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荒唐!”老夫人气得直拍桌子,“这孽障,到如今还分不清自己姓什么吗?”

    林氏和端木青听到这话便都闭了嘴,打定主意不再开口,否则未免有污蔑之嫌。

    端木素和楚研只是静静地站着。

    老夫人生着气,好一会儿才道:“她来了直接让她去祠堂。”

    说完也不再等别人说什么,自己转身往内室去了。

    那边,离天京不远的一个小院落里,端木紫心烦意乱地走来走去,不时地跺着脚,脸上一脸的不情愿。

    不一会儿,突然听到外面一阵马蹄声,顿时眉开眼笑,飞快地跑去开门。

    李彦俞一脸严肃地走了进来。

    “俞哥哥,怎么样怎么样?有消息了吗?

    这个地方简直不是人住的,要什么没什么,穿件衣裳走出去还会拖得一堆泥。”

    听到她急切的声音,李彦俞淡淡地扫了她一眼,不经意地便带上了些鄙夷,却很快就收拾得干干净净,只是轻轻摇了摇头。

    顿时脸就垮了下来,端木紫咬着嘴唇,一脸不甘心。

    “都十天了,怎么会还没有消息?难道他们都不知道我不见了吗?车夫明明都拿了信回去。”

    说到这里,突然间想起来,忙问道:“会不会是那车夫怕事儿,独自跑掉了?”

    看着眼前这个只有美貌没有大脑的表妹,李彦俞只觉得一直头疼。

    可是目前却只有将她往绝路上逼,往自己这边逼。

    “我们的人已经暗暗跟踪过了,那个车夫确实将信送到了永定侯府的大夫人手里。”

    李彦俞一边说着话,一边往屋子里走去。

    “大伯母?”端木紫喃喃着,“大伯母向来为人和善,知道我被人绑架了,怎么可能一点儿动静都没有呢?她应该会让端木青带着人过来的啊!”

    听到这话,李彦俞几乎都忍不住了。

    果然这女人见识浅薄,二十万两当真是那么好拿出来的么?

    且为了一个她,别说端木青和林氏,就算是放到端木竣面前,要拿出来,只怕也是十分不容易的。

    “二十万两不是小数目,他们肯定是要和你父亲商量的。”

    喝了口水润了润唇,李彦俞方才淡淡开口。

    “父亲?”端木紫目露疑惑,“不是说一切都算好了,到时候他们一定会让端木青带着人过来交易么?我们就可以……”

    伸手阻止她要说的话,李彦俞淡淡抬眸道:“这只是计划,谁知道端木青并没有你说的那么有钱,偏偏跑去跟永定候商量了。”

    听到这话,端木紫顿时蔫了,重重地坐到了椅子上:“完了,叫父亲知道了,肯定要怪罪于我了。”

    “你想多了。”

    斜眼看了眼旁边的人,李彦俞的语气带上了些揶揄。

    “什么意思?!”

    唇边露出一丝浅笑,李彦俞道:“难道你没有发现,到现在他们都还是没有动静么?”

    “筹钱当然得要花时间了。”

    看到她这样理所当然的回答。

    他不得不在心里仔细的思索母亲和祖母的这招棋到底是不是好的。

    “绿染的死他们已经知道了,可是他们还这样悄无声息,你难道真的认为是在筹钱?钱重要还是命重要?”

    端木紫听着这些话,感觉脑袋里有什么东西在一圈圈地绕着,让她越绕越糊涂。

    “为什么,你就不认为是他们根本就没有想过要来救你呢?

    实话告诉你,永定侯府根本就没有一丝动静,他们没有任何筹钱的迹象。”

    “你说什么?!”

    端木紫的失声,并没有阻止李彦俞的话头。

    “甚至于我调查过了,那天送信去的车夫都回家养老去了。

    也就是说,如今永定侯府的其他人根本就不知道你失踪了的事情。”

    “怎……怎么会这样?他……他们……”

    端木紫蓦然间意识到了什么,睁着一双大眼说不出话来。

    李彦俞摇了摇头:“本来是想要用这个机会来除掉端木青,谁知道反倒是试出了你在你家里的地位。”

    端木紫犹如没有听到这番话,只是直愣愣地看着刚刚雨过天晴的天空。

    此时自然不能说再多,李彦俞道:“如今绿染已经不在了,你在这里住也确实诸多不方便,我看你还是什么时候回去吧!”

    直到他离开,端木紫都没有转脸看一眼。

    回去?回到哪里去?永定侯府?

    那里当真是自己的家么?那些人当真是自己的亲人么?

    蓦然间想起,那时候丁氏说的话来。

    若她不是永定侯府的女儿,跟在齐国公府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呢?

    再回头想想永定侯府里的那些人,何曾有一个真的对她好?

