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看着如同要隐匿在黑暗中一般的女子,端木青眼中精光大盛,“为什么无法靠近?是什么原因?”

    “院子外面有两拨人,一拨似乎是普通的护卫,虽然隐匿在周围,却十分好对付,另一拨却是让我们都措手不及的暗卫。”

    “暗卫?”端木青不由好奇起来,究竟是有什么秘密在那个小院子里,能够让端木赫那样紧张。

    手指不停地敲击着桌面,再这样寂静的夜里,显得十分突兀,就在这响声落到耳朵里的时候,端木青脑海中灵光一闪。

    停下动作,脸色都冷起来了。

    “永定侯府里的暗卫,想必你也十分熟悉了,那个院子里的暗卫可是后府里出去的?”

    莫失摇了摇头,十分坚定,“我和莫忘来到这里,首先第一步就是摸清楚侯府里的情况,据今天的情况来看,这些暗卫的武功远远在侯府的暗卫之上。”

    端木青神色越发的凝肃,“也就是说,你和莫忘两个人都没有办法进到里面一窥究竟?”

    莫失莫忘一对姐妹配合着行动,在听风楼也可以称得上是高手了却没有想到此刻竟然遭遇这样的事情,那个小院她们连进都进不了。

    尽管如此,不能便是不能,莫失也只好摇了摇头,表示承认。

    思索了片刻,端木青径自走到灯下,写了短短的一封信递给她,“替我送出去。”

    眼看着莫失的身影消失了,端木青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来。

    “小姐还不睡么?”采薇拿着一套寝衣进来,看到端木青依旧端坐在灯前,便开口问道。

    回过神,接过衣服,“正要睡呢!”

    抖开才发现不是平日里自己穿的,竟是一套簇新的杭稠绣萱草的中衣,不由讶异。

    “平日里没事的时候,我替小姐做的,你穿穿看,可还合身?”

    但是端木青却没有动,而是静静地看着衣服的摆上绣的那一朵朵忘忧草的花。

    秋恬喜欢忘忧草,秋白也喜欢。

    视线忍不住又落到手上的手钏上面,“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第二天一大清早,韩凌肆便送来了一封信,说是韩渊要回国了,想在他的府里举办一场家宴,请端木青端木赫和赵御风一同参加,也算是告别。

    她和韩凌肆的婚事已经昭告天下,虽然说好了要等到端木青及笄方才成亲,但是怎么说两人也算是未婚夫妻了。

    只是韩凌肆毕竟是东离的大皇子,东离男女之防比之于西岐要开放得多,准夫妻是可以时常相处在一起的。

    而且此时韩渊还在,所以端木青前往韩凌肆的地方也不算是失礼。

    随便收拾了一下,端木青便如同平日里一般的装束就去了韩府。

    许是因为元宵暴乱央及韩凌肆的缘故,也可能是因为他在东离皇帝韩渊心中的地位。

    此时的韩府较之从前反而气派了很多,看上去富丽堂皇而又不失气派。

    韩渊对于大儿子住在这样的地方显得十分高兴,不住点头。

    端木青和端木赫到的时候,赵御风已经到了。

    果真是如同韩凌肆在信里说的一样,家宴,并没有外人在场。

    韩渊此时也没有穿得那样正式,一袭蓝色的竹布长袍,反倒像是小镇上的德高望重的先生。

    万万没有想到东离的皇帝竟然这样的朴素,端木青按自庆幸自己并没有花枝招展的打扮。

    韩凌肆依旧是最热闹的哪一个,迎来送往的跟人开着玩笑,完全一副不理世事的样子。

    韩语嫣还是和那时候见到时一个样,公主的派头十分足,也甚少与别人说话。

    就是赵御风与她交谈,也只是偶尔淡淡地回应两句。

    楚研除了在端木赫面前还是显得十分健谈的,而且看得出来,她应该跟韩凌肆关系还不错,两个人倒像是相谈甚欢。

    韩渊看到端木青,免不了要将她上上下下大量一遍,刚要开口问些什么,就被韩凌肆打断了。

    “青儿,你快去看看什锦盒子怎么还没有端过来,父皇和弟弟妹妹们第一次来天京,这里的点心是一定要尝一尝的。”

