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对于韩凌肆如此的作为,在场的人并没有十分吃惊,在所有人眼里,这个西岐的大皇子向来行事不羁,此时就算是他当着皇帝的面把人杀了,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皇帝对于他这样的作为,也没有显得不快。

    眼看着他情绪激动,反而上前去拉住他,“有什么话你好好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韩凌肆犹自皱着眉头,只是到底脸色放缓了些,平顺了一下,才从怀里掏出一封信来,“微臣今天都接到父皇写回来的书信,说是今年陛下的寿辰他想要亲自过来参加,还让微臣转告陛下您。”

    话说到这里就已经足够了,所谓君无戏言,东离皇帝既然开了这个口,而且还让韩凌肆转告,可见对两国关系十分看重,而此时到西岐来的东离人,显然就不是东离皇帝派过来的了。

    端木青不由对这个韩凌肆的能力有些佩服。

    如此一来,东离参与这次暴乱不但不会影响到他在西岐的处境,反而会让皇帝对他的作用更加的看重。

    一来,东离皇帝明显是为了这个儿子而来西岐为西岐皇帝贺寿,说明韩凌肆在东离皇帝心中的分量不轻。

    二来,如果这些东离人的幕后指使者是为了解决韩凌肆而来,那么他很显然是对东离内部争斗十分关键的一个人。

    无论是哪一点,西岐皇帝都会对他越来越好,越来越重视,万万不会轻而易举地就动了他。

    让东离皇帝的一封信解决了这次危机,不得不说十分巧妙,但是他到底是怎么办到的呢?不得不让人寻味了。

    端木青想着,不由地向他投去一眼,正好遇上他看过来的目光,四目相对,空气中隐隐有些不明的火药味儿。

    微微勾了勾唇,端木青不由自嘲,看来她还真是不讨人喜欢,无缘无故地又跟这个东离大皇子结了仇,只怕又是一个麻烦。

    但是重生了一世,难道还会怕麻烦么?当然不会,既然来了就让它来吧!

    这一下,东离人的事情,韩凌肆算是摘扯清楚了,只是这暴乱的事情却还是刚刚开始。

    别人不清楚这件事情的严重性,也不知道这件事情被揭开的后果,但是皇后和二皇子焉能不知道?

    如今各个皇子日渐成熟,背后母族的势力也是盘根错节,朝堂上各派之争风云诡谲。

    目前看来,赵御行虽然是嫡长子,但是文治似乎不如赵御鸿,武功不及赵御玄,就连背后没有什么势力的赵御风也在云南水患当中立过大功。

    而齐国公府日渐强大,赵御行未免有些靠母族煊赫而本身无能之嫌,这一局是最好的在皇帝面前展现能力的时候。

    况且皇帝最喜欢的便是踏实勤奋之人,是以赵御行也一直都表现得十分内敛,在朝堂上很少出风头,每天勤勤恳恳做事,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只为先留一个好印象。

    若是此时这件事情被翻开,那么这一次的事情算是白忙活了不说,还会带来不可估计的后果。

    皇帝此时已经起疑,便指了但总兵,沉声道:“这件事情到底是如何,你给朕说个明白。”

    但总兵一心只为替老罗国公洗清冤屈,便将当年的事情娓娓道来,原来当年罗国公手握兵权,正是煊赫一时的时候。

    有一次跟一个部下喝酒,被人挑拨了几句,罗国公性子豪爽,向来在自己的部下面前不拘一格,被引诱着便说了两句带着些不敬的话,谁知到这件事情就传了出去,皇帝震怒,认为他拥兵自重,不尊圣上,便下令满门抄斩。

    后来但总兵便集结了些当年跟着罗国公的生死弟兄,苦苦查询方才知道,原来那个部下是给人买通了的,故意引诱罗国公府犯错,接着便有人跟着将那些话添油加醋地传扬开来,才导致了罗国公一门的惨案。

    为了帮罗国公伸冤,一群忠心耿耿的老部下就决定上报伸冤,哪里知道,罗国公的案子过后,从前的军队被迅速的拆分,最后找到的能够说得上话的人都没有两个,也都是些胆小怕事的。

    而他们这些人根本就没有能力见到皇帝,经过多年的准备,才有了元宵造乱的主意。

    原本是想制造些混乱,引起皇帝的注意,面见圣上之时再当面陈情,谁知道他们当中有个江湖中进来的草莽方武天,偏偏不同意,只说太过于危险和冲动。

    就在行事的前一天,他们这些人都被饭菜里的迷药放倒了,醒过来已经被关在了房间里。

    对于外面的事情一无所知,直到端木赫带着人出现才被放了出来,知道发生了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他们才发现那方武天带的人里头,几乎都是些生面孔,还有些看上去根本不像是一般的习武之人。

