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第七十九章:流言蜚语

    看到端木赫失神的样子,端木青心情郁闷极了,但是话已说到了这份上,再说下去也无意义。

    端木赫不是傻,只是一时之间没有想到这些罢了。

    深谈一夜之后的结果,却并不明显。

    端木赫依旧表现得颓废,也时常不在府里。

    甚至于有时候,端木青明明都看到了他,却让他转身躲过了。

    如此看来,端木青不由愤然,一想到若是被那暗卫的主子将这件事情兜到了赵邺那里去了,永定侯府必定又是一场灾难。

    距离大婚的日子不过七日了,全府上下全部一片繁忙,虽然是礼部的人全程操办,可是永定侯府也不会摆那么大的架子什么都不动。

    好在舞墨阁相对来说,所处较偏,倒也并没有显得十分吵闹。

    有些烦恼的等着莫失莫忘的消息,端木青面前的字已经写得不成样子了。

    皱着眉头将笔扔开,却迎上韩凌肆的笑眼。

    “你怎么来了?”

    自从两个人的婚事定了下来,端木青对他倒不像从前那样抗拒,倒像是合伙人一般的亲近,只是这亲近里却又带着双方都心知肚明的疏离。

    “刚好路过,便进来看看,没有找到飞远就过来看看你。”

    对于他这样的说法,端木青没有说什么。

    礼貌而自然地请他坐下,便端出端木素新做的点心,“尝尝看,素儿的手艺倒是精进不少。”

    原本以为他会说些什么,却没有想到真的只是坐会儿就走了。

    采薇进来收拾着东西,迟疑着开口:“大皇子他……”

    “你想说什么?”从沉思中回过神,端木青看着采薇的眼睛里带着点点的笑意。

    “小姐明明就让莫忘将信传出去了,他既然知道二少爷如今的情况,就算是什么忙都帮不上,至少也该问两句吧!”

    心里到底是有许多的不满,采薇的语气少了些平日里的温和,而多了些怨怼。

    “采薇,”心里知道她是怎么想的,端木青脸色十分的温和,“你应该知道我跟他其实什么都没有。”

    “我当然知道……”

    想起自家小姐被赐婚的真相,采薇就一阵不舒服,突然听她说起这样的话,忙开口辩解,却被她打断。

    “所以你也应该知道,我答应跟他的婚事也是迫不得已。

    只是话又说回来,若是被随便指给一个人,我倒是情愿是他,只因为我和他在这方面都是一样的,不要求对方什么,相互各不干扰。”

    自从端木青被赐婚,采薇一直觉得这是她的一个禁区,从来不敢提,生怕让她心生难过。

    所以,端木青也从来都没有跟她说过关于这桩婚事的事情,此时听到这话,未免有些吃惊。

    “正是因为这样,我不会要求他为我做什么,他也不会干扰我做什么,就是这样简单明了。

    我知道,你想问我如果是这样,我又为何要给他写那封信,其实我根本就没有打算让他帮忙,那一封信不过是一个探路的石头!”

    “我就是想要看看他到底会做到哪个地步。而今天,他过来也就是为了告诉我,那件事情他根本就不会插手。

    这就说明,他和我一样,都是一个目的十分明确的人,二哥的事情对他来说没有什么影响,所以,他不插手。

    同样的,以后若是他有什么事情,我觉得对我没有什么影响,我也可以不插手。”

    采薇不由得有些目瞪口呆,心里一阵阵堵得慌。

    “那小姐一辈子就这样跟他过吗?”

    就在端木青走入内室的那一瞬间,采薇终于还是将心里的话问出来。

    一辈子吗?端木青不由苦笑,她的一生早就已结束了,而现在的每一天都是上天的恩赐。

    都是有目的的去活着,这样过一辈子有什么不好的呢?