    对端木青的使唤,韩凌肆显得十分顺口,好像这是一件在自然不过的事情。

    只是端木青知道,他这是在替她当掉韩渊的问话,同时,也是在告诉所有人,端木青是他看上的,不是赵邺随意指定的。

    此时在看韩凌肆,端木青不得不承认,似乎跟他共事也没有那么难。

    浅浅一笑,端木青表现得十分贤惠,立刻就让采薇下去瞧瞧。

    这样温柔的笑脸,让站在不远处的赵御风有一瞬间的晃眼。

    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觉得这笑容十分刺心,看着十分的不舒服。

    这一顿家宴,貌似吃得十分融洽,只是一向温和有礼的端木赫这一次却表现得十分沉默。

    加上楚研微红的脸颊,让人自然而然地认为是两个人之间的不好意思。

    赵御风还是和任何时候一般长袖善舞,只是对于自己大美人一个的未婚妻子,还是有些拿不住主意的样子。

    “听说端慧郡君跟我大皇兄是两情相悦,西岐陛下方才成全了如此一段佳话,本宫倒是十分感兴趣呢!

    今日这是家宴,大家都是一家人,可否将这样的美丽的故事分享分享?”

    韩语嫣一直都未曾开口说话,此时刚一张嘴却直接将苗头对准了端木青。

    东离民风开放,但是在明面上也是不容许未婚男女私定终身的。

    韩凌肆给端木青摆下的那道局原本一个处理不好就会使得她清誉扫地。

    如今赵邺这样处理也并非完全杜绝了别人的嘴,只是因为是由皇帝指婚的,到底是过了明面,不好置喙罢了。

    此时韩语嫣分明就是给端木青难堪罢了。

    端木赫不由皱眉,一直关心着她的楚妍一见,立刻笑道:“这样浪漫的事情,大皇子和郡君之间美好的记忆,我们分享来做什么,到让他们不好意思了。”

    韩语嫣显然在东离公主里面也是十分有地位的,此时楚妍如此说,她却连看都不看对方一眼。

    一双美丽却高傲的眼睛依旧一动不动的看着端木青。

    但是端木青并没有像理应那样的羞赧,或者是浑身不自在。

    反而笑而不语地看着对面的女子。

    “怎么,郡君连说都不想说了么?是觉得本宫的面子不够大?”

    偏偏韩语嫣依旧咄咄逼人,好像非要让端木青当众出丑一般。

    对于这个东离来的公主,端木青根本就一点儿也不认识,更不可能跟她结了什么仇,此时她这样的态度,不外乎是因为韩凌肆罢了。

    究竟跟韩凌肆是怎么回事,这个端木青不操心,所以,这样的对手,她也同样不要操心,那不在她的事务范围之内。

    “不是青儿不讲,实在是没有什么好讲的。”慵懒的语气里带上了一丝冷意,似乎是漫不经心,却又让人无法忽视。

    “大皇兄,妹妹远在东离都听说了,这样的事情又怎会没有什么好讲的呢?”

    看来这个韩语嫣跟韩凌肆之间的仇恨应该挺深,当着韩渊的面都是这样的言语。

    “说没有什么好讲的,那是因为不及你跟裴驸马之间的故事精彩罢了,所以你听不听又有什么干系?听了也只是嚼蜡般的无聊罢了。”

    韩凌肆斜斜地靠在椅子上,眼皮都不抬一下,其姿态像是在自言自语一般。

    那般狂傲的样子,总有种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的感觉。

    只是这样轻飘飘的一句话,却让韩语嫣瞬间白了面孔,没有表情的脸上更加像是一整块的冰块了。

    “韩凌肆,你这话说得过分了!”说话的却是韩凌翔。

    端木青注意到这个人原本就一直都眼角带笑地看着韩语嫣对她言语侮辱。

    “陛下,端木青愚笨,竟不知道贵国的并不讲究兄友弟恭的,在我们西岐,兄长可以教训弟妹,却从未曾见过弟妹也可以训斥兄长的。”

    韩凌肆还没有开口,一个清冷的女声却蓦然间响起。

    之前被韩语嫣言语相逼的时候,端木青一声不吭,只等着韩凌肆来给她解围。

    东离众人只当她是个什么也不懂的花瓶大小姐。

    谁知道眼看着他们兄妹三个要吵起来了,这个一直冷眼旁观的当事人却突然间蹦出这么一句话。

    ~~~~~~~~~~~~~~~~~~~~~~~~~~~~~~~~~~~~~~~~~~~~~~~~~~~~

    小寒:后面还有一更哈!大家踊跃留言咯!有什么意见都可以提嘛!也让小寒认识到自己的不足,更希望大家都参与到这本书里来,和端木青一起走过这段岁月,小寒期待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