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荣禧堂里其乐融融,老远就听得到屋子里女子们的嬉笑声。

    老夫人被一群老少夫人们围在中间,讲些陈年的新鲜的趣事,皱纹都舒展开了不少。

    如今李凝霜不再主持中馈,接待来客的事情便都是由林氏在操劳,此时她也陪着老夫人坐在一边,不时说上两句,倒是充当了活络气氛的角色。

    只是公主寿辰上的事情,这些达官妇人们多多少少都听说了一些。

    又见从前是姨娘的她都可以左右永定侯府的内务,如今抬做了夫人反倒地位下降了,心里多多少少也都会有些想法,对她也就不如对待林氏和周氏那样客套了。

    而齐国公府的女眷们借口李老夫人身体不适,就几个后生侄子带着礼物前来拜访。

    李凝霜原本回说母亲生病,想回去一趟,却被老夫人指责不懂出嫁从夫的道理。

    不得已,只得强忍了委屈,留在永定侯府受着气。

    而此时的她,没有了娘家的帮衬,自然腰杆子硬不起来,坐在屋子里,看着来来往往的人就只有强颜欢笑的份。

    此时孙辈的女子,端木青还没有过来,端木素和馥甄公主出去了,只有端木紫和端木碧两人在场。

    贵族圈中的女子都被一个共同的命运左右,那就是高嫁。

    无论她们在娘家处于怎样的地位上,到了议亲的年龄,就会像是一件交易品一般,成为联姻的工具。

    而这个工具到底多出色也是她们日后着落好坏的一个重要指标。

    端木紫虽然原是庶女,但是如今李凝霜已经被扶正,不管她母亲地位到底如何,名义上,她算是货真价实的嫡女。

    而且有皇后那样的姨母,怡昭仪那样的姑姑,永定侯府这样出色的母家,最重要的是,她生得花容月貌,号称天下第一美女,日后的前途必定不可限量。

    所以,尽管大家都知道今日的主角并不是她,而是那个一向带着些神秘的大小姐,却也没有任何人冷落她。

    端木紫站在这里,一时间忘记了这是在什么样的场合,这些名门女眷们看着她的目光就像是在看着一位耀眼的公主一般。

    她听到赞美声如同潮水一般向她侵袭过来,这是一种被甜蜜淹没的感觉。

    似乎有很久,她都没有享受过这样的快乐。

    从皇后寿辰开始,她好像就事事都被端木青压一头,到最后总会变成她自取其辱。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都开始有些不敢出现在大场合,生怕端木青又做出什么事情,让她当众出丑。

    此时端木青不在,这种被人高高捧起的感觉又来了,还是和从前一样。

    想到这里,端木紫眸中的恨意一闪而过,为什么要有端木青,为什么她就像是自己的克星一般?

    忍不住转脸去看老夫人,刚好看到她正满脸笑容的对安逸伯夫人讲起端木青,一脸的自豪模样,好像那是她手里的一块宝。

    曾几何时,老夫人这样的笑容也是为着她的,那时候,端木青还不是现在这样的端木青,她只是个隐藏在角落里的小麻雀,而她才是永定侯府最耀眼的那颗星星。

    想到从前,端木紫心中的那根刺扎得更深了,一直深入到骨髓,深入到灵魂,是一种恨到痛的感觉。

    若是这个世界上没有端木青就好了,若是没有她该多好……

    这样的念头一发不可收拾,似乎很久以前就蛰伏在脑海的深处,此时某个地方被打开了一个口子,那些恶毒的东西就开始汹涌着往外咕咚咕咚地冒着。

    “青丫头怎么还不过来?”一个话题结束,老夫人才蓦然间发现今日内院的主角还没有来,连忙高声问道。

    “已经着人去请大小姐了。”紫鸢忙笑着回答,对于大小姐,荣禧堂的人都十分喜欢,为人慷慨大方,最重要的是不做作,陪老夫人早膳这样的事情,风雨无阻,大家早就习惯了。

    “时辰还早呢!老夫人就这样惦记着。”秦姨娘笑着道。

    因为端木竚的关系,她的地位自然不同于一般的姨娘,前来永定侯府的官宦女眷们自然也知道,对她的态度也十分的客气,所以,这个场合她出来坐着,也十分正常的。

    这边正热闹的时候,一个不起眼的小丫头悄悄溜了进来,走到端木紫身旁悄悄拉了拉她的袖子。

    “小月?怎么是你?”

    看到小丫头的端木紫有些惊讶,“你怎么在这里?”

    “我就是来告诉小姐一声,今天就能够让小姐最讨厌的人消失了,请小姐放心。”

    说完眨了眨眼睛,一溜烟儿又出去了。

    独独留下端木紫愣在原地,好一会儿都没有回过神,但是随即就想到,她最讨厌的人不就是端木青么?难道……

    真的有办法可以让端木青消失?

