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可是端木青却根本不说话,就是那样没有表情地看着他,他说的是什么内容她似乎完全都不在意。

    “我想请你帮个忙。”

    “哦?”终于开口,端木青却皱了眉,“大皇子会不会是弄错了,你那样神通广大,怎么会想要请我帮忙?”

    韩凌肆突然间移到端木青旁边的座位上,“因为只有青儿可以帮我。”

    “如果我说不呢?”端木青脸上露出笑意。

    “你不会不同意的。”

    就在端木请错愕间,韩凌肆突然间扑过来,还没来得及反应,双唇就被一阵火热覆盖。

    睁大了眼睛,端木青只看得到那一双凤眼里的沉静。

    没错,是沉静,没有感情,也没有戏谑,从来没有看到过的出现在韩凌肆眼里的。

    “你们在做什么?”

    一个暴怒声突然间响起,韩凌肆方才慢慢地将端木青放开。

    一转身,端木青就看到端木竣陪着皇帝赵邺走了过来,身后跟了一大群的人。

    而其中最为耀眼的就是穿着华丽衣衫打扮得犹如凡尘仙子的安宁郡主了。

    赵御风和赵御鸿赵御玄跟在后面,见此状也是吃了一惊。

    端木青也想不到韩凌肆如此这般就是为了损害自己的名声,直到此时才想起将他推开。

    韩凌肆不以为然,脸色十分平常,没有一丝恼怒,显然这在他的意料之中,更加显然的是,此时他已经达到了他的目的了。

    一堆错愕的人当中,反应最为激烈的就属安宁郡主了,此时她竟气得浑身发抖,头上钗环泠然作响。

    已然顾不得皇帝在场,径自走到两人面前,扬起手就往端木青脸上甩去,“贱-人!”

    在场所有人都想不到安宁竟然跋扈至此,皇帝、端木竣和赵御鸿同时惊呼出声。

    端木紫却心头一喜,被端木青大庭广众之下扇了好几个巴掌,还被挑唆得被馥甄公主赏了一顿耳光,这一次总算可以讨回来一点儿了。

    但是出人意料的是,并没有听到耳光的声音。

    再一看,安宁郡主的手已经被韩凌肆捏在了手中,一双凤眸里现出从来未曾有过的狠戾。

    安宁一张俏脸被气得粉白,瞪着一双眼睛看着韩凌肆,没一会儿便蓄满了泪水。

    “凌哥哥,你怎么可以护着她?她这样勾引你,简直该死!”

    皇帝对安宁郡主的宠爱,整个天京无人不知,此时听到她如此哀怨的倾诉,所有人的视线便都落在了端木青脸上。

    万万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更加想不到这个韩凌肆莫名的不按常理出牌,竟然使出这么一招。

    心下不由恼恨不已,可是偏偏此刻情况不明朗,贸贸然说是韩凌肆故意如此作为,只怕会有什么不利情况。

    “我喜欢她!”

    十分坚定的四个字从薄薄的嘴唇里吐出,韩凌肆的脸上没有一丝的玩笑。

    认真的态度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十分吃惊。

    皇帝从来都认为韩凌肆是最为放荡不羁的人,他们相处也算是良多,就算是平日里博弈,他也总是漫不经心之间输赢,从来未曾在乎过。

    对于女人,更加没有放在心上,他与很多女人有瓜葛,却从来表现得十分风雅,十分君子,没有牵扯进过任何的桃色纠纷中。

    与他有关的女子都是十分出名而且身家清白之人,非普通的烟花女子可比。

    万万没有想到在今日他竟然会与永定侯府的大小姐发生这样的事情,更加没有想到他会这样坚定对说喜欢这个女子。

    忍不住将视线投向他旁边那个曾经给自己带来过震撼的女子,只见她微微垂着眼角,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完全隐藏在安宁和韩凌肆之下。

    从这一点看,确实不是一个简单的女子。

    “你在说什么?你怎么会喜欢她?我才会成为你的妻子,你父皇已经说了,希望皇舅舅可以在西岐为你找一个姑娘嫁与你为妻,皇舅舅已经决定让我们成亲了,你怎么会喜欢她?”

    安宁只觉得韩凌肆说的那句话是一个笑话,她喜欢他这么多年,一心一意地等待着。

    虽然他从未说过什么,可是在她的心里,一直都自以为是地认为他们的婚礼时迟早要来的。

    怎么能够想明白突然间闯出这么一个端木青来。

    韩凌肆脸色变得铁青,“我已经说得很明白了,我喜欢端木青,不是说要在西岐找一个姑娘么?”

