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就在天京乃至整个西岐为皇帝寿辰而忙得一团乱的时候,天京却突然间爆发出一个大新闻。

    被称为西岐第一酒楼的栖水洲发生了命案。

    齐国公五少爷不知道在第二天早晨被发现吊在栖水洲的桥头上。

    据看到的人说,李家五少爷死状十分难看,整个头被割下了五分之四,只剩下一点点皮肉连接着身子和头颅。

    四肢都被砍断了,就堆放在尸体的下面,一张脸却是干干净净,如同睡着一般,教人看得心惊。

    消息传进皇宫,皇帝震怒,立即下令严查。

    由于万寿节将近,死者又是齐国公府的嫡孙,皇后的侄子。

    是以京兆尹和顺天府几乎是马不停蹄,立刻将栖水洲里里外外翻了个遍。

    让人讶异的是,最后竟然查出这个栖水阁与当年的白焰教有勾结,皇帝听闻十分愤怒,毅然将栖水阁封了,所有财物充入国库。

    而栖水阁的产业也由顺天府登记造册,允许他人购买,所得的银子,用于国库开销。

    听着采薇的来报,端木青脸上表情也没变,依旧安安静静地给端木素熬着药。

    对于端木素来说,那日的事情实在是太过于血腥,当看到莫失面不改色地将那李彦吉的手砍下来的时候,瞬间就晕了过去。

    但是端木青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将她带了回来,慢慢等她心情平复。

    端木素看着面前的姐姐,突然间觉得有些心疼。

    她也不知道是为什么,这样的感觉来得有些莫名其妙。

    将药倒入碗里,吹得冷了,端木青方才用汤匙舀了送到她嘴边,“不烫了,喝吧!”

    这一次,端木素却轻轻地推开了她的手,眼睛定定地看着她,“姐姐,我不怕你。”

    端木青心里“咯噔”一声,看着面前不过九岁的女孩子,心里不知道作何滋味。

    原本她是一千个一万个不希望端木素参与到这样的事情中来,她只希望妹妹平平安安的过完一生,来弥补自己心里前世对她的歉疚。

    却没有想到她会被生生地拽进这样的肮脏事情中。

    说心里没有担忧是假的,端木素毕竟只是一个小小的女孩子,若是她看到那样的自己,心里产生害怕与厌恶,日后她该以怎样的态度去对她呢?

    “姐姐,你是不是心里有许多的事情?若是不可以告诉素儿,那就不要说好了,但是,素儿永远都是你的妹妹,不管你是怎样的你。”

    端木青默然间笑了,将汤匙递到她面前,“那就好好喝药,不是姐姐不告诉你,而是你太小太弱了,等你身体好些,长大了些,也许你还可以帮帮姐姐呢!”

    终于展露笑颜,端木素笑着点头,乖乖滴将药喝了,方才问道:“为什么京兆尹和顺天府一起查也查不出那天的事情来?”

    端木青笑道:“那天的话不过是匡李彦吉的,我出府是偷偷的出去的,又怎么会坐在永定侯府的马车里,他那日不过是一直都跟着我,忘记了这一点了。

    若是当时没有莫失莫忘在身边,我在那里遇难时不会有人知道的。

    只是可惜,他太草包了一点儿。而且我让他闹出这么轰动的一招,就是为了让陛下来查这件事情。

    只要一查自然能够查出来那栖水阁是齐国公府的产业,别人不知道着栖水阁到底有多华贵,皇帝的人进去看了,难道还能不清楚么?

    齐国公府虽然势大,但是公然开出这样的一间茶楼可就不单单是赚钱那么简单了。

    要知道去的人都非富即贵,着拉拢党羽的罪名可是不小的,皇帝都查到那份上了,齐国公府也不是傻子,弃卒保車的道理难道还能够不知道?

    皇帝捏出这么一个罪名,就是告诉齐国公府,这一次放他们一马罢了,齐国公府哪里还敢有话说。”

    采薇在一旁脸色平静,好像端木青说的是在平常不过的事情。

    但是端木素心里却是掀起了惊涛骇浪,这是第一次端木青对她说这些事情。

    然而,姐姐身边的丫鬟却如此沉得住气,她对姐姐的了解实在是太少了,平日里的姐姐到底都在做些什么。

    转眼看到她消瘦的肩膀,突然间想起黄姨娘,也是这样的消瘦,一辈子都在为自己操心。

    现在姐姐大概也是在为了些什么而劳心劳力的吧!

    端木青不知道她心中所想,只是笑道:“好了,这些事情你还不太明白,只要记住一件事情,你好好的养身子,好好替我照顾好祖母和父亲,就行了。”

    关于栖水洲的命案在京兆尹的告示和齐国公府的沉默中很快就被万寿节的热闹掩盖了。

    因为临近万寿节,为了不破坏好日子,李彦吉的葬礼简单的有些过分,几乎都没有看到什么吊唁的亲朋。

    随意摆了两天的酒席就算是过完了整个葬礼。

    端木紫从齐国公府回来的时候脸色十分差,看到端木青的目光像是要将她一口吞下肚中似的。

    这些想也明白了,别人不知道李彦吉是怎么死的,齐国公府还能够不知道么?

