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不知道为什么,在莫忘那样作为一番之后,端木青突然觉得心脏处的疼痛感一点一点儿融入到血液中。

    随着血液的流动带到四肢百骸,只是力道却在不断的削弱,直到最后,反而有一种放松的感觉。

    静静地坐了一会儿,端木青方才回过神,听到莫忘这句话,却摇了摇头,“我从未习武,哪里会有什么内力。”

    莫忘还想问什么,却被端木青的眼神制止了,三人一同回了舞墨阁。

    “莫忘,你刚才试了一下,你认为我体内有内力?”

    替自己诊过脉之后,端木青倏然睁开眼,神色冷峻地看着莫忘。

    看端木青的样子,实在不是什么小症候,莫忘也不敢马虎,仔细想了想,方才开口。

    “与其说是内力,不如说是力量。”

    端木青不是习武之人,对于这个,当真算得上是一窍不通,“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看小姐情形不对,我便想用内力封住你的血脉,却在你的体内遭遇一股强大的力量,不但吞噬了我的内力,反而喷薄而出,差点儿将我击倒。”

    听到这话,端木青没有开口,而是陷入沉思。

    采薇却顾不得,只一颗心到现在还跳得飞快,“小姐你跟着云大夫学医,自己可看出了什么?”

    端木青摇了摇头,“没有,脉象平和,没有半分不妥。”

    “那……”采薇很想问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谁都知道没有人能够回答,便又生生将那半句话咽了回去。

    一时间,舞墨阁里寂静一片。

    好半晌,端木青方才笑道:“不用担心了,师傅就快要回来了,他见多识广,到时候让他帮我瞧瞧就是了。这也充分说明,我自己学艺不精啊!”

    采薇只好点头,蓦然间想起,“那露稀……”

    “放心,师傅的信里说,她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端木青想到露稀,就想到那个晚上,到现在为止,不管是端木赫的人还是听风楼,都没有查到半分蛛丝马迹。

    原本以为是齐国公府的人所为,结果却似乎跟他们没有什么关系。

    向来认为想不懂的事情就不应该死费时间去想,该有的结果在一定的时候自然会有结果。

    晚膳时分,端木青就恢复了正常。

    明天就是端木赫的好日子,加之家里人基本上都在,所以,这一顿晚宴,便在荣禧堂,一家人聚在一起。

    只除了已经病得不轻的周氏,其他人都出席了。

    就连如今憔悴的不成样子的李凝霜,也乖乖地坐在林氏的旁边。

    眼看着一家人齐全,老人家也十分开怀。

    笑眯眯道:“熬了这么久,终于看到你们这一辈的人开始成家了。只是苍哥儿可恶,到如今也不肯娶媳妇儿,如今弟弟都赶到你前头去了。”

    端木苍只是嘿嘿笑着,并不接话。

    端木竣也显得高兴,还喝了两杯酒。

    作为家里的一家之主,他自然是要对端木赫嘱咐几句的。

    一顿饭这样吃下来倒也显得和乐融融。

    只是可惜,端木赫接下来的一段话,完全打破了此时的和乐。

    “祖母,二叔,母亲,有件事情我必须要跟你们说明白。”

    一看他的脸色,再想到他前些日子做的事情,谁也无法让笑容挂在脸上了。

    老夫人首先虎了面皮,“关于那个女人,我们已经没有管你了,明日是你的大好日子,你可不要弄些什么东西出来歪了我们永定侯府的家风。”

    端木竣脸上也不好看,心里更是矛盾纠结。

    端木赫是他的亲生儿子,可是如今已经是侄子了,他并没有做父亲的名分在,同时心里也有些愧疚在。

    想要教训他的气势就弱了几分。

    但是此时,若是他要胡来,势必会影响永定侯府在天下人面前的形象,这是万万不可以的。

    林氏一时尴尬,虽然端木赫是她的儿子,但是说到底她根本就没有生养过,对于这个过继过来的孩子并没有什么很深的感情。

    这样的感情对于当事人来说,自然是再明显不过了,此时这样的情况,她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去插手。

    偏偏端木赫刚才一句母亲叫出口,叫她好生为难,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只好涨红了面皮坐在位子上。

    看到三个人的态度,端木赫却是一点儿也不退缩,“明天郡主进门,我也要抬悦儿做姨娘。”

    一句话如同石子入水,还是入原本就不平静的水面,顿时掀起骇浪。

    “荒唐!”老夫人立刻拍案而起,怒道,“你这是读了多年圣贤书的人该说出来的话么?妻妾同娶,你叫别人怎么看我们永定侯府?!”

