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地上的死去的人,看上去十分的可怖,嘴唇已然成了青黑色,严重蜕皮,额发全部被汗水湿透,显然是受了极大的痛苦。

    一身华丽的衣裳因为痛苦的痉挛而与地面摩擦,皱成一团,如同一块肮脏的抹布。

    “四哥!”一个带着极度不可置信的声音在人群后响起。

    李彦吉飞快地冲过人群,冲到地上的人面前,退下一软,便跪倒在地。

    在众人惊呆了的表情中,李彦俞冷清的声音突然间响起,“五弟,不要动,请太医。”

    不过十七岁的少年,脸上的沉着和稳重却是许多而立之人所不能及的。

    李彦吉和李彦定是府里后生辈中玩得最好的两个,而且同样都是嫡出,又不出色,所以,在府里十分亲近。

    此时哥哥突然陈尸眼前,对于李彦吉来说,比谁看到都要伤心。

    而李彦俞却并非如此,在齐国公府,他和李彦邦同样都被当做重点培养的对象,一文一武,在朝堂和皇帝的眼中,都是十分的出彩。

    只是外人不知,李彦俞虽然年纪轻轻,连中三甲,官至吏部侍郎。外表英俊,谈吐不俗,举手投足之间自然一股风流态度,但是实际上,他是一个十分追求完美的人,更是一个对自己未来有远大抱负之人。

    如李彦定李彦吉这般的兄弟,对于他来说,除了血脉上的关系,其他根本什么都不是。

    甚至于,他经常会觉得,如同李彦吉和李彦定这样的人,是他们齐国公府的杂草,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给他们惹来麻烦。

    所以此时李彦定的死,对于他来说并不是用来伤心和难过的,而是要弄明白他是怎么死的,他这样的突然间死去,给他们带来的会是什么。

    这个三哥一向冷漠,偏偏又十分的厉害,李彦吉和李彦定平日里十分害怕他,此刻,被他如此一说,李彦吉连哭都不敢哭了,哪里还敢继续去拉地上的哥哥,只好默默地坐在原地,静静地守着尸体。

    在这稍微显得有些尴尬的静谧中,太医终于急匆匆地赶过来了,紧跟着太医前来的,还有李茂李为李开李之李延吉。

    没有一会儿,二皇子赵御行也跟着匆匆赶来,当然还有总是紧跟着他的赵御风。

    经过上次的事情之后,赵御行就几乎没有在朝堂以外的地方露过脸,赵御风倒是哪里都去,态度却也依旧的内敛,从不露出一丝一毫的傲慢来。

    在众人凝重的神色之下,太医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番,得出的结论是,死于蝮蛇之口。

    这样的结论让所有人都十分讶异,且不说如今还未开春,蛇根本就不会出来,单说这里是永定侯府,每日皆有下人除尘打扫,蛇虫蚁兽之类尤其会重视,哪里会有蝮蛇?

    在场许多都是经历过大风浪的,都看得出来这其中定然有什么古怪。

    齐国公府四少爷死在了永定侯府,而且是在这样的冬天被蝮蛇咬死的,传出去,只怕各种说法的都会有。

    “查!”端木竣脸色冷凝着,眸中的光芒难得的肃立,“里里外外全给我查清楚,这蛇到底是怎么来的,从哪里来的都给我查清楚。”

    “倒是希望永定候果真能够给我们一个明确的答复。”蹲在地上的李为狠狠地看向端木竣,心中的愤怒喷薄而出。

    此时以经验过了,李为和李彦吉飞快地上前,将李彦定的尸首背起。

    虽然李彦定比之于李彦邦不知道差到哪里去了,可是,李彦邦十四岁便离家为西岐镇守边关,甚少回家。

    而李彦定无所事事,却是整天承欢膝下,虽然没有什么能力,但是对于父母的孝心却是十分真诚,时常会用心准备些好东西送给父母,博得双亲一笑。

    所以此时李彦定的死,对于李为来说,那是真正的痛。

    李凝霜早就哭成了个泪人,原想要上前的,却被李为一眼瞪了回来,那是一种她从来都没有看到过的眼神,似乎带着深深的恨意。

    端木紫却还没有缓过神来,身体筛糠一般的抖动着,只是此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李彦定的身上,谁也没有注意到她的不正常。

    好半天,眼看着地上的人都已经被放到了大舅舅的背上,端木紫方才回神。

    直接扭头看向端木青,却见她一脸云淡风轻地站在老夫人旁边,好像与这件事情完全无关,一副置身事外的模样。

    可是直觉告诉她,这件事情与她肯定有关系,可是她到底是怎么办到的,端木紫怎么也想不明白。

    明明是小月告诉自己李彦定说能够帮她搞定端木青,让她消失,可是为什此时躺在地上的却成了他自己?

