没有开口问,此时听他说起,才有转过脸正眼看向两名女子。

    此时她才发现,这两个女子竟然是一对双胞胎,看上去十四五岁的样子,只是一个穿黑色,一个穿深蓝色,十分简单的打扮,利落干脆,青丝也都是简单的束于顶上,给人一种十分干练的感觉。

    长相十分清秀,却不会太过于张扬,站在一旁,不会让人忽视,却也不会太显眼。

    两个人都是一样的表情——没有表情的表情。

    “她们是……”

    “我们是黄副掌门派来保护大小姐的。”两名女子异口同声,声音清脆响亮,言语不拖泥带水,显然是受过专门的训练。

    “黄副掌门?黄芪!”

    “是!”

    端木青面露喜色,“看来你们宫掌门成功继位了?”

    两人相视一眼,点头道:“是。”

    心里的一件事情落了地,让她心情也好了不少,又转脸看向端木赫,“那二哥哥,这次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次的事情有些奇怪,那跟但总兵相对立的人,我感觉并不像是一般的兵众,手段十分狠辣,而且我能够感觉到他们似乎是受命于什么人,若不是刚好遇到听风楼的人,不然,只怕我都无法全身而退。”

    “不是刚好遇上,”端木请微微一笑,“而是我托了封信给黄芪,却没有想到他们的速度这么快,已经全然掌握了听风楼,所以,才能够这么顺利。”

    端木赫此时不得不庆幸当时端木青救了黄芪和那宫掌门了,不然此时只怕他和几百弟兄的性命就留在了落霞山了。

    听着他的话,端木青也陷入了沉思,受命于什么人,也就是被人控制了。

    这跟前世有很大的出入,前世根本就没有什么与但总兵相对立的人,他们也没有在城门口大肆屠杀,只是借着一场混乱向皇上伸冤。

    而且结果是,那群人最终都全军覆没了,皇帝非但没有收回曾经加在罗国公身上的罪名,反而将那一次满门抄斩中逃生的罗琪瑕姐弟一并处斩了。

    “二哥哥,看你现在已经安全回来了,我想那边的事情也解决的差不多了吧!”

    说到这里,端木赫显然很是激动,“有了听风楼的人手,再加上我带去的人,还有但总兵手里的一些兵力,那群人就算是再强悍也撑不住,只是可惜,只留下了几个看上去用处不大之人,大部分都没了。”

    说到了这个份上,有这样的结果已经是意料之中了,端木青笑道:“二哥哥你也辛苦了,这件事情我想我们可以找听风楼的人帮我们打探,毕竟他们才是这方面的高手,我们暗地里等消息就试了。”

    端木赫点头,又指着面前的两个女子,“黑色衣服的是姐姐叫莫失,另一个是妹妹叫莫忘。莫失擅长暗杀追踪,妹妹擅长格斗。”

    “莫失莫忘,”端木青念了一遍,笑道,“倒是好名字。”

    “你们是黄芪派来的,黄芪有没有说让你们什么时候回去?”

    两姐妹相视一眼,同时摇头,“副帮主说了,从我们见到大小姐开始,大小姐就是我们的主子,主子让我们做什么我们就做什么,跟听风楼没有关系。”

    没想到黄芪还有这样的头脑,生怕她不敢用这两个人,才下了这样一个命令。

    “大小姐,”莫失先开口道,“我和妹妹向来是一起行动,但是一个在明一个在暗,如今我莫忘一起保护小姐,依旧是我在暗,莫忘在明,您若是有吩咐,喊我一声就可以了。”

    想了想如今的处境,端木青点头,“好。”

    话音刚落,再一抬眼睑,莫失就已经没有了身影。

    端木青不由失笑,听风楼出来的人,果然是不同一般。

    高声唤了采薇进来,告诉她莫忘的身份,让她带她下去换身装束。

    原本对于黄芪就很有好感的采薇听到她是黄芪派过来的,自然是十分高兴,欢欢喜喜地将她带下去了。

    文雅轩内,端木青让两个少女将秋恬住的屋子开始地毯式的搜索,而她自己却等在院子里。

    面前的石桌上,放了一个盛了水的白瓷碗,水里面浸了一块浮木。

    随着时间慢慢地推移,清澈的水里终于慢慢地渗出了一丝丝淡青色的东西,浅得几乎让人看不出来。

    端木青端起碗,凑到鼻子前,小心翼翼地闻了闻,好半晌方才放下来。

    虽然心里早就有了准备,但是到了这一刻事实摆在了眼前,还是觉得心口闷得生疼。

    “小姐,”先走出来的是莫忘,“窗柩也被动过手脚。”

