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她自认见过的美男不少,韩凌肆便是世间难得的美男子,赵御风长得也十分俊秀,云千的精致几乎类比于女子。

    就是端木赫端木苍也都称得上十分俊朗。

    但是面前的这个男子,却美丽如妖。

    是的,是美丽,用美丽形容一个男子,似乎有些怪异,但是这个男子,却除了这个词,没有更好的用来形容。

    一张白皙的脸上,浓眉若黛扇,眼波似秋水,高挺的鼻梁,精致的嘴唇,加上如同刀刻出来一般的脸庞,让人无法转移视线。

    最让人觉得他如妖一般美丽的是眉心的那一点如血一般的胭脂痣。

    和所有从前见过别人的朱砂痣不同,他的这一颗嫣红如血,好像一个不小心就会顺着他高高的鼻梁往下流淌一般。

    乌黑如墨的长发用一根白玉簪子高高挑起,长泻如瀑,直垂至脚踵。

    看到她这样惊艳的表情,男子并不以为仵,伸手指着对面,“坐。”

    直到此时端木青方才回过神,暗暗恼恨自己竟然分了神。

    “你就是……”

    “他们都叫我国师。”

    他始终微笑着,那微笑纯净得犹如瓦蓝的天空,“你可以叫我秋白。”

    想不到面前这个看上去不过二十岁的男子竟然就是那个神秘的国师。

    可是想想却也觉得没有什么不妥,一个长得如此妖魅的男人,注定不一般。

    都已经到了此地,自然也就没有什么退路了,端木青安静地坐在对面。

    与别人不同的是,这个秋白递给她的并不是热茶,而是一杯温开水。

    “不知国师大人找我过来是为何事?”

    秋白眯了眯眼,看着端木青的眼睛,缺什么话也不说。

    心里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有一种被人看穿了一切的感觉,端木青只觉得看着自己的那双眼睛,有一种磁场般的吸引力。

    好像要将她整个人,整个灵魂都吸入其中。

    这种感觉让她觉得很怪异,但是偏偏有一种无所遁形的压迫感。

    “你比我想象中的要好。”

    似乎过了半天那么长,秋白方才说出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来。

    “我不太明白国师您的意思,我们似乎并不认识。”

    摆了摆手,秋白脸上的表情没变,但是却莫名的跟人一种颓败的感觉,“你不需要明白,明白了太多也是一种负累。”

    这话越发的像是谜语了。

    从怀里拿出一个小小的精致的手钏,“这是我要送给你的。”

    端木青狐疑地看着他,他们不过第一次见面,这个男人说自己比他想象的要好,已经是十分奇怪了,此刻竟然莫名的送东西给她。

    拉过端木青的手,将手钏套上她的手腕,“这个东西你一定要保管好,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够交给其他人。”

    看着她迷茫的眼睛,秋白的眼神突然间有些哀伤,“原本你可以不用那么辛苦的,但是你的命运已然改变,我也没有办法了。”

    这像是谶语一般的话,让端木青如坠雾中,但是直觉告诉她,面前的这个男子并无恶意,而且他似乎知道些什么关于她的事情。

    而这些事情却是她想都没有想过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突然间想起来他说他叫秋白。

    “你认识我娘亲?”

    端木青蓦然出声,一双杏眼直勾勾地盯着他。

    秋白听到端木青的问话,蓦然间一愣,脸上的微笑突然间变得苦涩起来,“你好好照顾自己。”

    说完竟然自己直接站起来往旁边小小的花室里走去。

    端木青却不管不顾,完全忽略他送客的意思,跟着他便往里面走,才发现这一间小小的花室里竟然开满了忘忧草。

    蓦然间想起来秋恬也是十分喜欢忘忧的,就连自己卧房的窗台下都种了一排。

    “你认识我娘亲是不是?你们是什么关系?”

    秋白从面前怒放的忘忧草上移开视线,笑看着端木青,“丫头,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我也希望我可以带你去找答案,可惜,我的时间不多了。”

    端木青细心地发现,他的笑容里多了一份宠溺却也多了一份悲凉,好像在向一个疼爱的晚辈告别。

    毫无征兆的,端木青只觉得胸口突然间微微地生疼。

    “你……”

    点了点头,秋白笑道:“我知道如今的你足够聪明了,我也放心了,我是国师,很多事情比你们更加清楚,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却也是最后一次了。”

    “你得了什么病?”端木青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个看上去没有丝毫不妥的男子。

    虽然她的医术不及云千高明,但是也比一般的大夫高出那么点儿。

    望闻问切在医术中都十分重要的,就自己这样看他的样子,根本就不像是身患恶疾之人。

    笑着摇了摇头,秋白笑道:“这世上的事情并不是都按照一个道理发展的,一切都有定数,我的命数在此,自然就是这样。”

    端木青还想要问什么,秋白却摇了摇头,“好了,我想要告诉你的事情,已经告诉了,想要交给的东西也都已经给你了,你回去吧!”

