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李凝霜的死在整个天京都没有引起什么风浪。

    第一,是因为她的死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不光是齐国公府没有什么表示,就连永定侯府也几乎没有动静。

    所以其他人都拿不准主意,这个丧礼该不该参加,结果就变成,参加的人有,却都是那些个没有什么地位的人前去应景。

    第二,是因为此时的天京有更加重要的事情,那就是赵御风的婚礼。

    原本是定在六月底,却因为汪内侍贪墨一案,使得整个朝廷震动,赵御风主动请求推迟婚礼。

    所以,七月十五的婚礼就越发让皇帝重视,不光礼部的人忙得脚不沾地。

    其他天京稍微有头有脸的人物也万万不敢怠慢了去。

    如今端木青在天京的贵女圈子里也算是有名的人物了,永定侯府嫡长女,皇帝亲封端慧郡君,东离大皇子的未婚妻。

    这样多的头衔加在头上,想让人不注意都不行。

    而更加让人惊讶的是,传说中一向冷傲的东离语嫣公主给端木青亲下请帖。

    这不由的让人侧目,这样的一个女子,说是简单的人物,只怕是谁也不信的。

    将烫金的帖子扔到一边,端木青对对面的男人笑道:“你这个妹妹好像是跟我杠上了呢!”

    韩凌肆耸了耸肩,“她向来跟谁都有仇似的。”

    转了转眼珠,“只怕是在某件事情之后吧!”

    嘿嘿一笑,韩凌肆目露怀疑,带着贼贼的笑,“你想知道?那可是风流史哦!”

    关于韩语嫣的性格,端木青自然而然地想起那一次韩凌肆说过的裴驸马之事。

    一个人任是如何也不会生来如此嫉恨大众的个性吧!而且,隐隐的,端木青觉得,韩语嫣更多的恨意是对着韩凌肆的。

    “你想说就说,不想说便拉倒,我不是很有兴趣,只是你得记着一件事情,我今日被她记恨上,都是因为你。”

    端木青说的话没有半丝含糊,看着他的眼神也满是认真。

    “喂!你不能这么说嘛!说不定是她对你天生的敌意呢?你知道,有的人就是天生会让人记恨的。”

    在舞墨阁,韩凌肆仿佛特别的没有型,基本上是站没站相,坐没坐相。

    此时就是斜躺在椅子上咬着苹果,摇头晃脑。

    “嗯?”端木青斜斜地转过脸,目露审视,唇带微笑地看着他。

    被她这样的笑容看着有些不自在,轻轻地咳了咳,“就算是因为我,你好歹也是我准媳妇儿嘛!一家人哈!”

    对于这个韩语嫣,端木青原本是不放在心上的。

    有的人确实就是如此,你就算是不冒犯他,他也未必不来招惹你。

    对付这种人,端木青向来的想法是,来一个,扫一个,至于何种扫法,就看那个人是什么级别的了。

    而如今韩语嫣的心思都动到了楚研,动到了端木赫身上,她也就容不得她了。

    重新捡起桌上的请柬,端木青拿在手里有一下没一下的轻轻拍着,似乎在思索什么。

    “你到底去不去啊?”韩凌肆终于坐直身子,指了指她的手。

    “去啊!”

    当然去,干嘛不去?赵御风的婚礼,她怎么能不去?

    只是在去之前,还有件事情没有弄清楚。

    黄芪再一次看到端木青,心里未免有些百感交集。

    端木青亦是如此,而且上一次她是一个眼神冷冽的少女,而此时却已作妇人打扮。

    提起她的婚事,黄芪还是显得有些羞涩,却也算是大大方方的承认自己一直喜欢那宫掌门。

    “我这次来天京是为了替人调查一件事。”黄芪直言,“顺道过来看看你。”

    看到黄芪,莫失莫忘还是显得十分拘谨,颇有些紧张的样子,可见听风楼里的规矩定然是十分严格的。

    他们的规矩,端木青知道,也不追问是为了调查什么。

    “你来的正好,我有件事情还想要拜托你。”

    听她这样客气,黄芪笑道:“你如今倒是不如那时候爽快了。”

    这话说得十分随意,让端木青感到十分爽快,“行!其实我是有一个人想要查一查。”

    “听这话,倒不像是我顺道过来看你,而是你把我召唤过来了。”

    如今少了原来那样名义上的主仆关系在,黄芪说话随性的多,也更像她平日里的性子。

    端木青也忍不住笑了,“这个人说起来,除了你们,我想别人也调查不出来。”

    “谁?”

    如今已经是听风楼的副掌门,听到端木青这句话,心里自然是欢喜的。

    “国师秋白。”

    黄芪皱了皱眉,却摇了头,“这个人没有办法。”

    闻言,端木青不由面露惊色,“你们都没有办法?”

