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虽然韩语嫣是东离人。

    而所谓的娘家人,只不过就是韩凌肆和楚研和几个尚未离开的东离使者而已。

    但是婚礼却并不显得寥落。

    赵御风为人温和,甚少与别人发生冲突,宁愿自己吃亏,不让别人记恨。

    当然他的吃亏是计算好了的,不能吃的亏,他会让你连话都没地儿说。

    端木青随意逛了一会儿,罗琪瑕就走了过来,一脸的不耐烦。

    “你倒是安安心心站得住,这样无聊的宴会又得要好几个时辰才结束得了。”

    接触的多了,加之她把端木青当做自己人,所以,说起话来,早就没有了之前的谨慎,多了几份大方和随性。

    端木青笑着道:“既然早就知道这样无聊为何还要来?”

    罗琪瑕不由得苦笑,“哪有那么容易,如今陛下对我们罗家甚好,但是究竟我们府上也没有什么。

    说来说去,要光耀门楣,还是要靠男子,如今我就这么一个弟弟,那样小的年纪,知道些什么呢?

    若是我再不好好替他跟这些人走动的话,不用别人的手段,我们也会倒下去了。”

    端木青知道她说的是实话,如今的罗国公府尽管被皇帝完全赦免了,还给了些补偿。

    但是一个家族,要撑起来,靠得还是人。

    而如今他们最缺的就是这个。

    但总兵他们人不少,皇帝虽然将他们全都归于罗家名下。

    但他们毕竟不是姓罗的,说来说去,也只不过是一些部众而已。

    端木青的沉默并没有影响罗琪瑕的情绪,她向来为人爽朗,之前的谨慎也是因为情势需要。

    “喂!”

    经过了那些事情,罗琪瑕虽然觉得端木青有些诡异和让人无法看透的神秘。

    但是,她相信眼前这个少女,至少内心深处是善良的,只是她的善良不以寻常的方式表现出来罢了。

    此时见她沉默,生怕她为自己的处境担忧,便笑道:“大家都去看新娘子了,你这个大嫂难道不去瞅瞅?”

    端木青立刻回过神,脸上蓦然间一红,随即恢复正常:“人多得很,挤来挤去反倒不好。”

    想到她冷冷淡淡的性子,罗琪瑕也不坚持:“那我们找个地方坐坐吧!”

    说这话一个穿碧荷色衣裳的小丫头走过来笑道:“王妃听说郡君来了,请您过去说说话呢!”

    王妃?这个称呼让端木青愣了一下。

    随即明白了,赵御风成亲了,自然被封为王,韩语嫣虽然是东离公主,此时也应该被称为王妃。

    只是,她向来跟自己关系不好,这个时候来请,岂不是有些反常?

    罗琪瑕听了笑道:“刚才还说过去看呢!你瞧人家就来请了。”

    两人跟着那丫鬟往后院走去,还没走几步,罗琪瑕在外面守着的一个小厮就跑过来跟她的贴身丫鬟耳语了两句。

    一听传达,脸色大变,几乎来不及跟端木青打声招呼就往外跑。

    眼瞧着情势不对,端木青连忙让莫忘跟过去看看。

    那碧裳丫鬟也不言语,脸上表情未变,只是安静地等在一旁。

    如此守礼,可见不是一般的身份。

    “郡君可有重要的事情?不如奴婢去回了王妃?”

    不卑不亢的态度,恰到好处的语气,都让端木青不得不对韩语嫣所用的人叹服。

    “不用了,想来罗小姐能够处理得好,我前去应该也插不上手,让王妃等着倒不好。”

    笑话,这个时候她跟着罗琪瑕走了,大庭广众之下别人会怎么说她?

    这边是正经的三王妃,她的小姑子。

    那边只不过是一个交好的世家小姐。

    且韩语嫣叫了自己的贴身丫鬟来请她,她如何能够这样大张旗鼓的落她的面子。

    新房布置的很华丽,十分符合皇室的风格。

    用具既大气又精致,若不是端木青早就已经见识过了,此时大概也是要眼花缭乱,目眩神迷的吧!

    韩语嫣此时已经换下了喜服,穿着一身华丽的真红色长裙。

    看到她来,也还是像平日里一样,没有什么笑容。

    “你来了。”

    就连开场语都显得生硬而倨傲。

    “王妃。”行了礼,端木青方才站起来,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

    “我向来不喜欢楚研那样虚伪的样子,所以这个时候无聊找不到人来陪我聊聊天。”

    只是聊聊天?没那么简单吧!

    但是端木青什么都没有说,按照她的指示坐在锦杌上。

    亲手端过丫鬟手里的一盅汤,放到端木青面前,再给自己端了一盅。

    韩语嫣淡淡道:“我们东离的习俗,女子成亲的时候,要在新房里,跟要好的姐妹喝一盅桃花汤。”

    端木青扬了扬眉,没有说话。

    这汤就放在她面前的,那浓郁的香味清晰的萦绕在鼻端。

    确实是一盅好汤,里面的药材每一种都是对女子身子极好的。

    只是,不包括那一点点蒙汗药!

