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却只能够报以歉意的回眸。

    “皇舅舅,你明明答应我的,你……”

    相对于其他人的松了一口气。

    但对安宁来说她动用了多大的关系,使了多少手段,才让皇帝明白自己心里就只有韩凌肆,此生非他不嫁的。

    终于说动他答应这婚事,谁知道突然间冒出这么一个端木青,毫无征兆的就成了他的未婚妻。

    她怎么能够甘心。

    此时皇帝听到她的话,却似乎十分的不耐烦,再一次打断。

    “安宁,朕已经说得十分明白了,对鸿儿说的话朕不想再说第二遍,而且你得要记住,你始终都是个姑娘家,如此这般成什么样子?”

    今天的一切都很反常,皇舅舅从来都未曾训斥过她,此时却一而再再而三的厉声教训。

    这让安宁觉得十分委屈。

    狠狠地盯着皇帝看了两眼,干脆转身跑开了,竟然全然不顾礼仪。

    皇帝不开口,谁也不敢前去拉她,只能看着她自己一个人跑开了。

    皇帝这一次来永定侯府,是有事要与端木竣相谈,只是没想到会发生这样一个插曲。

    事已如此,便转身和端木竣一同前往书房。

    众人也跟着前去,一时间,便又只剩下了端木青和韩凌肆。

    日头已经悄悄爬高,显得有些燥热起来。

    伸出手,端木青遮住眼前的阳光,蓦然间觉得刚才就像是一个晃神间的幻象一般。

    “我刚刚说的是真的。”韩凌肆的身影毫无意外的在身后响起。

    端木青头也没回,看着透过指缝外的阳光道:“为什么是我?”

    “我需要一个西岐的女子做我的王妃,你比较适合。而我,相对于其他人也比较适合你。”

    他的声音很平静,很认真,也很坚定,让人听着有一丝丝不容反抗的霸道。

    此时人走光了,脑子终于不再那么纷乱,端木青开始思考他说的话。

    沉默了好一会儿,她不得不承认,他说的是对的。

    虽然重生之后,她没有想过要嫁人,但是这并不能够由自己决定。

    凭着她的身份,所能够嫁的人也都是些官宦贵族,无论是出于什么原因,都一定与永定侯府有关。

    到底还是会将永定侯府牵扯到派系之间,就如同前世那样。

    思来想去也就只有韩凌肆没有,因为他只是一个质子,一个与西岐政治毫无关系的质子。

    回到亭子里,端木青将冷透了的水倒掉,重新舀了一壶清水,放在火炉上慢慢的烹煮。

    “我不需要一个夫君。”拿起旁边的小扇子,像是无意识一般地扇着炉子里的炭火,并未看他一眼。

    “你可以只挂着王妃的名头。”

    抬起头端木青看着他:“你必须要保证不干涉我的任何事情。”

    韩凌肆看着她:“在不损害我的利益的前提下。”

    端木青终于露出笑容道:“你这样说我就放心了,那看来我们得要好好长谈一次了。”

    垂眼看着桌上的炉火,韩凌肆终于又带上了戏谑的笑容:“现在不是正好么?不过最好换个地方。”

    一壶茶竟然喝到了半下午。

    从文雅轩里出来的时候,原本带着的些许的担忧也飞到了九霄云外。

    既然她和韩凌肆并无利益冲突,挂着一个夫妻的名头做事有什么不好?

