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众人的视线立刻都被吸引过去,却是李凝霜身后的一个妈妈。

    “万妈妈,陛下面前,不许胡言乱语。”皇后闻言,立刻蹙起了秀眉不悦道。

    万妈妈立刻跪倒在地,“奴婢一时失言,只是突然间想到自己见过这个图案,又想着事关重大才忘了规矩了。”

    皇后还要加以训斥,但此时的皇帝哪里还会顾忌这个,厉声问道:“万妈妈,你什么时候在哪里见过这个?”

    “这……奴婢……”听到天子之问,万妈妈立刻哆嗦起来,吱吱呜呜了半天却一句有用的话都说不出来。

    李凝霜也显得有些不耐烦了,皱眉道:“陛下问你话,你好好回答就是了,吱吱呜呜的做什么?”

    “万妈妈,”一旁的皇后却露出狐疑的神色来,“你原是本宫身边的人,也不是没有见过世面,为何不好好将事情说清楚,难道是有什么为难之处?”

    这一句话提醒了皇帝,若说没有进过宫的仆妇会因为畏惧天子之威而说不出话,那是正常的,但是万妈妈是绝对不会,要说起来,也就只有皇后所说的那个缘故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

    万妈妈这才颤抖着抬起头,视线一圈儿扫过,不经意一般地落在了端木青脸上,又带着些怯意地看了看皇帝,接着又低下头去,似乎在思索什么。

    赵御风和赵御鸿两人心头都是一跳,不约而同地看向端木青,难道这件事情又跟这个少女有关?

    但见她无比淡然地看着此时面前发生的一切,没有什么异常,细看之下,那一双如水的眼睛里,还带有一丝丝的嘲讽。

    又是嘲讽,赵御风心头掠过一丝不快,不知道为什么,他特别讨厌从这双眼睛里看到这样的神色,尽管这一次,似乎并不是针对自己。

    赵御鸿不免有些担心,别人不了解二皇子,他却是无比清楚地,这个人,从来都是尽量将自己隐藏在暗处,没有十分把握的事情,并不会出头。

    就像是这一次的暴乱,无论是朝臣还是皇子们,都在暗暗较劲,谁都想要通过这个机会在皇帝面前好好露脸。

    可是赵御行却从来都没有表现出来过一丝丝急切的情绪,每天老老实实本本分分的工作,谁知道不声不响的,突然间就弄出这么一出,将其他人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他自来知道端木青跟继母不和,也知道几乎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这一次,他们究竟预备怎么对付她呢?暴乱这样的罪名安在一个小小的臣女身上,似乎有点儿说不通的吧!

    “其实,奴婢……奴婢是在大小姐的房间里见过。”

    万妈妈说出这句话像是费了极大的勇气,紧接着便又向端木青道:“大小姐,奴婢不是故意的,那日跟着老夫人和夫人一同去大小姐的屋子里不小心看到的,刚才殿下拿出来的那个图实在太眼熟了,所以,奴婢一时间不小心喊了出来。”

    这似乎顺理成章,明显万妈妈最开始是不小心喊出了主人的秘密,后来皇帝问起,就开始在心里头徘徊。

    众人的视线一下子全部都转而投向端木青,皇帝更是眼神凌厉。

    “万妈妈,你在胡说什么!”说话的却是端木紫,一张倾国倾城的脸上此时写满了压抑的愤怒,似乎对万妈妈的言语十分愤恨。

    发现在场的人都注意到了她,端木紫忙朝着皇帝跪下,“陛下,万妈妈年纪大了,老眼昏花也是有的,姐姐的绣技十分了得,想来是绣了什么相似的物件,被万妈妈瞧错了。”

    李凝霜闻言,也跟着跪下来道:“是啊!这一定是弄错了,我们大小姐平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怎么会是什么白焰教的人呢!先前姐姐更是性情高洁,从不与外界打交道,这怎么也是不可能的。”

    此时看这场面未免有些奇怪,指控的是永定侯夫人身边的妈妈,被指控的是永定侯府的大小姐,下跪的是求情的夫人和大小姐,坐着的是被指控的人。

    但是无论怎么看,这永定侯府都是十分团结的,妈妈指控是不小心,夫人和二小姐的求情是竭尽全力。

    皇后笑着道:“如此说来,本宫也觉得可能是弄错了吧!今日本宫看着侯府倒是和睦得紧。”

    再怎么说这永定侯府也算是皇后的连襟之亲,而且若说那暴乱跟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相关,皇上也是不相信的,所以听到这一番话便点了点头道:“想来是看错了,你们不必再跪着了。”

    李凝霜和端木紫感激不迭,唯有端木青依旧坐在位子上,什么话也没有说,什么事情也没有做,好像完全是个局外人。

    这一切落在赵御玄眼里,便十分不是个滋味了。

    他是两次见过端木青扇端木紫耳光的,在他的眼里,这个女子十分的恶毒,而且还透着诡异,此时见到端木紫如此这般为她求情,而她却似乎是一个看戏的角度,心里便十分的不爽。

    自认为一定是端木紫受惯了端木青的欺负,此时万万不敢再得罪了她,被迫为她求情的,心里不由恼恨至极。

    “陛下饶命,奴婢,奴婢不是故意的。”

