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景甜公主虽然不是皇后娘娘亲生,但是一直都养在娘娘名下,如今满周岁大礼,本来怎么样也应该是大办一场的,可是如今天京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娘娘便做主在宫里面小办一次就好了。

    你母亲是皇后娘娘的妹妹,算起来你们和公主也算是表姐妹了,这一次皇后娘娘邀请我们府上前去,你母亲的意思是,带着你和紫丫头两个人一起,你看呢?”

    老夫人的语气十分温和,想来也能够明白,那是为着李凝霜在向她示好呢!

    端木青心里不由冷笑,李凝霜总算是学乖了点儿,知道在永定侯府里还是要讨好老夫人,也不枉她两三天一本手抄佛经地送到荣禧堂了,如今借着这个由头,那软禁的事情自然是不了了之了。

    再看端木紫,脸上的微笑十分的僵硬,好像一不小心,那张笑脸就会破碎从她的面庞上掉下来一般。

    眼瞧着端木青一语不发地坐在那里,也不表个态,老夫人和李凝霜相视一眼,李凝霜会意,端过桌上的茶,送到她面前。

    “大小姐,我知道上一次是我太急切了些,险些让大小姐清誉扫地,我在文华轩里也想了许多,一直想跟你道个歉,如今娘也在,当着这屋子里众人的面,我在这里认真的给你陪个不是,还希望大小姐大人有大量,原谅我这一遭。”

    说着就要跪下去一般。

    端木青心里越发的冷了,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她还能够不答应?

    这要是让她跪了下去,她端木青以后也别想在天京混了。

    “夫人这是做什么?”眼疾手快地托起李凝霜的手,端木青脸上的笑容犹如和煦的春风,“我何曾说过不原谅夫人?况且这件事情我一直都认为是夫人担心我的安危,一时心急才走岔了,其实心底里自来未曾埋怨。

    只是夫人做错了,就算是我不说什么,祖母和父亲就算是明白,也得要有所表示,才不会让外人觉得我们府里头没有个规矩,更不能让外人觉得夫人是故意为之,今日夫人能来舞墨阁不就说明了一切么?

    今儿若是你真的跪下了,你让我怎么赎罪?不但好像我一直错会夫人的初衷,斤斤计较,更让人觉得我一个做晚辈的不知礼数,竟然让夫人跪在了我一个后辈的屋子里,只怕传出去,我端木青的脊梁骨都要给戳断了。”

    一口一个未曾怪罪,一口一个规矩,一大段话说下来,李凝霜就由端木青虚扶着屈膝立在那里,脸上尴尬不已。

    老夫人脸上也有些难看了,微愠地看向李凝霜,“你知道自己错了就好,何苦要下跪,就算是要道歉,也得讲究个方法章程,规矩都学到哪里去了。”

    李凝霜闻言,脸上更是青一阵白一阵,顺着势站了起来,讪讪笑道:“是我一时心急,错了规矩了。”

    端木青却并没有理她,而是笑吟吟地走到老夫人面前,带着些撒娇的味道问,“那祖母可跟我们一道去,祖母若是不在旁边提点着,只怕我要出丑了。”

    虽然没有十分给李凝霜面子,但是端木青的这句话也算是搭了个下台阶,从前的那一页也就算是过去了。

    李凝霜再怎么说也是自己的甥女,跟姐姐的感情也不是假的,若是她日后行事能够稍微知道些分寸,府里头还是可以好好地过下去的。

    虑及此处,老夫人脸上也由衷地露出笑容来,拍着端木青的手道:“你个猴儿,你何时曾要我提点过?别闹我了,这些日子难得清静,你们年轻人去就好了。”

    直到几个人走出舞墨阁,端木紫始终一语不发,但是偏偏又十分认真地摆着笑容。

    看着人走远了,端木青才敛下了神色,“事情可办好了?”

    莫忘像是突然间出现的一般,从内室闪出来,“已经办妥了。”

    景甜公主的周岁礼果然如同皇后所说的一般,来的人很少。

    算起来,其实就是皇后的娘家人,齐国公府,永定侯府,文安侯府,其余不过是几宫嫔妃,和一些在皇上面前得脸的皇子公主们。

    刚刚一周岁的景甜长得十分讨喜,粉雕玉琢,粉团儿一般。

    只是到底是因为非常时期,每个人也都知道皇帝此时是最为烦心的时候,所以笑容看上去未免都有些勉强。

    皇帝自然是人精一般,将众人的表情收在眼底,自然而然地就想起元宵暴乱的事情,心里也是烦恼得很,只是到底是女儿的周岁,又有皇后的亲人在场,也只好端起笑容。

    佟贵妃似乎没有休息好,脸上的神色有些疲惫,眼底也是鸦青的一片。

    由于四皇子被送到了东离做质子,皇帝一直对她心存愧疚,很多时候表现出一种超常的宠信。

    后宫的女人们早就被这座宫殿熬成了人精,尽管佟贵妃的恩宠与众不同,但是毕竟膝下无子,一个没有儿子依仗的女人,在后宫中也不过就是一把云烟。

    皇帝早就注意到她的疲惫,便当着皇后的面道:“彦婕回宫里去休息吧!今日来的都是自己家里人,不舒服不用撑着。”

