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如此一想,端木清的心忍不住碰碰乱跳起来,脑海中似乎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她极力地想要抓住,但是却无能为力。

    端木赫走了之后,天京一段时间里面都显得十分平静,永定侯府和齐国公府都没有任何的冲突,倒是让一干等着看热闹的人疑惑不已。

    一晃眼两个月过去了,正是桃李芳菲竞相盛开的时候,西岐也迎来了万寿节。

    西岐皇帝赵邺已经年近五旬,四月十五正是他五十岁寿辰,是以今年的万寿节较之于往年更加的热闹隆重。

    从四月开始,天京到处都洋溢着一种庄重的喜庆。

    各个寺庙也是忙碌不堪,只为了能够在皇帝寿辰那一日能够献上足够的手抄经文,为皇帝祈福。

    因为是皇帝的寿辰,作为后宅的女子是不需要有什么表示的,但是端木青如今已经是皇帝御口亲封的端慧郡君,却还是应该花点儿心思的。

    是以,四月还没有到,老夫人就亲自交给她一幅麻姑献寿和福禄寿喜,让她好好绣一幅双面绣。

    对于十三岁的端木青来说,绣这样一幅绣品确实是有点儿时间紧迫,但是此时的她身子里住的是二十三岁的灵魂,这样的东西早就已经不在话下。

    对外声称准备寿礼,舞墨阁的大门紧闭,谢绝见客。

    老夫人只觉得这样的安排再好不过,一个劲儿帮着掩护。

    而此时的端木紫和李凝霜也基本上都是闭门不出;周氏因为孩子的死,一直卧病在床;刘氏母女向来生活在别人注意不到的角落里。

    一时间,永定侯府里显得空荡荡的。

    借着这个机会,端木青轻而易举地就可以溜出府。

    此时的万庄银楼已经开始盈利,而且一直持续着越来越好的趋势。

    之前的每一次出面都是由端木赫代替着,这一次端木青自己亲自过来见刘勇,却将他吓了一跳。

    虽然一开始就知道,自己这家银楼真正的二东家,是端木赫的妹妹,却也没有想到竟然是一个十三岁的小女孩子。

    端木青当然没有忽略掉他眼里的犹豫和不信任,大大方方的露齿一笑,“刘掌柜,一直从哥哥口中听闻您的大名,却缘悭一面,今日实在是幸会。”

    再不相信,眼前的这个女孩子也确实是仅次于自己的大股东,若是当时没有她投入的一万两银子,此时万庄银楼也没有这么好。

    笑着谦虚了一番,便立刻让人上茶,也不拐弯抹角,笑问道:“不知道大小姐今日到银楼来是为何事?”

    端木青也不是喜欢绕拉绕去的人,此时听他这样问,也懒得继续周旋,便直接道:“我二哥哥如今放了外任,以后银楼的事情少不得还是要我自己亲自出面来打点,今天过来也算是跟刘掌柜来混个面熟。”

    刘勇能将那样一家银楼经营到今天的成绩,又怎么会是笨人,自然知道端木青是过来查账的。

    一面跟端木青应酬着,一面着人去将账本拿过来。

    端木青略微地翻了翻,心里便有了数,这重生一世之后,虽然有些事情发生了变化,但是大部分的东西还是跟前世一样。

    比如刘勇的这份才能。

    笑吟吟地合上账本,端木青笑道:“刘掌柜除了着银装,可有没有想过再做点儿别的什么生意?”

    刘勇一下子被问蒙了,万庄银楼他花了多少心思才刚做出点儿成绩来,此时如果突然间再做点儿别的生意,哪里有精力管这边?

    “做别的生意?”

    端木青笑道:“刘掌柜别紧张,我知道你的考量,只是现在我手里有一个很不错的机会,我毕竟是一个深宅小姐,而且对于经营管理方面也不如刘掌柜在行,方才有此一说。”

    刘勇原本就是个生意人,之前一直做着零零碎碎的小生意,虽然也赚了些钱,但是毕竟来钱慢。

    偶然间发现万庄银楼的商机,又刚好得到了端木青的资助,将这个银楼的生意整得蒸蒸日上。

    所以,他对于机会这个东西十分看重,知道那是一纵即逝的玩意。

    此时见端木青,原本就是一个贵族小姐,入股的时候又是十分豪爽地直接砸了一万银2钱,可以说,她算得上是钱权都有涉及之人。

    若是此时她真的有什么机会,说不定就是自己彻底改变命运的时候。

    “小姐请说。”

    端木青想了想,却招手道:“你附耳过来。”

    在刘永耳朵边耳语了几句,眼看着脸色变幻莫定,端木青也不急,只是浅笑着淡淡地看着他。

    眼看着差不多了,方才笑道:“这件事情刘掌柜好好考虑考虑,我也不急,决定了派人往永定侯府递个消息就是了。”

    从万庄银楼出来,端木青的马车却被人拦下了,为首的是一个穿着十分讲究的管家式的人物,言语也十分客气。

    “想必马车上就是端慧郡君了,我们家主人想请郡君前往栖水州一举,还望端木小姐给个薄面。”

    莫忘跟在端木青旁边,“小姐,他身后的这些人都是练家子,武功不弱。”

    端木青笑着用帕子掩了嘴,低声问道:“你们两个有没有把握赢得了他们?”

