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众人也就慢慢地聊开了,当然不会一直都坐在这里瞎聊天。

    “舅母这酒好喝是好喝,但是喝多了还是会上头,我看我们还是出去走走透口气好了。”

    赵御玄当先开口,也不等别人回答,就自己站起身来往外走。

    “大家也别都,坐在这里看这一棚子的花,外面还有敏妹妹侍弄的其他花草呢!”

    原本这许多人过来主要都是冲着赵御玄,此时他都这么说了,哪里还有人留着,纷纷都跟着往外走。

    绕过那个庞大的花架子,后面就是细细的一条小河,清澈见底,底下是颜色各异的鹅卵石。

    近看尚未觉得有什么,走远了一些,方才发觉这些鹅软石竟然都是按照某种图案排的。

    罗琪瑕看着有些好奇,便往前走,端木青跟着上前。

    还没有走近,就被罗琪瑕拦住了。

    微微一愣,看向她的脸,却发现虽然她脸上带着笑,眼睛里却满是严肃的神色。

    “别走近,这河有问题。”

    罗琪瑕满脸笑意,说出来的话却是语带森然。

    别人远远的看过来,还以为她们在说笑。

    “怎么了?”

    知道她的用意,端木青也表现得十分淡然,让人瞧不出来此时心里的想法。

    “看起来,里面的石头是按照各种图案摆放的,但其实加上这整个花园的布置,其实是十分精妙的五行八卦阵。”

    端木青心里一震,对于五行八卦,她不懂,但是不是不知道。

    前世赵御风为了暗地里除去异党,没少召集那些奇人异事,很多时候看上去十分平常的地方就布置着着人死命的机关。

    这东西的厉害,不言而喻。

    “你怎么知道?”

    罗琪瑕掀唇一笑,却是真的带着些狡黠:“你忘记我是谁的孙女了?”

    闻言,端木青不得不点头,罗国公当年战功赫赫,军事才能自然可见一斑。

    两方对战,阵法乃是常用之物,只是,端木青却没有想到罗琪瑕竟然也懂这个。

    “幸好你发现了那酒里面有药,不然这会子我们两个已经没有命在了。”

    她说得云淡风轻,端木青心里却一阵阵地发冷。

    微微转过脸去看那边的赵御玄,只见他正和李静紫李静茹相谈甚欢。

    旁边的橙衣女子带着淡淡的笑容,只是脸庞不胜怯弱。

    突然一个阴仄仄的眼光向这边看过来,端木青蓦然间一抖,好阴沉的眼神。

    “是她!”

    “谁?”

    罗琪瑕状似不经意地看了那边一眼,方才道:“齐敏。”

    看着端木青不解的眼神,接着解释道:“如她这般研究五行阵法之人,认真留意就会发现,他们一行一步都会观察周围的情况,推算生克。”

    这是第一次,端木青发现罗琪瑕的谨慎之处,这大概就是指家族影响吧!

    她就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将门女儿。

    “你觉得是谁要我们出事?”

    端木青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淡淡笑道:“我原本以为是那边的人,现在看来,情况更复杂了,只是不知道这齐敏设这个阵法,意欲何为。”

    “当猎人已经布好了陷阱……”

    “猎物不跳下去,就会让猎人一直追捕……”

    “所以……”

    “不入虎穴?”

    两人相视一笑,有一种知己般的默契。

    那边李静紫浅笑着听赵御玄高谈阔论,不时地出声表示符合。

    李静茹站在旁边却有些尴尬。

    今日齐国公府就她们两个人来了,赵御玄的眼睛根本就长在了李静紫的身上。

    而齐敏是个木桩子,站在旁边,只安静地看着,一句话也不说,愣是让她成了花瓶,摆在碍眼的地方。

    不由得有些烦躁。

    突然间看到,那边罗琪瑕和端木青两个人竟然笑着携手涉水去往对岸。

    不由惊叫一声。

    赵御玄话被打断,状似好奇地抬起眼,眼底却闪过一丝冷笑,和齐敏对望一眼,谁都没有露出端倪。

    “她们两个去对岸做什么?”

    赵御玄的语气有些纳闷儿。

    李静紫睁着大眼睛单纯无比笑道:“姐姐向来不喜欢跟别人在一处,倒是跟睿德郡主玩得来,此时定然是找个地方两人单独畅谈。”

    皱了皱眉,赵御玄道:“如她那般狠毒的女子,你何必还要叫她一句姐姐,反正如今你已经不在永定侯府了,她既不将你当妹妹,你又何必尊敬她?”