    直到此时他也还是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谁是方武天?”听完但总兵的陈述,皇帝直接抓住关键人物。

    只见那些哆哆嗦嗦的人群当中,一个瘦高个子的人爬了出来,磕头不迭,“陛下饶命,陛下饶命,小的也只是受人钱财,替人办事罢了。”

    “受了什么人的钱财?又是替什么人办事?”韩凌肆上前一步,紧接着问道。

    “小的也不知道,只是突然有一天,飞刀手来找到小的,问小的想不想干一票大的,然后下半辈子尽情逍遥,小的原本都已经打算在落霞山混吃混喝算了,就连但总兵关于元宵造乱的事情也是极力反对的。

    可是飞刀手说了,这件事情只要成功,小的下半辈子不仅不要靠着别人,还能够吃香喝辣的无人管着,小的便动了心。

    他平日里也跟小的有所联系,关于罗国公的事情也知道一些,就说借着那名头,做点儿事情。

    小的一听就觉得这事情可行,原本但总兵也是为了给元宵节捣乱的,把这个罪名安在他身上也不会不实,而且那边又给出那么多人手,小的只要提供个名头就可以了,便同意了,谁知道他们竟然是东离来的。

    陛下饶命,小人真的不知道啊!”

    “谁是飞刀手?”皇帝沉声问道。

    “飞刀手是武林中一个颇有些威信的刀客,据下臣武林中的朋友告知,这个飞刀手如今已经没有了踪迹,就连平日里长落脚的几个地方也都被毁得一干二净。”端木赫上前一步,认真回禀道。

    “哼!这样的人,还能有什么好下场,他那东离的主人,只怕会将他的骨头拆得一根不剩。”

    冷哼一声,韩凌肆铁青着脸道。

    “臣妾不明白的是,但总兵他们又怎么会跟白焰教扯上关系?”一直没有开口的端木竚此时柔声问道,带了些怯意,好像生怕自己问了一个十分愚蠢的问题。

    “白焰教?”但总兵一脸茫然,“什么白焰教?”

    皇帝一双眼睛如利剑般地看向二皇子,声音平静得有些发冷的味道,“朕也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又跟白焰教有了关系。”

    “方武天,你们那次行动,每个人都扮作平民打扮,除了荧光面罩可还有别的什么标记?”端木青的声音不急不缓,好像就是闲话家常般的询问。

    相对于其他人的脸色,方武天觉得面前这个少女实在是犹如菩萨般的慈善,连忙点头,“飞刀手让我接着罗国公的名头做事,所以我们都在身上带了一条反面印了罗国公族徽标记的腰带。”

    闻言,端木青脸上的笑容更加的温和了,“方武天,你要好好想想,还有别的什么共同的标记没有?”

    方武天此时也不知道到底怎么回答是正确的,但是看到端木青如此可亲的笑容,便想着说实话是再好没有的事情了,“没有了,就这两点。”

    只是他一直都没有注意到,随着他说的话,大厅里所有人的表情都变了。

    皇后脸上只是带了些微微的苍白,极力保持着镇定,只是掩在袖子中的手指未免有些发抖。

    二皇子却不如皇后淡定,一时间面如土色。

    齐国公府的女眷们原本不了解事情的真相,但是此时也都知道二皇子此番只怕是犯了大错了。

    李凝霜和端木紫一直垂着头站在一旁,似乎完全不参与这件事情。

    赵御玄一副看好戏的表情,赵御风微微蹙着眉,赵御鸿脸上毫无表情。

    淑妃与儿子一般,脸上虽然没有露出些什么,但是眼底的兴奋却是如何也掩饰不住。

    唯有端木青和韩凌肆都是一脸淡然,带着些倨傲地看着众人。

    “那么你可以告诉朕,这个白焰教到底是怎么回事么?”皇帝看着赵御行,沉默了良久才终于问道。

    这样平静的声音落在赵御行的耳朵里,却是如同万钧响雷一般,打得他膝盖发软,一个不小心就跪倒在地,“儿臣……儿臣……儿臣一时……一时……”

    小寒:当生日和开学同时到来的时候,我是该忧伤呢?还是该开心呢?唉!真是个艰难的选择,但是我想,如果亲们踊跃一点儿的话,小寒应该还是会很开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