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你们敢?!”端木紫一听,柳眉倒竖,直勾勾地盯着端木青。

    可惜对方根本就不看她一眼,依旧冷冷吩咐:“这是老夫人吩咐的,你们两个还不快点儿?!”

    早就熟悉了端木青性格的两个人怎么会再迟疑,一人一边架起来就走。

    原本端木紫就比露稀采薇小,且两人都是干活儿的,要摆布一个肩不能抗,手不能提的大小姐还不是绰绰有余。

    端木竣此时也不想要阻止大女儿的行为了,只因为端木紫表现的实在是太过于跋扈了一些。

    闲云阁里也有丫鬟过来,但都是下面的小丫头们,此时哪里敢上前替主子说话,只有直勾勾看着的。

    有的还忍不住掩唇低笑。

    端木青走到端木竣面前道:“父亲会不会觉得我如此对她太过分了一些。”

    端木竣轻轻抚了抚女儿的长发,摇头道:“好了,我们也快些去吧!你祖母只怕这一次是真的伤透了心了。”

    果然,到祠堂的时候,老夫人已经到了。

    一张脸没有什么表情,不怒自威。

    端木紫被采薇和露稀两个人架着丢到地上,原本还想要说什么,可一看到老夫人的表情就立刻噤了声。

    她不是没有在老夫人身边呆过,什么样是什么心情还是知道的。

    端木竣和端木青随后就到了。

    紧跟着还有楚研和端木素。

    对于让端木紫来祠堂的事情,她们都是知道的。

    但是不知道到底是要做什么,尽要动用这么大的架势。

    “跪下!”

    分身份坐好之后,老夫人不等端木竣开口,便直接怒斥道。

    端木紫有些莫名其妙,但是看到所有人谨言慎行的模样,又不敢开口辩驳,只好不甘不愿地跪着了。

    “端木紫,你可看到这里的牌位?”

    懵然地抬起头,端木老爷子和端木靖的牌位前赫然又多了一座新做不久的——端木翊。

    “你觉得你的行为,配不配做一个端木家的女儿?!”

    端木紫正要辩解,陡然间看到那边端木青唇边绽放着一个得意的笑。

    心下顿时恼怒不已,跟着冷笑道:“什么叫我不配做端木家的女儿?!根本就是你们厌烦了我,拿话来拿捏我罢了,当我不知道呢!你们是一个个的巴不得我死。”

    “你这是什么话?!什么叫巴不得你死?!”

    端木竣一听这话,立刻怒斥道。

    老夫人怒极反笑:“好好好,果然是你娘的好女儿,你外租的好外孙,就这么跟长辈说话。”

    此时的端木紫看着面前的这些人,就觉得大家像是在看猴戏一般看自己,恨不能自己越卑微越丢脸越好。

    所有人,都在看她的笑话,她整个儿就成了永定侯府里可有可无的存在,谁都可以来欺负欺负,揣上一脚。

    这样子的地方,她怎么能让他们得逞!

    “长辈?那要看是什么样的人了,我只知道我眼中的长辈至少是关心我的,你们何曾关心过我?!还称是我的长辈?!”

    端木竣这一下也被气得不轻,他如何也想不到从前那个乖巧柔顺的女儿怎么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看着面前的端木紫,他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你的意思是,你的眼里没有我们了?”

    老夫人脸上又平静下来,只是语气里的森然,在这个空间里被无限的放大,听着有些让人感到丝丝凉意。

    端木紫迟疑了一下,随即扬起尖尖的下巴,虽然没有说话,但是态度十分明显。

    “好好好,”老夫人连说了三个好,才道,“我们永定侯府庙小容不下你这尊大佛了。”

    端木紫刚要说什么,却被老夫人打断了:“阿秦,拿把剪刀来,她既然如此目无下尘,就让她潜心侍奉佛爷好了,跟清平庵里的师傅们说一声。”

    对于老夫人的这个决定,端木青都觉得十分讶异。

    本以为老夫人会将她逐出家门的,却不想是让她出家。

    端木紫显然也是十分吃惊,呆愣了好一会儿才叫道:“凭什么?凭什么让我出家?”

    说完这句话立刻意识到什么,飞快地从地上爬起来就要往外跑。

    哪里知道老夫人早就有了安排,立刻就有护院堵在了门口。

    秦姨娘听到老夫人的吩咐,目露不舍,站在那里迟迟不动身。

    老夫人眼睛一瞪:“怎么?连你也不听我的吩咐了?”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秦姨娘虽然还有些不忍心,到底还是转身将造就已经准备好的剪刀拿了过来。

    “紫鸢,”老夫人目光冷清的看着下面又吵又闹的端木紫,“二小姐好像不太想自己动手,你带两个小丫头,帮她一把。”

