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韩渊看向端木青的目光中竟然带上了些欣赏的味道:“让端木小姐见笑了,算是朕教导无方了,他们眼看着这不在东离皇宫了,也就不愿意遵守那些规矩了。”

    韩渊如此好说话,倒是让端木青有些讶异,不过也有些佩服。

    这样的事情一旦没有处理好,就会上升到两国面子的问题,但是他三言两语却又将今日的事情归结到了家宴的层面上。

    不过就是兄妹间拌两句嘴而已。

    既没有说东离不懂礼仪,也将从韩凌肆嘴里蹦出来的韩语嫣过去的那件事情遮掩过去了。

    对此,端木青笑而不语,又将视线落在了自己叠放在膝上的手背上,好像刚才那句话不是他说的一般。

    “翔儿,看来是你母后太惯着你,君昊无论如何也是你的兄长,你怎能如此大胆?”

    对着儿子的时候,韩渊还是拿出了些作为父亲的威严。

    只是韩凌翔的表现却并不像是西岐皇子们对赵邺那般畏惧,他虽然已经坐下了,脸色却还是非常不愉。

    端木青正偷偷打量着韩凌翔的时候,总感觉有道视线灼灼地落在自己的身上。

    扭头一看,那边依旧懒洋洋坐在位子上的韩凌肆正一脸笑意地看着自己。

    那眼神倒像是给做了好事情的小孩子的一种奖励。

    端木青不由忍俊不禁,这个韩凌肆真是个多面人。

    不经意一扭头就看到赵御风同样紧盯着自己的目光。

    只是完全不同于韩凌肆,他的眼神却是复杂的,有些讶异,有些难过,甚至好像还有些妒忌。

    这一个对望,端木青心里泛过一丝冷意。

    若是忽略掉重生一次的事实,这个男人曾经可是她最为亲近的枕边人呢!

    那样的甜言蜜语,那样的温柔目光,到头来都是假象,都是他演的戏。

    此刻,他嫉妒,嫉妒什么呢?难道是因为没有得到她,就没有办法得到永定侯府的支持么?

    懒得再看他一眼,端木青自顾自地扮演好这个宴会上自己的角色。

    自那句话说出口之后,韩语嫣就明显情绪低落了起来,原本就没有表情的脸,变得想要隐匿住一般的透明。

    东离那边整个的也都沉默了,除了韩渊似乎还兴致勃勃地与别人交谈,其他人包括楚妍,都甚少有一句两句的话。

    这个家宴算得上是不欢而散了。

    从韩府出来,端木赫变得更加的没精打采了,让端木青心里的着急越发的厉害了。

    按照西岐的习俗,定亲到成亲的过程至少也得要一年的时间。

    但是端木赫和楚妍情况特殊,又有皇室操办,所以这一次两位国主会面决定的婚事都会在一个月内完成。

    赵御风和韩凌肆的地位都高于端木赫和楚妍,所以婚事在一个月之后。

    而端木赫他们的却是在半个月之后。

    韩渊再过两天就会起驾回东离,东离的使者却会参加完两个婚礼再回去。

    此时端木赫这样的状态,若是婚礼出了什么差错,可就关系到两国的邦交,到时候,只怕会出大事。

    偏偏端木赫什么也不说,暗地里又查不到,更加让人着急。

    直觉告诉她,这件事情不会简单。

    坐在马车上,端木青左思右想,还是决定再问一次。

    “二哥哥,你可不可以进来一下,我有话要问你。”

    端木赫正骑着马跟着马车,听到端木青叫她,似乎受到了惊吓一般,有些措手不及的慌乱。

    “有什么……”

    话还没有说完,眼睛就像是看到了什么一般,立刻改了话头,“青儿,有什么话,回家我们再说,我现在有急事要去处理一下。”

    最后一个字说出口的时候,人已经走远了。

    端木青委实吃了一惊,定了定神才想起来道:“莫忘……”

    “姐姐已经追出去了。”

    先她一步开口,莫忘的声音十分平静。

    不由失笑,端木青深深感觉到黄芪将这一对姐妹交给她的情谊。

    回到永定侯府,端木青便匆匆忙忙直接奔往易松斋。

    “采薇,你在外面看着点儿,莫忘,给我好好的搜,看看可有什么蛛丝马迹没有。”

    才推开门,却被一个人吓得半死。

    对方也被她们吓得坐到了地上。

    一个小丫鬟手忙脚乱地将地上的人扶起来,端木青才看清来的人竟然是秦姨娘。

    秦姨娘虽然在府中的身份不低,但是从来安守本分,许多事情并不喜欢使唤别人做,所以身子还十分健康。

    自己从地上爬起来,看清来人,先行了个礼,方才笑道:“想不到大小姐突然间过来,倒下了奴婢一跳。”

    端木青也想不到她会在端木赫的屋子里,“秦姨奶奶怎么会在这里?”

