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莫忘再看了两眼,摇了摇头,“没有,刚才好像看到一个什么人过去了,不过好像是个丫鬟。”

    端木青走过去看了看,并没有什么不妥,“郡主应该已经快要进门了,我们赶紧换好衣服过去。”

    果然,在端木青带着采薇和莫忘匆匆忙忙赶到花厅的时候,新娘子已经到了家门口了。

    让她惊讶的是,韩凌肆却十分清爽地出现在了大厅里,一身暗红色织锦长袍,越发显得他俊美无双,长身玉立。

    在他旁边跟着一起过来的,是东离公主韩语嫣。

    许是因为今天的主角不是她,韩语嫣的装束十分简单,却也不失华丽。

    美人总是如此,淡妆浓抹总相宜。

    尽管已十分低调了,但是她的出现还是引起了不小的骚动。

    得知是东离嫁过来的公主,那些落在她身上惊艳的目光也没有减少分毫。

    对于这样的视线早已习惯,韩语嫣显得十分平静和淡然。

    视线扫过那一圈,不小心便对上一双探寻的眸子。

    天京的圈子真是不大,动不动就可以遇到。

    赵御风看到端木青望过来的视线,莫名的有一丝悸动。

    可是他很快就发现,对方的眼睛在看到自己的时候,莫名多了些厌恶。

    不过端木青似乎不打算给他继续探寻的机会,很快就将目光投向了那边的新人。

    楚研和端木赫两人牵着同一根红绸缓缓走过来。

    虽然满身珠翠流苏,但是袅袅行走间,却并不闻一声环佩声,老夫人看了直点头。

    林氏也十分满意,这样端庄的媳妇,任是哪个婆婆也会觉得在亲友面前有面子。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

    礼拜过后,便往新房走去。

    为了让整个婚礼的气氛更加喜庆,老夫人还特意吩咐了多找几个喜童过来。

    从大堂到新房里的路上,便可听得到童声稚气的嬉笑声。

    快走到易松斋门口的时候,远远地就看到一群人迎在了门口。

    端木赫牵着楚研走到门口的时候,门口迎接的人已经站得整整齐齐了。

    “咳咳!”一个轻轻的咳嗽声,在这样的氛围里实在很难引起别人的注意。

    但是却并不代表端木青没有发现。

    “公主,可是着凉了?西岐毕竟比东离的气候偏寒一些,公主可要注意防寒呢!”

    韩语嫣想不到端木青会突然的靠近她,更想不到她会说出这么一句话。

    脸上不由得有些愕然,带回过神,当即便冷了神色。

    “谢郡君关系,不劳挂怀。”

    此话刚说出口,就听到前方一阵尖叫。

    端木青敏锐地感觉到从身旁女子眼眸中射出来的阴毒。

    微微勾起唇角,什么也没有说,径自往前走,不经意一抬头就对上了韩凌肆含笑的眼。

    待挤到众人中间,就看到端木赫揽着楚研的腰闪在一边,而路的中间赫然是一滩水。

    楚研的盖头已经被撂了下来,盘起来的发髻上也沾上了些许水珠。

    只是端木赫,一边袖子从肩膀到底下已然湿透。

    如此一看,便知道端木赫是护着楚研方才淋湿了自己。

    眼看着新郎已经要发怒了,端木青飞快地走上前,朝着上方嗔怪道:“莫忘你也真是的,我说的是撒点儿水,没让你整盆的倒啊!”

    所有人都愕然,只有韩凌肆韩语嫣两人不一样的表情。

    韩凌肆一脸笑意,韩语嫣却是脸色发青。

    只见一个身穿深紫色衣衫的女子利落地从屋檐下跳下来,颇有些自责的神色。

    端木青也不待她说话,便一脸愧疚地走到新郎新娘面前。

    “大哥大嫂,真是不好意思,我是听说东离的婚礼上,新娘新郎身上是要撒点儿净水的,寓住夫妻日后生活和顺安康来着。

    虽然嫂子是东离人,但是毕竟是在西岐,得要按着西岐的规矩来,我便私想着,能实现一样是一样好了。

    哪里知道这丫头竟然误以为是泼一盆水的意思。”

    端木青越说越不好意思了,头也垂得低低,好像都没有脸面见面前的两个人一般。

    楚研却是一脸娇羞,看了眼端木赫,见他也露出了笑容。

    立刻双手握住端木青的手,“妹妹不知道,这个习俗也不是东离人都有的,只是有的地方才有。

    虽然除了点儿意外,但是妹妹毕竟是为了我,我又如何会怪罪呢!感激还来不及呢!”