    端木竣显然也是被气得不轻:“你这么多年行事稳重,怎么今天就这样糊涂,那个女人究竟是给你灌输了什么?让你这样罔顾纲常伦理?”

    端木赫背脊挺得笔直,脸上表情认真,“我答应了悦儿,不会让她受委屈,明天是郡主进门的日子,也是悦儿的轿子抬到府里的日子。”

    “你……”老夫人气得浑身发抖,指着端木赫半晌说不出话来。

    端木苍也想不到一向温和的弟弟在关键时候竟然如此倔强,偏偏这件事情端木赫什么都没有对他说,让他无从插嘴。

    “飞远,你在说什么呢?看把祖母气的,那个女人究竟有什么好?若是郡主知道了,会怎么想?”

    林氏作为母亲,也不可能一直坐在那里不说话,此时见状,便也忙跟着搭腔。

    “就是,二哥哥。”

    端木紫见全家人都在劝,自己干脆也站了起来,一脸难过。

    “跟郡主的婚事是陛下金口玉言定下的,当时东离皇帝也在场,若是一个不好,可是关系到两国的邦交呢!”

    “我不管,悦儿我是一定要安置好的。”

    端木赫丝毫不为这些言语所动,态度执着的如同磐石。

    端木竣一向脾气温和,这些日子却为了他时不时地发一次火,此时也是火起了,“这么多人都在为你考虑,你就不知道想一想,难道大家还会害了你不成?”

    端木赫抬起眼睑,看了眼二叔,却依旧道:“我说了,我就是要给悦儿一个名分,明天,我一定要将她带进来。”

    说完好像都不耐烦其他人一般,自己转身就走。

    “二哥哥!”端木青在他走到门口时,突然间出声。

    所有人都看向一直都没有开口的她,老夫人和端木竣都面带希冀。

    永定侯府上下,谁都知道他们兄妹两关系最好,此时端木青有什么话能够劝住兄长也未可知。

    端木青却只是带着些迟疑似的问道:“二哥哥是决定了么?”

    端木赫回过头,眼中终于露出些神采,看着端木青,“是!”

    移开视线到地上,端木青垂头想了想,方才有些小心翼翼地问道:“我有一个建议,哥哥愿不愿意听?”

    众人都十分好奇,端木青为何不是出言相劝而是说有建议,这个份上了,还能有什么办法调和这双方的关系么?

    端木赫显然也是有些失望,好像原本十分期待端木青的支持一般。

    只是妹妹都说到了这个份上,他也不得不开口,“妹妹请讲。”

    端木青看了看祖母和父亲,再一次犹豫了一会儿,“我不知道哥哥跟那悦儿姑娘到底是怎么认识的,也不知道你们两个人好到什么程度。

    但是看哥哥现在的样子,是决定了一定要给她一个名分,而且让她感觉完全的受到你的重视,才会决定在明天让她一同进门对不对?”

    端木赫垂下眼睑,颇有些无奈般的点了点头。

    端木青便接着道,“只是我们家不比寻常百姓,楚研郡主也不比一般大家闺秀,这关系到我们整个永定侯府的安危,甚至于关系到西岐与东离的关系。”

    “妹妹不用劝我了!”听到这里,端木赫把手一拦,显然是不想再听下去,抬腿便要走。

    “等等,哥哥你还没有听我的建议。”端木青眼瞅着他就要迈出去了,慌忙抢先道。

    端木赫此时已经有些不耐烦了,转过脸,看着她,“如果你也想要劝我委屈悦儿,还是别说了吧!”

    端木青笑着摇了摇头,“看来哥哥是真的十分不信任我呢!”

    想了想,端木赫还是重新转过身,看着她,“好吧!那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