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第一百零五章:植入封印

    秦姨娘和怡昭仪从内室出来的时候,两个人眼睛都是红红的,却带着欢喜的神色。

    端木青看着她们两个,瞬间就将刚才那一闪而逝的年头给抛到了九霄云外。

    “母亲。”怡昭仪走到老夫人面前,突然间行了个大礼。

    老夫人虽然如今头脑已经有些不清楚了,可是这个还是知道的,立刻伸手搀起她。

    “娘娘,这使不得,折煞臣妇了。”

    按照礼制,怡昭仪自然是不可以给老夫人下跪的,何况这里是皇宫。

    若是被有心人看到传扬了出去,对永定侯府可是大大的不利。

    是以,端木竚也不再坚持,盈盈一双泪眼里全是感激。

    “母亲今日带姨娘过来,就是为了全我们母女一场的情分,自从来了这不得见人的地处,女儿已经整整六年没有见过姨娘了。

    今日若不是母亲,真是不知道今生还能不能见上一面呢!”

    老夫人笑呵呵道:“说什么孩子话,日子还长着呢!”

    端木青看着端木竚的表情,不由疑惑,这样的一个女子,为何会成为赵御风的帮手呢?

    这样看来,她分明是跟永定侯府,跟老夫人秦姨娘都是有感情的。

    应该不至于为了所谓的地位,至自己家里人于死地才是。

    看来这件事情她得要好好查一查才是。

    若不是为了那些名利,那么这其中定然还有别的内情。

    “娘娘,陛下说晚些时候跟娘娘一起用午膳。”小荷是从侯府跟来的,所以,就算是永定侯府的人都在这里,也显得十分自然。

    众人脸上都露出欢喜的神情来,这皇帝的赏赐已经是如同流水一般送进永和宫,如今还过来一同用膳。

    端木竚因为这个身孕而受到的荣宠可见一斑了。

    既然皇帝要过来用膳,大家也就不好继续留着了,便起身告辞。

    接下来几天了,不光是永和宫里收到赏赐无数,就连永定侯府也接连接到赏赐的圣旨。

    前来贺喜的人也都快要挤破了门槛。

    就在这个时候,云千终于赶到了天京。

    小儿胡同里,窗外下着淅淅沥沥的秋雨,屋子却因为一股干燥的药香味,而感觉不到一丝潮湿与凉意。

    云千还是那样精致的眉眼,漂亮如女人,只是性子依旧狂拽,就连给端木青搭脉,也显得十分不情愿。

    一旁的露稀却皱紧了眉,“你到底好了没有?小姐的身体到底是怎么回事嘛!你会不会看啊?”

    蓦然间睁开眼,看着面前的丫头,秀眉一皱,将端木青的手推开,云千嚷道:“你会看你看?我不看了,就知道吵吵吵。”

    端木青有些惊异-地看着两人,这是怎么回事?两个人大半年就是这样相处的?

    重点是,在她心里,云千不是这样性格的人啊!

    被他这么说,露稀也不尴尬,反而露出不屑的神色来:“就知道你不懂看,别人都说了,我家小姐得的是疑难杂症,看不好。”

    “笑话,有我云千看不好的病?”

    根本不要端木青插嘴,便又将她的手放回去,好好诊断起来。

    这一回,露稀倒是不出声了,只是歪着头在一边等待。

    “师父,你能看出来这是什么情况么?已经出现了两次了。”

    云千收起玩笑的表情,低头沉思了一下,方才问道:“据你刚才所说的情形,应当十分凶险,而且确实非一般病况,那这两次你是用了什么方法治好的呢?”

    摇了摇头,端木青叹了口气:“没有,第一次,时间很短,它自己好了。第二次,韩凌肆说他给我输了一夜的内力。”

    “你来说,你当时感觉到的情况。”

    指了下端木青身后站得笔直如同柏树一般的莫忘,淡淡道。

    看了一眼端木青,莫忘方才开口:“小姐体内有一股不知名的内力,我连她的穴道都没有办法封住,甚至被反击。”

    此时已经说到正事了,露稀乖乖地走到一旁去了。

    云千想了半天,有什么话想说却又不好说的样子。

    “师父你想到了什么吗?”端木青心里一阵激动,问道。

    “青儿,你可知道有一种东西叫封印?”想了好半天,云千方才问道。

    端木青一头雾水,一旁的莫忘却是下意识地抖了一抖。

    “那是什么?”

    云千看了一眼莫忘,方才严肃地看着端木青道:“青儿,你得的不是病,很有可能是一种封印。”

    “可……”

    或许是对于这个封印知道些什么,莫忘一时间忘记了,张口便想说什么,却又看了眼端木青。

    “这是我师父,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莫忘点了点头:“可是封印只是对有深厚内力的才有这么一说不是么?”

