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哥哥,妻妾同娶对于我们这样的人家来说显然是不合适的,但是你又答应了悦儿姑娘。

    所以你看这样行不行?

    原本姨娘就不可以从正门进,我们安排人抬悦儿姑娘从侧门进来,等到后天早上,祖母伯母都喝过了郡主的请安茶,再将她带出来。

    一来,你算是全了你对悦儿姑娘的承诺,在你大婚的时候将她接近了家门。

    二来,等到后天早上,你和郡主已经是夫妻了,到时候再给她正名,也算是得了主母的同意,不算违例。

    再者,郡主已经嫁到了我们家,那时候也算是我们家的人了,不管是出于什么考虑,大概都不会大闹才是。”

    对于端木赫迷恋一个烟花女子,十分反感的老夫人和端木竣一听这话,几乎立刻就要摇头否决了。

    但是就在那一瞬间,突然发现端木赫的表情似乎有所松动。

    再想到刚才他那坚决的态度,念头在心里面转了个弯。

    就算是此时不纳几房小妾,等过个一、二年,自会张罗着给他介绍几个姑娘,好替家族开枝散叶。

    此时不过是早了些而已,而且端木青说的也未尝没有道理。

    若是等到后天再行礼,郡主也没有立刻发作的道理。

    日后的时间还长着,慢慢补偿也就是了。

    李凝霜巴不得看到一房乱成一锅粥,此时听到这话,便讪笑道:“这不是欺骗郡主么?到时候郡主就算是知道了,也只能够吃这个哑巴亏了,好像有点儿缺德啊!”

    说到最后,故意将声音压低,好像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一般。

    顿时,不光是端木赫,就练老夫人和端木竣脸色都变得有些不正常。

    端木青却冷笑一声,看向李凝霜,“哦?这就叫缺德吗?我不知道,夫人倒是清楚明白得很,不如,夫人告诉我什么是大义好了。”

    因为那床的关系,李凝霜在见到端木青的时候,总觉得她诡异得很,好像什么都会知道。

    此时看到她森森的目光,又听到她冷冷的语气,顿时被吓得一个激灵,咽了咽口水,终究没有往下说。

    看到老夫人和端木竣的神色,端木青知道他们都在犹豫。

    “二哥哥,你若是执意要在郡主进门的时候封她做姨娘,那就更对不起郡主了,简直就连面子都没有给她顾全了。”

    听到她这样说,老夫人也回过神,孙女儿说的没错,若是按照端木赫的要求来,才算是对郡主最大的伤害。

    端木青的话似乎打动了端木赫,表情也变得有些迟疑起来,视线投到老夫人和端木竣身上。

    一见这反应,端木青撤热打铁,对老夫人道:“祖母,事已至此,哥哥的态度你也看到了,我看不如就这样算了,不然真是不知道该怎么收场呢!”

    端木竣脸色犹自不愉,但是眼下孩子如此倔强,婚期已经迫在眉睫,也实在没有更好的法子了。

    又看母亲的神色似乎松动了些,终于还是点头,算是答应了端木青的提议。

    端木赫显然也是松了一口气,终于对端木青点头道:“多谢妹妹。”

    第二天天未亮,永定侯府就开始忙活起来了,端木青也早早地起了床。

    虽然作为一个小姑,她并没有什么事情要做,但她与端木赫关系要好,他的好日子,自然应该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了。

    新房经过匠人的装潢,倒是有一种美轮美奂的感觉,跟上次端木青和端木赫在这里谈心的时候有了很大差别。

    端木青扶着采薇的手走进新房。

    新房里的东西几乎都是大红色,整个看上去大气而喜庆,确实是花了功夫的。

    正看着,那先来的楚研的两个丫鬟若轻若曼走了进来,一人手里捧着一盘点心,脚步轻盈。

    端木青笑看着她们并不说话。

    “见过大小姐。”

    两个人见到这样一大早新房里就有人过来,一点儿也不惊慌,带着得体的笑容给端木青行礼。

    “你们是从东离过来的?”

    她们是楚研的丫鬟,端木青有此一问十分正常,便同时点了头,脆生生回答道:“回大小姐,是!”

    端木青将她们两个上下打量了一番,方才笑着点头道:“果然是东离宫里头来的,形式稳重大方,只是以后我们都在府里生活,用不着那样拘礼。”

    两个人同时点头,“谢大小姐。”

    看也看过了,端木青便不再停留,又重新出了门,往荣禧堂去了。

    迎亲的花轿在早饭过后,便从永定侯府出发了。

    永定侯府此时也不可能闲着,前来祝贺的亲友们都热热闹闹的上了门。

    端木青作为一个未出阁的小姐,自然不会有什么事情。

    推说身体不舒服,为了晚些时候迎二嫂养足精神便回了舞墨阁。

    站在高高的藏书阁的屋顶上,天京西区的所有街道都尽收眼底。

    不一会儿,就看到一辆装饰不算华丽也不十分朴素的马车,从一个小院子里赶了出来。

    立刻就有两个管事妈妈迎了上去,跟马车上的两个妇女说了什么,就一同往天京中心地段走去。

    马车行到一个偏僻的小胡同里的时候,突然间两边的矮墙上窜出几个蒙面人出来,个个手里拿的竟然是制作精良的弓弩。

    因为站得远,没有一会儿,就看到那原本在马车周围走动着的下人们倒了下去,马车里窜出一个身穿红色衣衫的女子,反抗了没有一会儿,就被刺死了。

    莫忘站在主子旁边,却见她一脸平静,好像对这样的血腥丝毫不觉得可怖。

    “府里的情况怎么样?”眼看着下面的事情解决了,端木青转过脸,淡淡问道。

    “一切如常,郡主已经在去府里的路上了。”

    点了点头,端木青露出点点笑意,“那我们也回去吧!”

