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一时间,这个大家口中的女主角便抓住了所有的目光。

    皇帝正是头疼的时候,看到端木青如此,就好像看到了转机一般。

    若是端木青选的是韩凌肆还好,到时候他只要一道圣旨抛下去,不算是亏待了老九,在天下人面前也算是全了一段佳话。

    但是,她若是选了赵御鸿……

    皇帝不由微微蹙了眉,这是不是老九用来拉拢永定侯府的手段?

    经过上次元宵暴乱的事情,永定侯府如今的地位已经蒸蒸日上了,难道是因为这个缘故,让老九盯上了端木青?

    那么此时端木青这番作为到底是为了韩凌肆还是为了赵御鸿呢?

    想到这里,皇帝又有些头疼了,该不该让端木青说呢?

    跪在面前的女子有一双沉静如水的眸子,看上去纯净无暇,好像红尘万丈丝毫不能沾染。

    但是这都是假象,经过上次的事情,他已经认识到这个女孩绝对不简单,那么,她有没有那个野心呢?

    看着皇帝看向自己的眼神,端木青心里不由“咯噔”一声,暗道不好,只怕皇帝心中已经有了决定,不会让自己说出什么话来。

    “九皇子,我和青儿两情相悦,还请九皇子就不要横插一杠了。”

    韩凌肆自顾自地走到端木青身旁,挡住赵御鸿看向她的视线,一双凤眸冷冷地看着他。

    众人都知道韩凌肆为人不羁,却也没有想到他作为一个质子,竟然嚣张到这样的程度。

    皇帝却不以为仵,一双眼睛十分认真地看着他,好像在鼓励他继续说下去一般。

    韩凌肆却也丝毫不负皇帝的所望,从怀里掏出一个东西扔到赵御鸿面前,“青儿之前不知道你送的寿礼是什么才会接受了,后来发现之后就交给了我,让我代还给你。”

    只见一块圆形的血玉玉佩静静地躺在赵御鸿的因跪着而铺开来的衣摆上面。

    西岐的习俗,未婚男女之间是不可以互赠玉佩的,玉佩那是作为定情之物而赠与心爱之人的。

    赵御鸿万想不到自己送给端木青的东西竟然会落在了韩凌肆手里,而且还是以这样的方式还给了他。

    不由抬起眼看向端木青,偏偏韩凌肆此时挡在两人中间,他根本就看不到那一双期待中的眼睛。

    而端木青更是吃惊不已,那天赵御鸿将那只盒子送给了自己之后,她就随手放在了一个地方,根本就没有留意里面是什么。

    谁知道竟然回落到韩凌肆的手里。

    赵御鸿是知道端木青身边的莫失莫忘的,若不是端木青给的,这块玉又怎么会在韩凌肆手里?

    难道她真的对自己无意?那为什么要那样子帮自己呢?

    众人十分惊讶于今天发生的这些事情,谁都想不到来到这里竟然可以看到这样的好戏。

    眼看着韩凌肆竟然那样子维护端木青,安宁心里有如火烧,“端木青你什么东西?一个未出阁的女子竟然与男子如此勾勾搭搭,真是丢尽我们西岐人的脸。”

    她突然的出声,将这里尴尬的沉默倒是化解了一些。

    皇帝心里却是松了一口气,只要端木青开口说中意的不是老九,那就一切好说。

    “端慧,你有何话说?”

    跪了许久,皇帝才问出这么一句话,端木青心底不由苦笑,此时说什么都晚了。

    韩凌肆分明是算好了一切,非逼自己嫁给他。

    皇帝最为忌惮的就是皇子们结党营私,暗自坐大,将他踹下皇位。

    韩凌肆这么一来,似乎是有意将赵御鸿和永定侯府拉到一起,这样,就使得皇帝不可能同意她和赵御鸿的婚事。

    而近日赵御鸿这么一说,顿时将她的所有后路都断了,她就只能够在这两个人之间选择。

    只是,她真的不甘心。

    “臣女答应过母亲,不到及笄,不说人家。”

    只能够先使用拖字诀了,端木青心底里哀叹一口气。

    “青儿,这事儿我知道,你放心,我会等到你及笄的,只是我们先请求陛下给我们赐婚,让我父皇放心就好了。”

    端木青一口气堵在胸口中,异常的难受。

    他如此说,分明是想让人误会他们之间早就已经私相授受了,此时不过是互相唱和着提到明面上来而已。

    端木竣跟随皇帝也有十多年了,虽然不敢说能够完全猜得透皇帝的心思,却也能够揣度一二。

    显然皇帝跟本就不想让端木青嫁给任何一个皇子,而韩凌肆刚好抓住了这一点,加上赵御鸿的横插一杠,此时女儿就只能够嫁给他了。

    眼睛不住地打量起韩凌肆,这个东离质子到底是个怎样的人?他能够给女儿幸福么?

    想起已经过世的妻子,端木竣感到一阵难过,她唯一的女儿,难道也不能够照看好么?

