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端木青捡起地上的碎片,轻轻地将里面的东西抽出来,展开便是两方鲛帕,帕子当中绣的赫然便是那白焰教的图案。

    端木请微微一笑,看向万妈妈,“不管我知不知道这里面有没有东西,知不知道这里面是什么,镯子摔开了便不能再装回去,实在是不知道万妈妈怎么会知道我屋子里有这个东西的?难不成万妈妈又透视眼不成?”

    李凝霜和齐国公府的女眷们当时脸上就变了颜色,就连皇后也不禁微微色变。

    如此一来,可就不单纯的是万妈妈诬告的事情了,显然还涉及到了齐国公府李老夫人。

    皇后的脑子飞快地转了起来,无论怎么样,大事化小最好,怎么将这件事情从暴乱中扯出来,归结到女人间的恩怨上去才最关键。

    端木青却并不给她这个机会,接着开口道:“陛下,这件事情,不单单是污蔑臣女这么简单。”

    此时皇帝对于眼前这个女孩子的眼光已经改变了太多,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对自己身边发生的事情观察入微到这样的程度,而且也不是所有人都有她这样的“运气”。

    若不是一开始就对这玉镯起了疑心,若不是今日“刚好”将它带过来,只怕,今天死的很惨的会是她。

    而且这个女子无论什么时候都表现得不急不躁,在她这样的年纪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你的意思是……”

    “陛下,元宵灯会上的暴乱,并非是白焰教所为。”

    说话的声音不大,但是却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

    此刻,二皇子和皇后两人的脸色才算是变得有些苍白,只是勉强维持着镇定。

    “端木大小姐,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若是没有证据,我劝你还是不要乱讲的好。”微微眯了眯原本就不大的眼睛,赵御行的眸中闪着危险的光芒。

    面对如此的威胁,端木青却朝着他嫣然一笑,“我想更需要懂得这个道理的人,应当是二皇子才对。”

    从来在朝堂上沉默不语的二皇子突然间说出这样的话,越发的让皇帝怀疑起来,而且就方才他对端木青的认识来说,她绝对不会无的放矢。

    一时间,天子的脸上神色变得十分凝重,目光带着一点儿沉郁地看着端木青,“你这话说的是什么意思?”

    端木青不卑不亢地行了个礼,“请陛下赎罪,因为事情干系重大,臣女思量再三才打算今日见到陛下在此私宴上与陛下偷偷说明,但是如今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一步,臣女也不得不说了,请陛下见两个人。”

    “谁?在哪儿?”

    “回陛下,这会儿人已经在宫门口了,由臣女的二哥哥带着。”

    “宣!”

    此时在场的人,谁都能够看的出事情的严重性,皇帝的话音落下并没有太久,端木赫边带着一男一女两人急匆匆赶来。

    带两人行过礼之后,皇帝方才皱着眉头问道:“你二人是谁?与元宵暴乱有何关系?”

    二人抬起头,皇帝见到那女子的脸时,表情大变,“你是……”

    “回陛下的话,罪臣之女罗琪瑕叩见吾皇。”

    “你是罗国公的孙女!”

    德妃少时曾与罗国公家的小姐交好,此时听到少女如此说,又看着她与国公夫人八九分相似的面容,不禁失声。

    皇帝也是满脸震惊,想不到当时被自己下令满门抄斩的罗国公府竟然还有人在。

    “回陛下,草民原本是罗国公部下的一名总兵,也曾跟随国公爷见过陛下圣面,只是陛下天子之躯,必然记不住草民了。”

    一时间,皇帝也不知道如何说了,关于罗国公一案,当时确实算得上是自己借着一个由头夺权而已,但是近年来朝中势力开始站队,纷纷支持各自皇子。

    实际上,整个朝堂,如今死心塌地跟着他的人反而不多了,思考着原因,未免不与当时对待罗国公强势的态度有关,此时见到罗琪瑕也还不能确定到底应该拿他怎么办,所以也并没有立刻给她定罪。

    “这根暴乱案子有什么关系?”