    “就如同你所说,这个世上只怕没有人有办法。”认真了神色,黄芪坦诚地对好友道,“这个人也曾有人请我们查过。”

    “谁?”

    “是谁要求我们调查我不好透露,但是,我们确实没有查出来,不但是没有查出来,而且是什么都没有查到。”

    “这是什么意思。”从认识她以来,端木青每一次请他们做的事情,都做的干净漂亮,几乎挑不出毛病来。

    她知道听风楼最擅长的事情就是暗查和暗杀,此时这样的话从黄芪嘴里说出来,她简直不敢相信。

    “就是什么都没有查到,我们除了知道有这么一个人之外,什么讯息都不知道,若不是你说,我也不知道他名字叫秋白。”

    端木青只是觉得那个美丽如女子的男人十分的诡异和神秘,却从来没有想到过他竟然神秘到这个地步。

    忍不住又看了看依旧套在手腕上的手钏,到现在她还是没能够将它除下来。

    参考了许多的书籍之后,端木青终于将楚研的那个香袋里的东西重新配置了出来。

    除去了离岸草之后,另外加了两味药材,不但强身健体,还可以促进血液循环。

    对她那样偏寒的体质十分有好处。

    而楚研对于发生的事情全然不知,只不断地感谢端木青。

    老夫人的身体越发的坏了,很多时候坐在椅子上听他们聊天,听着听着就睡着了。

    赵御风的婚礼,她自然没有办法参加。

    如今周氏和李凝霜都没有了,林氏走不开,端木紫推说身体不舒服。

    永定侯府便只有端木青和楚研两个人去参加。

    只因为李凝霜才过身,所以相对于其他人来说,她们两个明显要朴素许多。

    可这并不能影响到别人投到两个人身上的目光。

    楚研是来自于东离的,作为一个外国来的女子,自然是会受人瞩目的。

    而端木青就不要说了,这一年来,整个天京,早已经没有人不认识了。

    走进王府的大门,就看到铺天盖地的红色。

    赵御风和端木赫显然是不一样的,单从这一对新人的社会地位来说就已经是不同的档次了。

    端木青她们到的时候,喜宴就快要开始了,走进后花园就看到赵御风换了一身红色的锦衫走了出来。

    可这个时候,端木青却忍不住心头一紧,就连衣裳都是一样的。

    当年他们成亲的时候,他也是穿着这样一套衣裳出来谢客。

    赵御风带着笑容走出来,一眼就看到身穿黛青色衣裳走进来的端木青。

    蓦然间就觉得心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流过。

    不知道为什么,每一次看到端木青,他都觉得自己的心底有什么东西在蠢蠢欲动。

    从前一直都认为是她对自己流露出来的那份讽刺和敌意,让自己心里不舒服。

    可是渐渐的,他却不再这么认为了。

    那一次在永定侯府的花园里,她莫名的温柔的眼眸,让他完全忘记了之前她带来的每一次不快。

    那一刻,他觉得自己的心里有什么东西被唤醒了,可是还没有等到他明白过来那是什么,她就已经狠狠地掐死了它。

    只有一个冷冷的眼神,带着恨意和讽刺。

    而此刻,看到她,在自己的婚礼上,她依旧是那样一副冷清的模样,即使在笑着与别人寒暄时,眼睛里也是清清的一片。

    “三皇子,恭喜贺喜啊!”李彦俞端着两杯酒走过来,带着客气的笑意。

    立刻回过神,赵御风不再看那边,接过酒杯十分豪爽的一干二尽。

    别处的人看到他这样好说话,又岂有不上来掺和掺和的道理?

    端木青当然注意到来自赵御风的视线,可是那又如何?

    刚才的晃神不过是因为对于前世记忆正常的反应罢了。

    他带给自己的透彻心扉的伤痛,那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够改变的,之所以没有动静,是因为还不到时候。

    “郡君可是难得一见的人物啊!若不是因为语嫣公主,只怕也难请得动吧!”

    来人的语气明显不善,颇有些挑衅和讽刺的味道。

    端木青转过脸,规规矩矩地行了个礼,“五皇子。”

    站起身之后,方才掀唇一笑,“若是五皇子欢迎,殿下的婚礼,臣女如何也要去讨杯酒喝。”

    就这么一句话,就将他刚才的刺儿给挡了回来。

    不是她端木青不和你亲近,或许是你自己容不得人,不欢迎吧!

    赵御玄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且不说他内宅一团乱,婚事还每个影儿。

    就算是真的成亲,只怕也不会真的希望这个女人去。

    如此,脸上未免有些不好看。

    但是端木青却没有让他继续尴尬着,随便跟旁边一个小姐聊起来,往另一边走去了。

    只是忽略了,躲在不远处美人蕉后面一双深沉的眸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