    “陛下,臣有话想说。”

    端木竣恭恭敬敬地行了一个礼,神情显得十分庄重。

    皇帝难得看他有如此坚定的眼神,似笑非笑道:“你说就是。”

    “先室性子恬淡,与微臣相识于乡野,不想后半世因功名所累,再无法回到心中那般广阔的天空之下,最终郁郁而终,微臣曾答应她,无论如何,青儿的婚事,微臣一定让她自由自在,不求富贵,只求心安。”

    端木竣说得不急不缓,但是语气里的哀戚却显而易见,让人听之动容。

    端木青十分意外,一向讲求中庸,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绝对不出头的父亲此时竟然会为了自己的婚事如此与皇帝说话。

    不求富贵,此时无论是赵御鸿还是韩凌肆都算是富贵场中人,那岂不是说这两个人他都不要么?

    “侯爷,请您放心,我与青儿是两情相悦,若我取得青儿,绝对不会让她受半点委屈,若是青儿喜欢乡野的生活,那么我便放弃一切,陪她游戏山水之间。”

    韩凌肆的话像是一种保证一般,在这样多的人面前,落地可闻。

    端木青皱紧了眉头看向他,这个韩凌肆究竟要做什么。

    像是感觉到她的目光,韩凌肆转过身,定定地看着端木青,“青儿,你放心,只要你能成为我的妻子,我一定满足你所有的要求,绝对不束缚你任何事情。”

    端木青看着他的眼睛,却看不到一丝虚假的意味,难道他竟然这样会演戏么?

    但是当着皇帝的面这样说,就意味着没有反悔的余地了。

    “你成为我的妻子,不过是换一个身份做你的事情,还不会牵连到永定侯府,我们互惠互利就好。”

    韩凌肆突然凑近身子,在端木青耳边喃喃道。

    想不到在皇帝面前他也如此作为,端木青心里吃惊,听到他的话,却若有所思。

    一双眼睛定定地看着他,能够相信他么?

    但是此时,她真的无路可退了。

    别人听不到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对话,只觉得如同一对年轻人喃喃私语,说不出的亲昵,便更加相信他们之间早就有了私情了。

    一时间,各种想法都有了。

    端木紫不知道为什么,从心底里升起一阵快-感来,在她眼里,韩凌肆除了长得好看之外,根本就一无是处。

    不过是一个东离送来的质子而已,不但在西岐没有地位,就算是到了东离,也不过是个不受宠的皇子。

    端木青嫁给他,再好不过了。

    赵御鸿却狠狠地捏紧了拳头,他打从心眼儿里不相信,端木青会喜欢韩凌肆。

    这个特别的女子应该是自己的才对,他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动了这个心思,尽管他明白,不应该将心里的那份感情表现出来,那太危险了,却神使鬼差地就将玉佩送了出去。

    只是却万万没有想到韩凌肆会当众求婚,更加没有想到在那一刻,他的心竟然会那样紧张。

    好像完全都没有经过大脑的思考,就说出要父皇赐婚的话来。

    果然就发现了父皇的怀疑,这么长时间的谋划几乎功亏一篑。

    让他再也不敢轻举妄动。

    只是此时见到那两个人那样亲昵的行为,心底里就像是突然间长出了一根利刺,狠狠地刺着他的心。

    但是,此时再也不能够冲动了,再冲动下去,只会破坏自己的计划。

    不急,他在心底狠狠地告诉自己,时间还长,端木青至少要等到及笄才出嫁,那个时候,指不定已经有什么样的变化了。

    端木竣听了韩凌肆的话,心里竟有些放心起来,这个男子虽然地位不高,但是从端木赫的嘴里听来,人品应该还不错。

    重要的是,他敢当着皇帝的面说出这样一番话来,也算是将青儿放在了心里。

    只是不知道青儿是怎么想的,她对他有没有感情呢?

    经过自己跟秋恬的事情,端木竣领悟到,其实外面的人怎么想都不重要,重要的两个人自己感到快乐和幸福。

    “哈哈哈哈,”还是皇帝首先笑出声来,“看来爱卿要喜得佳婿了。”

    这一句话看上去轻飘飘的,但是却有种板上钉钉的厚重感。

    端木竣并没有显得十分开心,而是转脸看向端木青,眼睛不住地询问女儿,似乎在告诉她,若是她不同意直接说出来就好。

    端木青一抬头就看到父亲如此的眼神,心里只觉得一暖。

    “想不到今日竟然促成这样一桩婚事,倒是让朕意外,端慧郡君聪慧端庄,不光是朕的儿子看上了,君昊却也倾慕于她,可见爱卿有福啊!”

    皇帝的语气十分高兴,似乎促成这一桩婚事于他而言是多么值得庆祝的一件事情。

    端木竣脸上的笑容并不十分热烈,只是谦卑的感谢皇帝的赐婚。

    “鸿儿眼光不错,只是端慧郡君与君昊算是两情相悦,所谓君子有成人之美,父皇日后再为你找一位德艺双馨的女子如何?”

    事情已成定局,赵御鸿哪里还能说什么,只有笑着点头,“谢父皇恩典。”

    这就是皇室的悲哀,端木青心里一动,忍不住看向赵御鸿,刚好对上他看过来的哀怨的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