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青儿!”撩开帘子走进内室,看到坐在里面的人时,端木青不由得一愣。

    随即便明白过来,但是心内的疑惑却并没有被解答,“二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端木赫一改在永定侯府时的执拗,倒了杯茶递给她,“叫妹妹担心了,是二哥的不是。”

    原本让人查查那个悦儿,却接到一封莫名的信,让她到这里来赴约,谁知道见到的人竟然是端木赫。

    “这个悦儿又是怎么一回事?那孙若影呢?莫失说她已经不在那院子里了,你把她放到哪里去了?”

    急于知道端木赫究竟想要做什么,端木青懒得跟他说那么多有的没的。

    端木赫摇了摇头,示意她不用急,自己起身朝外面看了看,确定了没有人方才重新坐下来。

    “这件事情就只有一个人知道,只是家里任何人我都可能瞒得住,就怕你不明所以插入一脚,反而坏事,所以,今天才找了你。”

    端木青见他眼神清明,神色认真,不由得心下大定。

    刚进舞墨阁,就听到端木素的屋子里传出细微的不寻常的声音。

    端木青立刻转身往她屋子里走去。

    套间与内室之间只用一道珠帘隔着,里面的人或许是太过于专注,完全没有注意到端木青她们的到来。

    “这是怎么回事?”

    原本还想要偷偷在外面看看情况,但是一看到那如鲜藕般粉嫩的手臂上,此时布满了青青紫紫的伤痕时,立刻呆不下去了。

    想不到她此刻过来,端木素显然十分吃惊,第一反应便是将正在上药的手臂给掩盖起来。

    “姐姐,你不是出去了么?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端木素脸上的笑容显得十分勉强,神色间也有些躲躲闪闪。

    一个箭步上前,端木青才不理会她此时的寒暄,飞快地又将她的袖子挽上去,一双秀眉顿时蹙成一团。

    大大小小的淤痕并不是一日之功,分明就是被人蓄意掐的,看伤痕的程度,最早也有大半个月的样子了。

    “是谁?”

    一双眸子沉得像是要滴出水来,端木青的怒意不言而喻。

    偏偏端木素却并没有开口的意思,只是死死咬着嘴唇。

    “大小姐,你帮帮四小姐吧!再这么下去,四小姐没活路了。”

    端木素想不到落翘会突然出声,立刻便要开口,却被端木青一个眼神给镇住了。

    “四小姐不说,那么落翘,你来给我说清楚。”

    冷冽而威严的声音,让跪着的丫鬟心头一阵安定,又想到自家小姐这些日子以来受的委屈,眼泪便刷刷地滚落,“夫人她失心疯了。”

    “三婶婶?”

    自从端木幽没了之后,周氏的情绪一直都不太好,老夫人便免了她的晨昏定省,只叫她好好呆在屋子里静养就是。

    这样的情况下,身为三房唯一的孩子,端木素自然要在跟前侍疾。

    这些日子,忙着端木赫的事情,端木青根本就没有在这一块上面放心思。

    加之端木素年纪虽小,但是做起事情来却十分的妥帖,不过是照顾照顾病人,想来也不会有什么问题,便也不多管。

    不乘想竟然发生这样的事情。

    “三夫人自从四少爷没了之后,整个人就变了,原本只是痴痴呆呆的,后来渐渐的变得情绪暴躁,一直说是其他的女人害得四少爷。

    四小姐是黄姨娘生的,夫人就说是四小姐和黄姨娘一起害死了四少爷,天天折磨小姐。”

    端木青心里怒急,“岂有此理。”

    两只眼睛倏然看向端木素,蹙眉道:“这样的事情怎么不跟我说?”

    端木素垂下眼睑,语气亦是哽咽,“如今家里正是一团糟的时候,父亲为了二哥哥的婚礼马上就要回来了,这样的事情还是等父亲回来我们三房自己解决就好了。

    算起来,如今也没有几天了,不怕熬着。”

    “荒谬!”看到她这样的委曲求全,端木青不由得心里有气,“若是这两天她要杀了你,你岂不是也得要忍着?”

    端木素闻言,只是垂头不语。

    屋子里一片寂静,端木青突然开口道:“采薇,去跟祖母说,素儿病了,不能前去侍疾。”

    “另外,在医馆里请三四个手脚伶俐的医女到三婶婶那里去,让她们代劳好了,钱由我出。”

    端木素一听,立刻要开口反对,却被端木青拦了下来。

    “你就在舞墨阁里好好养伤,祖母那里我去说,保证不会授予任何人把柄。”

    不理会端木素,端木青径自吩咐落翘去库房里拿药材。

    “姐姐,如今李氏不当权,但是你一个小姐,如此做事,只怕还是会有人说闲话呢!”

    端木青勾唇一笑,“大伯母会卖我这个面子,祖母和父亲难道会怪我?其他人……重要么?”

    看着姐姐这样有些自负的笑容,端木素有一瞬间的晃神,随即摇头:“好。”

    随手拿出两瓶自己调制的药膏子,递到她手里,端木青认真道:“我不在的时候,你得要好好照顾自己,才算是真的帮到了我。”

    嘴唇动了动,看着姐姐,端木素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端木青却扯过了话题,“这些天文华轩有什么动静没有?”