    说着话便又转脸看向皇帝,“那么韩凌肆请求陛下赐婚于臣与端慧郡君。”

    韩凌肆虽然是质子身份,但是碍于东离和西岐的实力与关系,皇帝并不曾为难他,而且给了他一个象征性的小职位,是以,对于皇帝,他也同样自称为臣子。

    “你这是在说什么话?她怎么做得了你的妻子,她不过是个郡君而已,怎么配得上你?她身份有我煊赫么?她长得有我好看么?她有我才艺出众么?”

    听着这话,端木竣的脸色顿时便黑了下来,

    无论眼下这件事情多么不合时宜,但是端木青是他的女儿,他怎么能够容忍别人如此贬低,当下脸上便十分难看了。

    皇帝不是安宁,自然立刻便想到端木竣的反映了,立刻出声呵斥道:“安宁,你在胡闹什么?堂堂一个郡主,如此不分场合胡言乱语,将我皇家颜面置于何处?”

    “皇舅舅,我……”

    从来未曾被皇帝如此训斥过,安宁登时便委屈得落下泪来,只是皇帝立刻便将她的话给打断了。

    “还不退下?!”

    韩凌肆这才放开安宁的手,歉意地对皇帝道:“陛下,臣也是情不自禁,这些时日,在永定侯府住着,与端木小姐也算是熟稔,所为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所以……”

    说完脸上还露出羞赧的神色来,好像刚才的那一幕确实是他一个情不自禁所为。

    端木青眼底冰冷一片,心底恼恨不已。

    早就知道这个男人是个危险分子,刚才又为何会靠近?如今这样的局面自己都已经控制不了了。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自己的清白算是毁了,不管她承认不承认。

    皇上此刻顾着永定侯府和东离的面子也一定会答应这桩婚事。

    那么自己呢?

    若是不嫁给他,传出去,自己还好些,重生一世,原本就没有想过还要嫁人。

    但是永定侯府的名声也算是全都给毁了。

    若是嫁给他?

    被这样的想法吓了一跳,忍不住再去看韩凌肆。

    这样的男人,她如何能嫁?

    她尚有许多事情未完成,别人可能还好说,他,太过危险。绝对不行。

    眼下无论如何都不可以。

    “父皇,儿臣这些时日一直有一件事情想求赐于父皇,原本还想要过几日,但是此时却是不得不说了。”

    赵御鸿突然间从后面一大堆的皇子中站出来,脸色如寒霜般道。

    皇帝目露疑惑,此时事情亟待解决,怎么一向懂事的老九突然开口了?

    但是众人都在,断然没有这样拂他面子的道理,微微点头,“你说。”

    “儿臣,想要赢取端慧郡君为妃。”

    在场所有人都吃了一惊,包括端木青。

    “你说什么?”

    皇帝怎么也想不到此刻儿子嘴里说出来的会是这么一句话,语气里已经有了不快。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边安宁和韩凌肆还没有安排好,那边儿子又过来捣乱了。

    端木竣心下顿时慌乱了,一家女有百家求自然是好事,可是此时这个情况却是微妙得很。

    这两个人,一个是皇帝的爱子,地位煊赫。

    一个是东离的质子,身份微妙,任何一个都不是能够轻易得罪了的。

    重要的是,他这个做父亲的却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面对这样的局面。

    先不说此时已经完全没有了他决定的权利,就算是想要商量商量也是不可能的。

    “儿臣请求父皇为儿臣和端慧郡君赐婚。”

    赵御鸿的语气丝毫不变,坚定而执着,似乎完全没有听出皇帝语气中的薄怒。

    “儿臣从第一次见到端慧郡君时,便对郡君一慕倾心,请父皇成全。”

    皇帝此时却并没有开口,而是若有所思地看着跪在地上的儿子,捻须不语。

    端木青脑海中却在飞快地盘算着。

    她也料想不到赵御鸿会突然间请求赐婚,如今这局面,只怕这两个人当中,皇帝必定会指定一个人了。

    可是无论是谁都不是她想要的。

    帮助赵御鸿不过是因为要对付赵御风罢了,她已经不再想要做那个成功者背后的女人了,不管那个人是谁。

    虑及此处,端木青走上前,朝着皇帝行了个大礼,方才跪着抬起头来,定定地看着皇帝。

    “陛下,臣女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