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李凝霜却顾不得她的态度,一听这话连忙抓住她的袖子,如同抓着一根救命的稻草。

    “你祖母发现了什么吗?”

    此刻她的样子落在端木紫的眼睛里,让她有一种说不出的失望。

    从前那个骄傲的母亲早就已经不复存在。

    端木紫蓦然间明白,从前李凝霜的骄傲来自于娘家,来自于老夫人。

    而现在,这两方同时将她抛弃,就像是将她身上华丽的光环撤走。

    抛却了一切,此时的她真的只是一个平凡的女人。

    甚至是一个有些愚蠢的女人。

    端木紫心底里生出一股怨恨来,都是因为这个女人。

    就是因为自己是她的女儿,所以荣辱与共。

    只是可惜,她得意的时候不过是一个姨娘,而自己永远是地位低上一等的庶女。

    好不容易等到她坐上了夫人的位置,却又失去了赖以凭仗的一切。

    而这样的怨恨一点一点地渗出悲哀,让她甚至于都没有心情再去指责面前的女人。

    狠狠地甩开她的手,端木紫一句话都不说,漠然地走出文华轩。

    身后的绿染想要说什么,张了张嘴却是什么都不敢说。

    从小服侍到大的主子,她比谁都要清楚。

    倾国倾城的容貌下,是一颗变幻莫测的心,有时候的一句错话,对自己来说会是一场灾难。

    端木苍刚从外面回来,就看到端木紫面色灰败地行走在巷子里。

    虽然这段时间以来,端木紫显得有些低调,早不如从前那般明媚。

    可是他还从来没有见过如这般消沉的模样,可是转念一想却也能够理解。

    李凝霜的事情是他和端木竣端木赫一同查出来的,其中的细节他知道得一清二楚。

    而此时端木紫这个样子,最有可能就是因为这件事情。

    端木翊的死,端木苍自然也是难过的,对于李凝霜,心里的怨恨也不会少。

    可是端木紫是跟他从小玩到大的妹妹,在他的心里,这个妹妹和李凝霜完全是两回事。

    就算是她是那个人生的,也不代表什么,她们本来就是两个人。

    “紫儿,”想到这里,又看到她那张愁容满面的脸,端木苍心里一阵心疼,“你怎么在这里?”

    端木紫的糟糕心情不是伪装出来的,只是看到端木苍的时候,活络的心思转的比谁都快。

    这个家里,还有一个人是不会拿异样的眼光看她,那就是端木苍,这是她唯一能够抓得住的人。

    心里的思绪转到这里的时候,立刻眼眶里便蓄满了泪水。

    端木紫抬起消瘦的下巴,泪眼盈盈地看着哥哥,却勉强露出一个笑容来。

    “刚刚,从母亲那里过来。”

    这话说着,虽然已经十分努力了,端木苍却还是可以听得出那一丝丝的哽咽。

    “紫儿,”端木苍皱紧了眉,却又不知道如何开口,最终还是只能说一句,“你还好吧?我看你脸色不太好。”

    “没事,”努力眨着眼睛,端木紫依旧努力端着笑容,“只是有些累了。”

    端木苍想要安慰她几句,却发现根本就无法启齿,总不能说你娘杀了三叔,他没有怪罪到她头上吧!

    看他的神色,端木紫便知道他的心里在想什么,也不再说什么话,而是默默转开身离开。

    端木苍张了张嘴,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也默默转身朝相反的地方而去。

    “哥哥。”

    背后传来的声音带着哭腔,让端木苍瞬间停下了脚步。

    转过脸就看到端木紫蹲在那里哭得不能自已。

    “紫儿!”

    这个记忆中一直明媚阳光的小女孩此时如此无助的模样,让端木苍的心狠狠地揪了一下,飞快地跑了过去。

    用力抓住扶着自己双臂的手,端木紫抬起满是泪水的脸,嘴唇颤抖着,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我该怎么办?”

    一句话说出口已经是泣不成声了。

    远远地传来女子说笑的声音。

    这里毕竟是人来人往的地方,李凝霜的事情并没有公开,端木紫此时这幅模样被人看到,不知道会被传成什么样子。

    想到这里,端木苍飞快地扶起她,和绿染两个人一同将她带进旁边的一处避寒用的暖坞。

    端木紫此时已经哭成了泪人,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挥手让绿染退到一边去,端木苍亲手替她绞了帕子,帮她将一张脸擦干净。

    好半天,哭声才渐渐地住了,端木紫看着端木苍,有些怀疑道:“哥哥,你真的……不讨厌我么?”

    端木苍没有说话,只是一根一根替她擦着手指。

    “我娘……三叔的死跟我娘有关!”