    听到这话,李静紫神色立刻黯淡下来:“是我不配。”

    这才发现美人情绪的变化,赵御玄惊觉外面传言她是被永定侯府赶出来的。

    “你怎么就会不配了?当今皇后娘娘可是你的亲姨母,永定候爷也是你生父,还有齐国公府这样的外祖。

    定然是那恶女,在你祖母和父亲那里造了什么谣,陷害于你,才会使得你不得不住到外祖家。”

    听到这话,李静紫抬起一张楚楚动人的脸,眼带雾水,泫然欲泣。

    “殿下你不嫌弃紫儿么?”

    见到美人如斯情态,赵御玄早就三魂飞了其二,又听到这么一句话,心里顿时热烈起来,好一会儿才柔声道:“怎么会?!”

    一扫刚才的愁态,眼睛里盛满了欣喜感激和崇拜,李静紫泪中带笑:“有殿下这句话,紫儿就放心了。”

    说着,就红着脸避到一边去了。

    李静茹站在旁边,原本看到她那个样子,心里十分不屑,几乎就要出言讽刺。

    但是一想到母亲的交代,有生生地给忍了下去。

    再看齐敏,还是一副三缄其口的样子,除了一点儿笑意,没有其他任何的表情。

    那边端木青和罗琪瑕,顺着河里故意露出水面的几块雨花石顺利地走到了对面。

    其他游玩的贵女们看到如此,也都因为两个人的个性和身份而一语不发。

    端木青扶着罗琪瑕的手踩到了坚实的泥土上,也松了一口气。

    “采薇和露稀她们……”

    蓦然间发现再回头,竟然看到的不是刚才过来的河岸,而是一片青青的草地,而采薇和露稀已经没有了影子。

    而罗琪瑕带来的两个侍女也不在跟前。

    端木青惊诧问道。

    罗琪瑕回头看了一眼,严肃了表情:“挡在外面了,这样也好,毕竟这样危险,若是进来了,我都不能保证能不能将她们安全带出去。”

    她不是镶金镀银的深闺小姐,这些年来的奔波更让她明白,人命的可贵。

    对于这一点,端木青跟她是一样的。

    “莫失!”

    果然一个黑色的身影凭空而降。

    倒是让罗琪瑕吃了一惊,认真地看了两眼莫失,方才发现她与莫忘的不同。

    略微一想,便知道了,这两姐妹定然不是一般的简单的丫鬟。

    似笑非笑地看向端木青:“青儿你有这样厉害的人才,我竟然不知道。”

    “你对排兵布阵了解得多,如莫失这样善于隐藏的人,你自然发现不了。”

    “你能够跟进来还悄无声息,可见是个高手,失敬。”

    说着,竟然行了一个标准的江湖之礼。

    莫失微微一愣,随即面无表情地抱拳表示回礼。

    摆在三人面前的情状,跟刚才在外面看到的完全不一样。

    从刚才河的对岸看过来,这边不过就是一排人高的盆栽,虽然可以藏人,也不过就是一圈而已。

    但是此刻,在她们眼前的,却是一座小山,一条小路,和一架空桥以及右手边蓦然间悬空的悬崖!

    知道是知道,但是毕竟从来没有亲身体验过,端木青不由得觉得十分惊讶。

    罗琪瑕看向莫失:“关于五行,你应该有所了解吧!”

    不然,她不会这样毫无失误地跟了进来。

    微不可见地点了下头,算是回答,脸上依旧没有表情。

    “我武功不高,只是对于这个比较喜欢摆弄,若是待会儿有什么情况,你可以配合好我么?”

    罗琪瑕没有半分客气和造作,爽朗的个性一展无遗。

    想了想,似乎在考量什么,好一会儿,才点头。

    罗琪瑕也不多言,一步一小心地往前走,时不时地对莫失说些什么。

    但是对方始终都只是点头摇头,极少说出一两个字。

    见状,端木青都忍不住想笑了,莫失和莫忘真是有很大的区别,让她说句话,真是不容易。

    跟着她们往前走,正要踏下脚步,罗琪瑕和莫失同时阻止道:“不要踩。”

    小心翼翼地收回脚,端木青不解。

    “这里所有的东西,都是按照先天文王八卦图布置的,你站的地方是震位,主风雷,石破天惊,极为霸道的阵法。

    脚下的石头都不可以乱踩,不然就会掉入到她布置的子阵当中。”

    莫失看了眼解释的罗琪瑕,随即点了点头。

    这些东西端木青听不懂,可是话里的意思她明白。

    其实,若是罗琪瑕一个人进到着阵里头,应该能够很快就出去了吧!

    现在因为她,才会这样谨慎小心,瞻前顾后,端木青心里流过一道细细的暖流。

    但是她不是那种拖泥带水的人,是朋友,没有那么多煽情的话,所以,也毫不客气。

    一步一步地按照她的指示,慢慢往前走,好容易才走到两人旁边。

    莫失飞快地闪到端木青的身后,和罗琪瑕一前一后将她夹在中间。

    “现在你跟着我走,到了那山脚下,我才能认清她的布置。”