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看来实在是对这个没有兴趣,别的闺秀们都是什么弹琴,跳舞,书法,笙箫的,她倒好,竟然拿了把桃木剑就上去了。

    也没有什么乐师配乐,就她身边的一个丫鬟,拿着杆萧,吹奏着一首极为简单的曲子。

    随便舞了几下,就算是完了,紧接着就下了舞台。

    下面的人见状都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端木青也想不到她竟然这样草率。

    看到她疑惑的样子,经过她身边时,罗琪瑕简单大方的承认:“她们那些我都不会。”

    虽然这样说还有别的人能够听得到,但是罗琪瑕显然一点儿也不在话,径自走回自己位子上,面色如常地落座。

    想想便明白了,老罗国公被处斩的时候,她不过五六岁,还来不及学习那些东西。

    后来一直疲于奔命,为了翻案而奔波,这些歌舞对她来说确实太过于奢侈了一些。

    转脸看到她那样安然自若的神情,端木青不由对她又发生了些改观。

    不是所有人,都能够顶得住众人异样的目光的。

    最后一位小姐表演完,大家未免都有些审美疲劳了,此时却松了一口气。

    “众位小姐的表演都十分精彩,可以说是我们整个西岐女子的楷模,朕甚是欣慰。”

    下面自然又是一片谦虚和恭贺之声。

    “不过,”皇帝突然话题一转,看向赵御行,“众位千金都如此出众,不知道行儿可有心仪之人?”

    顿时,整个大厅,落针可闻,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了赵御行的身上,他的一句话就可以完完全全的决定一个女子的命运。

    只是这个时候,赵御行依旧保持着孝子的形象,还是将决定权交给了皇帝。

    “只要是父皇为儿臣选的,就是儿臣的贤妻。”

    众位官员听了,纷纷争先恐后地夸奖起赵御行来。

    皇帝点了点头,抚了抚须,又看向皇后:“皇后你怎么看?”

    皇后笑得端庄大方:“有皇上在,臣妾哪里会有什么别的意见,能然皇上金口为行儿选媳,才是无上的荣耀。”

    皇帝显然对这番话十分满意,笑道:“既然如此,那么就赐婚给二皇子赵御行和罗国公胞姐罗琪瑕。

    封罗小姐为睿德郡主,择日成亲。”

    皇帝显得十分高兴,似乎对这桩婚事十分满意一般。

    但是却惊呆了在场的所有人,那个拿着把桃木剑上前随意挥动了两下的女子?

    那个家里如今凋落到就只剩下了一个少年的女子?

    端木青也没有想到,这里的女子这么多,佼佼者也不少,皇帝却选中了罗琪瑕。

    饶是皇后好修为,此时也呆愣在了座位上。

    “如何?皇后,朕选的儿媳如何?”皇帝突然间转脸笑着问皇后。

    立马回过神,皇后点头笑道:“陛下的眼光自然是极好的。”

    皇帝听闻哈哈大笑:“老罗国公的孙女怎么会差?朕瞧着,就自然一股英气。”

    虽然心里十分不平,但是此时脸上却不敢暴露分毫,皇后只能唯唯应声。

    “怎么?你们两个高兴得连谢恩都忘记了么?”

    皇帝看着同样惊呆了的赵御行和罗琪瑕调侃道。

    端木青心下着急,只因为她清楚地看到罗琪瑕惊讶的眼神下面隐藏着的哀伤。

    那是一种绝望。

    “臣女,谢陛下隆恩。”

    只是没有想到她比自己想象的要坚强,只一会儿,就带上了得体的笑容,走到大殿中央,跪地行礼。

    赵御行怎么也没有想到,父皇会给他选了这么一个既粗俗,背后有完全没有靠山的女子。

    但是一抬头看到皇后的眼神,便知道此时什么都不能做。

    李静紫原本就对成为赵御行的王妃没有很大的兴趣,不过是因为受了那后位的诱惑罢了。

    原本想着就算是落选,也没有什么了不得的。

    但是,她怎么样也没有想到会输在罗琪瑕那个乡野村姑的手里。

    又想到她和端木青一向交好,心里更加郁闷了。

    李静茹嗤笑道:“祖母还说你的舞西岐无双,竟然连个从小就不练习的人都比不过,人家拿着木剑随便舞动两下就入了陛下的眼。”