    朝身边的丫鬟点了点头,那丫鬟会意,立刻避了出去,莫忘也立刻跟着出去了。

    眼看着莫忘的身影,秦姨娘微微点头。

    此时屋子里就剩下了她们两个人,秦姨娘方才指着不远处坑上的一只包袱道:“这是我跟老夫人一起做的,老夫人身下的孙儿们多,但是大爷就赫哥儿这么一个嗣子,所以……”

    端木青知道祖母心中最疼的儿子不是已经是侯爷的父亲,也不是幼子,而是英年早逝的大伯。

    据说当年战乱的时候,端木靖带着老夫人落了单,差点儿在荒野外渴死的时候,端木靖曾割腕取血给老夫人续命。

    想不到过去这么多年,老夫人明面上什么都没有表示,心里的念头还是那样的强烈。

    “这些衣裳都是照着大爷年少时的衣裳做的,但是怕侯爷和三爷心里不舒服,便悄悄地放在易松斋,也不让二少爷穿,就放在易松斋的。”

    听到这话,端木青也好一阵伤感,若是大伯还在,永定侯府的境遇大概也会好很多的吧!

    两个人相对无言了一会儿,秦姨娘方才回过神来告辞,“老夫人嘱咐奴婢过来,看奴婢这么久没有回去,只怕心里该担忧了,奴婢就先回去了。”

    端木青连忙点头,“我跟哥哥约好了在这里等他回来,就不送姨奶奶了。”

    直到人走远了,莫忘方才进来跟端木青两个人好好地翻查易松斋。

    只是翻了大半日,除了那个隐藏在多宝格后面的装满了那些衣服的衣柜之外,在没有别的什么异常之处了。

    想到端木赫平日里为人谨慎,在这里找不到什么也算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有这么一招不过是想要试试运气罢了。

    空手回到舞墨阁,却看到端木素站在坐在院子里,似乎单单在等她一般。

    “素儿,你坐在这里做什么?知道自己身子不好,也不好好待在屋子里。”

    端木素的性子如今开朗了很多,听到端木青这样说,不再如从前哪边脸红羞怯,而是带着淡淡的微笑迎上来。

    “姐姐,我在这里等你回来呢!”

    “发生什么事情了?”

    端木青心里隐隐的总觉得有什么事情会发生,见到端木素如此说,第一反应就是又出事了。

    “大伯母给二伯母送的东西被偷偷地扔出府了。”

    听到这件事情,端木青的脸上却浮上了一点笑意,“是么?”

    端木素脸上笑意不减,看上去倒有些温柔的羸弱,“是啊!”

    “没事,我们再送过去就是了。”

    刚想叫人,突然间反应过来,双目如剑一般看向端木素,“你怎么会知道这件事情?”

    端木素微微低下头,但是并没有害怕她如此严厉的目光。

    轻轻走到姐姐身旁,端木素伸出手环住她的腰,“姐姐,我不知道你到底要做什么,我也不知道你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但是我只知道,只要是姐姐你想要做的,我都要帮你。”

    “素儿……”

    端木素却一反平日里的柔弱,打断她的话,“姐姐,从那李彦吉的事情,让我知道你所要面对的危险,我不想让自己成为你的负累,可是,你不会放下我不管的对不对?”

    端木青看着她的眼睛,说不出话来,没有办法否认。

    “所以,我注定要成为你的负担,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你会对素儿这么好,但是我希望我能够帮助姐姐,哪怕是一点点也好。

    而不希望我什么都不知道就躲在你的羽翼下面,不管外面的风风雨雨。”

    端木青更加愕然,没想到上一次的事情竟然会让端木素改变这么多。

    前世的端木素其实也是很执着甚至可以成为执拗的人,但是那是在永定侯府出了事情之后方才表现出来的。

    而现在,此刻不过十岁的她,已然如此的倔强了,倔强的要与她一起承担风雨。

    但是,这样的妹妹,她能够拒绝么?

    就像她所说的,从一开始,她就注定是她的负累。

    心底有丝丝的感动涌出来,却无法排解,只有微微地点头。

    端木素顿时笑逐颜开,向采薇递过去一个眼神,后者同样一脸的笑意。

    原来是她。

    “那……姐姐,我们去文华轩吧!”

    端木素抬起亮晶晶的眼睛,却带着些狡黠笑意。

    ~~~~~~~~~~~~~~~~~~~~~~~~~~~~~~~~~~~~~~~~~~~~~~

    小寒:今天最后一更了,俺也该爬去码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