    皇后闻言,紧跟着贤惠道:“贵妃妹妹自来守礼,但是此番确实如陛下所说,都是自己家里人,实在不用死守着,我瞧着你脸色不大好,请个太医好好瞧瞧是正经。”

    佟贵妃便点头告退,也并不多推辞。

    看得出来,佟贵妃的离开,皇帝更是兴致缺缺了,好容易挨到公主抓完周,午宴开始,二皇子却还没有过来。

    认了一上午,已经等候在席上的皇帝终于忍不住发怒了,当众便将手里的筷子砸了,“什么事情这么重要,要这么多人等着他一个,皇后这些年是怎么教导他的?”

    皇后闻言,立刻离席下跪请罪,却是一句话不敢说,只垂着头。

    众人眼见着国母都已经跪下了,便纷纷跟着下跪,只是心态各异罢了。

    如此皇帝的眉毛皱的更紧了,几乎忍不住要拂袖而去。

    只是到底念及皇后的身份,强忍着怒意,“你这是做什么,起来,我们也不等他了,待他回来,让他去御书房见朕。”

    皇后却没有起身,想了想似乎才决定了道:“陛下,其实二皇子到现在还没有回来是为着元宵暴乱一事,他昨日跟臣妾说似乎有些眉目了,只是还不能确定,让臣妾不要声张,他今日亲自走一趟瞧瞧。”

    “哦?什么眉目?怎么都不跟朕商量一番就自己做了决定?”虽然依旧是怪罪的言语,可是语气里有明显的激动。

    仿佛心有灵犀,赵御行就踏着皇帝的话尾巴走了进来,“父皇,好消息,儿臣已经找到元宵暴乱的罪魁了。”

    说完了这句话,他才走到大厅的中央,跪下行礼。

    皇帝哪里还有心思听这个,干脆起身走到他面前,亲自扶起儿子,“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好好说清楚。”

    其他几个皇子面面相觑,实在是不知道赵御行不声不响的怎么就突然间立了这么大的一个功劳。

    “回父皇,儿臣也是不经意间发现那日元宵节击毙的暴徒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他们虽然性别不同,打扮不同,年龄大小不同,但是他们的装束当中,除了都带着荧光面罩之外,还有一个特点。”

    “是什么?”在一旁的赵御玄却是忍不住了,先皇帝一步问出来。

    虽然失礼,可是皇帝已然不再计较,而且他自己也是十分的关心。

    “儿臣发现他们的衣服或者是鞋子,甚至是饰物当中都隐藏着一个图案——一丛白色的火焰。”

    赵御行说完话,直直地看着皇帝。

    皇帝闻言眉头紧锁,似乎在极力地回想什么。

    “白焰教!”却是淑妃想想起来,“我听父亲说过,这个白焰教可是专门跟朝廷作对的,可不是二十年前就已经被消灭了吗?”

    皇帝显然也是突然间想起来,眼睛里满是震惊,“行儿,你把那图案给我看看!”

    “是!”赵御行一面吩咐人将描绘好的宣纸拿上来,一面道,“儿臣是后来翻阅了过去的资料,才知道这个白焰教的底细。”

    这个图画的十分大,也十分的清晰,宫人缓缓将其展开,是一个火焰的形状,除了最外面一圈是黄色,中间是淡黄色,其他全是白色,看上去有些诡异的味道。

    皇帝的眉头越皱越紧,拳头也紧紧地拽着袖子,显然十分愤怒,“他们的匪众呢?”

    “回父皇,”赵御行脸上闪过一丝恼恨,“这群匪众十分狡猾,儿臣带过去的人不足以抵抗,最后逃走了许多,但是抓住了其中一个重要头脑,还有一些匪众。”

    点了点头,皇帝显然对此已经十分满意了,至少此时已经有了目标,不会再如之前那般毫无头绪,“好,朕要亲自审问他们。”

    “啊!这个图案奴婢见过!”皇帝的话音刚过,显得有些安静的大厅里,突然间想起一个女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