    他话已经说得如此明白,纵使心里还有疑惑,端木青却也不能够在问,只能心里带着满心的疑惑离开。

    “青丫头。”

    走到紫藤花帘前,秋白却又突然叫住她。

    端木青疑惑回头,却见他的笑容三四月明朗的天空一般,“你母亲,很爱你。”

    他这话的意思是他和秋恬是认识的么?他们难道是姐弟?

    可是秋白没有更多的话,径自走了进去,不再回头。

    从皇宫里出来,端木青只觉得心里闷闷的难受,如同一个不小心掉进了迷宫里,再也走不出来了的感觉。

    “小姐,是二少爷。”

    采薇没有跟着进去,看到端木青出来之后一直心不在焉,不由有些担心。

    便想要看看外面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可以给她解解闷,谁想竟然看到端木赫在街上。

    端木青从思绪里回过神,跟着她往窗外看去,果然看到端木赫一个人有些没精打采地走着。

    心下不由疑窦大生,端木赫从来都是一副优雅斯文的样子,何曾露出过这样颓败的样子?

    想着便要下车去,采薇连忙拿起面纱为她覆在脸上。

    “二哥哥。”三步并作两步走到端木赫面前,端木青叫住他。

    显然想不到会在此见到端木青,端木赫的表情有一丝恐慌,随即便又恢复正常,“青儿,你怎么在这里?”

    端木青心中更是疑惑了,“我去了太仆宫啊!不是哥哥你送我出门的么?”

    端木赫笑得十分不自然,“是啊!看我这性子,就给忘记了。”

    说完立刻转了话题,“你是刚回来么?怎么样?国师召见你去做什么?”

    端木青按压下心中的想法,语气自然道:“也并没有别的什么事情,只是听说我煮的茶不错,问问我一些茶艺上的事情。”

    “哦哦!原来是这样。”端木赫笑道,“我们青儿可算是有能耐了,就连国师都来请教。”

    心下警铃大作,这样明显的谎言,端木赫竟然都没有发现,她却是茶艺不错,但是相比于专门从事的人来说还差的太远。

    更何况,她从未在外人面前展露过,国师又怎么会知道,端木赫听到这样的话竟然什么都没有怀疑,还显得十分高兴一般。

    这太不正常了!

    与采薇相视一眼,从她的眼中都发现了疑惑,端木赫定然是出了什么事情。

    “哥哥这是要去哪里?外面还有什么事情么?若是办完了我们便一同回家吧!”

    “啊?没事没事!”端木赫立刻到,眼神中有一丝难以掩饰的慌乱。

    但是好像有立刻意识到说错了,“只是还有一点儿小事没有处理完,待我走一趟,再回家便是了,青儿你先回去吧!”

    端木青虽然疑惑,但是看端木赫这个样子,显然是要连自己也一块儿瞒着了。

    索性也不逼他,只笑着点头,“那我就先回去了。”

    回到马车上,端木青冷声吩咐,“莫失,给我好好盯着二哥哥,看看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直到天快黑了,莫失还是没有回来,端木青泡在浴桶里,闭着眼睛沉思。

    只觉得脑袋里一片纷乱。

    想到那个如妖似鬽的国师秋白,又想到他说的那些话,实在是想不通他到底要说什么,他又在故意隐瞒着什么。

    抬手便看到手上的这只手钏,直到这个时候,端木青方才好好看清。

    却并不像是一般的金属打造,隐隐地泛着紫色的光芒,上面的雕花十分繁复,在正中间有一块凸起,却是一朵忘忧草花的造型。

    这倒是让端木青起了兴趣,想要将它摘下来好好研究研究,谁知道竟然摘不下来。

    这让端木青十分讶异,接着浴桶旁边的宫灯,竟发现这支手钏就像是与她的血肉相连了一般,成为了身体的一部分。

    这样诡异的事情,端木青还从来未曾遇到过,不由心生恐惧。

    再想到那秋白如妖般的容颜,眉头越皱越紧。

    莫失回来的时候,端木青还依旧在等下研究手上的手钏,但是却一无所获。

    “小姐,二少爷一直都在外面的一间小院子里,但是我无法靠近。”

    ~~~~~~~~~~~~~~~~~~~~~~~~~~~~~~~~~~~~~~~~~~~~

    小寒:第二更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