    端木紫和李凝霜这个时候跑去齐国公府吊丧,莫氏都快要将她给吞下肚中了。

    不管这端木青和李凝霜关系如何,到底端木青也是永定侯府的人,而李凝霜却是她名义上的母亲。

    就算是端木青自己跟齐国公府过不去,也是因为这个姑奶奶的缘故。

    是以一腔恨意没有办法对别的地方发作,全盘地都朝着李凝霜泼了。

    李老夫人自从上一次李彦定死了,心里就对永定侯府十分怨恨,连带着吃不住一个后辈的李凝霜也不满起来。

    这一次又折了一个孙子,虽然并不是什么俊杰的人物,可毕竟是自己身上下来的人。

    李凝霜说到底也只是一个庶出的女儿,孰亲孰远十分了然。

    是以看到莫失毫不讲理地对她发难,却也不愿意插上一脚。

    在她心里,多多少少还是会将两个孙子的死算在李凝霜的无能上。

    在娘家受了一肚子的气回来,去看到端木青端木素陪着老夫人在荣禧堂里言笑晏晏,心里便十分不喜,脸上都兜不住了。

    偏偏老夫人像是没有看见一般,只吩咐她节哀顺变,早些休息。

    从荣禧堂出来,李凝霜一口气闷在心里,憋得难受。

    却看到端木紫带着小丫头笑脸盈盈地走过来,“夫人这回娘家的几天,大伯母将你们文华轩的东西好好清点了一下,该换的都为你换过了。”

    端木紫微微蹙眉,“姐姐这话什么意思?”

    端木青笑道:“妹妹这怎么都不知道了?万寿节将近,东离的皇帝会亲自过来给陛下拜寿,来的人到时候肯定多,难保就会有些贵客来我们府上串门,倒时候看到到处都是陈旧不堪,那就跌了我们永定侯府的面子了。”

    “那怎么也不跟我们说一声,非得要在这个时候清点?”

    李凝霜的言语像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一般,看着端木青的表情十分阴冷。

    像是自动忽略掉了她眼底的恨意,端木青笑盈盈道:“这没有办法,眼看着就万寿节了,谁知道你的侄儿突然间就没了呢!总不能因为你侄儿没了就耽搁大事儿吧!说来说去,还是时候不好呢!”

    “你!”李凝霜一口银牙几乎都要咬碎,她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这个女孩子这样的毒舌呢?

    竟然说她侄子死得日子不好,她为什么不想想是谁做的呢!

    “大小姐,人在做天在看,杀人可是要偿命的。”

    端木青原本已经转开来的视线又移到她的脸上,依旧是一脸的笑意。

    “是啊!夫人,你可真要记得,人在做天在看,杀人是要偿命的。”

    李凝霜明明看到她脸上满是笑意,但是那一双眼睛却像是千年寒潭一般,印照着人的灵魂。

    生生打了个激灵,李凝霜也不欲与她多说,飞快地扶着端木紫的手就往文华轩去了。

    看着她飞快的脚步,端木青终于敛下了笑颜,冷冷地看着那个已经走远了的身影。

    “小姐,”采薇淡淡开口,“一切已经安排好了,我们回去吧!”

    端木青点头,却在凉亭里看到韩凌肆,一个人正在煮着茶。

    不知道他是怎么煮的,老远竟然就闻得到茶香。

    想了想,端木青还是走了进去,“听说你过后天就要搬走了?”

    韩凌肆转过脸,一脸痞痞的笑容,“青儿舍不得我?”

    端木青站在原地没有动,“下次可不要随便烧了自己的屋子了,不然大哥不在,我可不能够保证你能来这里常住。”

    “屋子里有东西不干净,不如直接烧了干净。”韩凌肆一脸的不以为然,从头泡茶中捞出两只茶杯,“喝茶吧!”

    略微地思索了一下,端木青还是坐到了他的对面,“大皇子煮茶的技术好像很不一般呢!”

    韩凌肆笑了笑,斜看着她,“倒是不如大小姐对齐国公连消带打的那一招。”

    端木青笑而不答,这个男人太过于深沉,总会让她有一种危险的感觉。

    是不是刚才她就不应该走进来?

    韩凌肆完全地忽略她脸上表情的变化,接着道:“今日在这里见青儿是想跟青儿谈一件事情。”

    端木青心里一惊,随即也不得不点头,确实是他在找她。

    而她却还真的进来了。

    “我父皇就要来西岐了。”韩凌肆一双凤眼微微眯起,嘴角带着些许的笑意看着她,眼底却一片认真。

    “我已经听说了,东离皇帝陛下写的信大皇子不是已经公布过了么?”

    “但是父皇过来对于我来说不一定是好事。”韩凌肆自动忽略她的毫不在意,眼睛里依旧是十分认真地样子

    ~~~~~~~~~~~~~~~~~~~~~~~~~~~~

    小寒:发书一个月了,十分感谢亲们一路的支持,也希望以后大家能够继续如此支持小寒,更希望亲们可以和小寒多多交流,让我认识到自己的不足和大家的看法o(n_n)o

    另外,小寒很想说,可不可以少扔点儿鸡蛋啊!那绝壁不是用来补身子的,小寒稀饭的是花花o>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