    当然是感激,若不是端木青这一盆水浇下来,她会发现端木赫对她的那份紧张么?

    看到他那湿透了的袖子,前两天从姐姐嘴里听到的谣言,还要她怎么相信呢?

    “你呀!平日里做事情挺稳重的,怎么今儿个想出这么一招来。”端木赫佯怒地戳了戳她的额头。

    这样一个小小的插曲,对于这样欢喜的日子里算得了什么,众人便又簇拥着新人进了新房。

    韩语嫣落后于众人,蓦然间转过脸看向还站在原地的端木青。

    却发现她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那一双眼睛里的东西深邃得让人无法探寻,更像是一种洞察一切的诡异。

    心里猛然间打了个突,韩语嫣再不停留,跟着众人走了进去。

    直到她走了,莫忘方才抬起一直都垂着的头,“小姐,还好我们来的快!”

    端木青不可否认的点了点头,“想不到她竟然会用这样的招数,实在是太过于阴毒了。”

    一想到那一整盆细细密密的蓝尾蝎,端木青就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

    若是稍微有一只半只落到了楚研身上,永定侯府也算是完了。

    “好好的,他为什么要对付永定侯府?”

    斜视了她一眼,端木青有些无奈,“除了那个男人,我们哪里还跟她有交集?”

    将新娘送入了洞房之后便是浩浩荡荡的宴席了。

    新郎照例是应当出来给每一桌敬酒的,端木赫安顿好了楚研,重新换了一身衣裳,便立刻回到了大堂。

    此时大堂花园里都已经摆满了酒桌,就等着开席了。

    端木青和端木素老夫人坐在一桌,看着热闹的人群,不由心情大好。

    实在是很想知道那个男人到底会怎么安排。

    似乎就是为了她这个想法似的,很快就有人匆匆忙忙跑过来寻找齐国公府的人。

    端木赫毕竟也是正四品折冲都尉,齐国公府虽然因为之前的事情已经跟永定侯府不和,但是毕竟事情并没有拿到表面上来说。

    是以这一日,齐国公府还是有派人前来代表参加的。

    李为身为户部尚书,且算得上是齐国公府的顶梁柱,上一次李彦定的死依旧记恨着,这一次自然不会前来。

    其他诸如女眷之类,却并无一人出席,原因也是很容易猜得到的。

    若是齐国公府有女眷参加,应酬来应酬去还是跟李凝霜母女。

    如今李凝霜在永定候基本上没有什么地位,这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的事情。

    她们过来实在是一点儿益处也捞不着,若是和永定侯府的其他女眷应酬,别人只怕根本就不会有个好脸色。

    她们到底也是皇后的娘家人,自然不会拉下这个脸面来。

    是以,端木赫娶东离国郡主这样大的事情,齐国公府这样煊赫的一门,结果竟然就只有李为意思意思一番的样子前来。

    只是酒席才刚要开始,齐国公府的人便找了来。

    端木竣心里不快,但是这毕竟是自己家里的喜宴,若是这样被齐国公府看不起,日后对孩子们的发展也是一个阻碍。

    思虑及此,端木竣便走了过去,“李大人,不知可是敝府招待不周?”

    李开的脸上却并不是因为招待不周而显得恼恨,反倒像是出了极大的事情一般。

    脸上带着这个年纪少有的潮红,细看便知道那是因为紧张之故。

    呼吸也显得十分急促,却偏偏又死死地忍着,不肯教人看出端倪。

    只是还未等到他开口说话,门口却又传来一阵吵闹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