    万万想不到,老夫人会突然发这样的狠心。

    楚研和端木素大气都不敢出。

    林氏是知道端木紫设计这一场绑架的用心的,此时也不想要上前帮忙说话。

    端木竣心里虽然有些过不去,但是到底是端木紫伤了大家的心,更何况是母亲下的命令。

    在这,端木紫的个性太浮躁,日后未必会有好日子,常伴青灯古佛,或许对她来说还更好一些。

    眼看着那把锋利的剪刀离自己越来越近了,端木紫眼睛里终于盛满了恐惧。

    再看众人,根本就没有一个有意向过来劝和的,越看心越冷。

    再看端木青,她面无表情的样子,像极了一种示威的姿态。

    就因为她的这个表情,让端木紫从心底里生出一股恶意来。

    眼瞅着紫鸢带着两个小丫头走近了,端木紫趁人一个不防备,将右手边的护卫推到在地。

    劈手夺下剪刀,直接便扎进了紫鸢的肩头。

    众人被她瞬间癫狂的样子吓蒙了,一时间都退开了几尺。

    紫鸢肩头顿时血涌如柱,倒在地上不停呻吟。

    老夫人也想不到她竟然这样凶狠,说杀人就杀人,若是这一刀捅在了胸口上,紫鸢哪里还有命活。

    “你好大的胆子,在祠堂就敢行凶杀人!”

    端木竣被气得不轻,手下一张桌子瞬间被拍得粉碎。

    他向来表现的温和,从来没有人见他如此暴戾过,顿时将所有人都震住了。

    除了端木紫。

    拿着剪刀直接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定定地看着上面的两个人,眼睛里没有丝毫的恐惧。

    “实话告诉你们,这个永定侯府我早就不想呆了,今天过来就是想告诉你们,我端木紫从此与永定侯府两不相干。”

    到这个时候,端木青倒还有些佩服端木紫了,竟然还能够保持镇定。

    可见人都是被逼出来的。

    “什么叫和永定侯府两不相干?”

    面对父亲这样冷凝的声音,端木紫倔强道:“我,不想再做你的女儿了,实际上,今天我来就是为了说这话的,我外祖家的人还在等着我呢!

    若是今天我血溅此地,你们就好好想想明天天京会有什么传言流出来。

    功勋之家逼死亲女,估计很多人都感兴趣,街头巷尾谈论得应该不少吧!”

    端木青眯了眯眼,眼前的这个端木紫似乎变了些,到底是谁教她说的这些话呢?

    心里想了想便明白了,看来,齐国公府的后辈们,没一个省事儿的啊!

    “好好好,”老夫人笑道,“我说我们永定侯府庙小了留不住你,原来是要拣着那高枝儿飞呢!我倒是要看看你一个姓着端木的外孙,到那里去能有什么好果子吃。”

    端木紫此时生怕还有什么变故,硬着嘴道:“无论在那边会过什么日子,都比这里好,面对你们这一群人,我觉得恶心。”

    这话说的就太过了,老夫人也终于冷下了脸。

    “好!我让你走!”

    一听这话,端木紫的眼睛里顿时露出喜色,却还有些不敢相信:“你说的是真的?”

    老夫人冷笑道:“你以为我是赵氏?哼!”

    端木紫想了想,终于把剪刀放了下来:“那就这么说了。”

    “慢着!”

    立刻停下脚步,目露警惕,看向老夫人。

    “今天你是被逐出永定侯府的,请你脱簪着素。从此我们端木家再无你这个女儿,你也不能再姓端木了。

    至于你是打算姓李还是姓赵,随你的意。”

    这一回,老夫人是明显发了狠了,竟做到这个份上。

    端木紫一张脸顿时胀得紫红,指尖发抖,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能死死地咬着下嘴唇。

    “好!”

    “将她赶出去!”

    一个好字才出口,老夫人下一句话就丢了过来,快得让人措手不及。

    闲云阁还有两个丫鬟是李凝霜留下来的,是当时皇后所送,不算是永定侯府的人。

    此时端木紫离开,她们实际上是可以跟着走的。

    穿着一身白色的长衫,如瀑的长发散在身后,脸上脂粉不施,端木紫再也不回头看一眼祠堂。

    端木青不得不说,美人就是美人,此刻的端木紫倒是多了几分平日里没有的清雅。

    几个闲云阁的丫鬟守在外面,见到平日里的主子如此出来,不知道该如何表示。

    目光倔强的看着文菊和文兰,端木紫道:“你们跟我走吧!”

    谁知道那两个丫鬟却目露迟疑,似乎有些不想走的样子。

    微微皱了眉,正要呵斥,端木青却走过来笑道:“只怕,她们是不敢跟你走了。”

    文菊和文兰看到端木青过来,却是规规矩矩地行了一个礼,竟再也不看端木紫一眼。

    如今,她可算是和永定侯府完全没有关系了,端木紫也懒得再装,径自对两个丫鬟道:“你们两个可是齐国公府的人!”

    “但是命是她们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