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将手里的子放回棋盒,端木青的笑容有些冷意,“我等着她自掘坟墓。”

    看着她不解的眼神,只好解释道:“这些日子以来,祖母确实是恼了她,但是这不代表老夫人就会不顾她的死活。

    毕竟谁都知道祖母跟李凝霜的亲娘是姐妹,也都知道对于这个妹妹,祖母一直都有心结。”

    “这个我也知道,曾经听二伯父说过,祖母每年在她的忌日还会摆祭台。”

    点了点头,端木青道:“她们是贫穷姐妹,关系自然和我们平日里见到的都有所不同,相依为命的感情可不是一般的深厚。”

    端木素算是明白了,“那姐姐的意思是说,二伯母不管是做错了什么事情,祖母不管怎样恼她,都还是会留她一条命?”

    “这就是我之所以一直没有动她的缘故。”

    让采薇帮着替两个人重新梳了妆,两人方才一起往荣禧堂去。

    “有些伤口只有让它自己溃烂到了一定的程度,再一并剜除方能好全。

    李凝霜在祖母的心口上,就是这么一个伤口,平日里我做的,不过是让她加速溃烂而已。”

    “那现在……”

    转眼看着这个在自己启发下不断成长的小女孩,端木青笑道:“现在就是那个时机,是人总是偏心的。”

    荣禧堂里,老夫人午睡刚起,正在梳洗。

    从前还不觉得,经过这些日子的事情之后,端木青才赫然发现老夫人确实已经老了。

    之前看那一头白发,只觉得熠熠生光,如同银丝。

    此刻再看,却是带着灰败的黯淡,像是夕阳西下时,最东方的天空。

    看到姐妹两个过来,老夫人也没有像平时那样笑开颜,而是略显疲倦道:“你们来了。”

    从秦姨娘手里接过手帕,仔细地替她擦着手指,端木青微笑问道:“祖母睡得可好?”

    随意地摇了摇头,自顾自往外走,“哪里睡得着,心里头只觉得堵得慌。”

    一句话说出口,眼眶就先红了,便再也说不下去。

    知道她又想起端木翊的事情,端木青和端木素相视一眼,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因为死得不明不白,又是朝廷命官,所以端木翊的丧事还没有正式开始准备。

    此时京兆尹已经开始着手调查,尸体也被抬了走。

    端木素走上前,端起桌上的杯子,吹了吹确定不烫了,才端到老夫人面前。

    “祖母,这件事情多想无益,节哀才是,如今我们都看着您呢!您若是伤心坏了身子,我们该怎么办呢?”

    相对于端木青的理智和聪慧,老夫人其实心里更喜欢体贴的端木素。

    加之她生得单薄,又因为周氏的缘故无人照看,心里更加怜惜些。

    这一次,殒命的是端木翊,就是端木素的父亲。

    她如今算是三房唯一的血脉,想想便觉得可怜。

    所以听她这么说,也强忍了悲伤,接过茶喝了一口。

    任由她扶着在位子上坐下了,却一句话都不说,只闭了眼,似乎太过于劳累。

    “你父亲和两个哥哥那里查得怎么样了?”

    知道她没有休息好,眼见着闭目养神,端木青端木素两人也静静坐着不开口。

    谁想到突然这么一句问话,倒是被吓了一跳。

    稳了稳神,端木青才意识到她问的是自己,忙道:“暂时还么有消息。

    不过父亲让我和素儿好好陪着祖母,知道祖母忧心调查的情况,一有消息便会立刻过来告诉您。”

    老夫人原本也就没有抱太大的希望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查出些什么,所以听到这话也没有很失望。

    “祖母!”

    一个轻柔的声音突然在门口响起,端木紫一身素服走了进来。

    头上只简单的两根素银簪子,身上没有任何佩饰,一双美目红红的,显然是哭过了。

    她原本就生得美,此时这番打扮,看上去颇有几分病西施的味道。

    老夫人想不到她此时会突然过来,脸上的表情有一瞬的错愕。

    前两日的事情,气还未消,只是现在也实在没有了精力。

    也就懒得说她了,只是面色不愉地轻轻点了下头,算是答应了。

    谁知道端木紫却突然眼泪决堤,哭成泪人。

    “你……”

    老夫人显然是被吓到了,这件事情对于永定侯府来说确实是悲剧。

    她自己也想到就会不自觉地掉眼泪,但是端木紫是什么样的人,她又如何不清楚。

    根本就和端木翊没有什么关联,又怎么会为他哭得这样伤心。

    偏偏这个时候她哭,自己完全没有理由说她什么。

    还是她自己开了口,抽抽搭搭道:“紫儿错了,紫儿不知道家里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紫儿请求祖母原谅。”

    说完竟跪下身去,不停的叩起头来。

    谁也想不到她会突然有此一出,一时间众人都愣在了原地。

    眼看着雪白的额头瞬间红了一片,端木素想要开口阻止,却被老夫人抢先一步。

    并不是什么原谅的话,而是淡淡道:“好了,你下回记得就行了。”