    因为忙着别的事情,没有精力去看李凝霜,端木青便将这样的事情交给了端木素,而且这件事情,从头到尾她也清楚得很。

    “李氏根本就不敢睡在那张床上,天天晚上瞅着没人了,就让人锁了门,自己到别的屋子里去睡。”

    闻言,端木青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好像这都在意料之中,“那就让她去。”

    刚走到门口,却又回头,“记住我的吩咐,等她睡过了一天才开始换。”

    “小姐,这样真的有用么?”

    采薇一边帮着端木青换衣裳,一边迟疑问道。

    “你在怀疑?”挑了挑眉,端木青看着她的表情似笑非笑。

    想了想,还是老实点头,“嗯!”

    干脆笑开了,点头道:“那么,就且看着吧!”

    端木紫走进文华轩的时候,一眼就看到坐在院子里面形容消瘦的李凝霜,不由蹙了眉。

    “娘,这大太阳的,你坐在外面做什么?”

    此时的文华轩里早就不复往日的热闹,加之主人懒怠,底下的人更是能溜则溜。

    这个时候,李凝霜一个人坐着,除了贴身的两个小丫鬟动都不敢动的伺候着,哪里还有半个人影。

    端木紫突然的出声,顿时把李凝霜吓得半死,差点儿从椅子上跌下来。

    待看清来人,惊恐的神色褪下,瞬间又变得灰败一片。

    “那屋子里哪里还能呆人?”

    对当年那件事情虽然不是十分清楚,但是经过这么一次,端木紫也算是猜出了个大概。

    现在看母亲吓成这个样子,心里难免有些不满。

    “你怕成这个样子作什么?她端木青难道还敢明目张胆的对你如何么?”

    李凝霜一听,立刻跳了起来,看了看四周,方才开口道:“你别嚷嚷!”

    “怎么了?”

    再小心翼翼地看了看,脸上又是惊恐,又是怨毒,“她和那林华意送来的东西都有毒!”

    那一日端木青来的时候,端木紫也在场,虽然亲耳听到她那么说了,可是毕竟是当着所有人的面送进来的。

    端木青在怎么嚣张也不敢这样胆大妄为,她所利用的不过就是李凝霜自己心里的鬼。

    此时看母亲这样说,心里便知道这一次,端木青算的丝毫不差。

    一想到对方在舞墨阁里躲着偷笑的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声音立刻拔高了八分,“好了!”

    李凝霜此时打从心眼儿里需要别人的关怀,突然听到女儿这样的语气,不由有些愣了。

    看她愣神的样子,端木紫心底也有些内疚,可是心底终究觉得难平。

    好半晌,方才放缓了语气,“都是你自己疑神疑鬼,你就算是借她几个胆,她也万不敢这样嚣张的对付你。”

    李凝霜此时哪里顾得了女儿的情绪,只是生怕连自己的女儿也不相信自己,连忙拽住她的衣袖。

    “真的,那些东西都有味道,尤其是那张床,简直跟秋恬那贱人睡的一模一样。”

    一听这话,端木紫连忙捂住了她的嘴,气得发抖,“你生恐别人不知道你当年做过的事情么?还是等不及端木青动手,就要自找死路了?”

    早就消失到云外的理智突然间回归了一些,李凝霜点头不迭,端木紫方才放开手。

    顺了顺气,李凝霜压低了声音,“紫儿,娘不骗你,那些东西当真有问题,我可以闻到那些味道。”

    这个时候,她看上去神智倒是清明了几分,说话的表情又十分认真,端木紫倒是相信了几分。

    狐疑地看了看那两个贴身伺候的丫鬟,却见她们一脸的无奈。

    心下也拿不定主意,干脆道:“行了行了,我跟你一起过去看看。”

    听到女儿这样说,李凝霜放心了些,一边拉着她进去,一边道:“娘实在是没有办法了,这个丫头太诡异了,又不敢轻易说出去,就怕揪出当年的事情。”

    此时李凝霜的屋子跟端木青记忆里的样子相差了许多,以前永远明亮精致的屋子似乎已经不复存在。

    入眼看到的是竟然是黑暗的一片,不知道是忘记了打开窗户,还是根本就不愿意打开。

    原本屋子里总是萦绕着的淡淡的香味也没有了,反倒有了一种长时间不通风的霉味儿。

    但是李凝霜好像完全都不在乎这些,只顾着将端木紫拉到自己的床边。

    “紫儿,你仔细闻闻,是不是有什么味道,分明就是那丫头在里头放了东西。”

    ~~~~~~~~~~~~~~~~~~~~~~~~~~~~~~~~~~~~~~~~~~~~~~~

    洋葱编:小寒,这周给你排了推荐╮(╯▽╰)╭

    小寒:尊的么?葱大,简直爱死你了o(n_n)o~

    洋葱编:嗯,记得加更,一天加一更

    小寒:(风中凌乱……)

    所以,亲们,小寒不得不爬去努力码字了,这个礼拜每天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