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前世就是在皇帝的万寿节上,国师突然出关,祝贺皇帝寿辰的同时,还透露出她端木青是天凤的命格。

    就因那一句话,让几个皇子甚至包括赵御鸿全部都盯上了她。

    最后她果然落入了赵御风的罗网中,成了他的工具。

    想到这里,端木青再无心思去看众人精彩纷呈的表情了。

    一心只想着这一世会不会还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此时她已经跟韩凌肆订了婚,是不是有些东西也就会跟着改变了。

    若是他还是会出现,说出那么一番话,那么她的命运会不会又重新回归到从前的那条线上?

    “果然是东离的风水养人,语嫣公主和楚研郡主的表演真是让朕大开眼界,竟然有此美妙的琴声和舞蹈,实在是精彩。”

    赵邺说出这么一段话,便开始鼓掌,方才惊醒依旧沉浸在方才表演中的众人才想起来跟这鼓掌。

    韩渊见状也十分的高兴,端起杯子继续喝酒。

    “不知道陛下想要给公主和郡主找怎样的夫婿?此时大殿上便有许多还未成亲的才俊,不知道可有看中的?”

    赵邺显得很有兴致,直接问向韩渊。

    韩渊却笑而不语,只看自己的女儿和外甥女,“我们东离的男女讲求两厢情愿,只看我的语嫣和楚研看上了谁便是了。”

    楚研闻言不由低头娇羞一笑,韩语嫣却十分大胆地在所有人面上扫过一遍。

    “他吧!”蓦然间伸手指了一个人,韩语嫣语气冷冷。

    待端木青看过去,不由失笑,想不到韩语嫣看中的竟然是赵御风。

    说是在意料之外,其实也算是意料之中,皇子和臣子们的位置是分开来的。

    所以一眼就可以看得出哪里是高贵的皇子,而赵御风在所有的皇子中长得最好,又自然一段风流态度,让人注意到他确实不是难事。

    赵御风显然也被吓得不轻,万万想不到今晚还有这么一出,更加想不到的是,这个高傲的公主一下就直接指向了自己。

    赵邺却哈哈大笑,似乎十分的高兴,点头道:“风儿性格温润,公主性子冷清,倒是刚好的一对儿,这就是所谓的千里姻缘一线牵啊!啊?哈哈哈哈哈”

    相对于赵御风的措手不及,端木紫更是惨白了脸。

    突然想起前世端木紫说她和赵御风一见钟情来着,看来虽然未见得十分真实,却也有几分可信,又想起端木紫看赵御风的眼神,看来还真是动了几分感情。

    只是她向来想要的是那个至高无上的位置,才会在赵御行和赵御风之间徘徊。

    此时赵御风突然间被指婚,她自然是难过的。

    “这一位是……”韩渊听赵邺这语气自然就知道他是同意了的。

    自己的这个女儿心高气傲,东离的许多贵公子她都看不上,好不容易在西岐看到一个喜欢的,他自然是希望能够促成了。

    赵御风站起身来,行云流水般地给两位皇帝介绍了自己,优雅而大方。

    一直以来冷着脸的韩语嫣也忍不住露出了点点的笑意。

    “风儿,朕想为你和语嫣公主赐婚,你可愿意?”

    端木青不由哂笑,愿意?赵御风自然是愿意的,这个阶段皇帝说的话,他怎么会不愿意?

    更何况娶的是东离的公主,靠上了东离这棵大树,离皇位自然又更近了一些。

    再者,这韩语嫣的美貌摆在这里,就算是当做花瓶一般摆在家里,那也是极为赏心悦目的。

    果然,赵御风的回答不紧不慢,不卑不亢,大大方方地接受了皇帝的赐婚。

    再看楚研,却一直都低着头,好像根本就不好意思看其他的人。

    “研儿可想好了?”

    促成了女儿的婚事,韩渊显得十分高兴,眼角眉梢都是笑意。

    过了好一会儿,楚研才抬起头,“妍儿不知道端木二公子可有未婚妻了没有。”

    端木青一脸错愕,转脸去看坐在男宾席上的端木赫。

    因为毕竟是万寿节,所以端木赫匆匆忙忙地赶了归来,刚刚赶上这晚宴却不想竟然被楚研看中了。

    难道还真有所为的缘分天定?

    转过脸,去看到端木素带着笑容的面孔。

    恰好遇到端木素转过脸,视线相对,端木青清楚地看到她眼睛里清澈的笑意。

    指了指外面,又指了指后面绝大的水漏,端木素示意她晚点儿在详细说明。

    端木赫已然站了起来,脸上看不出悲喜,只是木然地谢过皇帝的恩典。

    楚研和端木赫在一起,这样到底好不好呢?

