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众人掉转头过去看,就看到顺天府的人,联合京兆尹带着人浩浩荡荡的走了过来。

    顺天府向来以铁面无私著称,其长官袁天冲更是嫉恶如仇,尤其嫉恨贪官污吏和仗势欺人之辈。

    正是因为这个缘故,皇帝才将顺天府交予他管理,目的就是在于管理天京大大小小的官吏行为。

    谁都知道这个袁天冲做起事情来,但求公正不计后果,所以谁也不敢轻易惹了他。

    此时跟着京兆尹高洋一起过来的正是袁天冲。

    今天前来喝喜酒的人基本上都是达官贵族,不少人看到他,此时都莫名的有些紧张。

    “袁大人,高大人,今日小侄大喜,原是请二位过来喝杯喜酒,谁知道二位没空,此时过来,倒是使得敝府蓬荜生辉了。”

    端木竣且不管他们是做什么来的,作为今天的主人,无论如何,这漂亮话还是要说上两句的。

    高洋倒是显得十分客气,连忙道谢,又说正好这两日公务繁忙实在抽不出空来云云。

    袁天冲却是板着脸道:“没空,不是来喝酒的,我们办正事儿。”

    知道他的脾气,端木竣闻言也不气恼,只是笑着退到一边。

    “李大人,今日上午巳时三刻在柳叶胡同有一辆马车遭遇蒙面人的袭击,被我们顺天府发现,在追查过程中,却发现行凶的贼人跑进了齐国公府。”

    李开刚才便听到消息说府上出了事,顺天府在府里找到凶徒。

    此时眼看着袁天冲已经占到了面前,心下越发的担忧,面上的神色也变得越发紧张。

    “定然……定然是那凶徒敌不过顺天府的强将们,便躲入了我们府上,不知道现在可捉拿到了?”

    毕竟是官场上摸爬打滚这么多年的人,而且有父兄的言传身教,虽不十分镇定,到了后面情绪也平复了许多。

    只是仍然颤抖的指尖暴露了他的紧张。

    袁天冲脸上没有什么表情,除了一双浓眉依旧紧紧地蹙着。

    “那你可知道死的是什么人?”

    这话一出,李开脸色顿时就变了。

    柳叶胡同那是什么地方,别人不知道,他还能不知道?

    虽然这件事情十分隐秘,但是哥哥还是将事情都告诉了她,那个孙若影便是他千辛万苦找到的。

    怎么会突然间就被杀了?

    难道是因为哥哥发现那个女人已经暴露了?索性杀人灭口?

    既然这样,又怎么会被顺天府的人给发现了呢?

    短短的时间内,李开脑海里已经转过了数个弯,就是闹不明白怎么会将这把火惹上了身。

    看他神飞的样子,袁天冲气不打一处来,这种人一看就是在想脱身之计的。

    “你到底知不知道?还是说你要我来亲口告诉你么?”

    袁天冲原本就是为了公平不讲究礼节的人,刚开始还会按照官阶的高低尊称一句“李大人”。

    此时见到他支吾的这幅摸样,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哪里还管他李开是哪个?暴怒的声音狂吼而出。

    原本心中就惴惴不安,被他这大嗓门一吼,顿时吓了一跳,可是此时没有见到父兄,实在是不知道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个情况。

    “袁大人是不是开玩笑了,本官怎么会知道是什么人。”

    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十分平静,李开决定赌上一把,且坚持坚持,见到哥哥的面再说。

    “那么我再提醒提醒,这个案子的遇害者是个女子,而且这个女子,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跟你可是认识的。”

    袁天冲的语调并不热络,一个字一个字像是蹦出来的一般,似乎落在地上会砸出一个个坑来,完全没有一丝玩笑的味道。

    原本十分热闹的永定侯府大花园此时静悄悄的一片,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李开和袁天冲的身上。

    端木青好整以暇地看着两人,似乎是一场特意的表演。

    端木素拉了拉她的袖子,好奇道:“难道真的跟李大人有关?”

