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淡淡地飘过来一句话,让端木紫心下一惊。

    “绿染跟着你去了一趟齐国公府,就是一具尸首先送过来,其惨状可是不少人看到了呢!

    你说你一个大家小姐,怎地就如此狠毒呢?”

    端木青的话,让端木紫连连后退两步。

    那时候,因为永定侯府一直都没有都动静,李彦俞觉得是逼得不够狠,便让人将绿染推了出去,装成被绑匪所杀的样子。

    她一直以为是大家没有发现,却不想,端木青不但是看到了,还如此不动神色。

    “你明明知道我被人绑了,竟然还按兵不动,是想要我死么?”

    忍不住嗤笑出声,端木青笑道:“被绑?我瞧着你不是好好的么?我是觉得,绑匪用得起云宣,应该不至于要绑架永定侯府的大小姐罢了。

    所以,便自然而然地以为是你在跟我们恶作剧了,只是不知道绿染是怎么得罪了你,竟然就那样对她,好歹是从小服侍你的人啊!”

    端木紫万万想不到,竟然就是那样一张纸出了意外。

    “而且,更让我肯定的是,那上头的字迹似乎跟齐国公府吏部侍郎很相像呢!便更加肯定是你们表兄妹在开玩笑了。”

    “你怎么……”

    刚要问她怎么知道李彦俞的字迹,但是一问显然就承认了,端木紫又立刻闭紧了嘴,不再理会她。

    “不过你也算是求仁得仁了,齐国公府本来就想让你去那边,这一次你可算是没有后路,完全是他们的人了,以后前途远大呢!”

    说完,也不说清楚,只吩咐文菊和文兰去撷芳斋报到。

    “小姐,如今她都要出府了,你何苦跟她说这些?”

    端木青向来不是这样多话的人,即使是对敌人踩上两脚应该也不会逞这口头之快。

    露稀却道:“为什么不说?你没看到她那憋屈的样子么?看得我那叫一个痛快,活该她!”

    “想端木紫这样的人,留着碍眼,除了可惜,倒不如让她好好搅搅局。”

    端木青淡淡地对采薇解释道。

    对于前世的事情,不知道怎么的,端木青总觉得记忆越来越模糊,有时候,她都已经想不起瑾哥儿小小的脸。

    而端木紫带给她的那些痛虽然无法忘记,可是看到这一世的她,突然觉得可笑。

    这样的一个女子竟然前世将自己骗得那么惨,要除去她,当真是不用费吹灰之力。

    “小姐的意思是?”

    “今天的这一招显然不是端木紫自己想出来的,思来想去,也就只有齐国公府为了将她弄过去一个理由了。

    而端木紫这样净身过去,所依仗的不过是一张脸,被人利用者美貌,还会真的有好日子么?

    我今天的话,不过是给她心里种颗种子罢了,日后她在齐国公府步步留心,到底是坑了谁,可真是说不准呢!”

    顿时明白了端木青的话,采薇对自家小姐不得不又佩服了几分。

    胡同里突然走出一个小丫鬟悄悄地走到采薇耳边说了句什么,采薇便笑道:“小姐说的果然没错,她才走出侯府没几步,就被齐国公府的马车接走了。”

    端木紫才离开,整个天京都知道了永定侯府的二小姐被逐出家门的事情。

    只是因为没有任何消息暴露她是因为什么被逐出的,所以,对于这个原因,众人猜测不断。

    甚至于还有人说,是因为跟别人私奔,跑了好几天,后来就被赶出去了。

    又有人说在天京近郊曾经看到过她,和一个年轻的公子。

    这样的料一爆出来,立刻就让私奔的传言显得真实多了。

    对于这样的豪门秘闻,坊间向来是最喜欢谈论的。

    谈论到最后,就变成了,端木紫早就跟某位富家公子死定了终生,而且珠胎暗结,眼看着掩饰不了了,干脆就趁着外出上香的机会逃奔去了。

    后来又被人给抛弃,只好回了侯府,可惜侯府家教森严,对于这样的女儿,坚决不给进家门,于是就有了被逐出家门的戏码。

    这样的说话越说越让人相信,还有人扯出,永定侯刚过世不久的夫人大概也是知情的,才会被女儿给气死了。

    如此一来,端木紫的名声在整个天京算是完全的臭了。

    这样纷纷扬扬的谣言,直到齐国公府的人出来制止。

    对外只说李老夫人思念女儿,特地跟永定侯府商量好了,将她接到齐国公府养着。

    但是这说法显然不太能够取信于民,只是摄于齐国公府的势力,到底也没有人敢再说三道四。

    过完年,就到了二皇子赵御行的二十岁寿辰。

    自从上次元宵节的事情之后,皇后和二皇子都出奇的低调,绝对不肯行差踏错一步。

    皇后更是宽容大度,对后宫的后妃们多加照拂,尤其是刚刚怀孕的怡昭仪。

    如此得到后宫后妃们的一致认可,倒是让皇帝感到欣慰。

    为了犒劳皇后,皇帝特地在早朝上发了话,这一次二皇子弱冠,必须要好好大办一场。

    “西岐的风俗,皇子们弱冠之年是一定要选妃的,你怎么看?”

