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端木青连带笑意,转脸看向矮墙上的男子,“怎及得二皇子的及时信?”

    从矮墙上跳下来,韩凌肆依旧一脸标志性漫不经心的笑意,“若非有父皇的信,只怕此刻的我已经没有命在也是可能的,青儿果真好狠心。”

    对于他这句话,端木青笑而不答,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韩凌肆忍不住走近她,狭长的凤眸里带着戏谑的笑意,直勾勾地看着端木青的眼睛,似乎在看着一件稀世珍宝。

    端木青也毫不介意,迎上他的视线,目光中沉静一片,将他眼底里那一闪而过的愤怒淹没。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有东离的人在的?而飞远竟然如此听你安排。”

    语气听上去不十分认真,眼睛却依旧落在端木青的身上。

    “查了不就知道了,只是二哥哥不知道罢了,我向来不喜欢把握不住事情的感觉,若是告诉了二哥哥,难免二皇子不会来捣乱。”

    “所以你明知道这件事情揭穿了,我可能会成为皇帝的弃子,也还是选择对所有人保密?”看她如此平静地说出自己无情的做法,韩凌肆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郁闷,这个女子怎么会这样的狠心。

    又是笑而不语,似乎不想说出来伤他,但其实分明就是一种默认。可这样的默认却让人无法去控诉。

    一时间,场面变得有些沉默起来,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下人早就远远地避开了,只能够听见风吹动树叶的声音,更加让这个地方显得有些尴尬般的安静。

    “端木青,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韩凌肆问出这句话之后,自己都吃了一惊,这是从来都没有过的事情,他何时这样直白的问一个人这样的问题,又何时碰到过一个人,让他觉得看不透?

    端木青嫣然一笑,脸上看不出喜怒,声音也平静得吓人,“我自认为相对于大皇子来说,自己还是十分简单的。”

    这场对话已经毫无进行下去的必要了,端木青也不想要在浪费时间在这上头。

    很显然韩凌肆和她实际上已经站在了对立面上,她不认为他是一个大方不计较一切的人,相反,从她对他的认识来看,这是一个睚眦必报的男人。

    既然已经站在了对立面,要比的只是能耐,在这里逞口舌之风,委实没有什么实在的好处。

    “今日,你可是立场鲜明的站在了皇后二皇子一党的对立面上,他们不会放过你的。”韩凌肆看着这样傲气的背影,不知道是出于愤怒还是什么,忍不住喊了一句。

    端木青停下脚步,转过脸,微微一笑,“谢大皇子提醒。”

    接着便头也不回地带着采薇和莫忘离开。

    回到舞墨阁,莫失便出现在了面前。

    “查到了什么?”

    “齐国公府李老夫人院子里头养了一个奇怪的人,似乎是曾经在侯爷手底下逃脱的白焰教之人。”

    唇边凝了一丝冷笑,果然是高手,就算是撒谎,这谎言里也掺入了些许的真话,才会让皇帝相信,到时候,这个白焰教的人,再指正些什么,她端木青可就真的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甚至于还会搭上永定侯府。

    想到这里,端木青忍不住心底里又为端木紫的愚蠢痛恨。

    “还有,小姐让我查的那个韩凌肆,我一点儿也查不出来。”

    微微地蹙了眉,“一点儿也查不出来是什么意思?难道他真的一点儿自己的人都没有,而单纯的只是运气那么好?”

    端木青这句话虽然是问句,但是语气里却是一种肯定的怀疑。

    “并非如此,我查不到他任何事情,不是他没有什么可查,而是此人实在深不可测,一点儿东西也不留下,包括他身边的暗卫,我只能够感觉到有人在,却根本无法肯定那些人在哪里。”

    莫失是什么人,端木青虽然不十分清楚,却也绝对相信她的能力,相比于皇帝身边的暗卫,估计也不会差上半分,就连她都无法感知,东离的实力竟然那么强了么?

    还是说,韩凌肆竟然那样强?

