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面对端木苍这样的态度,端木青一点儿恼恨都没有。

    一开始就没有指望这个哥哥会喜欢自己,他的讨厌便不足为恨了。

    端木赫却对于端木苍的这番话感到有些不悦,但是兄长的身份摆在那里,却是什么也说不得。

    朝端木青投去一个歉意的眼神,端木赫方才说出那孙若影的事情。

    想不到会涉及到亲生母亲的娘家,端木苍一时间也愣住了。

    原本心里一直以为是端木青在外面又与什么歪魔邪道之间的事情。

    此时听到这话,自然也就知道是自己误会了。

    听到端木赫说那孙若影要于他完成所为的誓约,端木竣一脸茫然,“我从来未曾听你们母亲说过与娘舅之间有过这样的婚约。”

    端木青笑道:“原本就没有的事情,怎么会让父亲知晓呢?”

    “青儿,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端木青是秋恬的女儿,进府的时候,孙氏已经过世了,孙氏对她来说应该只是一个概念而已。

    “一开始,女儿便发现二哥的不对劲儿,可是问起来,二哥却是什么都不说,所以女儿只好想办法偷偷地调查了。”

    “其实就是青儿发现不对劲的,”端木赫接过话头,继续道,“原本因为若影妹妹身份的问题,孩儿抽调了些护卫暗中保护。

    谁知道妹妹找人查探的时候,发现除了孩儿调去的侍卫之外还有一群暗卫守护在孩儿找的小院子里。”

    “这个若影妹妹是假的?”端木苍本来就不是愚笨之人,又用功研读兵法,自然一眼就看出事情的关键了。

    端木青点了点头,“不是,孙若影是真的,只是她的目的并不是在于刺杀东离皇帝和与二哥哥完婚。”

    “经过妹妹的提醒,孩儿一方面请人去查探当年祖父投敌之后的境遇,一方面稳住孙若影。”

    关于孙氏及孙氏的娘家,永定侯府一直都是缄口不言的,更何况是去调查他们。

    所以端木竣对于孙氏娘家后来的事情也是一无所知。

    “结果调查出来,原来当年外祖投敌之后,外祖家许多人都搬到了东离,还来不及撤离的便被陛下处决了。

    可是搬到了东离,外祖并没有受到很高的待遇,反而明里暗里受到排挤和耻笑,所以没有多久,外祖和外祖母都相继离世。

    外祖去世之后,整个孙家在东离的日子愈发难过,到最后已经到了举步维艰的地步。”

    想不到孙家到最后竟然是这样的下场,端木竣闻言也不由唏嘘。

    “就在这个时候,孙若影一下子成为了全家人的救星。”端木青清冷的声音在这样低沉的气氛下显得有些突兀。

    但是并不妨碍别人的注意。

    “这是什么意思?”端木苍显然十分好奇。

    “如今的孙家已经非往昔可比,可堪用的人几乎没有,唯有一个孙若影,恰是豆蔻年华,与二哥哥年纪相仿。”

    “这又如何?”端木苍思来想去还是没有觉得这其中有什么关联,“难道平白无故的说是与我们家订过亲,就可以害到我们家么?”

    端木青笑了,“这当然是不可以,但若是先有与郡主的婚事在,然后再来与罪臣之女勾搭,我想二哥哥这一生也算是毁了,永定侯府受到的打击应该也不会小吧!”

    端木赫闻言不由苦笑,看了眼自己的妻子。

    楚研从今天早上到现在都还是处在糊里糊涂的状态中,此时听到这件事情似乎还与自己有关,更是迷糊了。

    “据我所知,二哥哥跟郡主在万寿节的晚宴上应该不是第一次相见吧!”

    端木青看着他们夫妻的表情似笑非笑。

    楚研蓦然间红了脸,垂下头去。

    端木赫却是一脸正色,“当时陛下的万寿节,孩儿手头正有事,一时间赶不回来,却遇上为陛下贺寿的东离皇帝。

    因为是孩儿的管辖范围,他们遇上了点儿麻烦,正好由孩儿帮着解决了,这本就是孩儿的分内之事。”

    “就是因为这分内之事,让郡主和二哥哥的婚事成了可能,但是却在万寿节晚宴之前,哥哥又遇上了孙若影,所以,这一招用的巧妙而不露痕迹。”

    端木竣万万没有想到他们家在之前竟然遇到了这样危险的事情。

    再看自己的一双儿女,惊得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孩儿到东离探听消息的人回来之后,便知道那孙若影的意图,但是她……”

    “但是她毕竟是哥哥的表妹,所以哥哥希望可以再给她一次机会,于是便有了悦儿这一出。”

    楚研之前便听韩语嫣说端木赫已经有了心爱之人,后来又听说他与别人争一个歌姬而大打出手,心里头担忧不已。

    直到此时方才知道这两件事情其实都是事出有因,一方面感到庆幸,另一方面又感到自责,若不是自己,他也不会遇到这样的危险吧!