    云千点了点头,笑道:“你说的是没有错的,因为作为武林中人,这个封印都不常见,就算是有,也都是一些高深莫测的修为者身上才会出现。”

    “那……”

    抬手阻止她的话,云千道:“但这只是大家知道的,其实人的身体也是由五行之气组成的,阴阳调和,五行运转,一个人方才可以健康的活着。

    若是有人的某一种气被高人强行封印,时间久了,就会造成气血堵塞,内气相冲,引发病状。”

    端木青仔细想了想自己的情形,问道:“那师父的意思是,有人在我身上植入了封印?”

    云千点头道:“我猜想是这样的,只是我对于这一块也并不是很熟悉,所以没有办法帮你。”

    “那小姐她岂不是快死了?”露稀向来直言直语,此时心里着急,哪里顾得上斟酌用词。

    采薇连忙呸了两声,有些生气道:“你怎么说话的,好好的咒小姐死。”

    这才意识到说错了话,但是脸上的着急却不减。

    “也不是,”云千摇头,“看情况应该不至于,至少韩凌肆有办法将她救回来,就说明不是很凶险。”

    “那岂不是每次都要找大皇子?”采薇对于端木青的这个病却是十分不放心,一向温柔和顺的她也忍不住急躁起来。

    “这段时间发生过两次,其实第一次并不是真的发作,只是一个预期的作用,后面才是真的爆发。”

    云千解释道:“看这样的发作频率,十年间应当都不会有性命之忧,只是,期间可能会发作很多次,必须要找到那个给你植入封印的人,将它解除。”

    “可是小姐从小就生活在侯府,哪有可能接触到外面那些高人?又怎么会被人下了封印?”

    采薇比之于露稀的急躁,显然冷静得多,这也是这段时间以来,她在端木青身边学来的。

    其实端木青也在思考这个问题,只是眼下这里实在不是考虑这些的地方。

    起身告辞时,外面还下着雨,走到屋檐下,一阵风吹过,端木青方才觉察出秋季的凉意。

    回去的马车上,气氛十分的低沉,就连一向聒噪的露稀此时也闭了嘴,眼儿红红。

    “莫忘,”突然间睁开眼睛,端木青出声吩咐,“这段时间,你不用跟着我,就给我好好查查这世上有什么人有能力植入和解除封印。”

    对于这样的事情,莫忘知道的不多,但却是所有习武之人都十分感兴趣的。

    此时知道端木青身上有这东西的存在,自然十分关心,对于这个任务,不说二话,便飞身消失在了雨中。

    端木青扶额失笑道:“这丫头什么时候也变得毛毛躁躁了,是不是跟露稀学的,外面还下着雨呢!何用这么着急!”

    一句话顿时缓解了刚才压抑的气氛,露稀不好意思地露出笑容来。

    采薇却还是愁眉不展。

    伸手将她们的手握在一起,端木青打趣道:“师父不是说了么?好歹还有三四年好活,这三四年间,我定然将你们都安排好。”

    采薇登时就红了脸:“小姐胡说什么话?凭侯府的能力我们一定会找出那个人的。”

    露稀却咬牙切齿道:“还说自己是天下第一神医呢!却连个这样的毛病都看不好。”

    才到家里,林氏就慌慌张张跑了过来,看到端木青明显松了一口气:“青儿你来得正好,素儿去东林寺上香,被人绑走了。”

    端木青脚步一顿,敛下神色,“今天下雨,她去上香做什么?她好好的又怎么会给人绑走?”

    林氏满脸的焦急,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昨天她便到撷芳斋说是今天要去上香祈福,我想着今儿初一,她又许久没有出去,透透气也好,就让人准备了马车。

    谁知道刚才,车夫一身泥泞地赶回来说她被人绑走了。

    端木青想了想,连忙道:“这件事情不要告诉祖母,父亲那里也先不要说,让人去把那车夫叫过来,我们去清水阁。”

    看到她这样冷静的样子,林氏心中大定,连忙让人去将车夫唤过来。

    大概是心里焦急把小姐弄丢了的事情,那车夫到现在还没有换下脏衣服。

    一听说里面传唤,三步并作两步就赶了过来。

    “你将事情的经过好好的说清楚,一字不落,包括那劫持人的样子,说过什么话,去了什么方向,都说明白。”

    看到发话的不是林氏,而是大小姐,车夫有一瞬间的茫然,但是立刻又想到如今大小姐是郡君,便先磕了个头,开始回话。

    “今日车马房安排小的接送二小姐去东林寺上香。

    因为下雨的缘故,二小姐并没有让小的等在外面,所以小的就一直在东林寺旁边的小屋舍里等二小姐。

    没多久就看到两个小沙弥急急忙忙地跑过来,说是二小姐不见了。”

    这样的话林氏已经听过了一遍,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但是端木青却皱紧了眉。

    “你的意思是,二小姐是在寺里被人绑走了?”端木青冷冷地开口问道。

    “而且小沙弥只是说二小姐不见了,并没有说是被人劫持了,你怎么就能断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