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母亲?”端木素知道她原本就已经神志不清了,看她如今这个样子,只怕是已经被吓傻了,一时间也不知道该不该靠近她。

    “贱女人!想要抢我的男人,全都得死!”

    周芹芳看着众人,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十分恶毒,仿佛是看着这个世界上她最为厌恶的东西。

    “你在说谁?”端木青的声音十分冷,看着她的目光中也没有半分的温度。

    周芹芳听到这句话却突然从衣服里抽出一把长刀来,“所有的贱女人!”

    “是你!”端木竣蓦然惊道。

    凭着他的了解,端木翊胸口的那一刀分明就是周芹芳手上那一把的作品。

    端木苍一个欺身上来,只一下便将她手中的刀踢飞,提起她整个人扔到了院子里。

    众人终于得以从那个地狱般的正屋里出来。

    虽然外面也同样带着血腥味,但是比之于里面的惨状实在是好了太多。

    “为什么?你到底做了什么?”

    端木竣简直无法相信,眼前的这个女人竟然将自己的弟弟给杀了。

    像是明白了端木竣再问什么,周芹芳又大笑出声。

    “那些贱人都想要跟我抢,我的男人凭什么让她们抢去,她们都该死。”

    这句话从她的嘴里说出来一点儿也不犹豫,好像真的是天经地义一般。

    永定侯府的人都知道三夫人善妒,只是好在她也算是生了儿子,而且三爷也容忍她。

    是以,三房除了周芹芳之外没有别的女人,也都没有人去置喙什么。

    可是谁也不知道,这个周芹芳竟然善妒到这样的程度。

    蓦然间想起端木翊从前那些女人的下场,只怕那些自己走掉的都是聪明的。

    而那些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死去打出去的,都是这个女人动的手脚。

    端木青也不知道自己的三婶婶是一个这样心灵扭曲的人,前世并未曾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可三弟是你的丈夫!”端木竣恨不能上前杀了眼前的女人,却不得不极力忍着怒意。

    周芹芳脸上诡异的笑戛然而止,立刻便像发了疯一般,“谁叫他要帮那个女人?他早就说过的,这一辈子就只有我。

    谁叫他要帮贱人?谁叫他……谁叫他要……”

    说着说着,她的声音又低了下去,喃喃的听不清楚,“我不是故意的,他撞过来的,我……”

    这样的话虽然不太连贯,听上去也有些像是疯子的呓语,可是谁也不难从这样的言语中猜测出了什么事情。

    “那个女子是谁?”

    到底是楚研问出这么一句话,将众人一直被血腥场面冲击着而忽略的事情提了出来。

    端木赫蓦然握紧了拳头,“是悦儿。”

    端木青也吃了一惊,她从来都没有见到过那个传说中的女子。

    但是按照他们的安排,她应该不会出现在永定侯府才是,现在又怎么会在这里出现?还惨死于此?

    “到底是怎么回事?”

    深吸了几口气,端木竣方才压抑着心情问道。

    端木赫一时间不知道从哪里说起,加上现在这样的情况,更是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端木青心里知道他的为难,便走上前道:“父亲,我们还是先回荣禧堂看看祖母吧!这里也需要人收拾一下,其他的事情,且等安置妥当了再说。”

    荣禧堂里,秦姨娘正守在老夫人的床前,看到众人过来慌忙擦了擦眼角,语带安慰。

    “刚刚大夫说了,只是一时情绪激动,醒过来就没事了,侯爷不用太担心。”

    秦姨娘是个孤女,被端木老爷子带回来,加上老夫人待她又极好,所以,一直把这里当做自己的家。

    此刻发生这样的事情,她却是打从心底里觉得难过,众人也未曾将她当做下人。

    是以端木竣点头道:“姨娘也受惊了,这里我们后辈看着就行了,你还是先休息下吧!”

    秦姨娘却摇了摇头,“夫人起床都是奴婢伺候着,待会儿醒过来,奴婢不在,只怕不习惯。”