    她实在是不敢去猜想,那么韩凌肆怎么看?一转脸过去就看到他微微点头。

    心里莫名就安心了些,韩凌肆都这么说,大概这个楚研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吧!

    眼看着晚宴就要结束了,太仆宫却有人送来了贺礼。

    端木青心里一阵狂跳,难道还是要按照前世的套路走?今生会不会有什么不同。

    赵邺十分相信国师,所以对于国师送来的东西也是十分的上心,立刻便就着宫人的手打量,随即便露出开心的笑容,让人好好收起来。

    竟然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这让端木青松了一口气,随即又十分好奇,为什么这一生会发生这样的偏差。

    直到宴会结束,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走出宫门,端木赫已经等在门外。

    好容易赶回来一次,兄妹两个都还没有好好说上话,想到今晚的事情,端木青快步走上前。

    灯火通明的皇城里,端木赫的神情已然不想平日里那般温和蹁跹的样子。

    “二哥哥,你……愿意娶楚研郡主么?”

    端木竣的神情越发的不自然了,竟然别过头去,吱吱呜呜说不出句完整的话来。

    端木素巧笑着上前,笑道:“路上发生的事情大姐姐不知道,我可是知道的哟!”

    她的话一出,端木青发现自己兄长的脸在灯光下都看得出的红了。

    “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似乎你们两个都知道,而我却一无所知。”

    端木素笑道:“这楚研郡主倒是十分健谈,方才在大殿上,跟我说了许多话,于是就谈到她在路上遇到的一些事情,然后……”

    说着又似笑非笑地看着端木赫。

    端木青略微一思索,即刻便明白了,怪不得端木素那样热络地撮合两个人,原来早就已经有了苗头。

    如此一来,端木青便也放了心,笑着道:“不管怎样,我们还是先回家吧!能够娶得郡主入门,倒也是美事儿一件,得早些回去告诉祖母,让她老人家也高兴高兴。”

    从三房搬出来之后,跟着端木青,端木素倒是和老夫人十分的亲近,听到端木青如此说,自然十分高兴。

    只是才要上车,突然急急忙忙跑来一个内侍,恭恭敬敬地给三人行礼,然后才对端木青道:“端慧郡君,国师大人想请郡君三日后在太仆宫相见。”

    端木青只感觉自己的心“咯噔”一声便往下沉去,这件事情到底还是发生了。

    不对!

    “国师可还请了别人?”

    这个小内侍是专门替国师传达占卜信息的,有什么事情他定然知道。

    “国师说了,想要跟郡君私下里相聚,请郡君一人前往。”

    “陛下可知道?”

    “陛下早就下过旨意,国师有权利接见任何人,这一次,国师是想私下见郡君,并未曾知会陛下。”

    “这个国师也不知道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除了陛下根本就没有人见过,为什么会突然要求见你?会不会是什么陷阱?”

    端木青转过脸看向端木赫,却只能够摇了摇头,她也不知道。

    太仆宫跟想象中的不太一样,原以为是到处都摆满了各种占扑器械的屋子,谁承想,在这里竟然可以看到鸟语花香的景色。

    倒更像是一处观赏的庭院。

    这个国师,端木青也从来都没有见过,后来发生内乱,赵邺身死,赵御风继位,却始终都没有见到这个传说一般存在的人物。

    院子里栽种着四时的花卉和灌木,一些经年的老藤缠绕在院墙上,倒似乎与这一座冰冷森严的皇宫格格不入。

    好像这不是皇宫的一个办事处,而是一个精心设置的私人庭院。

    从这院子的布局来看,这里的主人到应当是个十分精致崇尚自由的人才是。

    谁能够想得到,竟然是西岐国师所住之地呢?

    一路走过来,并没有看到人,就连洒扫的宫人都没有一个。

    耳间充斥的都是鸟虫的鸣叫和潺潺的流水声,入目皆是叶绿花娇。

    “端慧郡君。”

    转过一道紫藤垂花帘子,突然间听到一个温和的声音响起,端木青一转脸就看到那边角落里的一方石桌前坐着一个身穿银白色衣衫的男子。

    心里带着狐疑,端木青走过去,看到男子的脸不由暗暗吃惊。

    ~~~~~~~~~~~~~~~~~~~~~~~~~~~~~~~~~~~~~~~~~~~~~~~~~~~~~~~

    小寒:刚刚开学事情有点儿多,但是看到亲们这么支持,小寒有些不好意思啦!

    厌世亲说得对,再多的谢谢也不如勤奋点儿多更两章,昨天晚上凌晨三点才睡,终于逼出来了,今天四更,哈哈,亲们看得愉快哈!

    等小寒再努力努力,争取能存稿多更点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