    察觉到了端木紫的目光一般,端木青转过脸,四目相对之时,端木紫清楚地看到她眼里闪过的讽刺,浓浓的一抹,如同一根尖刺。

    很快,前去盘查的人就有一队急匆匆地回来了,其中一个管事手里拎着一个布袋子。

    还没等他靠近,众人就闻到了一股子浓烈的腥臭味。

    而那布袋子显然还在晃动,顿时,众人便知道了那里面是什么。

    李为将李彦定放下来交给李彦杰,十分激动地走近,“这是从哪里翻出来的?”

    端木竣瞥了他一眼,终究没有说更多,只是示意那个管事继续说下去。

    “回侯爷,这是阿亮带着人搜查来客的马车时,在李四少爷的马车上发现的。”

    “怎么回事?”李为想都没想,直接怒道,“难道生怕害不到我儿,还将着肮脏东西放在马车上,让他难逃此劫么?”

    端木家的人面露尴尬,李为话里头的意思十分明了,就是认为李彦定是被人害死的,此时有事发生在永定侯府,着矛头指着谁再明显不过了。

    “我们除了在李四少爷的马车上发现这些东西之外,还有一盒子的银霜炭。”

    管事的言语不紧不慢,显得十分有涵养,招了招手,示意后面的人将东西带上来。

    没想到这个管事做事倒是挺麻利,直接将那一炉子灰和没有烧的碳一并端了过来。

    这一下,十分明显了,那香炉上分明就是齐国公府的标记,且炉内炭灰还触手生温,明显就是灭过没有多久的。

    此时天气虽然还有些寒冷,但是早就已经用不上银霜炭这样的东西了,更何况看炉灰的样子,这火烧得还挺旺。

    此时的人虽然不需要如此温暖的环境,但是蛇却是需要的。

    在李彦定的马车上搜到蝮蛇和用来升温的火炉,这说明了什么已经不言而喻了。

    李彦俞和李茂的眸子瞬间变得十分深沉,一会儿看了看那管事,又看了看已经没有了气息的李彦定,就是不说一句话。

    李为却不如那两个淡定,这个儿子毕竟是他从小疼到大的,此时突然间就这么死了,心里的愤怒早就已经淹没了平日里的理智。

    “荒唐!”愤怒地吐出两个字,一双眼睛快要喷火似的看着那管事。

    “噗……是够荒唐的。”

    在这样严肃的场面上,突然有一个冷清的声音忍不住一般嗤笑出声。

    众人扭头一看,却是罗国公的大小姐罗琪瑕,她原本就生得英气,一双剑眉尤其显得侠义,此时这样的一声嗤笑,顿时让人觉得有什么贻笑大方的事情。

    罗琪瑕似乎根本就没有看到别人纷纷投向她的目光,径自自说自话,“都这么大个人了,天天在外面游手好闲,遛马斗鸡也就算了,竟然还玩起了那样的东西,这一下可把自己的命都给玩没了,还害得家人伤心,真是荒唐!”

    这话说得声音可不小,整个在场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罗琪瑕旁边的女眷们强烈的感觉到从李为身上散发出来的戾气,不知不觉便往后退,生生里罗琪瑕几步远。

    但是说话的人却丝毫不在乎,脸上的神情都没有改变一星半点。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李为瞪着一双怒眼,死死地看着那边不过刚刚及笄的少女。

    耸了耸肩,罗琪瑕似乎玩笑一般,“随便说说而已。”

    “你……”

    到底罗琪瑕只是一个小女孩,而李为却官至户部尚书,如何能够跟一个黄毛丫头较劲儿,李彦俞立刻上前,拉住伯父,神情冷凝,“此事涉及到舍弟的死,罗小姐还是不要乱说话的好。”

    面对这句半带威胁的话,罗琪瑕充耳不闻,径自去跟端木青说话去了。

    这样倨傲的态度,齐国公府还为曾遇到几个,端木青已经算是例外了,谁知道今日又来了个罗琪瑕,李彦俞饶是修养再好,心里也翻滚起丝丝怒意。

    就在李彦俞打算上前交涉的时候,端木青却走出人群。

    笑吟吟地给端木竣行了个礼,“这等大事,女儿本不应置喙,只是此事干系重大,女儿怕不说出来,会引起大家的误会。”

    端木竣摆手,“有话你就说。”

    “我今日倒是遇到两个人,因为行事鬼祟,便让人捆了,此时想想只怕与四少爷遇害之事有关呢!不如请上来好好问问。”

    小寒:呼呼~大家今天过得开森么?小寒很happy哦!真想把这份快乐也传给你们呢!现在小寒就乖乖码字去咯!争取能存点儿稿子加更!嘻嘻,请叫我勤劳的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