    闭上眼睛,端木青恍若没有听见,跟着出来的采薇,未免有些担心。

    她也想不到夫人的死竟然是被人害的,当初她和露稀已经按照小姐的吩咐特别留心夫人的饮食和日常用品了,却没有想到对手如此的阴毒。

    端木青闻到鼻子前空气中冰冷的味道,若不是这些东西,母亲不会那么早就去了吧!

    至少会让她来得及说一声对不起,来得及说一声感谢,来得及再拥抱她一次,来得及让她穿上自己做的小袄。

    可是,都是因为他们。

    蓦然间睁开眼睛,端木青的眼底已经是一片清明,“采薇,你怎么看?”

    “这件事情不光是李氏做的。”

    或许是因为端木青的关系,采薇在私底下一直都不习惯叫李凝霜夫人,试了几次始终不顺口之后,便还是叫李氏了。

    “说说看。”

    言语中十分平淡,好像并没有恼恨。

    但是采薇知道,这是端木青的习惯,越是容易受情绪影响的时候越是要保持冷静,否则注定什么都做不成。

    “据我所知,李氏对这些东西基本山是一无所知,而且这样的事情她也不可能会放手给别人做,十年前,她在侯府没有那么高的地位,也没有人会为她卖命。”

    “所以……”

    采薇看着端木青的眼睛,“所以……很有可能是齐国公府的手笔。”

    唇边凝了一丝冷笑,眼底一片冰霜,“既然如此,那么我也该先收点儿利息了。”

    只有莫忘不知道她们在说什么,眼睛里露出了些疑惑来,但是脸上的表情却没有任何的变化,也未曾出声。

    暗暗观察她表现的端木青不由点了点头,“这样的人正是她需要的。”

    转眼间又是十多天过去了,眼看就到二月,城门暴乱的事情还是一无所获,朝堂上皇帝已经发火好多次了,甚至于将手上的折子直接砸向了五城兵马总指挥使的脑袋。

    一时间京城里人心惶惶,谁也不知道是在害怕那些引发暴乱的暴徒们,还是在畏惧天子的雷霆之怒。

    这么多天来,皇帝每天都愁着这件事情,满面情绪激动,性格暴躁,就连胃口也差了很多。

    皇后心里着急的同时,便想着使个什么法子让皇帝放松放松。

    正好赶上二月二龙抬头,又是景甜公主满一周岁的日子,皇后以城门暴乱为缘由,决定小小意思一下便好,就与皇帝商量了,只随意请两个内命妇,并皇子公主们一起坐坐就好。

    皇帝本来就焦头烂额,自然同意不大操大办。

    皇后的请柬下来的时候,端木紫的病也就恰到好处的好全了。

    只是没有想到的是,来舞墨阁送请柬的竟然是李凝霜和端木紫以及老夫人。

    扶着祖母坐下了,端木青又让人给李凝霜和端木紫端了茶。

    虽然早就已经撕破面皮,而且不是在一种场合,但是在老夫人面前,样子还是要装一装的,无论如今老夫人是怎么想李凝霜的,可是再如何,她也还是她的外甥女。

    就是在其他的天京贵女圈中,她也不会和她们母女撕破脸皮,有时候女人的舌头足以改变一场战争的风向。

    “青丫头啊!今日我跟你母亲过来,是为着景甜公主周岁礼的事情。”老夫人看着端木青,目光中有丝丝探寻。

    当日那件事情,毕竟李凝霜做的太过分,几乎让端木青名誉尽扫,所以今日老夫人将她带过来,自己心里也存了内疚。

    但是见端木青只是坐在下首,脸上含笑地认真听着老夫人说话,并无一丝丝不快的神色,又让她放下心来,到底也算是个识大体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