    当天,赐婚的圣旨就下来了。

    老夫人对于端木青的这桩婚事显得不是很欢喜,总觉得端木青嫁给韩凌肆有点儿低嫁的味道。

    但是事已至此,却也没有办法。

    再过了一日,韩凌肆便搬回了新府邸。

    临走之前,还送了端木青一只价值不菲的镯子。

    看到他真心的将端木青放在心上,老夫人也算是心里好过了一点儿。

    于是,潜下心来替端木青准备嫁妆了。

    东离皇帝亲自前来,让赵邺十分高兴,就连天京的街道都修整过了。

    东离皇帝韩渊年不过四十,生着一双凤眼,却并不像韩凌肆的那般锐利,而是带着些温和的目光,如凤眼莲般的清雅。

    想也知道年少时必定是个美男子。

    有传言华天大陆,东离皇室出美人。

    无论是男是女,都是一般的俊美无双。

    此次随着韩渊一同前来西岐的,还有东离的四公主韩语嫣,三皇子韩凌翔。

    以及韩渊胞妹的女儿楚研郡主。

    虽然韩凌肆在天京有自己的府邸,但是东离作为华天大陆上的第一大国,西岐哪有怠慢的道理。

    早就已经收拾好了行宫,就在皇宫边上,十分的华丽。

    到了四月十五,礼部早已安排妥当祭拜天坛。

    两位皇帝一同敬拜天地,算是为整个华天大陆的安泰而祈福。

    浩浩荡荡的队伍,空前绝后,老百姓们都争相,观看两位皇帝的姿容。

    从天坛下来,便登上皇宫城楼,接受万民的朝拜。

    韩渊与韩凌肆都作为西岐的客人坐在一旁,让人想不到的是,平日里什么都不在乎的韩凌肆在见到自己父皇的时候,却犹如一个游子般不停的诉说。

    倒是让远远坐在一边的端木青目瞪口呆。

    虽然每年都有万寿节,但是今年是皇帝的大寿,又有贵客来访,所以办得格外的隆重。

    光是晚上的节目,场面就大的让人吃惊。

    因为晚宴是分男女席坐的,端木青终于得以看清东离的四公主和楚研郡主了。

    心下暗自腹诽,这上天果然也是偏心的。

    端木紫也就只能够成为西岐第一美人了,若说端木紫是一丛让人怒放的芍药,那么着韩语嫣就是那开得惊心动魄的虞美人了,楚研郡主却立刻让人想到空谷幽兰四个字。

    这东离皇室的血脉,果然如同传说中那般。

    这几日,经过介绍,韩语嫣和楚研也算是对天京的贵女们有了一定的了解。

    让端木青讶异的是,楚研竟然会十分喜欢端木素。

    因为她跟端木素关系最好,韩凌肆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竟然给端木素也弄来了一份请柬,让她跟着参加这样的晚宴。

    自从那一次过后,端木青发现端木素似乎改变了些,见到人不再像从前那般怯懦,也不再躲避。

    虽然还是能够从一些小的细节中发现她的紧张,但是脸上却不怎么能够发现。

    就比如和楚研的交谈,楚研显然是一个十分健谈的女子,一直在和端木素说着东离的风土人情。

    按照端木青对她的了解,她定然对此不感兴趣,可是却没有想到,这个时候的端木素却一直保持着微笑,安静地听对方诉说。

    “西岐陛下,这一次能够来参加您的寿宴,朕也感到十分高兴,那么朕就代表我们东离敬您一杯,祝您福寿安康了。”

    韩渊端起酒杯,朝跟自己同席而坐的赵邺道。

    韩凌肆、韩凌翔、韩语嫣、楚研以及其他一同前来的东离使臣纷纷站起来向赵邺敬酒。

    杯子才放下,韩渊便接着道:“对于昊儿的婚事,朕感到十分满意,端慧公主人如其名,能取她为妻,是昊儿的福气。”

    说完又喝了一杯,他这一番说法,让端木青十分意外,因为他才来两三日,根本就没有机会与她相见,哪里说得上十分满意的话来?

    错愕的脸看过去,正好对上韩凌肆含笑的凤眼,登时心里便明白了,这定然是他说与的。

    如此,让西岐不知情的人都以为东离皇帝对韩凌肆对端木青十分的重视,日后也不敢加以欺负了。

    同时也让东离来的人知道,端木青在韩凌肆心里的地位,叫他们不敢轻瞧了去,以为只是赵邺随手指的一个女子。

    虽然这件事情做起来容易,但是说明他还是费了心思的,端木青也不由心生感激。

    “君昊为人洒脱随性,很合朕的胃口,平日里倒是跟他十分亲近,他的婚事,朕自然会当做自己的儿子一般来对待。”赵邺也是十分的客气。

    一时之间由韩凌肆的婚事引开的话题聊得十分欢畅。

    韩渊却突然话题一转,转到楚研和韩语嫣的婚事上,说是想要在西岐找两位青年才俊,与之相配。

    听到韩渊的话,大殿里的视线纷纷聚集到端木青旁边的韩语嫣和楚研身上。

    端木青如今算得上是东离的准儿媳妇,所以她便与这两位东离来的女子座位最为靠近。

    楚研虽然健谈,但十分守礼端庄,带着一脸恬静的笑容。

    相反,韩语嫣的美动人心魄,却另有一种傲气,颇有些目无下尘的味道。

    坐在一起这么久,端木青愣是没有听到她开口说一句话。

    韩渊笑着介绍两人,韩语嫣便和楚研一起走到大殿中央向赵邺行礼。

    端木青像是带着玩笑的心态去看端木紫,果然发现她已然露出不快的神色。

    不用说别人,就是一直都拜倒在她裙下的五皇子赵御玄此时都已经看直了双眼,叫她如何能够不气愤。

    前世,东离的皇帝并没有来参加皇帝的万寿节,所以也就没有这一出,端木紫便一直站在高高的云端上,享受着第一美人的快乐。

    今生,有了这一出,端木紫算不算也受到了不小的打击?

    想到前世的事情,端木青才猛然想起一件事情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