    万妈妈此时慌了,若是皇帝也认为端木青是无罪的,那么她便落下了一个故意诽谤的罪名了,这个罪说轻不轻说重不重,若是真心要罚,掉脑袋也不是不可能的。

    “奴婢那日确实是看到大小姐的帕子上绣了这样一个图案,老大的一个,当时觉得奇怪,方才记住了,绝对不是故意编排的。”

    说到这里,万妈妈几乎都快要哭出来了,一张老脸上满是恐惧。

    “万妈妈,你还要胡说!”端木紫一双秀眉拧得紧紧,迷人的眼睛里显出少有的严厉。

    但是此时的万妈妈却似乎顾不了许多了,丝毫不在乎端木紫的呵斥,反而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二小姐,这件事情奴婢是向你说过的呀!你当时不是也说很是奇怪么?那个图案十分诡异么?”

    端木紫一张粉脸立刻变得雪白,嘴唇和手指都跟着颤抖起来,“我何时听你说过?又何时说过什么奇怪?你承认自己看错了便是了,陛下都说了没事,难道还会怪你年纪大了,眼睛不好不成?”

    听到这句话,万妈妈才像是反应过来一般,立刻磕头如捣蒜,“陛下,是奴婢看错了,请陛下原谅。”

    皇帝刚要开口,淑妃却抢先一步发问,“二小姐,我想要问你一件事情,你可否为我解惑?”

    正在说着万妈妈和白焰教的事情,淑妃突然间插入这么一句话,外面有些突兀,也有些不合常理。

    但是皇帝没有说什么,端木紫也就只好行礼道:“娘娘有什么要问的,只管开口,臣女必定知无不言。”

    “玄儿前些日子得了些拂面香,连本宫都没有给,就直接送去给你了,而本宫却似乎听说你将这些香料全部都扔掉了,据本宫所知,你是最喜香料的,可否告知,这是为何?”

    对于赵御玄向端木紫示好的事情,天京里有头有脸的人基本上都知道,所以也不算是什么秘密,但是端木紫将他送过去的东西都扔了,却并非所有人知道,示意,大家闻言都未免有些吃惊。

    更让人吃惊的是端木紫的反应,原本是给淑妃行完礼之后站着的,听到淑妃这么说,她竟然直接倒在了地上,似乎经受不住这样一句话一般。

    “到底是怎么回事?”此时皇帝的面色陡然间变得十分严肃,两道视线犹如利剑一般落在端木青的脸上。

    “若是臣妾没有记错,白焰教的人崇尚自然,自来十分讨厌人为的香料,平日里行事也与众不同。”

    淑妃依依然行了个礼才接着道,“万妈妈说这件事情曾经告诉过二小姐,而一向喜欢香料的二小姐却将所有的香料都扔掉了,岂不是很可疑吗?”

    “说起这个,臣妇倒是想起些事情来。”

    说话的是文安候夫人李凝露,一张俏脸上惊疑不定,似是想起来什么大事儿。

    “此事事关重大,你有什么话说就是了。”皇后嗔怒道,“都什么时候了。”

    “是,”连忙再行了一个礼,李凝露皱眉道,“从前的永定侯夫人在的时候,臣妇也曾去过永定侯府做客,那时候十次有九次是见不到夫人的面的,偶然间见到了,也是一副冷冷的模样,似乎并不喜欢跟人打交道,屋子里摆放了好些花草,异香异气的,倒是没有一点儿寻常女子爱用的香料。”

    说着话,李凝露一边瞧着皇帝的表情,见他若有所思,其他人又都在看着她,方才继续。

    “而且我亦曾经听说过,先夫人并无娘家,大小姐两年的时候跟她一同入府,之后便从未迈出去见过别人,这一点便已经是十分奇怪了。

    原本这话臣妇不好说,但是这关系到我们西岐的国家安危,臣妇是西岐的一份子,也知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道理,是以,此时也不管合不合适了。”

    大厅里一时间落针可闻,没有人出声,只是皇帝的脸已经十分的阴沉。

    不管是什么人都可以明显地感觉到山雨欲来的沉闷感,端木紫和李凝霜依旧跪在地上,垂着眼,不敢抬头。

    唯有端木青依旧看戏人一般的表情,似乎眼前的一切都跟她无关。

    “陛下,我不是说过我会晚到么?怎么还没开席啊?”

    寂静的大厅里突然传来一个略带戏谑,却又十分爽朗的声音。

    ~~~~~~~~~~~~~~~~~~~~~~~~~~

    小寒:谢谢落落(花落亦莫弃)童鞋的月票,还有关于男主的问题,大家莫急哈,文文前面大部分是关于女主改变的戏,感情戏相对较少,后面会很明朗的,一起期待哦o(n_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