    永定侯府这一次可算是在整个天京出了大大的风头,而且是两个年不及双十的小辈为国立下大功,解除了半个多月来整个天京人心惶惶的局面。

    于是,圣旨下来之后,端木府可算是门庭若市,直把林氏忙得脚不沾地,但是端木赫是她的儿子,就算是如此,也依旧是满脸开心的笑容。

    恰好,端木青的生辰是二月十二花朝节,日子又近,便有好事之人提议在她生辰当日举办宴会,一来庆生,二来,也是为了这份恩荣。

    老夫人上了年纪,原本就喜欢热热闹闹的,而且这一次又是为着自己孙儿的喜事,当即便同意了。

    好在端木青早就有性情冷淡的名声在外,而且她此时又是皇帝亲封的带有品级的郡君,并没有人敢直接闯入舞墨阁,躲在自己屋子里,也算是得了一份清净。

    唯有馥甄公主和罗琪瑕顾不得许多,不用人带,自己往舞墨阁里跑了。

    换季之时,端木素必然会犯喘病,但是经过端木青半年来给她的膳食方子调养,今年倒好了许多,眼看着要开春了也没有什么反应,心情也难得的开怀。

    又见馥甄过来,更是十分高兴。

    原本就爱闹的馥甄公主瞧好友难得的好气色,便提议一同前往花园里欣赏迎春花。

    端木青原本就不喜欢和如她们这般年轻的小女孩子玩闹,正好借着这个由头让罗琪瑕跟着一同出去了,自己一个人窝在屋子里看书。

    老夫人经过上一次的事情如今对李凝霜已经完全的失望。

    她虽然已经一把年纪,也不见得十分聪明,可是经历过的风风雨雨却并不少,这一次虽然她们母女不至于傻到开口相对,但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为了一些内宅的不和,就在皇帝面前设套,实在是太过了。

    而且,真正恼恨了李凝霜还有一个秘密的缘故,那便是她对齐国公府和皇后的态度,忍不住让她想起自己的妹妹当年的难处,心里便越发的冷了。

    所以,事情过去之后,虽然不再提让李凝霜接着关禁闭的事情,但是却也决口不说恢复她掌管中馈的事情。

    而在李凝霜失权的短短一个月内,永定侯府里的人已经进行了大洗牌,老夫人对此迅雷之速十分讶异,暗暗差人打听,竟是端木青借着临时的手做的。

    心里不但没有怪责的意思,反而更加欣赏起自己的这个孙女来,越看她那双杏眼,越觉得好看,丝毫阻拦的意思也没有。

    李凝霜眼见着自己屋子里除了皇后赏下来的田妈妈和两个丫鬟之外,惯用的几个二等丫鬟都被换了两个,更别提下面的了。

    心里方才发了慌,她再不有所行动,只怕着永定侯府很快就没有了她的立足之地了。

    经过关禁闭的这段时间,她也算是充分认识到了,要在这个府里立足,讨好老夫人才是最重要的。

    是以,发觉不妥当之后,便日日往荣禧堂跑,一坐就是大半天,有事没事倒个茶,捶个腿,讲个笑话。

    谁知道老夫人没有丝毫的兴趣一般,只是面无表情,见到林氏进来说话,愣是将她亲手泡的茶递给了大儿媳妇。

    如此过了几天,李凝霜方才是明白了,这一切都是端木青所为,包括老夫人的态度,也是因为她才发生了变化。

    到底是因为什么她不知道,她所知道的是,此时的老夫人已经不是她的姨母了,只是她的婆婆而已。

    若是再如此下去,她只怕会给端木青扒皮拆骨,尸骸无存了,唯一的办法就只有求助娘家人,不管是用什么方式,他们一定能够收拾得了这个越来越邪门儿的端木青。

    眼瞅着要开席了,端木青方才放下书,带着采薇和莫忘一同往荣禧堂的大花厅走去。

    路过花园的时候,突然看到馥甄公主拖着端木素往一座假山后面走,两个人拉拉扯扯,并不像是平日里亲热的样子。

    而从这个角度看端木素的样子,似乎十分的不情愿,只因为力气不如馥甄公主,不得不跟着她的脚步。

    心中警铃大作,端木青向来信奉反常即为妖,而且两世为人,让她对于危险有一种特殊的敏锐的感知能力,直觉告诉她,这件事情十分怪异,而这怪异很有可能就是用来对付自己的。

    “招呼你姐姐。”

    用两个人才能够听得到的声音对一旁的莫忘道,端木青边带着采薇先往假山里面走。

    没走两步,就闻到一阵异香,刚想要屏住呼吸,就听到身后的采薇倒地的声音,连话都来不及说一声。

    端木青也觉得脑袋晕晕乎乎的,眼前的视线渐渐变得模糊,虽然极力想要看清对面是什么人,可是眼皮像是有千斤重,无论如何也看不清楚。

    脑袋越来越沉,端木青的眼皮也跟着下坠。

    终于,直到她也跟着倒地之时,还是没有看清对面的人长得什么样。

    ~~~~~~~~~~~~~~~~~~~~~~~~~~~~~~~~~~~~~~~~~~~~~~~

    小寒:按照约定,今天加更一章,原谅没有什么存稿,不能爆更。

    谢谢厌世亲的月票和打赏,小寒一定努力存稿,不负亲们的支持。

    另外有亲问如何评论,百度书城确实有些不方便,亲们可以在自己的账号页面“我的收藏”里面找到《乱世嫡女》,点开来就是主页面了,下面有评论区,今天小寒生日,可否看到亲们的祝福呢?期待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