    虑及此处,眼眸蓦然间就变得坚定起来,抬起袖子擦掉眼角最后一颗泪珠,端木紫缓缓走出门。

    永定侯府里,林氏正在安排管事定好重阳节的菊花,突然听到前院的一个小厮匆匆忙忙跑进来,说是端木紫回来了。

    手上刚递出去的对牌猛然间掉落在地,林氏回过神,忙道:“去禀了大小姐没有?”

    如今府里人都知道,大夫人和大小姐关系不是母女,更胜母女,很多大小事情都会问过大小姐的意见。

    所以,一个人往撷芳斋来报告的时候,就已经有人往舞墨阁去了。

    听得如此,林氏连忙点了点头,扶着丫鬟的手便往外走:“你们各自忙各自的去,我往前头去看看。”

    刚走出门,就看到端木紫穿着打扮得齐齐整整,仰着头神情倨傲地往这边走过来。

    林氏连忙迎上前去,笑道:“紫丫头回来了?倒是好久不见了。”

    毕竟不惯做这样的事情,林氏的表情难免有些僵硬。

    端木紫目露讥讽,冷笑道:“看到我安然无恙的回来,大伯母失望了吧!”

    被她这么一讽刺,脸上顿时挂不住了,不知道如何应对才好。

    “大伯母有什么好失望不失望的,倒是祖母终于等到你了。”一把清脆的声音从另一边传来,顿时解了林氏的围。

    端木青身穿着黛青色刻丝小袄,淡青色百褶垂地裙,青丝束成高高的一束,任由头发垂下来。

    带着几个人往这边款款走来,莫名地就生出一股气势,将端木紫的倨傲顿时比了下去。

    一看到端木青,端木紫的眼睛里就露出恨意来,若不是她,自己如何会落到今天这步田地。

    完全忽视她的眼神,端木青带着一种长者的语气道:“祖母让我来告诉你,让你一回来就直接去祠堂,她在那里见你。”

    “祠堂?”虽然她回来本来就是去见老夫人的。

    但是却没有想到,会先一步被通知去祠堂。

    不理会她疑惑的目光,端木青转过身,往祠堂的方向走:“你有什么问题,就等祖母来了再问吧!”

    端木紫就是看不得她那样高傲的神色,好像自己就是她脚底下的泥巴一样。

    “凭什么你说祖母让我去那里,我就真的相信是去那里?”

    去祠堂可不是一件小事,端木紫明明知道这应该是真的,可是就是受不了她那一副颐气指使的样子。

    无论如何,非要反驳两句。

    “母亲当真这样说过,你快些去吧!已经有人去了荣禧堂通知母亲了。”

    林氏心下感激端木青刚才的解围,此时看端木紫胡搅蛮缠,忙帮着说话。

    谁知道端木紫非但没有停止,反倒转过脸对着林氏就“呸”了一声。

    “我还不知道你,你分明就是跟端木青一个鼻孔出气的,她自然说什么你就是什么了。”

    刚刚被老夫人派去的人请着往祠堂走的端木竣一过来就看到这样一幕,顿时怒从心生。

    “端木紫,你在做什么?!”

    听到父亲的声音,端木紫下意识地缩了下身子,可是一想到李彦俞跟自己说的话,顿时就怒火中烧。

    猛然间抬起头,看着自己的父亲,端木紫冷笑道:“你们都只会偏帮她,反正我做什么都是错的。”

    说着话,竟然直接就转身走开。

    眼看着她的方向依旧是荣禧堂,端木青淡淡开口:“祖母说了让你去祠堂等她,而且是跟我们都说了的,让我们带你去。”

    端木紫停下脚步,斜睨了她一眼,什么话都没有说,接着往前走。

    忍不住摇了摇头,还以为会有很大的长进,结果倒是让她连伪装都不耐烦了。

    端木竣当日虽然不在场,但是后来也听说了老夫人让端木紫一回来就去祠堂的事情。

    此时看到她这样的倨傲不逊,难免心里也有些气。

    “端木紫,姐姐的话你没有听到么?”

    谁知道一向喜欢在自己面前表现得乖巧听话的女孩,这一次却是头都没有回。

    看着端木竣生气的样子,端木青心里也是一阵难过。

    可是若不弄走端木紫,以后还不知道会有多少事情发生呢!

    扬了扬下巴,端木青站在原地,采薇和露稀两人一左一右飞快地追上了她。

    “二小姐,老夫人说请你去祠堂。”

    采薇的声音依旧轻轻柔柔,跟她平日里的别无二致。

    端木紫却猛地抛去一个白眼,冷声道:“你们两个贱婢,给我让开。”

    端木青一听,心头火起,冷声吩咐:“既然是老夫人的命令,我们也没有办法违抗,采薇、露稀,你们两个将她架到祠堂里去。”

    ~~~~~~~~~~~~~~~~~~~~~~~~~~~~~~~~~~~~~~~~~~~~~~~~~~~~~

    小寒:最后一更了咯!从明天开始就正常两章更新了(望天长舒一口气,终于可以十二点前睡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