    才止住的眼泪又重新滑落,只是再没有哭出声音。

    端木苍叹了一口气,脸上是少有的柔情。

    替她将鬓边散落的头发拂到耳后,“紫儿,她是她,你是你,没有道理她犯的错需要你来承担后果。

    更何况,你姓端木,是我们家的小姐,是我的妹妹,这一点,永远没有办法改变。”

    “可是……可是终究我还是她的女儿。”

    端木紫的声音里带上了些小心翼翼,让人听着只觉得可怜。

    “那又怎么样呢?”端木苍看着她的眼睛,“从谁的肚子里爬出来,我们根本就没有办法选择,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这样的妹妹让他太过于心疼,心里对于李凝霜的恨意又多了一重。

    面对端木苍这样的安慰,端木紫没有立刻答话,而是静静地坐在那里,好像在沉思。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似乎已经很久。

    端木苍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笑道:“好了,不要再想这些事情了,你只要做好你的事情就好了,根本就不会有人怪你。”

    “怎么会没有人怪我?那……”

    说到这里,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端木紫立刻噤了声。

    端木苍自然立刻听出来她是有话不敢说,立刻蹙了眉,“是谁对你说了什么吗?”

    一听这话,端木紫立刻头摇得如同拨浪鼓一般,“没有没有。”

    只是说这话的时候,眼眶儿又红了,让人不得不相信她的言不由衷。

    “紫儿,在哥哥这里还有什么不能说的么?我们从小到达的感情,哥哥什么时候不是站在你这边的?”

    端木紫一听,好不容易忍住的眼泪,立刻又滚滚而落,瞬间扑倒他怀里,“哥哥。”

    “我在!”

    轻轻抚着她的长发,端木苍表现出难得的温柔,“有什么话都可以跟哥哥说,哥哥会帮你的。”

    只是在端木苍看不到的背后,端木紫眸中一闪而过的精光没有人发现。

    对着角落里的绿染眨了眨眼睛,端木紫又立刻低垂了眼眸。

    “只要有哥哥这句话就够了,如今紫儿在这个府里,什么也不是,根本就没有人将紫儿放在眼里,紫儿所能够依赖的,就只有哥哥了。”

    感觉到肩头一阵湿热,端木苍更加难受了,一把捞出妹妹,“到底是怎么回事?有谁欺负你了!”

    端木紫却闭嘴不言,显然是不敢。

    一旁的绿染仿佛是真的看不下去了,急道:“大少爷,你就不要逼小姐了,小姐说出来又能如何,如今的日子,安安心心尽量不要招惹了人就是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端木苍的声音蓦然间变得冰冷,端木紫一听,立刻出声阻拦,“没事,她抱怨两句而已。”

    只是他却并不理会她的说法,一双眼睛依旧紧紧盯着绿染。

    像是被这样的目光盯着有些受不住了,绿染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可脸上的表情依旧倔强,“小姐,都什么时候了,你不说,你受得了那样的委屈,我都看不下去了。”

    端木紫一听,立刻便要出生阻拦,却被端木苍抢先一步,“有什么话你就直说,不许隐瞒。”

    绿染不再理会端木紫,自顾自道:“大少爷常年在外不知道,大小姐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间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从去年皇后娘娘的寿宴开始,不断地找夫人和小姐麻烦,把整个永定侯府搞得乌烟瘴气的。”

    “这话怎么说?”

    说实话,不需要绿染这番说辞,端木苍本身也对端木青的改变十分好奇。

    只是他一向不大在家里,所以很多事情没有参与,又不好直接问,偏偏根本就没有人告诉他。

    此时听到这个话头,不自觉的也有了兴趣,十分想要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谁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大小姐不但性格变了,很多地方都变了,反正短短的时间里,整个侯府就像是变了天一样。

    首先是不知道怎么的,就取得了老夫人的欢心,后来又不知道使了什么手段,让夫人身边的人一个个的死的死,被打发的被打发。

    更利害的是,老夫人渐渐的都不再喜欢夫人和小姐了。

    侯爷更不要说,现在都不再踏入文华轩的门了,闲云阁也去得极少。

    别人不清楚,大少爷你难道不知道么?老夫人从前是有多么的器重小姐和夫人的。

    而现在,别说夫人是有名无实了,就连小姐,在侯府里生活都是大气不敢出,生怕得罪了谁。”

    绿染一边说着话,一边掉眼泪,将那份衷心与委屈表现得淋漓尽致。

    端木紫则是一脸黯然,终究什么都没有说。

    “大少爷不知道,大小姐跋扈,当着那么多人都敢给小姐耳光,背地里更是……”

    “更是什么?”听到这里见她犹豫,端木苍气不打一处来,怒吼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