    但是采薇是不能够明白的,她大概永远都无法理解在仇恨中重生,再过一世的滋味是怎样的。

    有时候梦里面还是前世的样子,醒过来只觉得心里头惴惴的难受,总有一种压在心底里的恐惧感。

    “小姐,已经解决干净了。”

    莫失、莫忘回来得比想象中的快,但是答案却是她想要的。

    “现在那孙若影身边就只有二少爷派去的那些护卫们了。”

    轻轻地扣着桌面,端木青道:“好好盯着那里,看看这些暗卫们没有消息之后,什么人开始坐不住。”

    虽然事情已经开始一步步部署下去。

    她能够做的,都已经做到了。

    但是对于端木赫的态度,端木青还是觉得异常难受。

    这边事情一团乱的时候,端木苍却回来了。

    端木紫这些日子犹如躲在了黑暗里,她母女俩在李家已讨不得好处。

    而永定侯府也不待见她们。

    此时端木苍的回来,好似给她的灰暗的生活,突然间注入了一道阳光,露出些生气来。

    这一次和上一次不同,端木苍一回来就发现了家里极大的不同。

    就算是李凝霜还是穿着原来一致无二的衣裳,但是站在一旁显然已经成了一个摆设一般。

    就连下人也都很少有目光投到她的身上。

    更大变化的是端木青和端木紫。

    走之前就已经发现自己大妹妹似乎很是不一般,可是在众人面前,她还是极力地让自己隐匿在人群中。

    此刻再看,两个人还是原来的样子,只是任谁也都看得出,端木青眸子里的神采奕奕和不经意之间散发出的大气。

    端木紫偷偷揣测着哥哥的心思,越发卑微地站在一旁。

    这样的紫儿,端木苍从未见过,这让他觉得心头一阵生疼。

    但是荣禧堂里,所有人都如此态度,却让他什么都说不出来。

    端木赫依旧没有出现,就连老夫人对他那个,婚前去探望战友的理由开始产生了怀疑。

    这样的永定侯府,让端木青觉得隐隐透着一种诡异的气氛。

    若是没有看到那些大红色的绸缎,根本丝毫感觉不到即将有一场喜事。

    楚研是东离人,原本就性格开朗,只是见到端木赫方才显得十分娇羞。

    这段日子,她倒是没有像西岐的人一般避讳着,常常下帖子邀请端木青端木紫姐妹们一同游玩,也让她熟悉熟悉西岐的风土人情。

    但是去的也只有端木青和端木素,端木碧向来是恨不能所有人都看不到她的态度。

    端木紫刻意避开端木青已不是一天两天了,她自然是能推就推的。

    这一天的天气极好,楚研以一袭火红色的春裳出现。

    只是让端木青想不到的是,这一次的出游竟然就只有她们俩人。

    楚研脸上的笑容十分真诚,“今天请你出来,我想知道一件事情。”

    看出她的讶异,端木青停下脚步,脸带微笑,“马上就是一家人了,有什么话你直说就好了。”

    虽然她已经这么说了,楚研却还是显得有些犹豫,踌躇的样子一点儿也不像是平日里的她。

    端木青也不着急,依旧踏着缓慢的步子,欣赏着眼前的美景。

    “听说永定侯府里,你和你二哥哥的关系最好?”

    心下已经猜到了她要说的事情跟端木赫有关,这样的开头也十分妥当。

    “是啊!二哥哥为人和善,我们俩关系倒算是不错的。”

    “那……”虽然事先就知道,听到端木青这样回答,心里的疑问几乎要脱口而出,可到了最后又咽了下去。

    “嗯?”歪着头,端木青的笑容里带着疑问。

    “你二哥哥……是不是……”还是犹豫了,看了看天,又深呼吸了两次方才定定地看着她,“是不是不愿意娶我?”

    心下冷笑,脸上却十分亲切,毕竟这与楚研无关。

    “你听谁说的?”

    一边的态度如此温和,另一边却是急得不行,楚研一把抓住她的手,目露恳切,“到底是不是真的?”

    “我是他妹妹,怎么我都不知道的事情,你却知道了?难道有人比我还了解哥哥,然后将这句话告诉了你?还是说,哥哥让他转告的?”

    听到这话,楚研眼中光芒大盛,“这么说,这不是真的咯?”

    但是随即,眼神又黯淡下去,“或许连你也不知道呢?她说得那样肯定。”

    “谁跟你说的?”端木青脸上的表情变得认真,看着她的眼睛问道。

    ~~~~~~~~~~~~~~~~~~~~~~~~~~~

    小寒:这两天好开森,看到大家的支持,谢谢龙龙(龙南大呲花)童鞋的月票,还有墨墨的打赏,厌世说这个月的月票全给小寒了,我是高兴呢?还是高兴呢?还是高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