    这当然明显是一句敷衍的话,端木紫却像是感激涕零一般,“谢祖母原谅孙女,紫儿下回再也不会了。”

    老夫人淡淡地点了头,不再说什么。

    端木紫眼见如此方才从地上爬起来,静静走到老夫人身后,乖巧地替她捏起肩来。

    对于她这样的行为,端木青并不奇怪。

    相对于李凝霜来说,端木紫还是要聪明一些的。

    至少比她更懂得审时度势一点儿。

    就算是原来没有看明白,这一次应该也看清楚了,齐国公府如今对于李凝霜这个嫁出去的女儿分明没有半点怜惜。

    如今就连永定侯府也没有她们母女什么事儿。

    但是她掂量得清楚,齐国公府确实势大,可人家姓的是李。

    如今靠不住外祖家,只能够想办法拉拢自己家的人了。

    毕竟她不是李凝霜,她是姓端木的,身上永远留着永定侯府的血。

    这个地方再不待见她,她也还是这里的正经小姐。

    站在老夫人身后的端木紫眼角撇到端木青淡然的表情,心里不由一阵嫉恨。

    她为什么永远都是这样一副悠然自得的表情。

    那表情就好像在嘲讽自己一般,好像在告诉自己,无论自己做什么事情都斗不过她。

    永远永远都只能够在她的脚底下生存。

    暗暗掩盖住眼底的恨意,端木素脸上的表情越发的谦恭了。

    老夫人原本就没有休息好,此时被端木紫轻轻的力道捏着肩膀,越发的觉得犯困。

    端木青看她的样子,不好再打扰,对端木素使了个眼色,两个人都放下手上的丝线,一同往外退去。

    还没有走出门,就看到端木竣和端木赫两个人神色匆匆走了进来。

    紫鸢才通报,老夫人便睁开了眼睛。

    端木青和端木素只好又折了回来。

    看他们的样子,应该是案子有所发现了。

    端木紫下意识地去看端木青,却见她的嘴角挂着一丝若有似无的笑容。

    那笑容像是开在悬崖边的罂粟,带着些嗜血的味道。

    心里微微一突,莫名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调查得怎么样了?可有发现什么异常?”

    老夫人并不给他们问候的机会,才进门便直接问道。

    端木竣和端木赫对望一眼,又不约而同面露难色地看向老夫人。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有话就直接说,难道还怕我承受不住不成?”

    眼看着母亲要发火了,端木竣迟疑了许久之后终于开口,“三弟……三弟或许是被人预谋杀死的。”

    虽然对于这样的结果不是没有猜想过,甚至于心里头相对于周氏的疯子行为,更相信会是这样。

    但是当亲耳听到这样的消息时,老夫人还是感到胸口涌起一阵排山倒海的疼痛感。

    “娘!祖母!”

    所有人几乎在同一时刻出声,只因为她突然变色的脸。

    出乎意料的,老夫人却并没有倒下,紧紧是闭着眼睛,就连眼泪都没有从眼角流出。

    似乎,她那一双闭着的眼睛就是等待自己的眼泪回到肚子里。

    缓缓睁开了眼,老夫人深吸了一口气,“你们查到了什么,是什么让你们认为老三不是被周芹芳给杀的。”

    “实际上,确实是三弟妹所为,但是重点是,三弟妹下手却是别人给陷害的。”

    端木竣显然是十分悲痛的,眼眶儿都红了。

    只是在母亲面前,有事说明这件事情,只能够死死的忍着。

    “三弟妹自从幽哥儿的事情之后,就一直精神不太正常,府里请了张太医过来给三弟妹诊治。

    我仔细查过药方子了,那些药材确实都是稳定精神所用的。

    但是三弟妹再出事那天早上喝的药却不完全是药方子上的药材。”

    “你是说周芹芳的药被人动了手脚?”

    老夫人双手紧紧地抓着椅子的把手,两只眼睛定定地看着端木竣。

    点了点头,端木竣接着道:“那药渣被我找到了,特意到宫里去问了太医,方才知道那药不但不能够抑制病人的病情,反而会有激发作用。

    三弟妹原本就是受幽哥儿的影响,特别容易在三弟感情上的事情发病,而那天悦儿姑娘的事情自然很容易就引发三弟妹的病了。”

    老夫人有些目瞪口呆,想不到事情竟然出在这上面,好一会儿都没有说出话来。

    “是府里的人?!”

    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已经明明白白的可以听出寒意了。

    端木赫一直站在一旁没有开口,此时听到这句话便悄悄地退到了一旁。

    端木紫心里一惊,他这个动作分明是说明白了这件事情他不好开口。

    “这是孩儿调查出来的结果。”端木竣从怀里掏出一个东西,走上前递给老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