    韩凌肆像是吃东西吃得有些无聊了,便跟着加入话题,嘴巴里还嚼着一块梨肉好郎君。

    端木青看也没有看他一眼,而是认真地看着皇帝。

    “回陛下,实际上,这件事情原本就是但总兵策划的。”

    此言一出,众皆哗然。

    就连皇帝也是满脸的震惊,看了看地上跪着的两个人,又看了看端木青。

    不畏惧皇帝的视线,端木青接着道:“因为一次偶然的缘故,臣女救下了罗小姐姐弟两个,后来发生了元宵暴乱之后,一次意外之下,发现这件事情竟然跟她有关。

    而当时罗小姐也是满心的担心,因为她从来都不知道但总兵竟然带着人作出如此血腥残暴的事情,在臣女的再三逼问下,方才将事情都告诉了我。

    但总兵跟着罗国公到处征战,早就有了深厚的感情,而且一直都认为罗国公当年的事情乃是受了冤枉,最后找到了证据,却因为时隔多年,没有办法见到陛下。

    于是便决定用元宵混乱的方式来见到陛下,谁知道竟然会演变成那样。臣女当时一听便觉得不对劲儿,央求了哥哥跟我们一同到罗小姐所说的落霞山去,谁知道去了方才发现,原来但总兵已经被一群人控制了,而行动的却变成了另一个派别。”

    皇帝神色不定地看了看罗琪瑕和端木青,又将严厉的视线移到但总兵身上,颇有些探寻的味道。最终缺什么都没有说,而是问起了端木赫。

    “回陛下,臣带着几百个弟兄一起将那些人一网打尽,但是明显这些人并不是些江湖草莽,大多数都在被捉住的时候服毒自尽了,只有少数被没有来得及被我们的人卸掉了下颔活捉了。”

    如此毫不犹豫地服毒,自然不是一群为了利益卖命的江湖中人,显然是十分有组织有纪律的特训人员。

    “把人带上来。”

    跟着皇帝多年的皇后此时心里已经在打鼓了,她最是清楚,此时皇帝的声音越是平静,心里就越是愤怒,而他愤怒的后果,只怕这个西岐还没有人可以承受得住。

    人被带上来的时候,端木青明显感觉到一束视线灼热地打在自己的身上,转脸却看到韩凌肆似笑非笑的表情。

    端木青不以为意,事情都到了这里,自然没有退步的余地。

    被带上来的人有几个木着一张脸,就算是跪在地上,也是笔挺着背脊,身形僵硬,如同死人一般,毫无生气。

    但是另外的一堆人,却已经是瑟瑟发抖,跪在地上,脸都已经快要贴到了地上。

    这样的一群人被带上来,颇有些泾渭分明的感觉,好像他们并不是同一个组织,而是由两拨人勉强凑到一起的。

    “回皇上,因为此时关系到国家安危,臣女又跟罗小姐是好朋友,是以没有及时回报,就怕有什么错漏,反倒打草惊蛇,便让一些江湖上的朋友暗暗打听,打听出来的一些事情,让臣女十分不解。

    只是此时已经能够确定元宵作乱的是他们,才将人带过来,陛下见多识广,自然比我们看得深远。”

    皇帝看着底下的人,听闻端木青如此说,便知道里面定然还有内情,“你说。”

    “经过我们朋友的打探,这里面确实有一部分是江湖草莽之人,所做的事情,不过是拿钱办事之流,但是还有一部分却似乎不是我们西岐之人。”

    “哦?”皇帝的目光自然而然地落到了那几个神情僵硬的人身上,眼睛里充满了探寻。

    “拿花椒水来。”冷冷地吩咐了一句,便立刻有宫人将花椒水端了上来,皇帝便命人将那花椒水灌给下面所有人喝。

    西岐和东离最开始是属于同一个国家,只是后来慢慢地变成了两个。

    两国人在外貌体征上并没有什么区别,只是双方的习俗稍有不同,最大的区别便是西岐人善吃辣,但是东离人却喜清淡。

    果然,没一会儿,那些神情木然之人,脸上就开始出现了些难以忍受的表情,像是在忍受着什么刑罚一般。

    相反原本跪在地上畏畏缩缩的那一群人,反倒露出一脸茫然的神色,似乎不清楚皇帝这番作为是做什么。

    韩凌肆此时也已经站了起来,皱着眉头疾步走到那几个东离人面前,狂吼道:“你们是谁派来的?为何到西岐来作乱?”

    很显然,若是这群人是东离的细作,打破两国和平局面,首当其冲的人就是身为质子的韩凌肆,所以,这群人无所顾忌前来,要么就是他已经成为了东离的弃子,要么就是有人想要制他于死地。

    只是这群人既然已经选择了不成功便成仁的路,自然是宁愿死也都不会说出来的。

    “到底是谁?”韩凌肆显得怒不可遏。

    直接抓过一个人的肩膀,摇晃着道,“是不是父皇出什么事情了?你到底是谁派来的?”

    听到他这番说法,皇帝看向韩凌肆的目光多了几分让人看不透的审视。

    韩凌肆却似乎并没有看到皇帝的神色,开始对那人拳打脚踢,“说!到底出了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