    “哥哥故意弄出一个歌姬来,与孙若影说好,将悦儿挡在前面,对外只说要迎一个歌姬回府,暗地里却将两人交换。

    若是按照孙若影所说,她自然是不会答应这个条件的。

    一个性情刚烈的女子找一个算得上是素未谋面的男子,只为了实现一个承诺,那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答应做侍妾的。

    可是这个孙若影却答应了,不但答应了,而且还要求在郡主进门的同一天一起进门。

    这也充分证明了,她就是要置哥哥于死地,是以,我们也就不打算再给她机会了。”

    “那……你们……”

    楚研听着兄妹两的话,总觉得自己碍手碍脚一般。

    “关于这个孙若影,我们早就已经调查清楚了是谁的人。

    所以,哥哥便安排好了人,就在她的马车到齐国公府附近的柳叶胡同时方才下杀手。

    这也算是给齐国公府一个警告。”

    端木青说起这样的话来,表情丝毫没有改变,好像杀掉这么一个人根本就是小菜一碟。

    但是这样的狠戾却并没有让他人感到可怖,对于孙若影这样差点儿毁了真个永定侯府的人,大家都视作仇敌。

    “那么,这个悦儿,又怎么会来了我们府上?”

    端木素不解。

    其他人也不解。

    包括端木青和端木赫。

    “这也就是我和青儿纳闷的地方,按照计划,我们帮悦儿姑娘赎身之后,孙若影的马车出发之时,便是她逃离京城之日。”

    一时间,大家都陷入沉默,端木赫和端木青所说的事情,永定侯府并无人知晓。

    此时听到这件事情,已经有些难以消化,突然间再降落的一个问题,谁也没有那个能力去猜测和分析。

    “姐姐刚刚说的是柳叶胡同,也就是昨天袁大人说的那件事情么?”

    端木素对于孙若影这件事情不及别人的关系,眼下她的父亲正遭惨死,所以对于悦儿这个关键人物却更有兴趣一些。

    点了点头,端木青没有接着说下去,而是在想着悦儿出现在留春筑的事情。

    “小姐。”

    一直静静站在端木青身后的莫忘突然开口,似乎有话要说。

    她知道莫失莫忘的性格,没有事情绝对不会开口,平时恨不能将自己整个人隐藏在别人的视线之外。

    “你有什么发现?”

    “小姐可还记得昨天上午我们昨天路过后院时,我说看到的那个丫鬟?”

    她这么一说,端木青倒是想起来了,昨天从外面回来为了不让人发现从后门进来时,莫忘好像确实说看到一个奇怪的丫鬟的。

    微微蹙了眉,端木青没有说什么。

    她们主仆两个人的对话本就是轻声细语的,其他人也没有注意到。

    端木竣沉默了许久方才将刚刚听到的事情按压下去,却将视线转向周芹芳。

    这么长时间以来,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端木青和端木赫身上。

    跪在中央的凶手反倒成了透明。

    “父亲,三婶婶精神不正常,只怕是看到了什么,刺激了她的神经,所以做出了那样的事情。”

    整件事情都是与端木赫相关,他自然不像其他人那般久久不能平复,是以脑子也最为清醒。

    端木竣再看那跪在地上依旧疯疯傻傻的女子,心里总觉得有一把无名火不知道该怎么发泄。

    在这祠堂里,该说的话也说得明白了,没有弄清楚的事情依旧不清不楚。

    再待下去也没有什么意思,端木竣终究还是强忍了怒意。

    “二弟,你看,娘那里我们该怎么说?”

    林氏一直坐在一旁没有开口,对于端木赫这件事情,在庆幸之外,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欣慰,到底这个儿子,也算是长大成才了。

    “娘那里想要瞒也是瞒不住的,孙若影的那件事情就不要说了,就说是三弟妹发了疯,失了常。”

    虽然这样告诉老夫人,她定然会十分难过,但是若是说更多,反而会让她更担心。

    这里的人都不是傻子,自然也是赞同这样的。

    回舞墨阁的路上,就听到荣禧堂传出来的消息,老夫人赐给周芹芳一杯毒酒。

    一抬眼就看到姐姐的目光,端木素摇了摇头,“姐姐不用担心我,我与母亲本就没有什么情分在。

    只是父亲……

    虽然他并未曾对我露出过什么笑脸,却毕竟是我的父亲。”

    端木青轻轻拥住她的肩膀,“没关系,无论怎么样,你还有我。”

    端木素舒了一口气,点头笑道:“如今,我就只有姐姐了。”

    舞墨阁里,莫失似乎已经等了一段时间,只是并没有丝毫的焦急。

    一开始就对整件事情感到十分的讶异,是以,早早就留下了莫失在现场观察。

    “什么情况?”

    示意采薇不要让其他人进来,端木青开口却是对莫失问道。

    “刀有问题。”

    ~~~~~~~~~~~~~~~~~~~~~~~~~~~~~~

    小寒:中秋之夜,亲们那里月色可好?读书室里静悄悄的,只有小寒键盘的敲击声,此刻天上有云,估计今晚赏不了月,那就好好码字好了,愿亲们今夜好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