    说着话的时候,她的眼睛依旧红红的,叫人一看就想起端木翊的惨死。

    相对于大哥的影响力,二哥的地位,三房端木翊在这个家里立字辈里面算是最没有地位的人了。

    老夫人并不像其他母亲一般疼爱幺儿,反而最看重已经过世的端木靖,从那之后在儿女的情分上便不再那样热切。

    加上他在朝廷中的职位也一直都属于多一个不多少也个不少的位置,仕途上也未曾得意。

    是以,整个侯府,平日里最不容易注意到的人就是他了。

    他的死对于端木苍端木赫这一辈的人来说,可能就只是一个亲人的离世,虽然难过,虽然悲伤,却不至于痛彻心扉。

    可是对端木竣来说却完全不是这样。

    因为在他的心底里有一个任务,有一个目标,那就是保护好这个家,不管用什么方式。

    别人不知道端木翊的能力,但是他知道。

    端木翊不是没有升迁的机会,只是这些机会都被他亲手给挡住了,只因为他认为永定侯府已经站在了该站的位置。

    若是端木翊再煊赫起来,相对在朝堂上的位置也就更加不稳,要想要把握平衡会更加的困难。

    可以说,弟弟的默默无闻都是他亲手所为,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对他不加拘束,在最大程度上让他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但这不是放任自流,不是任其生灭,此时他突然的惨死,对于端木竣来说就像是一个指控。

    他总觉得可以看到兄长那一张正气的脸,正带着失望看着自己。

    所以,他心里承担的痛苦比别人来的多得多,对于周芹芳的怨恨也比别人重得多。

    老夫人醒过来已经是两个时辰之后的事情了,为了这件事情,谁也没有心情提午膳。

    “娘,你醒了?”

    许是情绪太过于激动,这样的昏厥之后,老夫人醒过来有一瞬间的茫然。

    看着端木竣担忧的眼眸,淹没了的记忆瞬间席卷而来,飞快地坐起身子,“老三呢?”

    端木竣几乎控制不住情绪,喉咙瞬间哽咽了。

    “祖母,先喝点儿汤吧!”

    端木素原本身子骨就弱,今日见到这样的事情,已经有些受不住,有一直在荣禧堂强撑着,此时一张小脸已经毫无血色。

    老夫人一眼就看到她头上的白色绢花,两行老泪再也控制不住,滚滚而下。

    见她如此,端木青却是松了一口气,只要能哭得出来就好。

    慢慢地,老夫人也算是接受了端木翊已经去了的事实,只是毕竟上了年纪,再也没有精力去理会其他。

    端木竣等人也无意让她继续了解,便吩咐秦姨娘好生照看,其他人都前往祠堂。

    端木家的祠堂在后院的后面,并不十分气派,走进去却也能够感觉到那种森严。

    不像一般的大户人家的祠堂,永定侯府祠堂里供奉的牌位很简单,就只有端木老爷子端木邵华和端木靖两人的。

    端木青记得父亲说过,当时为了保住他们这一脉,端木靖当机立断,将自己家从宗族中撤了出来。

    此时周芹芳已经被反绑着双手,跪在祠堂中央。

    端木竣一看到她,便觉得胸腔里一股怒气上涌,正要发作,端木青却疾步上前,“爹,先坐下,再好好审。”

    看了女儿一眼,端木竣终于还是坐上了主位,等到所有人都落了座,方才看向跪在底下的人。

    “周芹芳,现在在父亲和大哥的牌位面前,你好好交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要杀了三弟!”

    周芹芳却咕咕地笑着,并不答话,声音低沉而诡异,落在偌大的祠堂大厅里,像是要惊起地底下的灵魂一般。

    楚研是端木赫正式进门的妻子,已经是入了族谱的,自然应该呆在这里。

    此时蓦然听到这样的笑声,忍不住抱住了手臂,一旁的端木赫见状,不着痕迹地用半边身子挡住她。

    端木青看了眼端木赫,又看了看周芹芳,心下略略一思索,还是站起身来,“父亲,这件事情还是得从二哥开始说起。”

    端木竣闻言,目光一下子便落在了端木赫身上。

    端木赫将视线投向妹妹,似乎在询问什么。

    端木青道:“二哥,这件事情事出突然,你我都没有料想到,这后面还会发生什么,我觉得我们也不一定都可以掌握。

    此时没有外人在,不如就将事情全部说清楚,也让父亲大哥他们心里有个底。”

    端木竣一听这话,就知道这兄妹二人之间定然是藏了什么秘密,而且还将全家其他所有人都瞒住了。

    他听着倒觉得还好,唯独端木苍心里很不是个滋味。

    从去年过年回家来之后,他就觉得端木赫端木青似乎都变了许多,这些变化让他十分的不适应。

    而且,在这期间还发生了那样多的事情,而在他的心里,这些种种事情的发生都是因为这个日渐诡异的妹妹。

    此时又见她和端木赫暗地里做了些什么,家里又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心里越发的对端木青排斥起来。

    “飞远,你一个大男人,怎么不知道事情轻重?做事之前好歹也得为家里想想。

    如今家里除了这样大的事情,你承担得了这个责任么?

    不要什么事情都听着别人教唆!”

    端木苍针对的是谁,可是一点儿都没有掩饰,一双鹰眸就直勾勾地盯着端木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