    “等等,小姐你看!”莫忘却突然语带疑惑地看着那出事的地方。

    只见原本已经在撤离的蒙面人,突然间被一群官兵盯上了。

    很明显这群官兵根本不会是蒙面人的对手,可是毕竟事出突然,那群人一时间有些骚动。

    尽管如此,还是可以看得出,他们撤离的十分有规律。

    只是不知道为何其中一个人似乎受了点儿伤,跟着撤离的时候脚程便有些落后了。

    眼看着两伙人往同一个方向逃开,端木青反而勾起了嘴角,“莫忘,你看他们逃去了哪里?”

    “齐国公府?”此时方才发现这一点,莫忘表情十分诧异,愣愣地看着自己的主人,“怎么会……”

    “怎么样?青儿,我送你的这份大礼如何?”

    突然身后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

    蓦然间转身,方才发现韩凌肆就躺在一旁的屋椽上,嘴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

    雪白的衣衫就那样随意的扑在灰色的瓦片上。

    “是你?”

    不得不说,对于这个男人的突然出现,端木青显得十分诧异。

    终于坐了起来,韩凌肆的表情显得有些无辜,耸了耸肩,“我也没有做什么,只是在顺天府那里透露了一丢丢的消息。”

    端木青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方才转脸去看莫忘,却已经不见了她的身影。

    跟着她这么些日子,倒也懂了她几分心思了。

    端木青小心翼翼地走到他面前,一双如水般的眼睛定定地盯着他那狭长的眸子。

    好像要从那里看到他的心里去一般。

    “若是我没有记错,大皇子向来是不干己事不插手的行事作风,这一次为何要帮我呢?”

    面对她这样认真的语气和表情,韩凌肆却还是一副嬉皮笑脸没个正行的样子。

    突然间一把搂住女子的腰身,欺身上前,如同将她整个人拥在怀里一般。

    薄薄的嘴唇在她耳边开合,“我帮助我未进门的妻子,好像也挺合理的,不是么?”

    又是这样,端木青一时间只觉得耳根燥热的难受,这个男人是不是故意的?

    每一次他都喜欢这样在她耳边说话,偏偏这样说话的结果就是让她羞得满脸通红。

    而且他这句话又说得如此暧昧不堪,好像是在故意提醒,其实他们是未婚的夫妻一般。

    想到此节,顿时秀眉拧起,刚要开口。

    韩凌肆下一句话便又蹦了出来,“青儿还是不要高声语才好,此处约会虽然不错,但是叫人发现,却也不太雅观呢!”

    想到此时她还被人“抱”在怀里,端木青脸上更红了,咬了咬嘴唇,“我劝你赶紧放开我。”

    “青儿你知不知道你身上有一种特殊的香味儿,实在是好闻的紧呢!”

    这分明就是一个等徒浪子所说出来的话,但是从他嘴里说出来,配上那一张俊美无双的脸,却叫人怎么也无法联系到龌龊上去。

    只是此时的端木青全然没有欣赏这般美人的兴趣,之间寒光一闪,薄薄的刀刃从袖子里抽出。

    大手一勾,立刻便将她纤细的手腕抓在了手中,笑吟吟地弹掉了武器。

    “想不到青儿还是如此的可爱,只是谋杀亲夫,可有些不好哦!”

    依旧是眉眼带笑,脸上的表情却叫人想起情人间的亲昵来。

    这样的感觉,很不好!

    “放开!”端木青的声音里带上了些隐隐的怒意。

    韩凌肆见好就收,也不再纠缠,他还记得那一次元宵晚上,她从上一跃而下的样子。

    这个女人绝对是个敢对自己狠的人。

    他的手蓦然间抽离,让她脚步有些不稳,好容易稳住了身形,对方却已经没有了影子。

    脚下一片刺目的银光,却是她那把特意打制的刀刃。

    “小姐!”

    莫忘恰到好处地又出现在了旁边,有些不太能够理解此时主人脸上的气愤。

    一道银光流过,端木青的武器已经消失在了下面的草丛之中。

    “这……”

    这把小刃可是端木青花了一番功夫方才请人打造好的,却没有想到此刻她就这么轻飘飘的扔掉了。

    “还不够隐蔽!”

    淡淡地扔出五个字,端木轻便扬了扬下巴,莫忘会意,带着她一起离开这高高的“观景台”。

    而下面此时已经是乱成了一锅粥,值得庆幸的是,这里离永定侯府还有一段距离,丝毫影响不了那边的喜庆。

    永定候府门前已经是车水马龙了,就连一些附近的老百姓们都挤到门前,争相来看这东离的郡主。

    趁着混乱,端木青带着莫忘一路从后门溜进。

    走到一处,却突然住了脚,端木青看着后面停下脚步的莫忘,蹙眉问道:“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