    莫忘眼露难色,“若光是对付他们,我们俩倒是有把握,只是,小姐你……”

    瞬间端木青便明白了,莫失莫忘两姐妹跟别人不一样,她们所学的都是怎么杀人,保护什么人并不是她们所学习的范围。

    此时端木青和采薇两个人都是手无缚鸡之力,她们想要顾全,只怕有些难度。

    “你们主人是哪一位?怎么请人吃饭也用如此特别的方式?”

    那男子也同样笑得十分客气,“郡君去了就知道了。”

    笑容越发的灿烂了,端木青点头道:“你们主人如此有趣,我心里也想要见一见呢!只是可惜,此时我忙得很,只怕没这个时间,不如下次,我们约个时间,好好畅聊畅聊。”

    一边跟他兜着圈子,端木青一边暗暗想着脱身的办法。

    似乎看出来她的用意,那管家模样的男人笑道:“郡君不用犹豫,我们主人可是十分有诚意的,知道郡君与四小姐关系十分要好,所以,已经先行请了四小姐前去呢!”

    端木青的指甲一下子扣进了掌心,竟然敢拿素儿来威胁他。

    最好不要让她脱身,否则,她会让他死得很难看。

    “看来你们主人的盛情,端木青实在是却之不恭了,那么烦请前面带路吧!”说完也不理会他们,自己直接进了马车。

    “我不要你们确保我的安全,莫忘,到了地方,你迅速地隐匿起来,采薇跟我进去,你到时候只要帮我看着素儿就好了。

    至于莫失,让她给我盯好,那个人,不管是谁,控制好他就是了,敢这样跟我叫板,我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很少露出这样狠戾的神色,让莫忘有一瞬间以为面前的女子,是听风楼里雷令风行的掌门。

    “可是,莫失莫忘的任务是保护小姐。”

    一个较莫忘更加清冷的声音突然间冒出来,莫失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间出现在了眼前。

    端木青脸上并没有现出奇怪的神色,前世赵御风便收罗了听风楼的人,如莫失这样的暗中呆在身边陡然出现的也并不是没有见过。

    “那是黄芪给你们的任务,但是黄芪也说了,你们是我的人,我叫给你们的任务才是对你们来说最重要的。”

    姐妹两个对视一眼,认真地点了点头,瞬间便一同不见了。

    采薇却是被吓得不轻,再看自己家的小姐,如泰山般淡定,心下立刻像是吃了定心丸一般,渐渐平复。

    有小姐的地方才有她,有小姐在,她们绝对不会吃亏的。

    栖水州是天京一座十分华丽的酒楼,建在天京城里唯一一条河河上,两边都是用实心红木搭建的长桥,从上而下地看过去,犹如凌于水上一座浮洲。

    名字也由此而来,但是这里是出了名的销金窟,来者非富即贵。

    端木青也只是曾经跟赵御风来过一次,里面的装潢可以称得上是美轮美奂。

    跟着前面的人下了车,端木青带着采薇目不斜视,径直往最里面的包厢走去。

    直走到一扇雕着海棠春睡的包厢门前,那人方才停下来,笑吟吟道:“郡君请进,我们家主人就在里面等着。”

    “齐国公府好气派,邀请端木青这般的小女子竟然也在这样气派的地方。”

    闻言男子一怔,随即又恢复正常,这个女子既然能够让主人如此恨之入骨,自然有她的过人之处,能够猜到些什么也实属正常。

    端木青却并不完全是如他想象的那么清楚,而是因为前世赵御风带她过来,就是因为受了李彦俞的邀请。

    才想到或许这原本就是齐国公府暗地里的产业,光看这男人脸上一闪而过的表情,就知道自己猜对了。

    推开门,端木青一眼就看到一脸倔强眼睛里,却闪着泪光的端木素,一动不动地坐在位子上,心下不由恼怒。

    再看那坐在主位上的男子,却是一脸的嘲讽。

    ~~~~~~~~~~~~~~~~~~~~~~~~~~~~~~~~~~~~~~~~~~~~~

    小寒:谢谢纵横wangwang53同学的月票和打赏,小寒会继续努力哒!

    今天算是暑假的最后一天了,也是小寒的最后一个暑假了,先在这里祝福各位还在学校的童鞋们新学期开开森森的哈!但是放心,小寒的坑品还是不错的,一定会勤劳码字,保持不断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