    这样的想法在她的脑海里炸开来,整个世界明晃晃的一片,一瞬间充满了光明,端木紫感觉自己的手指都在颤抖,脸上现出一种不太正常的潮红。

    那是血液里的兴奋在狂乱的叫嚣着,让她根本就没有办法平静。

    而时间一点点的过去,端木青迟迟不曾出现,似乎就是为了印证她的猜想一般。

    就连一旁的端木碧都觉得她有些不寻常了。

    陪着众人再聊了一会儿,老夫人也觉得时间过去太久了,便又打发了几个人过去问问。

    一连出去两个人,都还没有回来,这让她的脸色未免有些不好看起来。

    “老夫人,老夫人不好了,死人了!”

    不知道是哪个院子里的丫头,丝毫不顾及场合,跌跌撞撞地摔倒在屋子的地上,慌慌张张的。

    “什么事情?说清楚!”林氏生恐是丫鬟们不懂事,说话说错,吓到老夫人,立刻沉下了脸,呵斥道。

    林氏在府里上上下下的口碑还是不错的,而且她主持中馈之后,在很多方面,明显公平了许多,是以众人都十分信服。

    此刻听到她的话,那两个小丫鬟倒是冷静了不少,“回,大夫人,我们刚刚在来的路上看到假山里面死了个人。”

    “胡说什么?好好的怎么会死人?”

    老夫人耳力不错,早就听清楚了,此时忙呵斥道。

    “是真的!”生怕主人生气,自己要遭殃,一个小丫鬟倒是不敢说话了,另一个只敢小声地嘀咕了一句。

    “我的明珠呢?”礼部侍郎的夫人此时面如白纸,忍不住惊声叫起来。

    而此时最兴奋的却是端木紫,她能够清楚地听到胸腔里的心脏跳动着重重的声响。难道这件事情是真的?

    “祖母,我们还是去看一下吧!不管是不是真的,总能安稳下各位夫人们的心。”

    端木紫轻轻蹙了眉,不无担忧道。

    此时,并不是所有人都在荣禧堂里,还有些人在别处闲逛,是以在这里的亲人未免会担心,听到端木紫的话,纷纷点头赞成。

    若是这样的日子里,发生了命案,无论如何,永定侯府的名声传出去也会不好听,老夫人自然是希望讹传。

    原本是想用言语拖住大家,然后让林氏暗暗地处理完这件事情。

    谁知道礼部侍郎的夫人会突然间叫了这么一句,叫人不去看也不行了。

    跟着两个小丫鬟,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就出了荣禧堂。

    老远就看到那边围了一圈的小厮丫鬟妈妈们,一个个十分紧张的样子,朝着假山里面指指点点。

    正在这时,前院那边也同样来了一堆人。

    端木竣端木翊带着端木苍端木赫连忙走过来,脸上十分严肃。

    “娘,您怎么出来了?”

    老夫人看了一眼儿子,虽然不快,却也知道这与儿子无关,摇了摇头,“上前去看看。”

    那一圈人,眼看着老夫人和侯爷都过来了,自动地分出一条路来。

    即使是这样,众人也还是看不到里面到底是什么,刚刚好被一块横出来的假山石挡住了。

    老夫人由端木竣和端木翊扶着一同往前走去,其他人都跟在后面。

    端木紫紧紧地握着拳头,脸上的表情僵硬的如同一块紧绷着的面具,似乎动一动就会掉下来。

    她看到那前面的小丫头们脸上紧张的神情,看到她们的惊恐,血液里有一种东西在狂妄地叫嚣着。

    她的脚步跟着前面的人在挪动,一点一点,却有一种虚浮感,似乎踩不稳脚下的土地。

    偏偏又那样的渴望,渴望心底最深处的那个结果。

    “祖母,父亲,三叔,你们怎么全部都在这里?”

    如清泉一般的声音从人群后面传来,带着些疑惑,又带着些泠然。

    端木紫只觉得头顶有焦雷炸开,轰隆隆的震得脑仁发疼。

    而这个声音落在她的耳朵里,蓦然间如同鬼魅一般,带着从地狱里渗出来的森冷。

    可是很快的,她就反应过来了,一定是事情有变,可是明明都死了人,那么死的会是谁?

    让人简单的跟端木青解释了两句,老夫人就拉着端木青的手,严肃道:“我们去看看。”

    端木青也收敛了刚才脸上明媚的笑容,严肃了神色,跟着众人往前。

    直到那躺在地上的人完全暴露在众人面前,大家才失声惊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