    自从李静紫来了齐国公府,赵氏不但对她与其他姊妹一样细致入微,还请了专门的老师来教她跳舞。

    有时候,有些名贵的好东西,也悠闲赏给她,这让一向在家里尊享独宠的李静茹顿时感觉被抢了什么东西一般。

    此时见到罗琪瑕也勉强算是跳了舞,忍不住便出言讥讽两句。

    李静紫却不敢吭声,外人眼里看着她受赵氏的恩宠,但是只有她自己能够感觉得到,齐国公府,从上至下,终究都把她当做外人。

    或者那时候端木青说的话是对的,其实齐国公府只是在利用她而已。

    可是偏偏她不愿意相信这一点,她更加希望那是端木晴见不得她好,故意造谣生事的。

    罗琪瑕安安静静地退回到位子上,安安静静地继续未完的宴会,全然不在乎别人的目光。

    但是端木青却将所有人的反应收入了眼底,包括皇后。

    练霞居的三楼房间里,端木青喝了好一会儿的茶,罗琪瑕才走了进来。

    “若不是你留口信给我,真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来这里呢!一晃眼就一年过去了。”

    许是经历多了事情,端木青再无法从她的脸上或者是眼眸里看出什么哀伤来。

    “一晃眼,你就成了郡主,还要成为王妃了。”

    端木青却懒得跟她演戏,直接切入重点。

    罗琪瑕愣了一下,随即笑道:“原来你是来给我道喜的。”

    说起婚事,她没有别的少女所有的那种娇羞,还是一如往常的随性爽朗。

    “你这样说,可是在说白交了我这个朋友。”

    刚刚坐下来,打算端茶杯的手一顿,终于苦笑:“也没什么,到了年纪终究都是要嫁人了。

    既然为家族翻了案,既然成了罗国公的小姐,自然就该想到早晚会有这么一天。”

    她说的都是实话,端木青也没有言语反驳。

    “其实也没有什么,又不光是我一个,那些官宦女子,谁不是如此?你是幸运的。”

    端木青一愣,什么叫她是幸运的?

    想起她和韩凌肆的婚事是怎么来的,顿时汗颜。

    在外人眼里,他们两个算是两情相悦,果然是幸运的。

    可这毕竟是外人的看法,但是端木青也没有打算将这些事情告诉罗琪瑕,毫无用处。

    “大皇子也算是有心了,身为一个质子,竟然敢那样跟皇帝要求赐婚,可见对你是真的用心的。”

    罗琪瑕喝完一杯茶,便自斟自饮起来,竟有些喝酒的味道。

    但是她这话,让端木青无言,她想起那一日在梅花林,韩凌肆说的话。

    随即摇了摇头,自己不是早就说过了么?真的假的,跟她有什么关系。

    “那你就打算这样嫁给赵御行了?”

    想不到端木青会直呼他的名讳,罗琪瑕一愣,随即失笑:“大殿上,陛下金口赐婚,难道还能有假?是你在做梦,还是我在做梦?”

    “以你这样的性子,你就真的甘心嫁给一个你从来都不喜欢的人么?”

    端木青发现看着面前这个爽朗的女子,她竟然有些心疼了,她本该是自由飞翔在天空之下的不是么?

    脸上的笑容此刻再也挂不住了,罗琪瑕长叹了一声:“不甘心也得嫁,而且还得要用心的嫁。”

    说完这句话,她又突然间沉默了,给两个人都到了杯茶,畅快地喝了一口:“还是三娘这里的茶水好喝,都是随心随意的味道。”

    端木青没有接过她的话题,只是安静的喝着茶。

    “我原本想着,只要让弟弟安全长大,娶得弟媳妇,好好为我们罗家开枝散叶,重新拾起祖父的威名,安守本分就好了。

    可是如今……”

    又长长地叹了口气:“如今,却不得不牵扯到党羽之争当中了,若是二皇子成事儿,倒还好说,就算是到时候当不了皇后,好歹罗国公府不至于被连累,还能保得一世安稳。

    若是败绩,作为姻亲,只怕也难逃一难。”

    想不到她早就将这些形势都看清楚了,不管日后赵御行是当了皇帝还是当不了皇帝,罗琪瑕,终究都是一枚弃子。

    端木青真是不知道这是好还是坏。

    “青儿,”伸手握住端木青的手,“我都不知道日后的我,会变成一个怎样的人。

    会不会像皇后娘娘那样,终日生活在那一个打造好的金壳里,刀枪不进。”

    这样的形容还真是贴切,端木青也忍不住苦笑起来。

    反握住她的手:“我知道,如今你的婚事已改变不了。可是命运,还是要能争取就争取的,不管是什么情况,想想这些年来你们姐弟的奋斗。”

    罗琪瑕笑了:“我知道,我也知道你的话都是出自真心的,谢谢你青儿。”

    端木青摇头道:“你不要这么快谢我。”

    “那要等到什么时候才可以谢谢你呢?”干脆不去想那些事情,罗琪瑕放松神情,“难不成要等到我成亲你成了伴娘?”

    “你成亲哪里用得着我做伴娘,只是如今,我要送你一份礼物,保命的礼物。”

    在罗琪瑕诧异的目光中,端木青拍了拍手,顿时走进来几个一身黑色衣裳的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