    此时正月还没有过完,纷纷扬扬的雪,还是时不时地降临。

    韩凌肆前些日子特意去长淮山打了只雪狐,制了件上好的披风,送来给端木青。

    无比自然地替她将绣了红梅的带子系好,韩凌肆挑了挑眉笑问。

    自从两人订了亲,韩凌肆就好像想要告诉所有人,她是他的王妃一般,渐渐地不管在什么场合,总喜欢做一些无伤大雅却十分亲昵的事情。

    就比如像此刻这样。

    待他打好结,端木青才不着痕迹地将两个人拉开一点儿距离,摇头道:“这与我有什么关系?我可没打算做什么二王妃。”

    接过采薇递过来的手炉,端木青便当先走出门去。

    “那可不行,你是我的人,别人你想都不要想。”依旧是那样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韩凌肆甩了甩头发。

    端木青对于他这样的行为,早就见怪不怪,头都没有回一下。

    下午好不容易出了太阳,外面红妆束裹,很有一些美景。

    所以韩凌肆一大早来找她去赏梅。

    跟在他的身后,采薇才要上前,却被韩凌肆伸手拦住了。

    露稀立刻会意,一把拉过她:“昨日你说教我的那个梅花络子还没教我呢!赶紧的,我想给小姐编一个呢!就现在教吧!”

    端木青也不以为意,虽然韩凌肆至今让她无法看懂,也时常表现得放荡不羁,但是对于他的人品,却还是相信的。

    在永定侯府的后面有一座天然的山坡,当时为了不破坏美感,并没有铲平,而是将上面种满了梅花。

    每当冬天特别寒冷的时候,这里就是一片香雪海,整个永定侯府都可以闻得到梅花的清香。

    脚下穿着木屐子,走路未免有些不平稳,好几次都差点儿摔跤,好在韩凌肆手疾眼快,扶住了她。

    但是某人扶了两次之后,就干脆就不放手了,托着她往前走。

    “你想让我抱着你,就直说嘛!我还是很乐意的。”他向来是得寸进尺,没个正行,却又不会过火。

    这个男人确实挺适合做同伴的,只是……

    “韩凌肆,”走到破顶上,端木青停下脚步,看着他,“我有话想说。”

    “说啊!”一边伸手去采头顶上方的一支并蒂花,一边漫不经心道。

    只是好半晌都没有听到对方的声音,低头才发现她正认真的看着自己。

    敛下神情,同样认真地看着她,却又突然“噗嗤”一声笑出声来:“你到底想说什么呀?别这样一副严肃的样子好不好?”

    看了他一眼,端木青什么都没有说,转过身便往树林深处走。

    “喂喂喂!你说你说你说,我听着就是了。”

    但是前面的人并没有停,直到他追上前去,并肩而行:“你有什么话,就说吧!我好好听着。”

    走了好一会儿,已经完全看不到这个山坡之外的地方了,入目全是白的雪,红的梅,好似一个琉璃世界。

    “韩凌肆。”

    端木青开口却是他的名字,一双如水的眸子认真的看着他的眼睛。

    点了点头,收起戏谑的表情,凤眸里也没有了笑意:“你说。”

    微微敛下了眼睑,随即复又抬起:“你当真要娶我?”

    伸手扶住她的双肩,眼神像是要从那双眸子里看到她的心里:“是!”

    “我想知道真正的原因。”

    这句话让韩凌肆愣了一愣,有些茫然地看着她。

    端木青却没有退缩,依旧是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依旧是那样认真的样子。

    “你说你父皇想让你在东离娶一个女子为妃,我对你们那里的情况不了解,但是也不排除有这个原因在内,可这不够。”

    韩凌肆将视线移向别处,没有往日里的那种笑,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我希望你能告诉我真正的原因。”

    天地间静默下来,偶尔有积雪从树枝上落下来的簌簌声,却更显寂静。

    端木青没有再问,只是静静地等着,两个人像是在比赛一样沉默着。

    有一股寒意从脚上一点一点的传上来,透过衣裳,让四肢开始有些麻木,有一种,站到天荒地老的感觉。

    “如果我说,”终于转过脸,看着她的眼睛,韩凌肆前所未有的认真,“我是真的喜欢你,你信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