    面对妹妹这个问题,端木青笑而不答,却看到韩凌肆散漫的笑颜。

    原本只是细密的汗珠,此时已经滚滚而落了,李开一张脸顿时成了绛紫色。

    面对袁天冲的逼问,心里早就已经心慌意乱了,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

    “既然你此时不肯回答,那么公堂上,我也就不客气了,你们家里人都已经承认了,我这是在给你一个坦白的机会。”

    袁天冲也不愿意再多说,干脆掉头就走,自让属下去带人。

    李开见他这样的态度,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齐国公府已经承认,自然是不可能有诈。

    当下便吓慌了神,一咬牙立刻喊道:“袁大人,你说的没错,我是认识她。”

    袁天冲自信他会在自己的气势下伏法,此时也终于露出些志得意满的神色来。

    “既然你坦白,那么我们就去顺天府好好谈谈,前因后果,还是希望你能够老老实实清清楚楚的交代了才好。”

    就在这样的喜宴上,李开就跟着袁天冲走了。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重磅消息,在场的人十停有九停人都想要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李开犯了什么事儿。

    可是永定侯府也一样是一个不可以轻易得罪的,如今长房长子的婚宴,如何能够半路离开。

    只是经过这么一遭,气氛显然是不如先前了。

    不过永定侯府的人向来不在乎这些虚文,脸上依旧带着得体的笑意,高高兴兴地送客人出门。

    当然除了李凝霜母女。

    喜宴一结束,她们哪里还愿意耽搁,马不停蹄地就往齐国公府赶。

    除去了她们两个,永定侯府并没有什么不同,该闹的还是要闹,该玩的还是要玩。

    从这一天开始,楚研就正式成为了端木家的一员。

    第二天一大早,端木青端木素方才到荣禧堂,就看到楚研端木赫两人站在了屋檐下等待,倒是叫姐妹两个吃了一惊。

    端木苍迟迟未来,想来也是为了齐国公府的事情。

    虽然齐国公府渐渐与永定侯府交恶,但是端木苍始终把李彦俞当做好朋友,为着他自然也会关心关心。

    服侍老夫人梳洗好,端木青和端木素便扶着老夫人走了出来。

    楚研此时已经换上了家常的裙子,只是颜色依旧喜庆。

    老夫人显然很是开心,高高兴兴地坐在堂屋里接受这一对新人的请安茶。

    茶是喝了,只是心里头有件事情却是一直都没有放下来。

    一切礼毕,大家便都落座。

    老夫人和林氏对望一眼,又转脸看向秦姨娘,蹙了蹙眉,终究还是叹了口气。

    “飞远,既然你有话要说,那就直接开口说吧!我们也都有个心理准备,倒也没有什么了。”

    正帮着捶肩的端木青闻言,忍不住看向那主角,兄妹两个相视一笑。

    倒是将老夫人给笑糊涂了,“你们两个大清早的打什么哑谜呢?”

    端木青敛下笑脸,只是浅笑着道:“祖母,这件事情我可不好告诉你,还是让二哥来说比较好,到底也是您疼爱的孙子嘛!”

    端木赫脸上闪过些不自然,可是看到妹妹的笑脸和旁边妻子娇羞的容颜,还是咳了两声开口。

    “祖母,其实我要说的还是悦儿姑娘的事情。”端木赫此时的笑容带着些不好意思。

    楚研听到这个名字,一直交叠放在膝盖上的手忍不住握紧了下。

    早两天就听说了这个让端木赫,不惜与别人打架的烟尘女子,只是昨天看到他那样护着自己,便将这件事情给压了下去。

    权当做没有好了,却不想在此时被提了出来,那么意思是不是,这个女子是当真存在的,而且,发生的那些事情也是真的?

    端木赫却不知道妻子的想法,只是带着淡淡的笑容看着自己的祖母和家人。

    依旧是从前那副温文尔雅的样子。

    而老夫人却敏锐的感觉到,那个女人在自己孙儿的口中,从“悦儿”变成了“悦儿姑娘”。

    直觉告诉她,孙子这一次要告诉自己的绝对是一件好事。

    “有话你就直说,别跟你妹妹似的愈来愈神神叨叨的。”

    端木赫朝端木青眨了眨眼睛,方才对老夫人道:“其实悦儿姑娘,跟孩儿没有半点儿关系。”

    ~~~~~~~~~~~~~~~~~~~~~~~~~~~~~~~~~~~~~~~~~~~~~~~~~~~~~~~~~~~~~~~~~~~~~~~~~

    小寒:明天就是月饼节了,小寒可怜兮兮的一个人在寝室里面码字,很孤独有木有,只有寒弟送了一块“二手月饼”——别人送给他的,他又转手扔给了我。如此悲催,亲们快来安慰吧!打滚撒泼求哇……

    这几天的鸡蛋增长速度已经不是地球人可以阻止得了的了,大家都是预备让我啃鸡蛋过中秋节么?雪上加霜有木有?已经哭晕在厕所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