    “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室宜家。”

    像是一种解释,韩语嫣轻声念了这一句脍炙人口的诗句。

    只是声音听起来依旧呆板。

    突然伸手握住她的手,端木青的举动让韩语嫣蓦然一惊,差点儿将面前的杯子推翻。

    还好端木青眼疾手快,帮她扶住了。

    “虽然你如今嫁到了西岐,远离祖国,但是你还有我们,我们都是你的亲人。”

    这样感性的话从端木青嘴里说出来,韩语嫣看上去十分的不自然。

    “嗯。”

    简短地应了一句,便端起自己面前的汤,浅口啜饮。

    端木青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当着她们的面,将那盅汤一仰而尽。

    “时间也不早了,前面都开席了,我就不陪着王妃了,先走一步。”

    韩语嫣依旧是木着一张脸,只是眼里有一些暗暗的光芒在流动。

    从屋子里出来,端木青飞快地趁掩唇咳嗽之时,塞了一颗药到嘴里。

    走出来没有多久,路过花园长廊的时候,方才发现这里竟然一个人都没有。

    环形的长廊,一边是粉白的院墙,一边是刻意构建的一方圆形池塘。

    这个地方虽然隐蔽,但是今日可是赵御风的婚礼,再怎么样也不会一个人都没有。

    心里虑及此处,立刻装作毫不在意,低声对采薇道:“待会儿我一倒下,你就装作去找人,离开这里。”

    采薇还没有明白过来端木青是什么意思,就见她身子踉跄了一下,栽倒在地。

    心下紧张不已,却不敢擅自行动,只好按照端木青的要求,假装叫了她两句,便匆匆忙忙往外面跑。

    端木青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果然采薇的脚步声才消失,就有人蹑手蹑脚的接近过来。

    感觉有个人将自己扛在了肩上,另一个人跟在旁边,两个人一起脚步轻盈地往回走。

    一听这脚步声就知道是个练家子。

    怕被他们发现,端木青没敢睁开眼睛,只能够凭感觉判断自己在哪里。

    左拐右拐好半天,方才被带到了一个屋子里。

    端木青感觉自己被放在了一张床上,闻着味道,应该不是经常有人住的屋子。

    但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床上有另一个人的呼吸。

    “现在没我们两个什么事儿了,走吧!”

    听得其中一个男子悄声说了一句,两个人便退了出去。

    待他们走了出去,端木青方才缓缓睁开眼,立刻扭头,身边躺着的赫然是穿着大红色衣裳的赵御风。

    盯着面前的人看了良久,端木青方才唇边凝出一丝冷笑:“莫失!”

    黑衣女子如同影子一般降落,面无表情。

    低声吩咐了两句,莫失又如鬼魅一般消失。

    端木青呼了口气,正要离开,床里面的人突然间低唤出声:“端木青。”

    猛然间一回头,就看到赵御风一双眼睛亮晶晶地看着她。

    而此时,她清楚地在他的眼里看到了情-欲。

    只是这不是正常的赵御风,对于他的眼神,她太过于清楚明白。

    毕竟,曾经他们亲密为夫妻。

    端木青不由冷笑,韩语嫣还真是个天才,竟然给自己的夫君下药,送到另一个女人的床上。

    理都不理会他,端木青拔腿就走。

    可是手却立刻被人扣住了,赵御风眼里精光大胜,“青儿,你为什么总不理我?为什么总用那种眼神看着我?”

    一边说着一边用力将人拉到自己怀里。

    端木青目露厌恶,毫不留情地将袖子里的羽刃往他手上招呼。

    锋利的刀锋立刻在他的手上留下一道血痕。

    只是让她诧异的是,赵御风像是根本就没有感觉到一般。

    依旧执着着,甚至将嘴唇凑到她的脸上来。

    汹涌而至的酒味儿让端木青闻之欲呕,掏出腰间的药粉就要洒出去。

    不知道怎么,心脏突然间被谁用力握住了一般,顿时疼痛感袭击四肢百骸。

    手上瞬间失去了力气,药粉掉到了地上。

    赵御风完全失去了理智,一个劲儿将人摁到床上。

    端木青却只是觉得撕心裂肺的疼从身体的每一处传来,疼得她无法呼吸。

    小小的脸上立刻布满了汗珠,又不断地从脸上滑落,消失在棉被里。

    陡然间胸口一凉,外衣竟然被赵御风扯开了,露出月白色的肚兜来。

    但是端木青已经疼得没有力气了,根本不可能去推开他。

    端木青已经感觉不到身上的人在做些什么,只是觉得有无数个虫子在身体的每一处啃啮着,叫嚣着。

    而赵御风却像是一头饿久了的猛兽,毫无章法地撕扯端木青的衣裳,眼睛红成一片,完全没有了平日里的温文尔雅。

    ~~~~~~~~~~~~~~~~~~~~~~~~~~~~~~~~~~~~~~~~~~

    小寒:这苦逼的一个礼拜终于过去了,这章早点儿更,十分感谢亲们一路的陪伴和鼓励。

    看着书评区,蓦然觉得好欢乐,谟明君你是在一个人杠上一群人么?

    其实小寒最高兴的是可以看到亲们活跃的身影,说明我不是一个人对不对?o(n_n)o

    另外,亲们可以改昵称的改下昵称咯!小寒也方便认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